刀尖上的江湖(外九首)

作者:马德福 | 来源:中诗网 | 2021-09-26 17:28:31 | 阅读:

  导读:马德福别名砾芒,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诗歌散见《诗选刊》《诗歌月刊》《辽河》《青少年导刊》《家庭教育导读》《青海湖》《启明星》《鸭绿江》《泰山诗人》《中华文苑》《中华文学》等刊物。

■刀尖上的江湖

对于他们
其实没有太大的江湖
我的那些视一亩三分地
如命的乡亲
一辈子未走出镰刀与麦穗
对峙的画面
用庄稼微薄的收成
将子女送上火车,飞机
而,他们依然身处大山的轮廓

可是我知道,他们个个身怀
刀尖上削铁的绝技

■蜀道者

一位挑山工
如一枚针的锋利插入我的眼睛时
我正仰视眼前的石阶发抖

我看到他时在登山的途中
他,背负几十斤的重担
缓缓的挪动脚步
他每挪动一步,我的心会颤一下
我的目光会抬高一点

一阵强劲的风吹过,我看到
他晃动的身影
与悬崖上的草木
一样有
粉身碎骨的处境

■蒲团

从泥土中带来,又带入泥土
卑微的稻草
以蒲团之身,置于另一种境地
柔软的躯体
却背负那么多的重

跪于蒲团之上的人
一再放低自己,他
是否会参透?尘世间好恶
也许只存在于一念——
或万劫不复,或回头是岸

向善。静默的打坐中
他是另一个自己
慢慢放下屠刀

■枯树根

一条枯树根
在被时钟反复敲打的声音背面
我看到它的痛

不轻易戳穿它
像我不轻易深入
被层层防备的内心

在一个黄昏,我轻轻触摸
一条枯树根的纹路
那种干瘪,仿佛
我掏空了父亲母亲
身体里的全部

■蛙声
 
暮色渐渐压低了田野
星星把我推向
远处的一片蛙声
空旷里
母亲弓一样弯曲的身影
在那寂静的山路里
 
小时候,我紧紧跟在她身后
但,每听到“呱呱”的蛙声时
我会死死拽住母亲的衣袖
 
今夜,蛙声似乎跟我一样高
而,不同的
我试图再次抓紧些时
多么难啊——
我够不着,越来越苍白的母亲
 
■这一夜
 
挤在一张本只容纳一个身子的床上
我攥紧她的手
 
“那灯光看见我们了么?”
房里关着灯
我顺着窗口进来的灯光看向对面高楼
 
邻床病友的呼噜声刺动了沉寂的房间
但我完全接纳了,他
和她,有一样的难处
 
“夜空多么沉重,一切那么无助
我不得不,放弃天亮的期望”
 
她说这话时,我无法原谅自己
数了一夜的羊

■落日
 
随暗下的天色隐去
我,也不见了
这是我无法定格又一路沉默陪伴的黄昏
 
父亲背着黄书包走在前面
我,跟在身后不远处
夕阳的余晖在我们的间隔中闪动
它洒出的慈祥,磁性般
想将我们拉得近点,再近点
 
某个时候
书包被父亲从背后挪到了胸前
我淹没在影子里。落日
继续慢慢,落

 ■花开无声
 
我经过夜晚时
校园里那盏路灯依然亮着
它让我想到
朴实的保安大哥
是一个,白天也怀揣明月的人
由此,我想起和保安大哥一样朴实的
农民工兄弟
他们正抡起铁锤砸向墙面
一锤,两锤……
每一下,他们从没有节省力气
他们戒掉了许多废话
唯独戒不掉
飞进嘴里的石灰沫
即便这样,他们依然像春天里
的花朵
风的刀子也割不断
他们对生活的所有憧憬

■无为的假设

我做了千万次假设
如果你还活着
一定去看东湖堤岸的樱花
黄鹤楼的夜景
可你走了
像草原的羊群一样走远
云朵一样消散了
而你的身影
依然像南迦巴瓦峰的高度
雪山一样纯粹
只是你走了
我还做着无为的假设
只是我从你走过的地方
借来几处温暖的风
扫过我的额头

■沉默的夜
 
每个夜晚,我总会打开窗户
看看那盏路灯
就像我不经意的翻开一本书
看一些分行的文字
不管我从中汲取什么
而,我知道能看见光明
在漆黑而沉默的夜
是我不可或缺的部分
我理解夜,总有它自己的境界
就像我理解阳光下的阴影

 
责任编辑: 于诗瑶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灵魂不朽 (组诗)

    碧碧 ,本名王丽。法律专业及川大工商硕士。曾经先后在四川省团委 、省高级人民
  • 2021年中诗论坛半月原

    第三期(10.16~10.31)收到有效投稿109首,经第一轮投票预选出24首, 再经第二轮投票,
  • 你点亮的灯笼时间也难

    洪烛是20世纪80年代的大学生诗派最具代表性的诗人。他一生以诗为伴,那温婉、柔
  • 马画家老墨的牛

    中国作协会员、传媒大学教授陆健写给著名书画家老墨的诗。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2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