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袁东瑛:《红旗渠》外二首

2017-06-30 作者:袁东瑛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禾中•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太行山诗歌作品选。袁东瑛,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诗选刊》《解放军文艺》《诗潮》《草堂》《诗林》《天津文学》《延河》《海燕》《芒种》等报刊。诗歌选入《2016中国最佳诗歌》等多种年选选本。曾获全国第二届“梦 · 乌镇”全国诗歌征集大赛一等奖,《诗选刊》2016年度优秀诗人奖。

IMG_3559_副本.jpg

   一
 
借一把大锤
凿出流火七星
把风雨调进八百里太行
让日月煅成彩带
缠紧贫瘠脱水的山脉
 
从林间探囊,石中取水
引一条水龙上山
漳河有轻功
水花,飞檐走壁
 
      二
 
高山流水可觅知音
山魂水系在云中通婚
漳河隐入密林修炼
得道的蝉声遁进佛门
 
我蜕去俗衣
把心放进太行山脉的沟沟壑壑
沿着二千四百八十八公里的干渠
皈依黄河的源头
 
    三
 
一滴水
是摔成八瓣的汗水
一条渠
是牺牲八十一条生命的血脉
太行山缺水,不缺山魂
太行人缺粮,不缺精神
 
自然不是天定
太行人不靠天吃饭
一条扁担挑走黄天厚土
一把斧锯劈开山门石窟
一条绳索架起天梯揽云
 
铁锤、钢钎、土炮与握着誓言的
青筋拳头,人比石头硬
野菜、野果与树叶裹腹
充饥的却是一颗颗良心
 
十万大军、十年光阴
“逆天”的红旗渠
五十年奇功
 
 
 
    野心
 
太行山脉的横断面
藏不住身体里的水分
它流不出滋养美貌的大河
除了心跳和呼吸
干渴是它唯一的顽疾
 
无法忍痛
血管里的血就要硬化、干裂
天空的深处,有云
更深的云
却没有一块可以为它停留
 
水!要命的水
我想要春雷炸响,闪电出宫
女娲补天也会济水
我想要霸占整条天河
吮吸干唇
按住焦灼的火
 
我要自己是江河湖海
流经大大小小的太行山脉
我是它全部的需要
是唯一的恋人
一生被它
宠爱着
 
 
去太行山
 
攒足了半辈子的劲儿
才敢到巍巍太行走一遭
我怕短暂的停留
会让我自惭形秽
 
我们居住的城市一天天缺氧
失眠,偏头痛、乏力
倦怠的脚步松动了身体的油门
即使有最亮的月光
也挪不走命里的阴冷
 
临行前
我把埋在心里的话,系紧
背上,等到“百里画廊”再说
或在大峡谷的深渊里卸下
那累了很久的负担
 
去大胆地信任一朵太行桃花
不难,或与酸枣树做朋友
更不难,此刻的我
形同草木

thsh00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