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陆健:《红旗渠》

2017-07-14 作者:陆健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禾中·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红旗渠诗歌选。中国著名诗人、书法家。1978年考入北京广播学院,在中央电台、河南省文联曾有任职,现为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殷商文化学会会员、中国传媒大学书法学会副会长。曾出版文学著作19部,获多种文学奖,有作品被译为法、英、日文,有作品被收入《中华诗歌百年精华》等书。

  飘扬的名字,流动的曲线
  让我们感觉亲切的色彩
  和湿度。世界第八大奇迹
    ——红旗渠
 
你汹涌而来,你乘着太行山
凌空飞舞的翅翼激荡而来
十年光阴,架在饥饿与血汗两端
蛟龙、彩练一样的虹霓
百年来,中国人在主动宣战中
少有的一次完胜
 
人和自然的生动切磋。
旷日持久、非对等能量的置换
人和自然,一次艰难拥抱
而非仇视对立。磨合出
亘古未闻的歌声
 
这些成年洗不起脸的乡下人
包括因为跌撒了一担水
在大年夜投环自尽的新妇
这些连流泪都流不出泪水的
林州人。在一个叫杨贵的汉子
的率领下,揭竿而起
 
太行的血液与林州人血液的
不曾有过的深度交融
在鸡鸣声里,在比鸡鸣更早的
老妪的叹息声中,树皮
在山里人饥肠辘辘中埋藏着
干旱的火席卷光棍村的欲望之火
红旗渠,你浇灌了饥渴的本能
也开出了精神的花朵
 
貌似向对手的拼命攫取
如同对饮,人和石头
在一段特殊时空中的
相互给与,类同博弈
在这十年九旱,土地冒烟
这似乎与幸福绝缘
最缺天地垂怜的地方
人把自己的筋脉写进石头里去
 
1500公里的渠道,总干渠
分干渠,支渠,毛渠,连接水碗
数千万吨石块,排列30万人的胸膛
肩膀挨着肩膀,腿脚也砥砺一起
漳河水沿着他们的手臂把
绿色送到所有农舍门前
 
沙粒与沙粒的粘合,人群与
山岩的冲突,相互克服
那贴着胸膛打起的木桩
父子,兄弟,那为了修渠
住在墓道里的15岁少女,
那薯干不够吃,就挖野菜
剥树皮,就到漳河里捞水草
下锅的肚囊,有一个希望光芒万丈
人群与自然同时敞开自我的秘密
 
这些石头——这些人
有向下的力量,也有向上的力量
把自己高举在以往的自己之上
这是个能够破坏也能建设的民族
唤醒那比八层楼更深的水源
引领漳河带着泥沙
从他们的脊背上蜿蜒而行
 
命名就这样变成一种学问
这座荒山,那道野沟
成为梦幻之谷,虎口崖
鹰嘴山、一线天的旁边成了
两半山,四角亭,步云桥
外国元首,尤其是皮肤黑黑的
大批要员,来到团结洞、青年洞
他们藏着故乡的额纹就像水纹
 
红旗渠,你见证了中国人
被称作一盘散沙的族类的
血性同时在这里像垒成渠墙的
石块一般组织起来
地球的蓝飘带,千里太行山
无比的刚强与婉约的吟唱
他们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
整个世界上最高贵的人
 
英雄的冠冕上最亮的珠子
是牺牲,那些腰系麻绳怀抱
炸药与钢钎的农人,那发明了
凤凰扶钎法的铁姑娘
那埋在渠边和渡槽旁的81条
生命,他们肚腹里的草根
一年年迎着春风发芽
 
今日我来到红旗渠上,遥望与近观
感叹与祈祷。天路盘桓
分开满眼的绿色,鲁班霍的
壮丽势与天齐。身旁有
运货卡车和轿车不时掠过
当年林州人的后代,在与自然
得到短暂的平等感觉之后
又回到对山水的感恩、敬意
“富林州,美林州”他们
脉管中的血液是否仍旧喧响?
人曰“奇迹无法复制”
我虽不肯相信,却泪洒衣襟

c620a50233c5c444495465b61716ece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