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黑洞纪元(思想抒情史诗)

2022-01-25 作者:顾偕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评论家顾偕最新思想抒情史诗。
  【导语】《黑洞纪元》是当代著名诗人顾偕近期倾力打磨的又一部千余行“思想抒情史诗”,这种诗坛少有触碰的主题,无论规模还是内容,于一定的揭示维度及展望的宏观视域,应当算是已构成了世界诗人的那类格局。人类历经各不相同的疯狂与苦难,时代的残酷性以及历史叠加的不幸和多少世纪仍然错误与荒谬的重合,仿佛总让那些灵魂的高蹈者,极难有幸看到更多速度发展的幸运和真正创造的辉煌。所以这是部在高处俯瞰生命的不安之书,作者凭借不全属于个人史诗的一种超越文本的全新写法,既用全球化的当代情绪,对诗中重组的人类经历整体世相,赋予了人文生存价值上的巨大评判与同情;在世界日渐衰退理想意义种种挫败的象征链上,这部地球命运史诗,同样以并不乐观的沉痛诗学观念,忧患意识较强的说出了一直孤独的人类与未来,还剩有多少不再颠簸的平衡距离。这种无时不在宣示着一些根本性和实质性问题的文学认识,由于为现实创作强烈注入了深邃而通透的诗性思想,不妨可以说这类终极关怀型作品,也是我们当代精神长期较为匮乏的一种觉悟与悲悯之诗。它全景般呈现了人性复杂且多面挣扎的无尽困惑,对自然崩溃及易变人生怎样再能继续前进,尤其发出了哲学开阔层面震聋发聩的警喻。


目次
一、时空的波浪
二、生命故事最后的聚集
三、短暂闪耀后永远的遗忘
四、星光时代均将结束
五、新的开始抑或就是黑暗未来
六、虚无的高歌环绕宇宙
七、走向终结是一切诞生的绝对规律
八、神也无法开启永恒的窗口
九、人类往事·时间不再提供轮回图景

         一、时空的波浪

在尘埃与尘埃之间锻造的
是万物骨骼飘向星辰的火焰
无数本原御风而行
方向便是所有结晶的黎明
生命微粒于千年荣枯中缓慢游荡
碎片铺就了诞生旅程
死亡又凝聚一切
顽强孕育的命运
不是失败的笼罩就都该
化为尘土的结局
沉默的云朵依旧漫天飞舞
历史在睡眠中仍需要滋养
何况生机勃勃,可能
正是穿行在腐朽中的战争
或许终极渴望都是惨烈的
比邻永远是毁灭的大海
燃烧继续会是无穷无尽的寂静
坠落把芳香散落在遥远
种子于崩溃中
完成了生长的跳跃
没有绝对的永恒可以不断点亮黑暗
时间从末日中重新开始
没有幸存的生命,再能
幸运地延伸到
已然漂浮在破灭中的宇宙

一切初始之物仿佛还在年轻地扩展
犹如灰烬全不理会浩劫
混沌仍在寻找稳定的理想
衰变确实是个永远的黑夜
但腐烂尚未上岸
最后的摧毁依然未曾敲响钟声
天地没有停下的迹象
而忘了建设的歌唱
婴儿从温暖中走出死亡之门
空气起身相迎
绚丽顿时重复涌现起
残骸的光芒
道路在记忆里就有了梦幻环绕
不是视野始终无法确定
是黑喑的无序运动
一直像是这才刚刚开始
因此总有碰撞和侵蚀在影响着转变
总有不适合的冰川融化
抑或快速加倍的超级火山
让难以逃脱的节奏
再度开启了光明的眺望
在尘埃与尘埃之间,碧绿
依旧是生命永远充满奢侈的抵达
什么会是简单星光的永久不变
什么本质的声响
能将所有的包容之物
于星系爆炸的冷却后又黯然发光
时空不懂悲悯
思想却能一直走在
寒冰的路上

无数高昂的奇迹
仍以泰然舒展的伟大扩散而来
这是无休无止形式飘逸的温度
这是推倒必须再来的风化不了的
布满人类意识的石碑
其实绵长思考的排列
并不能受到强大自然真理的吸引
渺小粒子能量是经不起湮灭的
空旷是憧憬真实的美景
虚无吞没后又会弹奏起宏阔的音乐
新大陆在朝深邃清澈的智慧靠近
所有的湿润大地,始终还在
等待文明的跨越之马
速度的烈焰不停地奔驰于创造间隙
短暂与永恒,仿佛都爱
捕捉光速的秘密
由此想让留不下的生命
能在坍塌的规律中
有着更大的庇护
你无论隐藏在哪,最终都会
似所有的恒星那样燃烧殆尽
波浪只是个灿烂纪念
便是岁月的海浪
根本也进入不了无限的黑洞
树叶在清晨仍是无知的
欢快不会一下轰然倒下
暴风雨不是时空尽头
但灾难永远是种提醒
没有任何时代
可以在自我的壮观时
忘乎所以

         二、生命故事最后的聚集

你终将在光芒中坠落
或许并不极限的一生
也会似星星那样逐一熄灭
黯淡将散发所有纷飞而去的声响
最终的聚集,无外乎仍是
黑暗与虚空
瞬间曾经何其漫长
仿佛太多动人的充盈
使身体之梦都展望到了明亮的爱情
意识走得太远今日骤然就将停止
隧道蓦然展开
最后穿梭的生命均会像树叶般落下
粉碎同样了无痕迹
犹如一场虚拟的主导
上帝又將来为一切不幸收场
“曾经”是多么好的一个机会啊
宛如天体联合,世上
根本不存在办不到的事情
超越密集大地
疯狂总有控制不了火焰
那时,没有尺度还会关怀起本质
没有任何发展的善良,还愿记住
人性已然开始的悲凉
目光神迷却再也保留不住单纯
那时能量膨胀,一样会轮到
死神的追随

想过几万亿年后
你是彻底永无任何机会的灰尘吗
甚至用不了毫无意义的那么久
只需不到一百年
你前世的幻想全都会干涸
也根本不会有什么灰尘
再可浪迹天涯
重力波辐射在难以依存的宇宙
仿佛极限的太空都会坠落
万物沐浴在真空并不仁慈的怀里
疲倦的世界,自是
早已忘了你的存在
微风中,你能留恋自己
曾经是在哪熄灭的吗
脚步牢记过什么光阴
时间又布满过多少山峰的彩灯
记忆现在于何处开始
可与所有本源冰凉的攀谈
会不会再有什么神秘力量
能够倒回到最后的黑夜
让衰变不再吞噬悲惨的美好
让生活继续有信心
延伸沧桑的雄伟
无形的墓穴将占据未来太多的土地
开端在宗教那里证实了死亡的合理
复活像是有着深不见测的平衡
重点是你这一代并非是无穷的
一切宏观的动力,不会
在祖先身边开花
演化走向辽远
星辰位移,便是
再伟大的人类光亮
也无处可于撞击   翻转的融入中
停留

所以要珍惜这些闪电制造的亲人
仇恨的人类其实都是自己的朋友
不要让极端萌动变成魔鬼
不要兴高采烈地
规划华丽的地狱
你要把蜜蜂时常带在身边
让甜蜜原理浸透万般事物
使苦涩难以有机会跨越
欢乐勿要于焦躁中扭曲
世界的晴空纵然曾是化石的镜象
但前进不一定都要与历史有关
阴影已偷去了不少生命的营地
刚开始未必就要马上结束
书页中的灵魂都已熟睡
可时间尚未全部失去意义
物质的内部仍有许多芳香
安静在繁殖漫长的安静
光的海洋,依旧
在与复杂共生
这些都不是万世之后的问题
因此你不能无所事事
就只会记住掠夺
让思想不必等待太久
就赶去一个重构的精神黎明吧
空间就将在一切定义中
重蹈一次新的毁灭
所有恢宏的概念,均会于
原子挤压的质子衰变时
迅速使明亮的形式化为乌有
所有故事的最终,那怕
只剩孤身一人也将消失
人类纪是个改变不了任何什么的
苍白漂亮的童话
盲然才是他们的一切
自然的钟声很快将带他们离场
星光涟漪的分解,必定又是
浩漫地蔓延开来
什么四面八方威风凛凛的荣光
什么财富堆积骄傲的高山
惟有灭绝到头来是盘根交错
古生菌们一开始就在
领略知识的错误
花草的生长步骤,其实
同样最终都是
有机生物限制的屏障

         三、短暂闪耀后永远的遗忘

这尘世徒劳的白昼
为什么仍是这般顽强
他们是否想过离别将会被什么取代
忙碌谁会为其让路
混乱中还能循环多少的倾听
钟声有什么敲响的力量
可让阴影全都散去
漫无目的,是否也是生活
聚精会神后的一种报酬
我仿佛一直很幸运地
总被吞噬拒之门外
我仍在被物质包围时点燃着自己
一些不知名的光亮
时间在身体上托起海水
广阔中思考依旧乱成一团
重量在这世界仍然是寂静的
我们靠一点儿温度
就舍不得与眼前的帝国告别
人性的耐心有时胜过长眠
影子没有水份可以悲伤
惟有空气还在照顾
我们矢志不渝的头颅
我有什么洋洋得意还能将日子
说成是一种坚定与丰富
平庸从来未曾有过沉没
远行其实仍不过是一场烟雾缭绕
习惯让灵魂一直处于挣扎
诞生永远望不见跳跃
傍晚星星尚未出现时
你还在完美的昏睡

或者偶有希望闪动精神也会漫长
树叶于露水中醒来
深邃又会能变成满面春风
我总是在靠近孤独时
才能看清岁月
从没有什么大地
光芒在内心早已拥有了自己的江山
即便至此出现的是
无尽的慰藉
是声音在战斗的某种胜利的到来
但火花依然飞翔在雨中
短暂已永久回荡在信念心头
必须有梦来告诉象征
未来什么都已有所准备
必须忘了现有果实的呼啸
使命已结好永恒的硕果
黑暗中,你只需要拂去
一路奔驰的灰尘
我相信预言常常就爱在远方舞蹈
人类往复的摇篮,就应
只有一种庄严的声音
可能距离都是危险的朋友
如同浑浊在酒底沉淀
透明终将是心脾的亲吻
天空下你仍有必要将自己
渺小的神圣武装完毕
就此寻找一生的平原
尤其更要把所有的精神晚餐
弄得统统灯火通明

忘了苦难那么一点搅乱的强烈吧
命运深处或许全是一种
死亡的摧垮
但我仿依稀总能听到
慧星那种划破长空的灿烂
微笑是人类多么神秘的表情
你要知道内涵都是
不能被征服的纯洁
阳光其实就是种理想的气候
百合花一直影响着世界的心情
欲望如果总是在肉体上举行仪式
文明的旗帜,自当
日渐于颤抖中坠落
同样暴政千年来也并非无话可说
荒谬许多时代总有一些恶劣的星辰
他们遗忘生命的火热
进而长年是在以冷漠照耀生长
邪恶不一定都要附着在黑暗上悸动
人类没有最终的胜利
可以完全铲除魔鬼
因此你的一切辉煌还是会有漏洞
金属的蓝天是人为的
永恒而外一切均当飞逝
比花朵更好的绽放
马车也将踏碎芬芳的梦境
葬礼就是幸存者
与不再幸存者的相聚
陪伴曾经很坚韧
刹那碎裂其实一直很容易
再明亮的殿堂都将错过未来的等待
遗忘始终不愿出现
一旦显身,连艺术的再造
难免也将荡然无存

         四、星光时代均将结束

一切如何开始
怎样的开辟又是于轻信中
瞬间重叠和漫长的连接
谁把错乱的真实锻造成了
挺进的花朵
使脆弱有了秩序能够更深远的瞭望
使面孔汇集在希望下
梦境都有了难以消失的抵达
所有的伤悲城市再也看不到沉重
因了时光并不痛苦的牵引
一切胚胎日日夜夜
均在将新鲜的力量奏鸣
烈火在成熟中起舞
少女隐秘地走向
爱情永不落下的心头
人类里程就此茁壮起了
无穷欢乐的家园
也不管神明需要的是怎样的结局
也不论朝夕之间晃动的
究竟是什么贫瘠的价值
谁曾想过生命会有残酷的叛逃
星光旋转那天一俟天体演变
彻底瓦解,便是
所有有机物惟一的方向

你根本无法想象中子相撞后
万物再也不可能美丽缠绕的
那种粉尘压缩后无奈的景观
世界的嫩绿,突然
被猛烈的灾难撕裂了
一切明亮的硕果,仿佛
一下都成了自我毁灭的祭台
火山喷发出阵阵末日的回响
海啸释放着巨大死神的活力
地震使所有的冲突
再也没法感知欲望的出囗
河流在高亢的尖叫声中
掉进了广阔的大海
某一天大地瞬间结束了
任何神圣的位置
那时惟有死亡的速度才有权力
强大拥有宇宙均将熄灭的原则
这是遥远的不幸
还没到来的伤悲吗
呼吸是多么可贵的一片森林
你能相信黑暗也一直
在地底下毫不留情地延续吗
阴谋有时优雅得都忘了会有失败
表现主义总在实验着奇怪的游戏
仿佛什么排斥和束缚都不会发生
漂亮的事实遮盖了
太多本质的判断
直到有一天夜晚永远成了夜晚
黎明都将变为永远的历史
无限虚空飞过头顶
但愿那时你的身躯,还能在
深渊的梦中

所以不要怀疑星光时代
也都会有结束
宛如再好的征服
终将迎来腐朽的等待
这是规律注定无法逃逸的
生长与灭亡的种子
偶然可以肃然起敬
必然就到了万象终止
壮丽史诗不免均当承受
最后空气的枷锁
鲜花已作了凋谢榜样的开头
美好哪有什么可能万古长存
起源便是为了不断消灭过程的
远方不是未来的开始
存在早已居住其中
因此没有再好的复杂,能够
缔造新的内容
没有更多绚丽壮观的占有
依然长久可以保持健壮
以及永不衰败的热情
黯淡下去,黯淡就是世界
无需再有放荡的典礼
深邃时刻绝然不会再有什么温柔
我很愿向静穆的分崩离析致敬
所有的原始观念
根本不值得捍卫
造物主厌倦了他的创造
总有一日会毫不犹豫,必将
改变他的初衷与企图

        五、新的开始抑或就是黑暗未来

还有更生动的期待吗
谁能听清时空急促的嘈杂
恍若时间的骏马
总在孤零零的奔向消失之中
倾然倒下从来不会是
物质集体衰亡的合唱
血液可能还将涓涓不断流向
颤抖的清晨
灵魂与事物再有什么挽回
一切既已铸成习惯
就没什么再能扺挡坚不可摧
文明,多少个千年竟是
空荡荡的华丽
我们最终都将悉数交出孤寂的景象
连回忆也要备受遗憾的折磨
闪亮的灰烬再可怎样飞舞
天空的疾病早已严重影响到大地
我不知道可怕,算不算
一种基本哲学
横亘于生命的,自古是否
都在一起逃避那种
必须有的敬畏
围绕我吧,你这漫漫长夜
安睡了千百代的梦境
享受是多么幸运的一种难以遗忘
明天哪有什么大风会使波澜起伏
末日不是坚持要到伤痕累累才来吗
静脉自是不懂得弹拨黑暗
太阳一动不动
不是仍在头顶

可能世界偏爱的呻吟
依旧会在浓烈的悲伤之中
这是痛苦诗意难以抑制的奔流
更是疯狂又将再度崛起的
无数荒谬的循环往复
其实人类在持续的孤独中,能有
什么清晰的意义
生长不过是容量的增加
不知疲倦,兴许仅是
为了种种快乐和荣誉的保留
但阴影是最好的目击者
它看到了没有纯粹的一切
钢铁在听命于躁动的摆布
启程也从未想过
要对什么崇高俯首称臣
狂妄的陆地一直在寻找
不相信死亡的黄金
时代只有无休无止掠夺的职责
心中只有贪婪的安全
年岁无情,却还
老想着莫名的永恒
新的开始,坚定的天使
全都不言而喻会飞来我们身边吗
潮汐依然在焦虑地漫延
翅膀的幻影仍于荒凉间闪过
没什么特别的,再会于
星光坠落后出现
轰鸣抑或爆炸都将沉入汪洋水底
平静再来时你将被一切枯萎包围
死亡的欢歌响彻云霄
黑夜淹没了所有历史
朝霞也是
升勝而起的死光

未来,不就是
不远的明天吗
为什么光明非得意味着胜利
惟有玫瑰才能象征爱情
野兽不用钢琴节奏也能漂亮的奔跑
船帆与列车凭什么
要为生活的无聊四散而去
你的眼里,一直只有
疾驰的欲望在节节攀升
黑暗不会凭空而来
舌头有太多说不清的真理
歌声从未唤醒过梦中的脚步
牙齿终于松动
竟还仍掂记着撕咬
人啊,你能越过怎样的海洋
方可落在荒无人烟的天地
仍是盲目明亮再有什么重要可言
月光穿透新的传说
当鳞甲依旧变为光滑的皮肤
朽木被海浪推上岸时
思想骑士是否都愿放下手中利剑
审视总要有一个全新的开头
风雨未必都是坏事
你要前进,就一定必须
设想会有沉船
触觉于万里之外
已然构成了命运的足迹
夜幕后面会深沉吹拂起
没有国度的无尽自由的浪漫
不是灿烂就能构成花园
不是美妙,均当有
复杂而肤浅的故事
你将从此流连一种深邃的愉悦
在黑暗中舒展思考
一切热血涌动,仍将会使未来
能有精神的黎明

        六、虚无的高歌环绕宇宙

现在梦幻已穿越天边
千万光年外的时空边缘
正时刻旋转着黑洞引力昏暗的激流
能量裸露着撞击的沉默
射线闪电在形成浓密的迷雾
没有生命的独白将是宇宙
最后一次的颤抖
粒子全已崩溃与失踪
分子和原子,再也无法构筑
任何可以伸展伟大的故事
苍天记不起曾有的开辟及拥有
差异蒸发了世界所有的诞生景象
惟有浩大的虚无在集结起舞
一切人类火焰早已成了稀薄状态
空气里,就只剩下
遗忘中还在燃烧的行星
雄浑再无目的
万物永远的失眠,均在
等待死亡彻底融合的到来
此时只有无尽的虚空还在飞翔
它散开所有的束缚
竭力在以瞬间都难阻拦的
虚无的波涛,猛然
砸向人们曾经眷恋的一切
岁月之源顿时渐次熄灭了千万年
坚持生长的花朵
幽深流经黑暗大地
虚无面前,从此惟有虚无
是宇宙的中心

谁还能再听到什么
逃离和奔腾的交响
光芒已无任何权力能够
抚摸和流淌过去的幸福时刻
安详的顶峰全都变成了
再无欢喻的吞噬
无所谓黎明还有太阳升起的海洋
无所谓充实又能唤醒
死去的眼睛
在众多浩瀚晕眩之巅
广阔的虚无仿佛一直是这般饥渴
它们放弃了一切果实与结晶
同时却又持续充满着
自身丰厚的飘忽
它们将是漫长时光中全部的生存
即使没有芳香吹过心头
无私的光辉便是这般苍凉的永恒
世界的废墟渐已遥远了
阴影也已淹没
荒芜的蓝天不再有隐约的乐声
高空的旋律此后就是
一望无际的虚无
这是再无任何倾诉可以闪现的希望
天堂已失去生活
可以继续安放憧憬的奔流
岩石于空间闪烁着没法停止的悲歌
此刻消耗在寂静中轰鸣
自然像在不断壮烈的摧毁中
方能呈现最大的满足
就如泡沫与泡沫相见
黑夜此后也不再是自己的敌人
天空的身躯尽是虚无的渴望
它们把看不见的嘹亮
当作烈火的启程
它们根本没有的面孔,却一样
要通过浩茫的摇荡
尽情来将毁灭歌唱

历史散落在烟火中的狂风
翻卷着永不再有的前进
人类的谎言与欲望
面具以及锁链
于深渊紧闭中也已无法上岸
爱成了空洞的证人
冷漠最终一样落得个血迹斑斑
你已找不到所有打碎的镜子
想要照见玻璃中的自己
正义与荣耀在哪可以建立永久乐园
生命的内肠始终如此盲目
为什么今天不能让虚无
重新作为开端
让混沌加速不需要伪装的火焰
让开裂的认识,从此
成为心灵的透明
不要总说你告别不了的记忆
均是丰满而充实的
往事其实都是缥缈王国
距离在贪婪地摇晃与挣扎
末日尽头便是灵魂
又能拥抱住什么
高歌不一定都要包含学问
就如道路并非都是为了信念
时间便是一种简单生长的表明
痛苦是人为的幽灵
一直以来所有殷勤的歌唱
不外乎均是苦难与骄傲的合成
今日,虚无将作出
绝不模糊的奉献
它会是万物的领袖
从此唱出没有王冠的辛勤
使空茫流连忘返
也使坦荡更是无限地年复一年
本质是宇宙的醇酒
醉在虚无其实也是种黑暗
艰苦而响亮的跋涉

        七、走向终结是一切诞生的绝对规律

可能我们都会终将悲伤不己
不是刀子在割肌体
生活后面总有死神的埋伏
不是丛林中都能窥探到平原
进攻便可播下所有胜利的种子
哪有闪电过后全是晴天
脚步踏入黄昏黎明又可撤回
奔驰中的疲劳无非想等待
更短距离的指引
鲜花纷飞,故乡
仿佛永远还在梦中
我们在阳光下确有机会
有更多希望的降临
但时间的尸体同样已然愈垒愈高
鲜血从不明白什么叫坚固
落叶更是难有春天的返回
空气不会一直这样催促什么盛开
钢铁累了,所有的勇敢
慢慢都会倒下大地
缔造不是一个跳不完的舞蹈
光芒湿润时
一切庆典仍忘不了征战
规律自当就会成为
世界的泪水
总有呼吸困难时刻
再也没什么可以继续分享
总有心脏要面对不是诞生的火山
烈焰将来履行焚毁,历史从此
必然要埋葬一切斗争
自由停留时又会出现新的禁锢
残酷的滚动
所有的华丽,都会被
最后命运的陷落辗碎
并在意志仍旧庄严的那晚
一起带上人类
不愿赴死的子孙

你还想着自己千年仍在的宝座吗
君王在岁月的记忆里
早已是衣裳褴褛
傲慢的宗教与法律,又能
成群结队躲过多少地狱的检阅
魔鬼曾用一个苹果
就将人性的欲望照亮
生命的心其实是多么的弱不经风
大脑储存如此微不足道
它能承受怎样灾难的冲击
又会以如何奔忙的代价
完全做到对不幸进行抵挡与改变
我在行星轻微的撼动之际
已深受到了人类
再不会有什么伟大的荣光
囯土在渺小的滴血
种族乱成一片
千百年的劳动和创造
竟而抵不过一场粗砺的风暴
暗无天日哪管你有什么智慧的开头
所有身躯将同灰烬相连
一种比死亡和创伤还更严酷的
全然陌生的终结
将是世界永远的皮鞭
将是谁也别妄想再能于趾高气扬中
逃脱空间到处都是的湮灭的鞭挞
说吧,那时文明你还有什么
经得起淘洗的自豪
歌舞升平是怎样一种没落的祝福
和平又能有什么权利,能够
再度欢呼
光明的永不失去

阶梯断裂确实不是意想中的曙光
可能一种巨大丧失
根本不是荣誉的召唤
因此谁都惧怕未来
狂怒的蹂躏
坚强有时就是某种
无知和脆弱的谎言
一直期盼诞生的人啊
何曾想过所有美妙的秘密之中
也会隐藏太多的刀枪林立
现在你要走到多远的哪里
才能望见真理沉默不语的目光
尽头会有什么欢乐相聚
梦想开花,是否
就是今日全部的结局
或者你要赢得一生怎样征途的凯旋
莫非观众簇拥就是句号
名利只是奋斗的营养
谁愿在意什么价值和意义的重生
把我扔回去吧,想想地球一位
叫作哈姆雷特的那些坚定的犹豫
丹麦人很早以前
就看到了灵魂的碎片
他知道便是思考的不朽
也无法换来永恒的立场
人是必将结束的纯洁花朵
若是曾经与邪恶为伴
辽阔大地,则将更是
迟早的坟场
所以没有不屈不挠的山河
可以一直屹立高空的风中
没有旗帜的风釆不会褪色
古代到现代,也断然
没有永远的永不衰老
不可战胜不过是歌声的愿望
枯竭在森林一开始就做起了恶梦
人类的行程,必将面临
跨越不了的寒冷
而这,正是所有
绝对规律的最终解放
退缩或前进均是没有道路的道路
上帝从不会死
而世界却于诞生后
最终将彻底失败

         八、神也无法开启永恒的窗口

在高山与高山之巅
还有什么更伟大的隐藏尚未突破
人类身经百战心灵却一直难以飞翔
丰功伟绩瞬间成了飘落的花瓣
哪还有什么神采奕奕
再能盘桓于历史的高贵
火的辽阔一直蔓延向四方
过往所有认识的力量
现在全已成了死神的光辉
永恒的消耗继续在飘洋过海
黑夜已无任何灯盏
再可来为世界提醒
悬崖遍地盛开
人生的疯狂行程现在只剩下
最后肉体的挣扎
一切光芒的王朝在终点
都不再需要什么黄金
磨难最后将收下他们的贪婪
然后用灰尘和血泊包围起他们
你孤单的头颅必有这样一天
会遗弃在浩瀚的悲痛之中
没有任何情感愿意保护你
生长注定是过客的传说
今天在自然的屠杀中
已然体现得非常具体且实际
所有的爱倒在了不会哭泣的沉没
花草不知去向
美酒再也打不开温柔的记忆
星辰下看不到人民的呼唤
芳香已成遥远的泪水
此时只有眼前不停增加的
颓垣断壁
才是人类激情,再也
来不及的回忆

我们还能将祈祷变为歌唱吗
神的黎明是否就在
这火星四溅的荒原
我们是否再机会听从什么
前进的指引
明天仍将愿意风尘仆仆
骑士更愿赶走和消灭所有的压迫
牺牲和对抗,究竟
能争取到多少面包
你在精疲力尽中奔向太阳
你在无法赎罪的胜利时刻
是否想过要脱下面具
亲吻一下苦难的人性
嘈杂的知识里谁是真正的英雄
属于人类的果实,为什么千百年
依然存在这多不洁净的疑惑
神有愧于对你们的宽容和爱戴
现在就连天空也只能是你的沙漠
阴影在等待一切死亡的足迹
不会再有往返未来的开辟
所有的时代均将结束
别离便是驰骋燃烧的草原
世界惟能剩下的,就是
一种毁灭的秩序
无限翻腾开始震荡起平静的宇宙
美丽故事绝无可能重获任何新生
黑暗汇合,永恒之门
就此均将紧闭
那是摧毁着世界所有尊严的
波澜壮阔
地平线此后再也
听不到音乐和说话
曙光托起的,将是
永久的黑暗

崩溃吧,你这剥光了纯洁的
血淋淋的梦想
哪怕是金属的港口
都逃避不了末日的肢解和冲击
羽毛血腥地飘往了不知名的远方
所有的核心望不见高地
正义之说何其峥嵘
却多半一直在沉默
人类的威严是严酷而不坚定的
没有信仰的顽强,实际
也不过是种聪明的愚蠢
你就将不复存在
生命于泥泞中一路踏过
遗憾至今并没有说清
什么完美的意义
城市是你创造誓言的最高表现吗
墓地仍是那样陈旧
天使从无兴趣理会尘埃的战果
因此还是就这么崩溃吧
但愿烟消云散中,人类
仍有一点精神的笑容
别再奢望长眠后
突然会有复活的通道
空气将是你们永远的黑夜
古老从此就在怀里
仇恨落在地上叫战争
仇恨若是下沉到地狱
一切罪孽的灵魂,怎会再有
水晶般的天明

        九、人类往事·时间不再提供轮回图景

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千古而然的不可捉摸
厌倦的影子却片刻仍在
孤独的花园流连
为了能够继续愉悦
痛苦不停地改换车轮
遗忘又舒展起大地的新梦
深埋地下的春天终于冲天盎然起来
循环的鸟儿飞临在了故事的开头
鲜花不顾规律的命令
重新怒放起无边的芬芳
爱的传说仿佛始终不曾出现裂纹
苦难从未能吓倒需要前进的生长
因此天空下总有
忙碌穿行的岁月
总有月光理解不了的
尘世激烈的痴情
当然权力的堡垒,一直
还在固守着斑驳的美德
战争摩擦向来不愿放慢脚步
堂皇的名字总让血管骤然紧张
必须响应那些捍卫什么的的号召
这颗行星,似乎有着
一刻都不想收起的刀锋
至于音乐,那是怎样一种
脆弱情感的纤维
B大调交响曲又能为世界,张开
哪种宽容而仁慈的双臂

一直以来我总看到所有摇晃的浪潮
最终不免纷纷坠落
有时制度的威胁是通过柔情蜜意
来将人性反复欺骗和压榨的
人类的酒杯起身时,莫非
不是因为进步而是为了恐怖
季节改变过多少疯狂
时代又获得了多少
心灵真实的赞誉
无数世纪的勤劳环流
你的手指是否已触及到了天使火花
玫瑰跌落雾中不再有浓稠的香艳
污染弥漫而看不到任何怜悯
快速列车永无目的地
路途被盲目照耀
新旧世界至今仍在粮食的腐坏中
寻找着丰实的诗歌
我听到了太多物质的叫喊
那已是另一种苦闷的饥饿
光辉灿烂还会落在谁的心头
河水总想阻断所向披靡的宝剑
荣耀躲在颤抖后
自知什么样的冰川
都早已不是什么洁白无瑕
但至此,谁也不曾
想到要步步后退
纵然理智无处奔走
理性也不过是只蚂蚁
尘土在一囯度总能堆起巨大梦幻
戏剧仍要靠更多的精采碰撞
彩虹落在水中,接受幻觉
有时确实也像是
多了些美丽的回忆
可杀伐仍在阔步前行
狡诈和阴谋依旧使历史的政治
极难翻开坦荡昌明的一页
你仿佛总在呼吸飓风
你像是一直也很乐于
倾听悲剧

现在生命末期的钟声终于敲响
时空退化,如果
还有世界存在
那也将是新的起源与起点
在毫无世俗的涌动
银河璀璨汇入黑洞再无任何哀伤
凋亡不一定全是静止
破碎或有更多灵魂的降临
宇宙的梦境注定只为虚无盘旋
人类的故事早已结束
生命之河,只当是
大地一次辉煌的祭祀
时间不会为谁再惊讶的敞开大门
天地间来回的,今后都是
融为一体的黑暗的波浪
永久的午夜自是不再需要光明
一直那样疲劳的奔走
巨大的泡沫声中
时间的记忆,可能同样也已
彻底弃绝了世界破旧的欢歌
遗忘是最大的惩罚
没有问候还能复辟陈腐的山谷
没有能够越过火焰的翅膀
再会带来什么
文明白昼的消息
这是一个交织着非凡能量
真正宏伟纪元深邃无限的开始
世界的命运与错误
优秀或杰出都不重要了
惟有忧伤仿佛还在长空翱翔
不再属于人类的金色的奔腾
正从世界墓地
拔地而起

      2022.1.12~23稿于广州黄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