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画必须现代化

作者:贺文键 | 来源:中诗网 | 2021-01-26 | 阅读:

  导读:中国画往何处去?且听文人画家贺文键娓娓道来。

  后园 贺文键 三尺整张 2018
 

  历史注定,中国画必将迎来一场革命。

  在很早一一也许将近100年之前,就有许多画家在思考这个问题了。这其中有徐悲鸿、林风眠,当然还有其他人。徐悲鸿去了法国,带回了现实主义,对新生的中国的美术影响深远。1949年之后,我国美术由于对前苏联美术的学习和模仿,使我们的国画基本上成了西方油画的翻版。至今在各大展览上,经常还可以看到中国画这种牛头不对马嘴的风格特色。

  不管对与不对,我们都是在找出路,按说不应该批评。但是事到如今,情况愈演愈烈,我们应当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和态度,一切还可以挽救。那就是,国画确实发展到需要进行一场革命的状况了。现状很清楚,绝不是只有现实主义这一途径能够解决的。中国画的问题,是一个十分老旧的问题。一个技法,一种观念,用久了却还在沾沾自喜,洋洋得意,对这个色彩缤纷的行当来说,应该是一种具大的悲哀。表面上,传统得到了继承,但由于偏离了中国画的主轴,许多东西越来越让人困惑。

  我们究竟是画西画还是画中国画?

  中国画的出路在哪里?

  除了现实主义还有什么路可以走?······

  但我确信一点,那就是中国画必须现代化。中国画必须在自身的特点上做文章,这就是未来中国画的出路与发展方向。

  林风眠的尝试是了不起的。他把国外艺术中的色彩观、构成观与东方审美熔为一炉,画出了自己的新意。他还培育了几个美术大师,即吴冠中、赵无极和朱德群、吴大羽等,其实潘天寿也受其影响,尽管后朱德群与赵无极早已不是中国籍的画家了,但他们把纯粹的东方审美意识带入了西方的美术界,让他们成为了世界性伟大的美术家。相反,吴冠中将西方的一些审美趣味带入了中国画,又成为了我们的艺术大师。谁更成功?难度更大?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让后人们去说吧!

  清末以来,中华民族多灾多难。中国文化与艺术面临一次次浩劫,许多行当为之灭绝。美术人一直想寻求一条光明之路。但是,中国画有一点始终没有得到解决,那就是中国画的现代化,一直是一个让人揪心的问题。吴冠中曾经下过大力气想尝试解决,所以他在20世纪80年代就提出过“笔墨等于零”这么一个说法,当年自然引起轩然大波。他这一招让许多画家不会画画了,饭碗也敲掉了,没有饭吃了,于是,很多人对他是兜头盖脑一顿臭骂。

  其实,矫枉必须过正。这是鲁迅先生的原话。

  我认为,他只是想解决中国画的现代化问题,表述有些问题。人越活越老,也就越活越明白。老爷子晚年搞起了“书法画”的概念来,字写的不太合书法家的谱,引起了许多人的讥讽,直到他死,他还是没有解决中国画的现代化问题。

  中国画需不需要现代化呢?

  这个问题放在现在来讨论,毫无意义。互联网都成为了传统产业,夕阳产业,我觉得“现代化”这个概念都有点为时过晚了。谁愿意怎么画,那就怎么画吧。你要去画工笔重彩,你要去画小写意,大写意,你就去画好了。但是现今这个美协是个奇怪的单位,他们毕竟也是由一些人员组成的机构,有着自己的观念。所以他要办展览,就会有自己的选择性,这就产生了主流与非主流。

  但是我们要思索思索,当年王维的山水画是主流吗?苏轼的枯木怪石是主流吗?徐渭的墨葡萄和墨芭蕉是主流吗?八大山人的怪鸟与怪石是主流吗?齐白石的虾草鱼虫是主流吗?相反,主流作品在画史上影响极其有限,而非主流的他们都成为了流芳百世的伟大的艺术家。这是为什么呢?我们必须好好地思考思考这个问题。中国人品性纯良,喜欢单纯美好的事物,喜欢随大流,在搞艺术上来看,是个缺陷。

  醒醒吧,画家同胞们!艺术不是玩政治,随波逐流是没有前途的。你就是参加了100次国展,你的画就是卖出了天价,历史不买账,还是一堆垃圾。

  中国画要画给未来的人看,必须进行一场现代化的改革。山水画的技法再重要,各种皴法无非是表现山与水的立体性效果。笔墨再怎么重要也是画给人看的。敷彩无非是想让眼睛享受丰富的美感。墨分五色无非就是光的明与暗。吃什么不重要,有营养的,没营养的,能让人吃饱才重要。至于可口不可口,不同的人,将会有不同的口味。

  去饭店吃东西,从来没一个人说,这道菜什么意思呀?我不懂。看画的人经常有人说,他的画我不懂。其实,那是你自己的问题。被一种观念——尤其是被现实主义蒙住了双眼。你习惯性觉得,一幅画必须有个中心思想,必须得有一些教化的意味,你怎么能看得懂呢?别看你画了几十年,看了几十年,教了几十年,因为你只有政治观,道德观,没有美感,性感,或者情感,毫无想象力和创造力,你根本就是站在流沙之上,所以你才会不懂!

  也许,会很多人会反感一切不懂的东西。当代有一句非常流行的话:你怎么也叫不醒一位装睡的人。那么,我们就各行其事吧!你搞你的,我搞我的。你穿你的旧衣服,我穿我的睡衣,打我的赤膊。中国画的现代化革命,就是要把真和美奉献给大家,消除我们中间的美盲。

  多一点真美,少一点功利。那将是对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民族和我们的后代最大的功利!

2019.1.19
2021.1.18
 

  贺文键,原名贺建春,另名牧鑫、雪禅子,湖南省常宁市人,上海戏剧学院毕业。湖南作家协会会员,湖南谷雨戏剧文学社社员,现为湖南省艺术研究院国家二级编剧,全国艺术类核心期刊《艺海》杂志社副编审。热爱书画创作。主要作品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戏剧《孔丘与阳货》、诗集《温柔的枪手》、小说散文集《单身汉的祙子》等五部。在《戏剧春秋》《艺海》《理论与创作》《中国青年报》《星星诗刊》《绿风》等发表100万余字作品。其创作的电影《拯救爱情》《水》、电视剧连续剧《爱情跳棋》曾在央视八套及全国各地电视台热播;戏剧作品主要有话剧《国难:1898》《杀人草》、湘剧《谭嗣同》、音乐剧《假如今生再来》、歌剧《红丘陵》等;电影曾获大众百花奖、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等提名获,戏剧曾获全国田汉戏剧奖文学二等奖和论文一等奖,湖南省“五个一” 工程奖、湖南省优秀新目剧奖、湖南省首届及第二届田汉戏剧文学奖、湖南省创作剧目金奖和优秀编剧金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