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我的黄河,我的洛汭(组诗)

2021-07-06 作者:李正品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李正品作品选。
 
1.黄河
 
涌上来,整个北方都不能负起你的深沉,
砸下去,一个乾坤也揣测不透你的任性;
站起来的高山,倒下去的丘陵,
跑过纷纷挤压而来的山峰和天崩地裂的黄土高原,
瞬间的崩发瞬间的喷涌,
分娩出气吞山河的壮丽豪情。
千百年啊,洛汭黄河,
携着华夏子孙一代代追求的梦,
马踏长堤,一跃千里,撞击一切不可一世
吞吐着义薄云天的的瑰丽憧憬。
 
从茫茫九天到浩渺的渤海,
我的黄河
直视任何悬崖峭壁,
摔倒站起,再摔倒再站起,
心,天生这么一横:
永不退缩,浩气当空,
一个从不屈服的民族气质,
昨天不用修饰,今日不能改动,
让一切仰望和感慨为之动容。
千山用执拗的峡谷荡涤您的长歌;
长堤用一排排绿色的旌旗翻卷出电闪雷鸣;
一路呐喊的挺进啊,
脚踏黄色的土地,笑傲暴雨狂风,
在新的黎明,书写不甘寂寞的人生,
开启新的征程。
 
 
2.的小溪
 
我是,淙淙的
淙淙小溪;
噙着追求的梦,
踩一条直了又弯,
弯了又直的路;
流啊,不停地流!
 
我是淙淙的小溪……
 
我从高山上来,
狂风,抖净十年的理想;
山崖下,我将
淌着血的心抱紧;
我将眼泪,
挂满每一座山崖,
联接的瀑布!
 
我是淙淙的小溪……
 
我从高原上来,
风沙,遮挡着希望的路标;
绿草地上,我将
年轻的风找寻;
我将徘徊,
留给黄土堆上,
杂乱的脚窝。
 
我是淙淙的小溪……
 
我从丘陵上来,
冰雪,封冻了青春的热血;
杨柳树下,我将
春天的脚印拾取;
我将憧憬,
浸满每一缕彩虹,
组成的黎明。
 
我是淙淙的小溪……
 
我来到了北方,
大草原上
母亲张开爱怜的双臂;
我哭着扑上来了,
把洁净的心灵,
和心中那粒瘦小的种子,
献给这肥沃的土地。
 
 
3.我的洛汭
 
当淙淙的小溪将这块土地唤醒
羞涩的伊洛河把柔美的曲线引进雾霭
当柳丝执着的摆脱清风的扑捉
把亲热的吻印满清澈的河面
嘎嘎叫的鸭子开始用红掌
撩开伊洛河和淡绿色的舞裙
把乳白色的宝石嵌满整个河湾
 
哦,我的扁舟钻出了芦苇
和红高粱结成的青纱帐
在黄河岸边的河岔里
我,耕耘着伊洛河
 
从北魏巩县石窟的文化史册上
从三国曹植《洛神赋》优美的旋律中
我大把大把采摘着
像一个饥渴的孩子
第一次吮吸到母亲的乳头
那样贪婪和忘情地
收获着河底里的金黄
和飘散了的梦幻
放纵的理想奏鸣曲
在翩翩飞升的鱼鹰的翅膀上
长鸣着翱翔着
冲向辽阔的天空
年轻的风和青春的血啊
在小小桨板和长长的竹篙上
裹挟着我的目光和汗花
从渔网张开的眼帘里
和白帆开辟的河道上
冲击着,一起奔泻
为我的理想与信念开拓新的疆域
 
我是个热情的小伙子
黑发如火炬般在头顶飘拂
犹如开春后的芦苇滩
沉寂着爆发着
渴望新生的欲望是那样的强烈
我,耕耘着
在白流了十年的河床上
在这青春的一角荒芜中
将杨柳的倩影
牧鸭女婉转的情歌
放牛娃清亮的芦笛
小船头晃悠悠的烟火
洗衣石明净的眸子
草尖上滚动的露珠
活蹦乱跳的青蛙
摆来摆去的鱼翼
和伊洛河爽朗的笑声
都缀满我的网绳
结满青春的每一根枝条
 
我耕耘着
陶醉在浪花里
陶醉在越来越亮的晨曦里
陶醉在意境优美
绿的可爱的小草的嫩芽上
和伊洛河像姑娘一样动人的线条上
尽管,每时每刻,我的耕耘
顷刻间会在浪涛的怒吼声中沉默
我没有奢望,没有乞求
只祝愿我这用来耕耘的竹篙桨板
不会被人捡走
让不愿飘走的
深深眷恋着故土的灵魂
结出一串串色泽斑斓的诗句
同洗衣石上鼓满的心事
洋溢着清香的肥皂泡一起
永远在伊洛河里漂流
 
哦,我的小船在划动
在黄河岸边的河岔里,我
耕耘着伊洛河和不愿空流的岁月
 
 
4.的拉纤
 
当一阵粗犷的号子犁开沙滩
伊洛河从一群腾飞的
绿头花翎的鸭子翅膀下醒来
抖净了十年的沉寂与迷惘
把清亮的眸子移向明净的河面
 
河面上  一张白帆移过了山坳
扑进了夹河滩
和郁郁葱葱的柳林
高高的桅尖划破了飘浮的灵魂
撩开了一段童话般的风景
所有的风景摇着睡意
让吱吱呀呀的船舷不再困顿
淌着热汗哼起
那支沉甸甸的相思曲
 
哦!一群群年轻的脚步迈过来了
寒冰嘶鸣着破灭
蜿蜒的河道上
拉纤的脚步是那样的充实
 
从父亲黑得透红的肩膀上
从母亲那双噙着泪的眼帘上
和伙伴们的祝福声中
我双手捧过拉纤的肩板
捧过不甘寂寞的年轮
急步跟上长长的队伍
把青春和悠悠的风绳
在长河的大船上一块拴紧
汇集的队伍虽不成行
但依旧搀扶着、偎依着
从荒草窝  烂泥滩
鹅卵石凝结的河岸上
和伊洛河一起汹涌前进
 
我是伊洛河的儿子
在伊洛河里泡大
有过像河湾一样弯曲的思想
月光下  透过杨柳斑驳的长堤
把梦的缠绵、呻吟
编织成一个个朦胧的光环
让纷飞的英絮
撑起将要倒塌的天空
河水流走了岁月的金黄
迎来了无数个平平常常的等待
悠悠沉睡在无语的空间
阳光无法拽起那断裂雨丝
春的栅栏再一次动荡
失意的痛苦也滑落进梦里
梦中的誓约还不曾走远
只好这样走  在那场阵疼之后
拉纤  为那不愿空流的岁月
 
我拉纤
将晶莹的露珠  清新的气息
一同送出封闭的心灵
把湿淋淋的问候
带给远方熟悉的朋友
此刻  没有浮云的轻松
没有燕雀的欢快
也没有鱼鹰翅膀的悠闲
低沉的调子沿着汗花开辟的小路
眼前的土地坦露着
飞飘的缎带证明着年轻和自信
我的每一根神经都显得充实
热烈而又奔放  紧紧拥抱着
富有情感的弹性
这稍纵即逝的一瞬呵
如果有一天拉纤的小调突然断裂
我会把肩板交给下一个朋友
河边晚霞的一缕血红
仍绽开在深深的脚窝旁边
为慢慢行走的帆影祝福
 
哦!风来了,我的桅杆在晃动
长长的风绳在晃动
奔涌的热血啊
凝出了烫人的勃勃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