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把生命放在你的楚河汉界(组诗)

2021-06-21 作者:李正品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李正品作品选。
 
一、楚河汉界的雕像
 
放眼巍峨的楚河汉界,
黄河战马,仰天长啸,一个孤独踏出雄关漫道,
留下洛汭肥沃的良田与盛世美景的生死离别。
 
炸起的鬃毛迎接着拆迁的风暴真如铁,
推土机的轰鸣搅拌出长空雁叫涂抹的残阳如血;
小麦走了,玉米走了,连根拔起的土地,翻卷出巨浪的哽咽,
用景观林带用小桥流水用楼台亭榭,填补空空荡荡的壮怀激烈。
黄土窑洞黄泥瓦房在新一轮圈地运动中无奈的坍塌,
带上妻儿老小带上愁绪上演离开老家老院的含恨壮别。
 
泥沙具下的日子分不清梦想与初心的岁月
失去土地的残酷一次次折磨屈辱与悲愤交织的气节,
向爷爷奶奶身后的长天嘶鸣吧,
五千年的遥望一万里的跋涉凝聚出铮铮铁骨的激越。
 
马踏黄河,揉碎汗水滋润的黄土尘埃,
绿透的荒野,一年四季翻动布满汗水布满尘埃的天地书页,
苍凉的嘶鸣收割麦香也收割稻花,
储藏莽莽河瀚的也贮藏星辰日月;
房子没了,庄稼没了,人心没了,河水依旧东去
荡气回肠的千里长堤之下,夕阳走了黎明来了,
多少熊熊燃烧的烈焰,埋葬着无数的满门忠烈。
 
马踏黄河,笑看云雨天上来,滚滚东流向大海;
秋风中哽咽的郑氏碑坊河洛石阙,挺立于漫天挥洒的冷酷飞雪。
粪土般的功名利禄,不容评判的亦正亦邪,
凋谢着掌声和赞美簇拥的春花秋月;
万岁万万岁的皇宫六院,走了又来,消融着悲欢离合,
猎猎西风正起,腰折多少代的英雄豪杰,
缥缈的一缕长烟留不可逾越,
残阳如血瞬间消失,幻变为深夜的萤火一闪一灭。
 
马踏黄河,民心用难舍难分的生离死别,
横扫曾千恩万谢的黄花落叶;
人世天道生死轮回民生绝不是任人宰割的草芥。
马踏黄河,心中的磅秤衡量出人间的最后一两真情,
感恩和唾弃的千古横流,饮恨黑白颠倒的蝼洞蚁穴;
无论是谁在做,老天有眼,大浪淘沙,不复万劫。
 
这里有楚河这里也有汉界,
长河落日,浪阵滚滚,孰是孰非荡涤着权贵的灰飞烟灭,
天在,黄河在,洛水也在,谁清谁浊锻造着艰苦卓绝;
这里是楚河这里也是汉界,
背负青天,心向大海,谎言的存留只有空空荡荡的悲切,
云卷云舒,仓西还是仓西,雄心永远不会退却。
星转斗移明天自有定数,天地不容任意商榷。
 

二、鸿沟厮鸣的战马
 
面对浩荡的长天,你的
所有主人把自然解释为政治,
用你的汗你的血你同伴的累累尸骨,堆砌成
一枚红色的大印,盖满一切肌肤
封闭每个毛孔思维的渗透,你的翅膀
断裂在西风中,支柱般的骨骼
支撑永远属于自己的战袍
扬空一笑,世界的轮回竟这样简单
也如此滑稽,落下去的是尘土,
飘起来的也是轻烟一缕,只有
不变的黄河,一阵扭曲之后
还原一种本色
从不在意用什么解释的辞条注释。
 
看一眼吧,仓西滩己消失了劳作的身影
一个国家的穷苦还生在这里住在这里
成群的白云固执地依恋在田间地头
淅淅沥沥的春雨早已打扫好田间的小潞
苦苦等待春耕的犁铧再次扣响地心的门扉
让熟透的季节扑进每一个敞开的农家院落
把多少压抑多少勃发和属于自然的思念摊开
 
守侯在你黄昏中,黎明已经走远,
不必等待强者的光临了,时光的大脑
比任何一个季节都更加清晰,
忍受者一片沉默,浮躁过后
昼夜的搏杀,理由是那么苍白可怜。
没有勃发的敏捷了,夕阳残照
换取的片刻幻觉终将消散,还能祈祷
黑夜的折磨,什么时候放過傲骨?
垂死之前,请深知,夜幕降临
总会有无惧的舍弃,让盘旋的
鹰族,在醒悟时刻
突然想起对手的名字。
 

三、目送离去的背影
 
送你离去的背影,看一眼夕阳的火红,
日出的壮丽,时刻紧跟晚霞的美景。
人生象眼前的云烟,
日出日落,谁浊谁清,
今天讲不透,明天也道不明。
善待生活的人,生命永远年轻。
 
接过沉思的夜空,看一眼身后的山影,
漆黑的夜晚,陨落多少壮丽的流星。
生活象眼前的星月,
阴阳乾坤,时雨时风,
一路悟不透,永远扯不清。
善待生命的人,活得永远年轻。
 
站立成岁月和时光的剪影
肩膀过滤出缥缈的浮光美梦
牛头马嘴又在浮夸中悄悄合拢
横冲直撞的日子难以入睡的清醒
一次次振臂:我没有死去,我要说话,说人话
为明天的苟活,心事重重
 
把蓝天给我,把白云给我,
为短暂的人生,我们今天相拥。
把晴空给我,把大地给我,
为难得的相识,我们还要一路同行。
 
 
四、摔碎那个黑暗
 
荒唐的古村拆迁用浓烈的晚霞搪塞仓西即将到来的夜晚,
无数次点燃鼓动,催生一片片壮丽的河洛盛景。
生命的火红,直视黑云重重,直视无家可归压境。
忍痛走吧,饱尝黑夜降临的蹂躏,继续为高官厚禄忍辱负重。
人要有家,人要吃饭,千百年的土地属于走远的千年百年,
虚幻早已大白天下,谎言明明白白,天空心知肚明。
霸权的支撑,专横跋扈仍继续辉煌,
无比瑰丽的钟情,裹挟着悟不透的色彩,
虚幻深知复制早已劣迹斑斑,黔驴技穷。
今天也许明天,必须一定,陪着不可一世前行。
 
假设的蓝图任由布局锻造出严丝合缝,
那块铁板在流血的断断续续中开裂破碎,
痛苦分割的天地铺展魂魄也滋生豪情;
把积攒的沉默放在兼收并蓄的日子,
从推倒的院墙上爬出小家小院,
裹挟着所有的泪水,在古村的废墟上默默穿行。
一丝清凉让活着的烟波升起盘旋着坠落,
仔细瞩目无可奈何的残阳,倾尽所有的懵懂
高呼新一轮的佛祖在上,阿弥陀佛。
别加入寂寞,也别平添一份撕心裂肺的憧憬;
红墙绿瓦正簇拥小沙弥出出进进,
长老轮换的寺院仍旧巍峨壮观,信徒不多不少
暮鼓敲响暮鼓晨钟推送晨钟。
今日的拆迁不用四处借宿了,
原野的风早把千古冤魂吹得干干净净。
 
在无语的沉寂中,在静得发怵的夜空,
生命狠狠扑下来了,狠狠摔出一道道光弧的宁静。
绽放出一串串狂欢的礼花,擦拭心的红润,光的晶莹。
敏锐的思想如飞散的亮发迎击着闪电,
摔碎静的怕人的沉默,摔碎任性充斥的黑暗。
一切在瞬间诞生,在瞬间完成。
面对目无一切的强权,面对深恶痛绝的掠夺,
瞬间的强烈,瞬间的动情,瞬间的满足,继续瞬间的同行。
生命的里程,在圣境粉饰的漆黑中,多少情感的奔涌,
浪阵一般,扑向即将到来的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