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点燃仓西年夜的火光(组诗)

2022-03-09 作者:李正品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李正品作品选。
 
1.不肯倒塌的骨架
 
冰冷的夜把心拢在一起
用几辈子父老积攒的门窗屋梁
点燃世道的黑暗
报个团,守一个新年
正在被毁灭的仓西
看一眼无奈的残垣断壁
是否有鬼魅魍魉短暂的辉煌
 
毫无底线的邪念用无限期的以租代征
掠夺了仓西滩
在仓西战胜了文明
自愿申请书钦定的出卖祖宅的霸王条款
把鲜红的指印摁满卑鄙的补偿合约
无数的仓西房屋哭泣着纷纷倒下
倒在河洛盛景终极目标的残忍
染红星辰大海的深情回望
身处最㡳层的仓西农民啊
能相信谁?依靠谁
燃一堆篝火吧
让熊熊的烈焰直达天庭
乞求苍天有眼
 
憧憬的河洛美景静寂无声
严酷的寒气充斥着一堆堆瓦砾
唉声叹气四散而逃无处栖身
爬过满脸的皱纹对峙肆无忌惮的吞噬
为曾经的辉煌垂下满眼的热泪
 
被强拆的仓西,夜晚属于燃烧的篝火
熊熊的烈焰包围着焦虑
用农民固有的沉默去走黑暗
去想象一个光明的临近
触摸到的暖流时上时下
有力的心跳蔑视一切跳梁小丑
用坚硬的脊椎
撑起仓西即将散架的椎骨
 
 
2.回身再望一眼
 
回头看一眼祖上留下的房屋窑洞
让爷爷奶奶从房前屋后出出进进
眯着眼睛审视仓西村
每一个为虎作伥的不肖子孙
用住了六百多年的小家老院
换取自愿拆迁的鬼魅魍魉
在毫无悬念的腰斩仓西刑场
大唱赞歌
 
今夜太冷了,没有萤火
妖魔鬼怪索取着一代祖宗的怨声和叹息
最低层的苦诉堆在这里摊在这里
用仓西人八辈子的魂魄
烧过百般伎俩密织的天网
疯狂的火浪扑面而来
寒冷包裹着的仓西啊
弥漫在西沟一九年安置房的烟雾中
烧红二零年的以租代征
为二一年无限期的拿地
二二年姗姍來遲的夏八秋七欠帐
张开血淋淋的大囗
把四千多口人的仓西古村
一起吞噬
 
再看上一眼吧,所有的记忆
都会在明天消失
炽热中的舞蹈尽情跳跃出柔情似水
火舌挥发出的热情
把仓西的年夜展示出无限的奔放和洒脱
宣泄生命的歌者啊
重温所有汩汩奔涌的泪水吧
为宇宙中的圣光
反复祈祷
 
 
3.守一堆不肯熄灭的火光
              
豺狼虎豹的失控让仓西失去信仰
监督与监管狼狈为奸
助纣为虐勾引着摇头摆尾煽风点火
信念和良知置至脑后
高张一切都可交易的旗帜
继續岀卖祖宗
 
涂抹出权钱的大江大河啊
在春的寒冷中
让老屋变卖尊贵,典雅推销贞洁
教师岀卖园丁,医生出卖天使
仓西的卖菜扁担把勇敢也出卖了
无数贪婪觊觎着蘸血的馒头
手持瓦刀奔向碎砖烂瓦
用肋骨上刮取的肉渣
喂饱搜刮民旨民膏的豪取掠夺
不值分文的是非良心
在今夜关灯选择孤独
拒绝一切四射的火光万丈
慢慢活着熬着渐渐收缩
变为村中一盏小小的灯火
 
无指无望的篝火在年夜的风中揺曳
没有指望的仓西
守一条大河
不羡慕天堂的美好
有洛水相陪北𠨑为伴
昨天从没小看潮起潮落
今日也不任人宰割
在喧哗声中拒绝冷嘲热讽
走出百般依赖,用默默的努力
活成仓西人固有的任性
 
火光中的徘徊温暖出生和死的云遮雾盖
一个村落就是千百个村落的影子
平庸的诞生孤独的隔绝不必信誓旦旦
继续摧毁仓西人的苦辣酸甜
年夜的火啊,已经讲完了仓西的过往今昔
坐等天亮,敞开大门
迎接清明认祖归宗的所有来客
 
 
4.你不是下一轮太阳
 
炽热的气浪拍打着寒冷的树叶
走进仓西村最后一个年夜
一条条黄灿灿的火舌互相拥抱
酝酿出无家可归低语的悉悉簌簌
抵挡来自四面八方的围堵
红闪闪的火花溅出前景的一片迷茫
为住在什么地方今后如何生活
寻找最后的归宿
 
明年,这里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陌生将不再收留故地重游
盛世美景升腾在万里长空
展示出谎言描绘的海市蜃楼
跌下神坛的权贵被我要回家的惊涛骇浪淹没
没有知觉的山山水水倾斜着
摇晃着高不可攀的喜马拉雅
用苍天的棍棒
惩治圈地运动的罪恶滔天
至高无上的贪婪在火光中
炸开烦躁的尘世
无数金色的叶子在万里晴空
组合出怀念仓西的字样
新的夜空也会有星星一片片跌落
让缅怀的困倦再次猛醒
为每一个站在仓西的影子送别
你的爷爷奶奶生活在这里
你的父母出生在这里
你,属于这里
 
仓西的年夜啊,心中的篝火已腾空而起
那是雷神的儿子,光明的化身
绽放出无私的纯洁
万物之母的火啊,心向宙斯的子民
祈福吧,为下一场灵魂之火
洗礼索取换来的醉死梦生
有前世今生的壮观
焚毁一切专横跋扈的火焰
有新的仓西浴火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