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让彼岸扑进你的窗台(组诗)

2020-10-19 作者:李正品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李正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伊洛河》《伊洛河的浪花》《无花果》《走出情海》《穿越情海》《梦断情海》《拥抱情海》和散文集《西望情海》等多部。

 
我坚信我的固执我的选择
 
我踩着空旷的淡漠奔向彼岸
我迎着纵横的雁鸣奔向彼岸
虽然满身疲惫
我依旧坚信我的固执我的选择
在属于适合远行的清早
在你的睡梦中
 
郑州不比老家的洛汭
万道霞光簇拥的龙马神龟
在仓西滩河洛坛上
读一卷河图洛书
用历先皇的禅让
站立成巍巍黄河的东去
 
仓西滩的农田除了生死
季节并没有擦伤四季
此刻的心田正开放着委屈的野菊
深情汇聚的潮水拍打着遥望的天际
痴迷的摘取来到大洋彼岸
绚烂的芳菲走过海滩,爬上凝视的窗台
簪在你泪水泡透的鬓边
替换洛水的浪漫飘逸
 
杜甫的家乡没有玛雅
掠夺后的清贫,不用等李白的豪饮
世间疲乏,蓝色的围挡四处圈地
楼盘终归要来
宙斯有源源不断的金币
融融的月色下再也不会有
“花间一壶酒”的诗意
 
我用诗句和文字铺满行程的轨迹
让韵律的花朵,开放出明年六月的神奇
为夜晚的悲凄增添一份矜持和傲气
在没有起点没有终点的等待中
永葆比生命还要永恒久长的生生息息
 
 
脚,把路拽的长长
 
门前的菊花捧出阵阵的芳香,
深秋的大雁在蓝天又流下热泪两行,
梦中,仿佛听到了悠悠的钟声,
一声声唱响思乡的合唱。
尚远的太阳,不能点燃火炬;
一缕缕的光是仓西滩的诗行。
 
歌的双翼降落在故乡的河旁,
心,重新种植在熟悉的地方;
轻快的步履踏野菊花盛开的小路,
让蓝天白云闭上双眼,
听那风沙沙的歌唱。
 
脚,把路拽的长长;
心愿舍不得花蕾将要绽开的地方,
层层花叶包裹的心语太多太重了;
放飞的念想,驮不动疲惫的翅膀。
我不想乞求谋生,我渴望生活;
让大雁把一个惦记带走吧,
在落日的傍晚,
掠过泛着雾霭的那片芦苇荡。
 
起伏的蛙鸣,
正忙着陪伴水流的轻唱,
花蕊含笑,尚未溶入雾色的苍茫。
一声呼吸,惊醒了熟睡的露珠,
和热泪一起,湿润你的清早,
湿润姗姗来迟的晨光。
 
风啊,请告诉我:
花开的地方,可是河洛
可是从梦中醒来的故乡?
 
 
一个人的车站
 
孤独从那刻起携手出逃,
美丽的梦再次惊醒,
一个人的路,
在畅谈的路边停顿,
晨曦默默为祝福送行。
乜斜他人为之瞩目的盏盏鬼火,
横下的心,
执拗地去走你送来的夜路。
 
暮色来了,
霞光仍在等候疲惫的身影。
牢骚又在抱怨生活,
推走一曲委婉的萨克斯,
秋风吟唱流浪,
传递婉转的幽怨。
既然时间赏赐了我的存在,
束缚的镣铐如何禁锢风向大海的歌唱。
 
失去土地的伤痛,
如遥遥无期的沉沦,
折磨出没明没夜的逆境。
洒脱没能了却平静 ,
艰辛迈开一小步。
流淌的歌,
伴着无语的翘首。
长橙上的倩影,
轮换着树梢的迷情。
我的朋友,
车,还在远方
漂泊的孤独,
正品尝着不安的心灵。
当欲望和念想全部消失,
失去的一切,
将会以新的方式姗姗归来。
 
一个人的车站,
昨日的避风港风雨又至,
电,突然闪过
雷,正鸣。
生活如此简单,
你敢做,未来就能够回应。
 
 
走出孤独
 
为昨日的天翻地覆,
心,存放在你的车站,
等错过的朝阳,
重新铺垫气吞山河的辉煌。
这里己不如往常,
秋风不能一如继往地捧出希望。
一茬茬疯长的芦苇,
一茬茬折戟沉沙的沦丧。
黑夜未过,
天际,没有一丝亮光。
忍让可以向小行星学习微弱,
但,绝不是奴颜婢膝。
 
在没有路的地方前行,
徘徊也不必有什么忧伤;
不能踩醒的沉睡啊,
拉起折断的路轨,
拉不动一个世纪的荒唐。
不能苟且的断层,
很难继续前世遗传的思想。
梦,泡沫般消失,
人渐行渐远,谬误越扯越长。
无语可以让我遍体鳞伤,
在血液喷涌的地方,
一定会长出飞翔的翅膀。
 
蹒跚在渺无人影的车站,
月台已空空荡荡;
迷惘的班车没能开启,
团团失望的雾霾,
蛊惑着痴情的魅魉。
天地带来的灾难,
又有什么缘由,
让年轻和青春为之补偿。
 
错过的班车无法抵达,
走的走了,留的还在徜徉。
张望的脚步在时光里哭泣着走过,
岁月的影子摇晃静寂的思量;
悲伤和等待不用重复,
车辙雕刻的路途,
看时光拉斜的忧伤,
正传递秋心一曲,
向崭新的世界郑重吟唱。
一个人的车站属于我,
与他人无关;
我,属于百折不饶,
属于,一代生命之歌的九曲迴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