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2022年6月诗选:群山之上

2022-06-30 作者:何中俊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中诗网第四届签约作家、广东诗人何中俊作品选。
假装
 
它叫的真好。高亢,清亮,透沏
似乎流动的白云也一震一震的
有时候,像是刻意,叫得那个浓稠
密集的树叶一样,没有一丝空隙
而有时候,它又故意浪起来
一波波地用它的调子冲击着瓷质般的清晨
在枯枝上,蹲着一只灰色的鸟
像是附在土棍上的一块泥巴
和它一样,我们也会高调地吼出一些花腔
假装是个幸福的人,假装一切满不在乎
聪明的鸟类,一次又一次,着了自己的道
 
2022年6月1日
 
 
旧事物2
 
隐雷在山边滚动,暴雨将至
罩着白色半透明雨衣的电动车从路口
飞驰而过。像一朵飘动且聚满雾气的云朵
 
金字山的绿衣衫穿破了,露出一块
十亿年前的旧伤疤。停止挖掘的碎石机
像一群无家可归,缺手断脚的流浪汉
 
粗棉布,亚麻衫,无纺布芒鞋
和那些醒来的男人和女人,给自己
换一顶时尚的新帽子,遮挡早已倦怠的容颜   
 
人间还是老面孔,离别已经很久
苦楚尚无绝期。牵挂的人在路上绊绊磕磕
谎言的花朵开满山坡,背叛还在流行
 
新娘早是旧娘,如同青花碗,走着走着没了角
月光镀着古老的银,浪花唱着一样的歌
在夜晚独自擦拭的事物,是一堆皱巴巴的旧报纸
 
2022年6月2日
 
 
乐手
 
一个人就是一个乐队
击缶,鸣金,打边鼓,敲破锣
高调,长调,花腔,急板,慢歌
时机恰好,气氛适宜
敲重点,不是震耳发聩
更重要的是击鼓传花,掩人耳目
 
地上黑压压一片,昏昏欲睡
高音喇叭喊的嘶声力竭
乐手在光影的镜头里神灵附体
我们像浪花,在一波波的泡沫里
配合着他腮帮子潮红地鼓动
 
2022年5月7日
 
 
破罐子
 
风吹,哗啦一下,瓦罐
和海南菜豆树就倒下来。破掉
其实,它内心的裂痕已经很久了
所有在世上行走的罐子
只有两种:好罐子和破罐子
不同的是它们时常互换身份
或者两者兼有
在破罐子的心里,一定有完整的梦
那些招摇过市的好罐子们
内心的罐子早已千疮百孔
破罐子们都内心坚强,表面精致
它们等的是一阵风
来一次彻底的瓦解,尔后重生
 
2022年6月8日
 
 
隐身的事物
 
它们一节节长高,过膝了
这只是我看见的一部分。就像今天
从这个门廊走出的人
我也只看看光线穿过她的发丝
衣带掠过的一点点微风
它们的身上,她们的身上
有很多事物我熟视无睹或者视而不见
有人推着它们,食之以日月
以水份,以养料,以力量,以喜悦
就像很多的事物,也隐身于我
或者以慈祥之态,以安祥之姿
总之,无数个人在我身上
我的看不见的地方,纵情狂欢
 
2002年6月9日
 
 
夜坐
 
宋朝,那个写了一首又一首清词的人
此刻闭着她那张樱桃小嘴
像幕后深黑背景中那微亮的星子
 
勒杜鹃把它的身体撑成一朵黑蘑菇
与南洋楹彼此遮蔽,深入对方的阴影中
它们互为依傍,成为我身外最重的权柄
 
茶是多余的,夜是劳作者的清饮
白天的事物,一层层叠起了衣裾和翅膀
我想一点点地深入,一点点地步进深渊
 
一切都是隐形的,包括那些曾经的喧哗
微荡着的枝条,伸长手臂来拉我
在它们之间,我的根须深入夜的根部
 
2022年6月13日
 
 
还差一样
 
汗还没擦完。红灯在闪
一只硕大的牧羊犬
走出黑影,边嗅边奔我后背而来
“Be quiet!”
“You Stop it this lnstart!”
它后面,牵绳的女孩子吆喝着
绿灯亮了!
牧羊犬英格兰语黄色人种
如果加上铁链女,烧烤店
时空和中世纪相仿
只差最后一样了:绞刑架
 
2022年6月14日
 
 
隐形人
 
看不见。我知道他们就在周围
书翻了一半,凉了的茶水
凝成一朵透明花朵。酒洒了一地
我双手抖动,他们并不呼叫
仿佛我才是那另一个时空的闯入者
在夜里,他们是黑的一部分
像那些站在暗处的树木
是旅途中,不可说破的禁忌和隐语
 
2022年6月16日
 
 
百鸟朝凤
 
七点,睁开眼睛的林中公民们
按耐不住了。开始的一两声鸣啁
像试探。空山无人。寂静
在几次零落的浅唱之后被打破
忽然之间,众鸟潮声顿起
近一点的山鸡,云燕,八哥
稍远一点的有斑鸠,喜鹊
更远的还有杜鹃和山鹰的长调
它们似乎互相竞赛,争着
正努力地向谁,表达各自的忠心
开满粉白花朵的木荷
像一张巨大的花毯铺在中央
枝间,争得面红耳赤的山雀们
挟裹着合奏的声浪在山峰间滚动
它们,才是山中的凤凰
 
2022年6月18日
 
 
群山之上
 
一步步从树根,沙砾和锯齿般的石缝里
把自己挪上去。和那些茅草,野棘
木荷,假萍婆,阴香,称星树和鹅掌柴们
称兄道弟。在山野,没人认识你
显赫的家世与名门。甚至你也是无名的
你的行走,并不能证明你的智慧
比一只麻雀,山鸡,或者石缝里的一只螃蠏
更多,更聪明。甚至,连一只没有出窝的雏鸟
也能对你嘶叫,示威。拆了利爪的人
再怎么张牙舞爪,攻于心机,都是枉然
深入,就是从一个坑迈向更深的坑
就是一个人向一棵植物慢慢转化
山峰迈向山峰,一点一点地交出翅膀
群山之上,只宜赤诚相见
群山的宽衣袖袍和皱褶纹理
甚至那些玄武纪的岩石,光滑的胸肌
像一个人,为你除下了它所有的装饰物
群山之上,最合适的慷慨
是把自己,交给一只凌空而过的鹞鹰
 
2022年6月20日
 
 
一半
 
南台山用半边脸
对着千秋岭
把它另一半,埋在
午后的阴影里
他用半边身子
拖着另一条僵硬的腿
上山来。不时
吃力地蹲下去,扯着什么
放入胸前的大布袋
种子?草药?还是菇类?
风扯着落叶
在他身边打着转
我们目光所及的世界
都只露出它的一半
 
2022年6月21日
 
 
神的居所
 
门口的罗汉松又抽出一轮新芽
两边的韦陀,圆睁着双眼
看两扇长年紧闭的大门
重檐一层层依山而上。云气
总是聚而不散。很多年
这个闹市里的寺庙,不见香火
巨型的梁柱,日复一日
看着街上的车流,行人与小贩
住在人间的圣庙,拒绝人间的烟火
因为,耗费巨资的金壁殿堂
仅仅是那些泥像,不
那些神仙们在此藏风纳气
 
2022年6月21日
 
 
清洁工
 
中间的云,好多天了
如一堆沤了太久的稻秸
攻坚,向堡垒发起了冲锋
那些,四处散落的云朵
像打谷场上的禾穗们
趁他没留神,在晒场上东倒西歪
依次,向四周扫荡
那些被风吹散的棉絮们
不,柳絮们!
不,是石岐城里的异型木棉们
只有它拳头大的果,才能
抽出这么多又棉又长的丝絮
轻轻地归拢,收纳,贴实
天空和人间,又空又净
 
2022年6月24日
 
 
悬崖
 
隔得有点远,也有点久
捂住的单词还散发着热量
一个人,像一本书
或者从洋槐树上飞过的无名鸟
在整齐和秩序被打破之前
成为一柄破刺之剑
音波无法冲破自己的屏障
我们努力拔离地面
像一块石头,出土之后
它就是另一块石头的悬崖
 
2022年6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