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也有尽头(组诗)

作者:冯新宇 | 来源:中诗网 | 2021-10-17 | 阅读: 次    

  导读:冯新宇,河南南阳人,热爱文学,创作多年。已在《中国诗人》《诗歌月刊》《延河》《海燕》《岁月》《中国汉诗》等纸刊和《中诗网》《一线周刊》等网络媒体上发表诗歌作品500余首。


◎余生

想到余生,马也许会突然惊蹄
鞭子,折回好远的路
不敢想余生呵
枝上掉落的果子,还在路上

过去的自己是那么遥不可及
马背上的天空远去
所有风沙、荆棘、驿站
像马头
在身体里飞奔

想到余生,马开始嘶鸣
所有的路影
在山的背面,向我扑来
还有多长的旅途
要用蹄声一句句写出


◎夜,一块黑色的薄冰

夜在太阳前赴死
我才发现,它只是一块薄冰
那么多的黑
竟经不起,黎明的指头
轻轻一捅


◎黑夜也有尽头

黑夜也有尽头
你看到一颗小小的星子
最后掉在露珠里
天就一点一点亮了起来

而这微弱的光
竟然吞噬了巨大的黑暗
把夜里所有的污秽
推进早上太阳打开的炉堂

我是赞美一颗星呢
还是找一个有难度的形容词
黑夜在尽头
像一个死去的人活了过来


◎瓷器

轻点儿,我的瓷器
我做着轻手轻脚的事
生怕风大天地摇晃
利器触碰她细嫩的乳房

我的瓷器,和别人的不一样
像一个小秘密
像一个才出生的词语
碎裂,就毁了她的一生

瓷器,有时更像我
充满悬疑
泪水掉在地上
心还在眼睛里诉说美丽


◎我还是迟开了半生

紧赶慢赶,我还是迟开了半生
我开的时候
你已站在无花的窗前
那些不朽的花苞和深刻的叶子
春草一样撩拨着我的心
这些年,我丢失的东西太多了
春雨,秋风,月光,鹰翅
想到此,我的忧伤就从四面八方涌来
伏在
你遥远的肩膀上,淋着大雨低泣
此刻,我的身体,是泪水构成的河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句话
一不小心
就开成了一朵湿漉漉的花
迟开了,你别怪我
我只想用我珍藏了半生的花瓣
覆盖你八千里白雾
九万里黄沙


◎小雪落在新历十一月

我不敢说雪从哪里来
它想用漫天的白告诉我们什么
但它今天来了
不许我去联想,尤其
黑夜里那一粒粒破碎的梦

这是新历十一月
中国的南方还在流汗
我说的雪,应该一直朝北
那里雪已是唯一可以抒情的词语了

我这么说,是要赶走我心边的落叶
那里太小,只能装下灯光
或者一些光明的影子
或者一粒雪里庞大的世界

有些诗人写雪压在一场雪上
我说,雪不是压在雪上
是白天压在白天上
黑夜压在黑夜里

这是新历十一月,旧历
也会把十一月从冷风中接来
那个时候,雪就是大雪了
我穿着厚棉衣的身体
就知道温暖从哪只蝴蝶飞来了


◎秋风过境

秋风过境,太阳走远
雾气中,大雪就要降临
谁在灌木丛中寻找
那朵叫不出名字的小花
而我与这朵小花
有多么相同的经历

我们都到了秋天
圆月过了
再看要等到何年
秋风里谁又会想起我身上的锈
正在变成胸口的悬铃

盈盈泪光在下午被黄昏接去
落日在摇晃
不远的地方一个人在风中自言自语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人世一世啊,草木又一秋


◎每一个早晨都不可忽略

那个从黑夜里泅渡出的人
是我的诗歌伴侣
他的额头一片光亮
星星的痕迹若隐若现

太阳还没出来
露水提前采摘着山上的暗影
山下的草丛
不知有没有歌声

每一个早晨都不可忽略
它巨大的亮
会刮去噩梦中的剧毒
我就是那个泅渡黑暗的人
简介
冯新宇,河南南阳人,热爱文学,创作多年。已在《中国诗人》《诗歌月刊》《延河》《海燕》《岁月》《中国汉诗》等纸刊和《中诗网》《一线周刊》等网络媒体上发表诗歌作品500余首。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