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者(组诗)

作者:安乔子 | 来源:中诗网 | 2021-03-10 | 阅读: 次    

  导读:中诗网第六届签约作家、诗人安乔子作品选。

 
 
《春风》
 
在荔枝庄的坐标上
她携小雨,在屋顶来来去去
寻找她的出生地
一次次返回小草的居住地
喊醒虫蚁的故乡
她从来不觉得生疏和劳累
要把人间换个方向
推倒重来
在平静的内部
重新定义一具枯木的肉体
仿佛她一次次吹拂
是为了唤醒植物人的儿子
仿佛一个出走的母亲
在返回的过程
重新获得了她的一生
 
 
《我在水中央》
 
当我在水中央
爱我的水一次次成为漩涡
绕着我公转
爱我的月亮,天黑了
就满世界找我
 
我是水,我在水中央
我是水中的光亮
水中的岛
当你经过我,水就流得急
跌宕起伏也欢快
 
我是水,水能吞下斧子、刀子
吞下闪电和喧嚣
我在水中央,是万物的幸活者
是安静的鱼
 
我在水中央,是水的一物
是水鸟、水草,是泥沙
是水的断层
窥见的缝隙,又不停地弥补
保持完整、绵延
无形、柔软和简单
 
 
《暮晚》
 
暮晚时分
鸟群就会回到窗前这棵树
它们的欢喜
也像我的欢喜
一棵树在越来越近的中年
它的颤动仍然有节奏
爱都有迹可循
每一年的枝头都不会因为落叶
而失忆
一种深情
一年比一年有默契
暮色更深时
我分不清哪些是鸟
哪些是树叶
像一种事物
在另一种事物上获得欢喜
而融为一体
只看到它们不停地跳动着
生动着……
 
 
《冬天的舞者》
 
冬天的舞者献出冬天的骨头
舞者如风,吹着大街上的
红红的眼睛
 
故事随之开始
我在你后面,像你的影子
 
那调皮的,轻的
疯了的
全都在此刻,欢聚或者无所畏惧
 
那附着冰冷的想象
浮出春天的水面
 
 
《蛰伏》
 
我喜欢蛰伏这个词
我喜欢蛰伏在这个词的中间
一边是冬天,一边是春天
一边是雪,一边是雨
我蛰伏在一首诗里
祈祷小小的草房
赐予我轻盈的肉身
 
 
《稻草人》
 
多么温暖的稻草人
它久久地站在那里,安慰受伤的茬
却忘了自己的枯瘦
 
当它对着一缕升起的炊烟
喊痛
烟囱那头的母亲
眼睛被熏出了泪水
 
当一只鸟站在它头上
回忆
天空矮了下来
 
 
《亚热带雨林》
 
雨水变成河流,
河流又回到天上,你重复着一个传说
 
我相信雨林的爱情
相信为爱冒出来的蘑菇
 
那年你披一身雨水来到我面前
白静
而羞涩的样子
在低头的陶瓷碗里
 
 
《你来看我》
 
那年你来了
你在春天的楼下
等我垂下梯子
 
你带我到原野去
蘑菇为我们打伞
玉米地为我们遮挡
 
现在我在秋天
我仍住在阁楼,回望
我们的原野
那些荒败的、消瘦的、远去的
都值得重新再来一遍
 
 
《有人在我夜里鸣叫》
 
他的嗓音是熟悉的
我无法确认他是在一棵树上
还是另一个人在我身体里的尖叫
不,是在我的梦里
他突然出现,鸣叫一声
突然又隐去
 
 
《公路上奔跑的小学生》
 
放学了
他们在公路上奔跑,飞扬的红领巾
在寻找风中的亲人
在乡下,他们像一路奔跑的雏菊
总有一朵雏菊忘记回家
在路边逗留
守着一路往东看不到尽头的公路
有时踮起小脚,张望
 
 
《三姐裁缝店》 
 
上次三姐给我做的裤子
我整整穿了三年
又一次我走进她的店
今天我要做衣服还是裙子呢
我从布匹周围走了三圈
好像我已经从那里走了三年
我心里只有那一条裤子
我再也容不下其它了
 
 
《我允许……》
 
我允许我活着的小邪恶
少量的污点
少量的罪恶感
这让我更爱大海和天空
我允许我,老去、生病,变了面目
我允许人间冷风萧瑟
暴雨雷鸣
我允许春天迟到
花朵失踪
我允许在深夜
一种痛苦袭击我
像允许……停留在肉体里的一根刺
拔出它是缓慢的
也许我终不能拔出
就当这肉体缝隙里的一根杂草
我让它生长
它必定开出玫瑰
 
 
《三月》
 
我活在三月的影子里
看到自己的小
是一只走不出困境的花蜂
三月,很多事情不可揣测
我试着重新走出去
当我从你门前经过,桃花已开过
简介
安乔子,女,本名冯美珍,出生于1986年4月,广西北流人。有诗发表在《诗刊》《扬子江诗刊》《星星》《青年作家》《草堂》《诗选刊》《飞天》等。参加星星诗刊举办的第二届大学生诗歌夏令营、星星诗刊第三届全国青年散文诗人笔会。获第十届红高粱诗歌奖。玉林签约作家,中诗网第六届签约作家。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安乔子诗歌十首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