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永刚诗选

作者:田永刚 | 来源:中诗网 | 2021-03-09 | 阅读: 次    

  导读:中诗网第六届签约作家、诗人田永刚作品选。

  

|立冬

入冬第一天
长长的高速占据了早晨
这久远又久远的路啊
重复着二十四个人的境遇
其中,有镇世的宝塔和入世的神庙
有自天空高高洒落的沃土
有传世的新闻和上墙的秘语
有几口出异水的井
在洧水畔的烟火之气
当我们站在彼处
还有昨日秋落的余温
还有消逝的梦、离别的人
隐约间呢喃的沉吟
待天色暗下来,他们会说:
我有遮不住的嗓音
我有不停歇的酒杯
还有能回眸的知音
茫茫人间
最怕难谋一醉 
 
 
|辛丑年春节记事
 
请原谅我的虚弱。这满杯的红酒
并不是我们敞在人间的血液
尽管它一样的红,一样的芬芳
甚至让我低头、俯首,让我十岁的儿子
拍抚我在酒宴上攀桌的肩头
 
请原谅我的虚无。并不是这个春节
才有一场泪流,才会在人潮汹涌的
时候,笑着攥紧手中用来共鸣的石头
谁和我一样,独自坐在客满的影院
谁又和我一样,在欢乐与悲伤之间
听人群静默时的响动
 
是的,我们来来往往,习惯了
独自承受,不会轻易表露情绪和
复杂与隐秘的感观,不会轻易敞开
背后的真相与内心的声音
那些迫不得已的伤感和崩溃
常常来自于某些外在的触动
比如辛丑年的酒杯、事关母亲的电影
或者某个光影斑驳的立场中
 
 
|完假
 
我多想告诉你
夜晚的花灯又有几盏
再也不曾亮起
 
那些沉默的遗憾
也并不是因为相信了命运
 
等第二天的闹铃响起
我们依旧得像从前,像每一天
奔走并深陷于烟火间 
 
 
|演绎
 
这该是上一季留存的
最后两片叶子吧
每天路过小树林
都能让我看到
老人与海
在紫府的最后拧巴
 
路边总有相似的遭遇
一个叫永不退让
一个叫至死不渝
或许还有一个
叫无动于衷

 
|失眠夜
 
天色已晚,人们大多都已睡去
那只流浪猫按时出现
尖利地呼唤着春天
一声短、一声长,一声连着一声
没有呼应,但应该还有一个听众
 
天色已晚,万物真的静默了
只是有人还醒着,透窗帘而过的路灯啊
让人眼前一片越发光亮
时间是玄妙的设计师
形与状都在它加持的眼眸里
 
天色已晚,黎明就要来了
外面逐渐有了车声、人声
一支妙笔开始以动制静
它能记下内心的虚荣和外在的空幻
也能沙沙作响,演绎出一场别离的哑剧
简介
田永刚,陕西富平人,现居延安。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化工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三十六届高研班学员,中诗网第六届签约作家。有作品见于《文艺报》《解放日报》《星星》《星火》《延河》《地火》《鸭绿江》《石油文学》《西部散文》等报刊,著有散文随笔集《遭遇一棵树》《在路上》。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