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相(组诗)

作者:项建新 | 来源:中诗网 | 2021-04-26 | 阅读: 次    

  导读:全国诗歌报刊网络联盟现任轮值主席、中国诗歌诵读艺术节组委会主任项建新诗歌作品选。

 
先锋派诗歌鉴赏

读大学时
给全校师生讲座
《先锋派诗歌鉴赏》

讲座休息间隙
一个北方男生找到我
说我追求的艺术系女生
是他的女朋友

在教学楼门口
一片黑灯瞎火的小树林里
该男生提议
女生也默许
我们俩决斗
谁打赢了女生就跟谁

十五分钟后
来自南方瘦弱的我
没打过强壮的北方男生
女生跟男生走了
我返回教室
继续讲我的
《先锋派诗歌鉴赏》

若干年后
该男生
抛弃了该女生

 
陪唱姑娘
 
一个干体力活的朋友
被请去一起卡拉OK
每人都叫了个陪唱姑娘
 
坐在朋友身边的
是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姑娘
期间她一直摸着朋友的手
一起唱了好几首歌
 
结束时
她和朋友贴着脸说了一句话
挣点钱不容易
以后这种地方不要来了
看看你手上的茧
还是省点钱给嫂子孩子吧
 
朋友听完这句话
眼泪止不住掉了下来
 
 
在北京
 
在北京生活的我
这么些年了
竟然一直没能找到
一处真正适合喝杯小酒的地方
 
曾经想约一位姑娘喝个酒
也因为没能想出合适的场所
便一拖再拖
直到有一天
喝上了她的喜酒……
 
 
离婚
 
民政局的朋友说
每年在高考成绩揭晓的第二天
都会迎来大批中年夫妻
前来办理离婚
 
朋友说
平时遇上青年夫妻
有时还劝上一劝
劝后就不离了
而这个时间来离婚的中年夫妻
劝都不用劝
根本劝不动
 
 
爱钓甲鱼的老师
 
上初中时
有一老师爱钓甲鱼
技术精湛常有斩获
我们常常前去围观
 
记得那个时候
他有了一个儿子
 
二十年后
偶遇这个老师
向我哭诉悲惨境遇
他养了20年的儿子
是别人生的
 
听着他的故事
我的脑海里
老是挥不去
当年他钓的那些甲鱼
 
 
残存的青春
 
金庸先生  在我们的学生时代
用他的武侠小说
教会了我们什么是武侠精神
琼瑶阿姨  在我们的青春芳华
用她的言情小说
让我们体察了世间的儿女情长
 
后来  我们就长成了
有一腔江湖义气的人
后来  我们就长成了
有一腔儿女柔情的人
 
而今  金庸先生驾鹤西去
我们唏嘘不已
此刻  真心希望琼瑶阿姨能健康长寿
不为别的
只为我们残存的青春
 
 
清明雨纷纷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断魂的人何止行人啊
一些被后辈断了魂的人
即使在他们故去了
都没能搞明白
他们的后辈
在他们活着时
不给穿不给吃
甚至还挨骂挨打
而他们一旦死了
还是他们的后辈
又不怕风不怕雨
更不怕地滑摔跤
坚持给他们送来点心水果

真应该劝劝那些故去的长辈
让他们好好保佑——
在清明通向坟墓的路上
把让长辈生前忍饥挨饿
生后又风雨无阻求保佑的
后辈们的魂灵
统统给摔出来
纷纷断了他们的魂
 
 
回乡有感
 
俯瞰这方土地
这就是我的家乡
多少次经过她
多少次回到她的怀抱
却从来没想过
要为她写一首诗
 
这方土地
天天车水马龙迎来送往
她把目光聚焦在
一个个外来客身上
渴望这些外来客
能为我的家乡做点贡献
 
这方土地
看待远离家乡的游子
就是一群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对待他们总是很随意
孩子为亲人做得再多
那也是应该的
更是不必言谢的
 
很多时候
我们都习惯了
把笑脸留给外人
而把严苛留给了亲人
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哀呢
 
 
背背包的人

在地铁上
常有人背着背包
在你面前站着
全然不知
背包会顶着你

在飞机上
也常有人背着背包
从你座位前挤过
全然不顾
背包会划着你

背背包的人啊
明明是你的包袱
能不能别成为这样
别人的包袱呢
 
 
一个只有驾驶证的人

15年前  我正年轻
很想拥有一辆车
而且必须是一辆好车
那时自认非英国进口捷豹不开
这样看起来  才会更像个大老板
更像个成功人士
更能获取到异性的青睐

路考考官曾跟其他学员说
像我这般架势的
才像是个开车人的样子
可惜  考试的时候
却仅我一人没考过关
因自嫌倒着没把车停正
就擅自开了出去  又倒了一遍
最后车倒是规规矩矩停好了
红外线考试系统已判我违规

好不容易考到了驾照
也有能力买好车了
却迟迟不敢上路了
总怕路上会刮蹭到谁
那年北京三环陪驾一圈
后背衣服竟全部湿透
于是一拖再拖  直拖到
北京执行了限号购车的政策
也不再想向异性证明自己了
只有开车会刮蹭到路人的担心
倒是越来越强烈了

于是我就成了一个
只有驾驶证的人了


 
吃的哲学
 
在孩子们的眼里
凡是好看好玩的
都要塞进嘴里
在他们看来
这些都是好吃的
 
而这个时代的大人们
却很是奇怪
即使色香味俱全的
也越来越不敢吃了
 
 
掌声
 
在中国国家大剧院
看一场交响乐
 
我发现
掌声总是会从任一地方
无规律地响起来
然后带动全场掌声雷动
 
我有些纳闷
刚才的演出
并无值得喝彩的地方啊
 
以前我就曾听说
国人听交响乐
很是爱鼓掌
凡有人鼓掌
其他观众就不甘示弱
鼓掌一个比一个热烈
就怕他人会说自己没文化
 
为了验证这种传说
我故意随机地鼓了鼓掌
身边的观众
马上就稀稀拉拉地鼓了起来
直至全场的掌声都响了起来
 
歇了会儿
我冷不丁地再次鼓掌
全场的掌声
也再次地响了起来
 
如此屡试不爽
整个晚上
剧场的掌声此起彼伏
掌声落在哪个节点
纯粹是偶然的
 
当晚坐在我边上的
是一个中年男子
正发出微微的鼾声
但我发现
只要有掌声响起来
他就会本能地鼓起掌来
 
 
肥皂
 
昨晚友人聚会
席间有一神医
众人皆为其学识及谈吐折服
诗词书画演唱诵读皆能
还会走模特步
 
快分开时
赠每人自制神奇肥皂一块

可治红斑狼疮痛风癌瘤
可去牛皮癣可除白癜风
可去湿疹可除脚气
可消除各类疑难杂症
又曰
此皂还可美容能养颜
可以刷牙也能洗头
让掉了的头发还能再长出来
......
 
如获至宝带回家
还特意多要了一块
今早洗澡
马上用这肥皂洗头洗脸洗身体
更没忘了给脚底抹了抹
 
洗着洗着
心里突然一惊
该神医是个秃子
 
 
李咏之死
 
主持人李咏走了,
卖保险的拿他说保险,
做养生的拿他说养生,
做健身的拿他说健身,
做自媒体的拿他蹭热度。
 
难道他没有保险?
难道他没有养生?
难道他没有健身?
蹭这种社会热点,
正是这个社会的冷!
 
 
 
颜色
 
我承认我很无知
因为我不知道
黑色就藏在红黄蓝里面
 
我承认我很幼稚
因为我不知道
蓝色就横在红黄蓝中间
 
我承认我很失望
因为我不知道
黑色和红黄蓝本是一家
蓝色和红黄蓝也是一家
 
我承认我很绝望
因为我从此知道
我将不再相信颜色
世间也将再无颜色
 
 
黑股票
 
不断地打开股票软件
只为看一只黑股票
虽然它的表面涂着红黄蓝
 
它的股价低头了
我心存侥幸
这个世界还有救?
 
它的股价抬头了
我便心生悲凉
这个世界真没救了?
 
我诅咒持有这只黑股票的人
你们此生不得平安
我诅咒这只黑股票的未来
它一定会万劫不复
 
 
重庆公交车坠江
 
一个女人
自己坐过了站
打公交车司机
公交车司机与她对打
对打持续5分钟
 
一车人
都看着他们对打
 
最后
司机猛打方向盘
公交车从桥上坠入长江
一车15人丧命
 
 
看球
 
2018年6月19日
哥伦比亚对阵日本队
后卫卡洛斯·桑切斯
因在世界杯上手球犯规
被红牌罚下
1994年7月2日
哥伦比亚对阵美国队
后卫安德雷斯·埃斯科巴
因在世界杯上自摆乌龙
回国后被枪杀
 
整场比赛我都在担心
如果哥伦比亚输了比赛
桑切斯回国后
会不会也被枪杀
 
最终
哥伦比亚
以1:2败给了日本队
 
 
地震
 
地震来了
大厦倾塌
砖石变成沙砾
某些人
被埋在沙砾下面
 
有些人
不参与搜救
在边上指指点点
 
余震来了
边上的大厦倾塌
砖石变成沙砾
指指点点的有些人
被埋在沙砾下面
 
 
我不是诗人


有一些年不写诗了
这些年参加应酬时
常有朋友介绍我是诗人
每次我都赶忙否认
我说我是个做企业的
其实我只是怕别人误解
我是个故弄玄虚
会说醉话胡话鬼话的人

如此尴尬久了
我只好又开始写诗了
 
 
无处可写

写评论
观点太明确
写散文
情感太真实
写小说
映射太严重
……

那就写写诗吧
写人事呢
被指责揭露社会现实太深
只好写动物
也被诟病折射了当今社会
那就写写花草吧
但我也心有顾虑
花草  何尝又不是万物呢
 
 
活着不易
 
听了我曾就职过的报社社长的讲座
他说
他对新闻事业是真心热爱
2011年身患胃癌时
也不曾动摇过
对新闻职业的坚持
他计划在即将举行的报社年会上
郑重宣布
新闻会是他人生的最后一个职业
 
听完讲座后
我叫了一辆滴滴快车
司机师傅对我抱怨
他刚拉了两个姑娘去一家KTV
满身喷的劣质香水味
车子里弥漫着刺鼻的味道
他说
他对香水过敏
他说
这真是两个丑陋的灵魂
 
我说
活着
都不容易
 
 
拜佛
 
有很多人
不管到了哪个地方
只要有寺庙
只要有佛像
就跪拜 就许愿
他们素不知
拜佛
最好只拜一尊
你拜多了
也许最后
一个神仙都不会来保佑你的
 
 
翻船

一条渔船
不慎翻船

渔民悉数落水
渔获的鱼虾蟹
全部生还大海


 
黑暗

你若要了解黑暗
请不要试图
去点亮黑暗
在最长的夜里
请以黑暗为脚
踏实丈量黑暗的纯粹
请以黑暗为翅
在黑暗之中自由翱翔
 
 
闭目养神

当感到人心之冷
在明亮的太阳底下
也无法采集到暖
唯有面朝太阳闭上双眼
才会有块大红布
劈头盖脸铺下来
身体被红色罩住
整个人才会裹进温暖之中

夜深孤独就更深
整个人钻进被窝里
都无法推开虚空
此时唯有合上眼帘
夜幕才真正降了下来
看见星光在来回闪
星儿闪动的频率
恰如心脏除颤器在胸口电击
能听见啪啪作响

如此看来
闭目是能养神
有时是为了取暖
有时唯恐自己不再醒来
 
 
种牙

小时候
在农村爱吃糖
又没有刷牙的条件
从小就闹牙疼

那时候牙也多
牙疼起来了
就索性拔了它
前两年张嘴一数
原本满口的牙
已掉了两颗坏了三颗
好牙就剩下了那么几颗
就像人生路上的朋友
原本以为有很多
其实也就那么几个

我决定
把掉了的种起来
把坏了的也拔了种起来
一口气
把五颗牙都种了起来
 
 


酒能让有些人乱了性
酒也能让你坐怀而不乱

酒能让你六亲都不认
酒也能让你情意绵绵

酒能让有些人口出狂言
酒后也会有人信守诺言

酒能让人不拘小节
酒也能让人暴露人性中的丑

不喝酒
有些世俗的话很难说出口
喝了酒
真性情的话也能一一袒露

世人皆醉啊
唯我独醒
世人皆醒啊
唯我独醉

我要感谢
那一场场宿醉啊
让我这个糊涂的人
一次次喝到清醒


选择掉头

很赞同导航软件里的一句话
您已偏离路线
已为您重新规划路线
请您在合适的位置选择掉头
简介
项建新,全国诗歌报刊网络联盟轮值主席、中国诗歌诵读艺术节组委会主任、中国诵读艺术家颁奖盛典组委会主任、中华诵读大赛组委会主任。“为你诵读”、“全民K诗”、“朗读者”、“校园诵读”、“方音诵读”等诵读APP创始人兼总编。诗作见《诗刊》《星星》《散文诗》《绿风》《诗林》《诗潮》等上百家刊物。著有散文集《在路上》《炊烟记忆》,诗歌集《重返村庄》《新写实主义》,财经文集《IT赌命》《经济黑洞》《城市的远见》等;编著有《现代诵读艺术(1~10级)》《经典诵体诗精选(1~4卷)》《现代诵读艺术考评备考篇目》《经典绕口令100首》《心灵鸡汤精选100篇》《听见灵魂的模样》等多部。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写给女儿(组诗)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