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已高过喇叭了(组诗)

作者:马兴 | 来源:中诗网 | 2021-04-17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中诗网签约作家马兴诗歌作品选。

 

1、屋顶已高过喇叭了
 
它是村庄最高高在上的声音
不论被挂在树上还是在屋檐下
一开口,人们都驻足停歇
以便把耳朵竖起来
 
每当它唱起东方红太阳升
日头就翻过树尾爬上山坡
村庄的晨早,和我年少时光的脸庞
像太阳花在它的声音中升起来。
而到傍晚,它会送来父亲的天气
雷州半岛东部、西部海面
北部湾北部海面
刮起东北风三到四级、阵风七级。”
有时又叫喊,今天刮东风
明天刮西风,最后就是东风压倒西风
刮来刮去,有点晕。
父亲的渔船总得在风浪中逆行出海
才能捕获生活的鱼
 
那时,有一只在我家屋后的苦楝树上
高过我家的茅屋
也只因为它高过我家的屋顶
我曾和童伴们打赌
以后一定要把房子盖得高过它
他们,没一个相信
而我有决心跟着父亲
不管东风西风,硬地要在风浪里垒起一砖一瓦
昨天,孩时的伙伴聊起这事儿
他们说我赢了。因为不单是我家
整个迈特村的楼房都已高过喇叭
只悲伤
父亲的身骨被那夹风带雨的天气摧跨了
从未看到我家的房子高过喇叭
 
 
2、锣鼓班
 
老家的婚礼需要一个锣鼓班
几百年来
那声音是男人们敲打出来的
其唢呐能把新郎的喜悦吹到
喜鹊的歌喉里
今天,却是清一色的娘子军
锣鼓和轿子只是旧了些
但声音和脚步却像反季节的瓜果
让我吃的味道不自然
 
我在想
我故乡的男人啊
他们去了远处的开发区
将偌大的村庄和锣鼓班
交代给了半边天
我怎么听,都像听到这唢呐
把上一辈的锣鼓班
一寸寸地吹入泥土了
 
 
3、连带责任
 
聋和哑
似左右两边的耳朵
互相间的作用是相通的
 
先是耳朵听不到
不知道这人间有声音这东西
不知道怎么说出来
便哑了。这时候的耳朵连累了嘴巴
 
村里有一个哑巴
长着一对大耳朵,比一般人的都大
像猪耳朵那么大
他的父母经常揪他的耳朵
想用这一招把他的耳朵揪醒
有时也是恨他这对耳朵废了
一生气,就揪
久而久之,揪出了一对大耳朵
这时候是嘴巴连累了耳朵
 
哑巴的遭遇
自然地使他有了一个癖好
见到小孩子就去揪人家的耳朵
吓得孩子们见到他就跑
他以为大家的耳朵都是用来揪的
而不是用来听别人说话的
这时候是习惯连累了行动
 
 
4、故乡的花朵
 
春天来了!
她踩着轻盈的脚步
悄悄地走在我故乡,我故乡的路上
路边的小花把她的脚步泄露了
报春花、蒲公英,鹅黄、嫩绿
五色缤纷的七姊妹花也漫山遍野
它们是春姑娘快乐的脚印,脚印
这时,连沉默寡言的老牛也抬头与她哞哞相认
小燕子,小燕子们错落有致
把高压线站成五线谱,欢迎她
而天空上的花朵像棉花糖一样甜
 
她捎来的春风像倒美酒一样倒在大地上
门前屋后苦楝树紫色的小花引来蜜蜂
从学校到教堂,榕树和樟树交头接耳
绿绿的枝条拱出村庄最长的绿荫路
老榕树不开花,它们什么时候都不开花
但小画眉、白头翁叽叽喳喳的鸣叫
是它密密匝匝的花朵
阳光穿过这些花朵抚摸祠堂的墙根
和小学校琅琅的读书声
老人们常常围蹲在榕树下
像盘根错节的树根扎在故乡的泥土中
每一个人的眼窝深处,都有一片大海
 
故乡的田野种植番薯、水稻,不栽花
在我看来,辛勤耕耘的兄弟姐妹
就是村庄最美的花朵,像蜜蜂是春天的花朵
和春姑娘一起绿化了故乡的春天
乡村振兴路上的春天
 
 
5、渡 口
 
从迈特村到雷州七十公里
道路记载着我大汗淋漓的学生时代
 
那时的安榄渡
只有五分钱的宽度
而五分钱一碗牛腩的气味
香喷喷地飘荡在渡口
如摇摇晃晃的渡轮涌起的波浪
撞击着我的胃
但每一次,我都紧紧攥住了
那枚过渡的硬币
像握紧了一生的前途
 
县农科所就在渡口的西岸
田间狂长着那个时代的标语口号
寒窗苦读的岁月里
我只读懂了那个饿”字
 
在安榄渡口,小贩的叫卖声
喊痛了那些年的清晨和黄昏
也记下了我囊中羞涩的青春
 
时光过去三十年
每当我驾车在高速路上驶过
安榄渡口的船已经消失
河面上波光闪烁
恍惚中我依稀看见
那个消瘦的充满了期待的少年
依旧在那里眺望着未来
 
 
6、我拎着一兜蛙鸣来深圳
 
1988年夏天
南中国海边刮起了阵阵旋风
雷州湾,却在一场台风过后
为一个梦想架起了彩虹
 
走进深南大道东
陷入桉树林般稠密的楼群
我不由地缩了缩肩膀
网兜里的青蛙挤成一团
瞪着不知所措的大眼睛
和我一样,对这座未知的城市
保持起新媳妇般的警觉
 
登上10路公交车
窗外的霓虹灯一下子亮了
五彩缤纷的霓虹,让我目不暇接
受挤的青蛙有小小骚动
控制不住惊恐,叫出声来
乡下的蛙鸣
引来城里人异样的眼神
 
我红着脸
拎着这兜水土不服的蛙声
中途下车
穿过了没有稻香的红岭中路
 
在荔枝公园旁的亲友家
我带来的老家美味,让朋友惊喜不已
我的羞涩才慢慢消解
 
那一晚,我们从青蛙聊到童年的萤火虫
聊到白鹭飞过的稻田
聊到虫鸣和乡音
从他家的阳台聊到荔枝公园的湖边
把那一兜迈特村的青蛙倒进湖里
它们扑通扑通的身影
溅起一片碎银一样的月光
 
这么多年,每当听到荔枝公园的蛙鸣
耳朵总是竖起来
想让这熟悉的乡音,不要停下
想让这熟悉的乡音,如一轮明月
升起在心中 
 
 
7、高墙外的眼睛
 
一卷卷的铁丝,不是花
告示这堵墙,任何人都不宜翻越
就算这个城市最热烈的簕杜鹃,
木棉。整个春天美好的花意
 
都避而远之。
一位黑衣少女徘徊在这里
长长的脖颈儿把目光投向墙内
她一定晓得那是徒劳的
但她仍在这里徒劳地望着
企盼能寻到一个身影
 
我从她身后只轻轻闪过
她仍被惊吓得像小鹿,警觉地
把头缩回,又迅速瞥了我一眼。
我惊讶!那是一双大大的
能让整条街回头的眸子
却像小偷躲闪着路人的眼神
 
墙外那排大椰王婷婷玉立
小花小草们沾露含珠应和着春天
云儿洁白得像糖一样甜
啾啾飞过的鸟鸣带出的音讯
如打水漂的石子跳跃几下沉入湖底
少女愁苦又徨恐的眼神
射碎正月初一晨早的阳光,我的脸。
 
关在里面的是她父亲?
同比心隐隐作痛,右手紧按住胸口
一路上小心翼翼躲闪如老虎般
扑来的车,不时闪现女儿的眼神
 
 
8、误诊
 
我们先是聊着一起去草原的事
他突然说脑子长了东西
已几天不睡,不敢告诉老婆
说还有很多好事在等着他
唠唠叨叨就是舍不得这辈子的艳福
不想死
 
一餐能喝半斤的人没见几天
怎么一下子说病就病了?
虽然他很少正经过,但事关身体
也要安慰他
不会吧,CT是怎么说的?”
 
他说他脑子里突然长出
假如娶回林XX
以后和她出去玩就不用导航了
这个想法
 
我能想象出电话那头他诡秘的笑
又给他耍了一把
人心难测啊,对真病人医生都有误诊
人世间真不知道什么时候遇到笑话
 
 
9、命和我
 
我与命
相互依靠,在人间行走
现在,已白头到老了
 

给我充足的阳光和空气
我向汗水要出果实
在撞撞跌跌中长出翅膀
不负时代不负命
 

有时也埋着坑
人生几何有时就解不开
我分不清——走出考场的
究竟是我?还是命
 

在立交桥下
会遇到掐指计算的人
但我绝不会把命交给瞎子
横财色欲流过几趟钟声
我都不会为了什么
与命相拚
 
俯瞰大地,万家灯火
我和命都在飞机上
平安着陆,才一起回家
吃饭睡觉
 
 
10、在云端
 
飞机在高空飞
邻坐的咳嗽和我的恐高症也在飞
云海里的气流
突然把飞机像船一样漂移起来
在波浪间起伏
 
这时的飞机更像簸箕
我有中年的战栗、中年的小性子
一些有负亲人的愧疚
人生那么多的缺憾
像空瘪的谷子被筛抖出来
 
好在飞机把云层咬出一个窟窿
稳稳地降落深圳
只是,内心里的几粒瘪谷
让我至今还常常不安
 
 
11、融雪的春光
           ——见S瘦身后而作
 
瘦去的就如麦地里的积雪
摁不住的是你的内心,融雪的春光
麦苗,又啄破季节,盈盈扬绿
探头回望过去的春天
泄露的是藏埋深处的燃烧
 
你点燃的香烟默默地
灯光下,向窗外袅绕
随之撩动的是越攀越高的心
就算越扎越高的篱墙
也围不住,它对那片春光的向往
 
酒红色的光线下,消瘦下来的脸庞
妩媚如酒,又如山谷的晨风送来
一片片幽香
芳香四溢的高脚杯盛满冬的火焰
狩猎雪后又一个夏的躁动
 
瘦去的就如麦地里的积雪
摁不住的春心
正准备抽穗扬花
 
 
12、黄崖洞的黄野菊
 
黄崖洞石壁上一丛丛小菊花
迎着晨风
向秋天发表它的花语
鹅黄的小瓣
······细绒绒,暖暖的
把山谷的阳光镀上淡淡的菊香
 
当年的八路军
在这里做殊死的战斗
渴了困了就咀嚼野菊花
把骨头炼铸成子弹
 
几十年过去了
黄崖洞的风已吹散了硝烟
在这寂静的山谷
叩拜巍巍群山
一块块虎踞崖壁的峭石
仍像战士当年战斗的姿态
那静静开放的小菊花
啜饮着战地血汁,迎着和平的
晨风,我想是烈士慰藉的
含笑
 
 
13、情况就是这个情况
 
从保险推销员变成全职妈妈
把女儿带大有功劳也有苦劳
没有比母爱更无私的叙事了
包括动物、甚至植物
生命界舐犊舍己的本能是生命的品质
她更是。孩子从呱呱落地
 
到婷婷玉立,孩子成长的历史
就是她奋斗的历史。
孩子有哭有笑有香有脏的时候
而她只有当一位妈妈的快乐
晒到朋友圈中孩子的照片
是花朵一样的可爱,少见乌糟邋遢的
使人想到历史和小姑娘那句名言
 
 
14、神明的眼睛
 
三尺之上有神明
这神明是家里的先人?
佛祖?上帝?
他们用什么看人间
是忽明忽暗的月光?或者雷电
 
曾听过大人评判村里的一件事
说那些人要遭雷劈
其中有一位是小芳的父亲
很长一段时间不敢从她家门前走过
一打雷就担心她家的屋顶会如何
 
不久,村里却有一个大好人遭遇不幸
他是生产队长,冒着雷雨去巡田
竟被雷公害了
全村人的泪水都止不住
骂神明不长眼
 
后来,人世间因因果果的事情看多了
感觉神明只是有看走眼的时候
它的眼睛就长在人的良心里
雷电和月光只是它的脸色
 
 
15、位置与自嘲
 
有时看到太阳落到海里
有时看到太阳落到山崖里
是太阳走错了回家的路
还是自己站错了位置
 
如此场景
如此天大的玩笑
真让我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
在我尚未弄清我在何处时
请你不要说
你看见了我
 
 
16、我是一首乡土诗
 
我是迈特村田野上的一粒种子
生长在岁月的阳光和风雨中
我时常噙含风霜弯向土地
也仰望星空
长成现在的样子
 
迈特村的土地收获了稻谷和闪电
我手中一直擎着迈特村的灯盏
 
 
17、染夜
 
四点就亮了,东北的夜
太短。不够睡一觉
 
躺着不起来,就不算结束
人生像断桥,会突然没有前方
多少悲喜,需要做梦
 
一节黑,一节白的夜
是人到中年的头发
它白了
我要用多少吨鲜红的思念
才能染回那个夜晚
 
 
18、小的是美好的
 
伟大是一个饱受膜拜的词
我摸不到它的边
摸不到它们温暖的细节
这些冠冕堂皇的事物
存在看不见的黑洞
在这生生息息的轮回中
我可被妈妈告知
蚂蚁虽小如尘埃
却也有四处闯荡的梦想
蝴蝶因为轻
飞得像一朵蒲公英
落在地上也是一粒种子
小的是美好的
妈妈的话也是小的  
 
 
19、我站在镜子外
 
我站在镜子外
脸却跑进镜子里
它只是其中的一张面孔
只是某个时刻的表情
有时候我虚构自己
镜子也照得到
有时候我仔细地端详
指认自己的幅度
突然会有几滴冷水溅来
镜子里的脸
一下子就离开了我
 
 
20、纠缠
 
当我心动的时候
风,从窗外进来拢了拢我的头发
 
当我抬头的时候
你正向左边挪了半个身子
投去的目光被悬在右边
 
在我犹豫如何安放这踩空的心跳
墙上的时针恰从五十九分跳到零点
结束?或是新的开始
 
凌晨的夜异常的窘迫
你起身关掉最后的灯盏
我却打开了电视
全球首颗量子卫星
正从酒泉飞向深空
我们同时获悉
人类有如获得灵魂和时间的灯塔
一切纠缠都将痛在两边
 
当我想你的时候
风从窗外进来,缠了缠你的头发
我走到床前
转身离开了量子纠缠的播报
顺势把那一米目光
精准地穿上了那一身衣裳 
 
简介
马兴,原名陈马兴,广东湛江人,金融财务硕士研究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龙华区作协副主席、深圳市179永盛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作品连年入选《中国年度诗歌》等多种选本,以及在《诗刊》《读者》《海外文摘》《诗探索》《文艺报》《海燕》《绿风》《作品》《诗歌月刊》《中国诗人》《鸭绿江》《芒种》《诗潮》《城市地理》《猛犸象》等报刊发表。著有诗集《迈特村·1961》《敲门》等四部。曾两次获春泥诗歌奖提名奖、海燕诗歌奖、首届浪漫海岸杯·国际华文爱情诗大赛优秀奖、2020年华语诗歌实力诗人奖、2020中诗网十大诗人奖、“新余工小美杯”全国新农村主题诗歌大赛优秀奖、首届“海岸线诗歌奖”三等奖等。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2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