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故乡老院,在零下……(组诗)

2019-02-25 作者:李正品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写在前边:空荡连接着空荡,坍塌连接着坍塌,瓦砾连接着瓦砾……我的故乡故园在寒风中哆嗦,气温在零度以下……

1、故乡老院,在零下……
 
没有灶堂没有炊烟没有气息
苍老的小院零下十度
失去土地的故乡喘息在苍天之下
子无教者病无医者老无养者
粮需要买菜需要买水需要买电需要买
存活也需要购买
无钱,无力挣钱,无处来钱
流浪怀揣寥寥的补偿上路
一眼回望,留给
年迈的父母,幼小的孩子。
把余生把命,交给一座城市
 
眷顾的灯火照亮高楼的身影
山沟依旧黑暗一片
宽敞马路的恩赐没有来不会来
小路蜿蜒通向困顿
冰封的故乡故土
零下十度
冻僵所有情感的关爱
老院无处安身无路可走无处可逃
 
继续卖地吧,
用狂热,幻想馅饼
有一天飘向自己
老院前有乘凉的树荫
老房后有恬静池塘
高高低低的篱笆
围一片古朴
让唐砖宋瓦明清旧居
舟船古渡
停顿狂热,等一等灵魂
再次,属于乡野回归乡野
甜静的伊洛河
不再为明天的流浪送行。
 
老院没有星光没有月光
固守在零下十度
黎明前的黑暗
充斥每一角落的苦难深重
窑洞坍塌了,瓦屋砸掉一角
门窗挣扎于希望和绝望之间
老树仍顽强站立看
引领一丁点觉醒
让领跑的脚步
在静夜时分开门
看天空的浩淼
书写多少深遂
把高贵的灵魂迎接回家
热烈拥抱亘古
用这山这水的信念
堵塞所有的道路
我,生于斯长于斯属于斯
任何扭曲不能阻档
田野之花的尽情释放

2、睁一只眼睛瞧瞧你那啥模样
 
在属于你的空间
南方红叶替代北方垂柳的浓阴
木棉搬家来到豫西
倒影着东去的水流
浓香的米酒
放倒男子汉般挺立的白杨
梧桐树哭泣着上路
白色的栀子花用艳丽清扫着
一地紫色的喇叭
草地从海边移植到路旁
整整齐齐列队
欢呼新时代降临山村
 
钱,大把大把的扔在空中
灯饰亮的乡野眼睛眨巴
座座红彤彤的彩标光芒四射
花坛不能入睡了
一茬茬名贵树种比肩接踵
康庄大道劈开巍巍的北邙
山尖的囚夏台滚入了黄河
层层扬起的波纹
欢呼美丽的乡村
 
这里已无土地耕种了
廉价的收获榨干所有的投入
汗水业已熬尽
虔诚的固守今天败下阵来
拉扯一批批的孩童从山沟纷纷逃离
互联网在破败的居所游荡
学校已无生源
卫生所也无病号
新盖的读书室敞开大门
聆听脚步能打破时光的静寂
 
没有生机的一地繁花
映衬山沟辉煌的废墟
伊洛河默不作声
眯着一只眼睛
打量美化绿化和亮化的演出
何日谢幕
 

3、支离破碎的点点红色
  
把春天红遍夏天红遍秋天红遍
雪来了,肆虐的脚步仍匆匆赶来
用专用的印戳去盖枝杈的赤裸
让色彩告知天下
风走了树叶走了天地的绿色走了
瞳孔的门只要开着,存活必须由我支配
谁也别想逃离
 
长堤走了河湾走了池塘走了
月下捉鱼沙滩拾蟹河岸挖泥鳅淤泥采莲藕
一起,藏进记忆的深处
垂柳连根拔起,寸草不生的山梁
没有羊群的叫声
山,披着夕阳的红色
水,倒影着霞光的红色
路上耸立着红色的标牌
沟沟岔岔插满红色的旌旗
场院是红色地毯
窑洞放射着红色光芒
一个天空充满红色的气息
吃的用的穿的都是红色
你的血,是红色
骨骼,由红色环绕
红色的神经簇拥着红色血管
你得命,也应属于红色
 
你的脑壳你的思想逃生去吧
苟且一息尚存
填一张保证书,为来生做出承诺
麻醉日月麻醉山水麻醉艰难的存活
让忧虑支离破碎
跌跌撞撞
撕拽寥寥的独立和任性


4、你的草地你的河
 
写一首赞美给黑色
唱一曲颂歌表达洁白的钟情
驯服温情还有温顺
不能阻挡沙丘的肆虐
赖以温饱的草地在退却
肚子的干瘪只是时间的早晚
 
不要寄予匝地的绿柳
长堤不复存在
宽敞坚硬的水泥路面
敲击着你的四蹄
大山劈开了,汽车昂首挺胸
高喝一声
我来了
诸神退位
 
小道蜿蜒已属于梦幻
没有山坡,想象不能发挥
失去的灵感
去寻找能充饥的野草
美化用南方的草坪留下目光
填饱饥肠辘辘
能喝的水没有了
伊洛河陷进了谷底
开挖一个池塘,吸千米深水
铺展一片波涛
描述伊洛河晃动的腰肢
人造景观太渺小了
堆一堆黄土吧
摆一溜青石板,走到高处
让子孙理解九曲回肠
 
黑色是你的白色也是你的
你的草地你的河
支撑着伊洛河的瘦弱
开发者的选项驱赶着最后一片厚土
金钱和欲望冲杀而来
生命落荒而去
江山与我无关,来世关我何事
黑白结构的肉体啊
一刀下去
仍有红色液体奔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