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火奴鲁鲁

2020-05-12 作者:顾艳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著名作家、诗人顾艳长诗作品选。载台湾《秋水》诗刊。
四月的夏威夷
 
四月来到夏威夷
海滨度假的人们踏上归程
天空出现倦意
 
四月来到夏威夷
盛开的彩虹花中  有人
在公园长椅中悲伤地读着什么
也有人  在无人的街头
踩着狗屎
 
我在一个雨天的黎明  被
贝多芬的《命运》震颤
去东亚系注册
在骤起的海风中
发一封永不到达的信
 
四月来到夏威夷
有人在心里描绘另一种旅程
有人无端端地想哭
有人在同一家酒吧
等待奇迹
 
我和春天一起启程
从旧金山渡过海峡
因为大地的空荡  也因为
夏威夷那支令人不忍离去的吉它曲
——使我成为四月最后的失眠者
 
于是我们漫步在海边
大海在我身体里下雨
 
四月

你静谧安详的阳光
以海深蓝的颜色
照耀,我翘首你整个世界
一点热血在体内奔腾
 
你的仙岛,满山遍野的彩虹花
有鸟儿动人的啼叫
穿过一次又一次美丽的历险
 
我看见,你饱满的眼睛
坚贞不屈的牙齿
把花马弯反复咀嚼
 
四月,我的颜色流入你的眸子
时间在椰子林中辉映
红玫瑰以刺、以如血如死的爱
在我臂弯开放
 
外奇奇海滩

我们从钻石山起程
海滩两公里延伸  那些
穿比坚尼泳装的女人
成为一道风景
 
从街上步入海滩
我身着夏威夷别致的穆穆装
你看我像不像——
土著波利尼西亚女人?
 
凭临海风是我的心愿
一个白人抱着冲浪板
与我擦肩而过
巨大的波涛一浪一浪汹涌而来
我看见他跳入海中逆浪前进
跪下、起立,再跪下、再起立
这是力量与美的水上运动
海滩,由此魅力十足
 
卡哈拉-希尔顿的早晨

我们依窗而坐
慢慢啜饮黑咖啡
远处,一排玻璃杯熠熠生辉
马勒的第二交响曲轻轻回荡
 
咖啡与真理
我们永远叙述不完的话题
只是晦涩的词藻
在空气中滚动,像潮湿的海浪
进攻的命令
男人看不见的武器
令我生畏
 
接着是沉默
我一再思索  低头啜饮咖啡
你说:谈谈爱情吧
爱情、爱情
在我心窝窝里仍下谶语
 
珍珠港

你震惊世界的历史
无声地说话
人类面对你
只有冥思探究内心的感受
 
我看见那只已沉的军舰
露出亚利山那号烟囱
海浪正在为它唱着挽歌
围着溺死者的亡灵舞蹈
 
一只鸟儿在南太平洋天空
骄傲地逆向飞行
风中的椰子树,使它下行的线 
粗犷而柔和,充满诱惑
 
我知道那是唯一神圣的方式
它盘旋于烟囱旁
烟囱在阳光的映照下
一些机油仍沁出水面
折射出缤纷的色彩
 
爱情曲

海边春日
火奴鲁鲁的时间在枝头辉映
远离尘嚣的颜色
在风中开出足够的花
 
宽阔的草坪
你恋爱的心是多么安宁
尽管海潮进退起落
你的爱情
因痛苦而变得有深度
 
寂静的街道
我写作的心是多么安宁
往事蜂拥而至
蛰痛我的白天与黑夜
我的爱情
要我付出代价
才能像头顶的白云
博大  包容
具有生命的深刻与辽阔
 
红玫瑰

在鲜花盛开的四月
我迈着酒意中跄踉的舞步
凭栏远眺
海面早已抹上了五彩沧桑
我不知道如何言语
泪从心底涌出
难耐的心的孤寂呵
又有谁知我、怜我?
 
云朵在花开花落间悠悠游荡
我看见你忽然从海上从空中走来
爱之船里载满红玫瑰
它盛开在尘封已久的衣衫里
我的爱人哪!
你醉人的脚步轻轻,轻轻……
 
醉酒

你以法国葡萄酒醉你的灵魂
解剖心的黄昏
我用夜雾一样缭绕的柔情
装点为你的风景
 
当我们咀嚼着漫漫长夜
其他的滋味便不是滋味
我深深读你曾经流浪的眼睛
是怎样触碰那隐隐作痛的伤口
 
你是骆驼

你是骆驼
在沙漠中迈着坚定的步伐
让情感放逐
疲倦的爱
一次又一次像甘泉滋润心田
 
可生命是浑然的未知
有谁懂你
童心未眠的那一颗孤独的心
几多苦涩,几多苍凉
你用笔在血液里
画着情愁
 
黄昏的风卷起沙粒
你听见远处叮当作响的驼铃
是嵇康忧患的酒魂么?
你不知道这如梦的日子
是否刻骨铭心
 
呵,你是骆驼
你跋涉着越过高山、荒原和大地……
 
港口

日月风霜
小码头你活得很累
我无法对你说什么
小码头
海是你的母亲
她教会你怎样把忧愁
沿着脊椎滑落
 
夕阳已归
晚风凄凄时
小码头
浪是你的父亲
他教会你空空的行囊
怎样度过黑暗
 
只要有你

海边款款奇谈
撩拨透明纱窗内一盏如豆的灯火
美丽童话
只要有你猎人的枪声
哪怕是一片空茫白雾
我们就不会错过昨日又错过今朝
呵!只要我们纵情活着
任火焰翻飞升腾
即使未来天涯海角
日薄西山
曾经辉煌过的岁月
在生命的沧桑中
依然是一杯最珍贵的美酒
 
仙岛的夜

仙岛的夜
当黑暗萦绕在古老的梦里
我听见风在疾驰中哭泣
一段如浪的快板
如贝多芬的旋律——命运
弹奏着我们
 
我们都要急着远征
在灯光不再闪烁的地方
一种无法抵挡的心的疼痛呵
泪慢慢地流下来
 
仙岛的夜
当黑暗中的雨水占据了我的躯体
生命的渴求到底还有多少?
 
时光的车轮
在汪洋中滚滚向前
我的爱人哪,其实空也是财富
不管今夕何夕
我们都是寂寞岁月里的两只孤鸿
唯一的慰藉
是自己踽踽独行的足音
 
      1997年5月写于夏威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