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人类幻想(长诗)

2020-04-11 作者:顾偕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著名诗人顾偕三十年前经典纯诗重读 。此作刊于大型文学双月刊《花城》杂志1993年第四期 。



 

你无法将热烈滋生的渴望

永久置于沉默

当大海的独白

又一次失去理智般

为生命滔滔雄辩

荒芜不语的山峦

顿时激发

带有沉思的芬芳

也许在那最美的第一个春天

我们已像怀抱的树桩

无力再奢侈的生长

和平的天空随意舒卷

你的心飞离孤独

前所未有的自由

在你眼里宣誓

在你情欲奔放的丰厚的形体

百啭二月的流莺

史前蕴藏的梦想

此时不规则地围拢

天真作响的篝火

那早已于森林盘算好的

无言的向往

蓦然矗立

终于拔木穿崖

试着走出长满宿命的

源头

 

                                     二

寒冬覆盖大地

灼热奴役所有的呼吸

你心灵无忧

任凭尘灰漠然与不尽的死亡

朝夕相遇

怅然啜饮完深涧的碧意

你让惑乱的影子

继续划分新的陌生

雪山下的世纪仍在蠕动

教人说谎的蛇

摒弃黑夜

以绝不战栗的低声

急促传授清晨的阴谋

四面都有等待

纷纷沓沓的脚步

都有对自己或一个种族的期许

硕大的珠在蚌内

隐蔽它的财富

紧敛闪露

为的是更恰当地制止

有人庄严地举起贪婪

道路沉睡千年

许多潜生的幸福

被执著的头盔

挡不住是非的断墙虐杀

祖先的记忆熔铸成一只

文明的花瓶

那插着束束疲惫梦魂的颜色

幽怨交错

永远让醒来的英雄无以诉说

历来的先知

都被寂寞囚禁

原始的狡猾总爱提盏灯

让人们看着续写历史

 

                                      三

一切都千真万确

最完整的是你

从不固定而又简单的消亡

纵然人类旅途

依旧朦胧和怠倦

可你的心装着四季的云光

静静地一直在熙攘中

独自问候

的确,这是一种死亡的程序

当我们共同把理智

全部沉淀在黑暗时分

生命便于

那场不能祛除的惊喜中

悄悄变形

然而微风使你孤独

夹在岩石深层的美

使你面对平静

不断丰富自己的恐惧

背离之血清澈如水

赤裸的组合

迷误在无端蛊惑的苹果树下

亘古以来你用呓语

和大自然交谈

在反抗温暖的问题上

积累了

很多种子

而今,我们的平原

早巳像我们多纹的脸

遗留平原的故事

总在失眠中喘息

如果这个世界还有鼾声

成熟,就永远犹如

相隔重山

叛逆者的忧伤

被他那信仰的空气吹散

所有忠实于一个角度的力量

于是展开了花朵的战争

人们在冲动时

关不紧门窗

望着似墙灰一样剥落的经验

暗自怀疑起信任

 

                                      四

黎明,拉开的黎明的帷幕

总显得空白

光滑的皮肤

夜间偷偷起皱

你欠身坐定餐桌的那一刻

满腹汹涌的梦幻

立即化为装饰

如同枯萎的枝桠

再不想飘动金黄的柔情

在这早晨八九点钟

属于你的既不是灿烂的阳光

也不是泪水的祝福

任何一个过去的时代

均以最初坚忍的难产

呼唤着你折磨着你

把你从幽闭的房内

引向书中详细描绘了几次的

崎岖  平凡的大街

我们生前拥抱过的日子

这时正在高塔

凝结起伏的预言

而不能抛弃的肉体

始终要以真诚

焦虑地举步

无论骗子还是善良的沉睡者

他们亢奋的脉搏

都惧怕有朝一日

自己真的具备嘹亮的信念

坚实的,永远是你那

美妙的朗诵

在我们所苦心发明的艺术里

残酷,一直是幅

十分难解而又生怕丢失的

杰作

谁愿不安地在这杰作前徘徊

谁就会于尴尬中

无处归依

五千年锈绿的洪钟

收容八方的喧响

所有蓝色的头颅在钟底

颤颤垂下

并以活墓碑的姿态告诉来者

我们不甘这样结束

你必须替我们

   ——拯教这微弱的本质

 

                                五

于是目光沉静

彩色玻璃窗下的座旁

信徒纷纷按住自己衣袋

不散的烟雾

改变初衷

在决定人类是否还要启示时

崇高刹然忧愁

每一秒钟的肃穆

都使希望迅速缩小

扑面而来的是温驯的思想

是断了一只翅膀

仍还衔着使命的鸽子

 

我每晚在没文字的空页

目睹到这些回忆

那辽远无光的星际

不止一次使我喉管感到一种

缺氧的呆滞和匆促

欲念像满头浓黑的长发

它们在

根本失去了方向的邀游中

陆续脱落

你想象不出这种遗忘的离别

在你看见我

亲切守着宣告的阴凉午夜

你精神的同胞  —— 我

已走出了尽是蛙鼓的

池塘

他的行踪从此不返

膜拜的行列

即使一生披满秋霜

也将从容地

承受期待

 

别把你的歌声

带往随时会爆裂的火山口

不要像参天老树

那样兀立

或长久深沉地注视

虽说新生的婴儿

忘了注定的啼哭

但这不是绝望

你的命名不日将使他

更加懂得什么才算欢乐

什么才叫

永恒

 

                                    六

会有人说

我们绕着世界窃窃私语

不过就像总想跳跃的

成年的松鼠

是的,历史早已疲惫

一切收获

正长着青苔

同行的燕子慢慢厌恶起誓约

软藤缠住的憧憬

鲁莽地烂漫

被潮水追寻的玫瑰

昏迷在海底

人类的凯歌,一度

仅仅录有他自己赞美的奇迹

那里没有时间

没有痴情的证明

你的等候能让各种酒瓶倾空

焚尽渴望

依旧不及苍鹰

甚至无法使思维

再次于矫捷的回旋中

拍去理想的畏怯

识得误区

 

然而我们仍在不同的季节

和末日保持

生疏的距离

也许在彼此说不出

究竟什么是黯淡的那天那晚

缺钙的双腿

又会无聊地去品味

能呵责众人的传统

水手从巨鲸的喷射

看到与腐臭截然相反的存在

一个不再想要爱情的城市

哲学成了负担

可你的年龄

没在认识中衰老

那压抑的飞翔

越过了心曲永不冻结的

波涛

纵然重新栖息的

可能还是

狭隘的绿洲

 

                                     七

名字并不重要

它会是

一次很大的偶然性中

必然的桎梏

神话,向来没使

干涸的运河循环过生机

我们的天堂

在打碎的镜里

而你要的答案

在动植物化石前

赫然渺小

那巨大的时间反差

足以让保守的对称

在温室

找不到意识

找不到电闪的行程

诞生于童话的孩子

他们的位置恰处

蜿蜒扭动的阵营的残骸

透过当天报纸的通栏标题

你将感触

新闻的呐喊多么失态

多么地令消防车

赶不到失火的地点

在遗址发表的

进化演说

应面对瞄准的枪口

时刻防备专横的手给生命

打上句号

 

这当然是理性的悲剧

是两种顽强

都不愿在网罗妥协的

相互征服

数万年来平庸总是死死咬住

那终身只能摘下一颗的蜜桃

你为连根伐除

付出整个生活

 

                                    八

可是,神秘的讯号

正以我们不懂的波长

发射震动

地心逐渐倾斜

迹象敏感,绿茵场的蚁群

遭到空前袭击

荒唐的宗教被迫中断

形式静止于无底的陷阱

金属在刺激后失控

图片的不解之谜

频繁复活

影响四处自满的榜样

我们在所谓上帝圈定的范围

并肩携手

无奈于灾变

碰撞毫不留情

摧毁着

感觉

而你还在为睡眠太少

连连困惑

在为廉价的喜悦不够延长

埋怨着流水

窒息的千军万马

即将于理由充足的奉献时

堆就层层垃圾

音乐从此不醒

人类的道德仍不忘指手划脚

疯狂的哄笑间

操纵杆失灵

 

计谋毕竟是计谋

它可以使那天空的悠扬

变成铁鸟

可以让相互熟悉的面孔

一夜年迈或为苍蝇

也许,正因为

有太多太多的宽容

才有今天

太多的不幸

 

我不知道

该用什么说服你

这就像发光的宝石

始终不会在你嘴边变得温暖

忽视,确实犹如席卷的瘟疫

哪怕在各种医疗器具

霸占的广场

拯教麻木的毒性

照样会起作用

 

你的意想不到

已使创建的无知

长期被浑沌抚养的子孙

突然领悟

做人,不过是种假设

而那人的真理

也一直在权力的赌棍们

幸运的掌心

多少年多少年

人类纯洁的幻想

竟为一场闹剧的

筹码

 

                                      九

朴实的遗训被封锁

猫的胡须

仍保留着竞技的依恋

语言总在一个高度怀旧

仿佛昼夜弹奏

会无所不在

生存,曾是一场

规模浩大的祭祀

解剖刀的中心

每次划向

慷慨的智慧

因为你笃信顺从是一种

众生的习惯

参与习惯

你难以再像瀑布那样

独白

 

我的言辞

早该似大堤般崩溃

身前身后的平衡叫嚷

已使人类自囚于连绵的沼泽

未来的幻想,无法

轻盈地翔舞

但这绝不是扼杀的借口

拓荒既有开始

沉沉的希望

就有完成

我们的夙愿不是在死海

张皇地各自航去

在你招手需要回应

已有许多眼睛

放弃了自己

 

                                  十

羞愧是思索的本色

轮廓无须解释

来不及揭示

并非缺乏热情

只要不是晨钟暮鼓

众神也愿

走出单调森森的庙字

我们的灵魂,会在

沟壑与沟壑间显现魅力

任何私心将于这一刻

永久地挂在

明亮的枝头

紧靠疏导,泛滥的鲨鱼

自沉

漩涡

请不要为你

没见过的星群晕眩

新大陆可以放任

一切先进的妒忌

却不欢迎忏悔

人类的传说

以往有太多的痛苦和诅咒

挤成一堆,如

牛羊相偎于伤心的交流

如鹦鹉幽默地嘲弄主人

饥饿的诗行

怎能

一如古昔

 

我,荣幸地看着你

不再钻营

应景的警句

在只有与沉默相对的沙滩

在彗星点破祖辈

熟练运用笨拙的那晚

你把灵感

统统写进了

千载不变的—— 不满

 

                                  十一

哦,标志着

我们是人类的旗帜

在超越于意志的空间

那真挚的规律

多么迟钝

当文明的花环发出新绿

温度计踌躇地支撑

冰箱以外的肌肉

猎人的后裔,还在

沸腾的立交桥下

尝试洞察峡谷的水平

 

你在一个不知名的边緣

仍抽着烟斗

关节暴动

使得感情在速度中消逝殆尽

拒绝交易的铁链暗暗绷断

装满点评的行囊

闭眼掷进银行的死期

不少伙伴,跟着

从弥漫着运气的值班室

走出

在一座没有根的摩天楼顶

粗犷而又素雅的

冷冻胚胎,独自

用力掀开透明的防菌罩子

这由深刻所孕育的

新一代人种

心电图

不再怕有不安全的分析

盘踞

他在我们长久地簇拥下

不明白微笑

 

      1990年4月17日脱稿于湖南湘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