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日常状态(长诗)

2020-04-10 作者:顾偕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著名诗人顾偕三十年前经典纯诗重读。此作首发《芙蓉》杂志1992年第六期,1993年被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专家选本收入。





当梦从深渊爬出

立即被

数不尽的假象遮盖

新的一天不比往常奇特

纵然热情云游

许多细胞

仍在无奈的昨日安眠

妩媚的鸟声明朗地

倾覆于窗

墙上的肖像又一次相遇

晃动如初的

不死的世界

我们活着

成了身边环境的合影

是梦想一直在追寻

先人迷失的那惊恐的一切

终止这块土地盛大神话的

绝非是潜藏

深海的叛乱

为点燃亘古常明的蜡烛

你和我在火种没找到前

都过早汇人了

涟漪着孤寂的碧色

 

                             二

父辈的复制品

总不安囿于一室

走向朦胧阳光的肩膀

从此不再松软

选择犹如落日温差

你永远无法凝固

离你最近的欲想占有一生的

那种诱感

大提琴般的心弦

扬起的骚动

无时无刻不在跌宕

子虚乌有

今晚停电

我们很愿同周围静物

一样地愣愣无语

但有只躲了好久的蝙蝠

突然拂面拂耳

由此使你我于夜彻悟

那所谓适者生存的深刻

 

                              三

岁月这一词是温馨的

然而欢歌却不能

全凭感觉

有时灵魂要靠杯酒

让上帝和魔鬼估价

可亲切的聚会

竟使大家冷不防觉得

我们的团结

有时一致得颇似羊群

那条汪洋中的小船

在嶙峋陡峭的生活两岸启航

击打着

贝多芬最敏感的神经

永世不得停泊

也永未在触礁后搁浅

在所有低垂的祝福中

我们毕竟逃不脱衰老

及从不敢想的来世

唯不褪色的

是那

滴人一泻千里的眼泪

 

                             四

多少个春天过去了

欲望已成了

无人照看的野蜂

它们在浪迹天涯时

企图窥视圣人的隐秘

乃至殉难者的壮丽的原由

放弃灿烂星光的蟑螂

游弋各个角落

忙碌仅仅是为了清点

餐桌留下了什么

正如理想的大树

那深陷交错的根早已失踪

而谁再说看见了

不朽的绿色

悲剧就会伴随谁的生命

一起疯狂的蔓延

音乐会

把人类的幼稚

推入了高潮

蝴蝶的姿态并不轻悠

除非花,我们都远不能领会

那种随时会被牢嵌标本的

颠簸

当冰川化水面来

几世纪的沉默

必将把任何

我们习惯的大小舞台

改变为再度茂绿的

诚实的平原

 

                            五

哦,期待

一个个关于期待的传说

就像狼的眼睛

也许直到今天

对那些诞生

仍使我们茫乎不解

出入锁孔的钥匙

不反常规地被手琢磨

相异的齿犹如密码

每一情欲都不愿在

甜蜜的黑暗公开

发明,掩盖了我们的弱点

被注目已久的裸体

否定了神的戒律

人类的初衷是顽强的生育

只是显示的路愈发狭窄

这才引出了

平庸的挑战

伤口漫溢的鲜血

化成一根长长的鞭子

它使我们在维护

那个始终兑现不了的诺言时

终生含笑地抽打自己

无数次,无数次深夜

躺下的头颅依然似雕像般严肃

因为睡去的全部意义

就在于你已忘却

那变形的废墟

和站满祖先精灵的城墙

整晚在我们的印象中

忧郁地庄严着

使诗的悸动受到约束

使语言不能真正宣扬自由

当一个时代

被干瘪的谎言所陶醉

我们带上了面具

你我都在互视的辉煌中

痛苦地装饰自己

 

                            六

没有意外

永远不会有意外

孤独是人类的宿命

在襁褓时

母亲就把这一真理

残酷地传授给她的儿子

生命不是一次愉快的旅行

烟的尼古丁会向你证实

每个你想得到的细节

尽管麻木的风车

不是我们的日常状态

但心已被长年静止的景致

响亮的绑缚

以至漆上一道美好的困扰

难辨东西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蜃楼的答案不止一次

轻易地瞒过

急躁的人们

 

                             七


可能你还会说

智慧会发芽

四季的颜色会使记忆

返老还童

但晚来的摇滚

毕竟拖沓着一无所有

迷惘的开端和遥远的结局

依旧无法预测

此起彼伏的空白

与挽留不住的年龄

正逼着并非浑然无觉的思想

交出一切

这个星球还很无知

是我们的末日衬托着它

仰望起免于消逝的去路

欢乐的仪式

在寒光闪闪的地基

列队而行

思维历尽劫数

超越只是在相对经验中

炫耀偶尔不足的成功

因为我们胸前

至今挡着许多看不见的世纪

迷途的认识

或许又会使你我像候鸟

淹没于众多

返回的起点

但某一天不尽的日全蚀

定能让我们在漫长的阴影中

真实地成熟

那时,炽热的太阳

将为人类的后代陌生

共同的心胸必储满

未来的光源

而不再是如雷的

历史铜钟

 

  1989年7月27日深夜稿于湖南湘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