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没有遗忘可以告诉来者

2021-05-14 作者:顾偕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评论家顾偕诗歌作品选。

就这样,事物在翻天覆地中
重又上岸
生长犹在混沌尘土里
听到了芳香的钟声
历史同时也兴奋地穿行而来
腐烂于记忆的视野
又开始生机勃勃
就这样远去的苍凉景色
重回模糊的抵达
世界在沉默间依旧环绕着血腥
梦想不过是高空中
再也难以涌现的峡谷
痛苦充盈着大地
惟有艺术总在漆黑的征程
发出高昂而善良的声响
就这样你依然被悲呜和宽容包围
灰烬的火花落满希望的容颜
故事不能挥动道路
星光又将一千年剥离
寂静是永恒的喧响
但人声却是
生锈的齿轮

没谁愿意坠落时就放弃舒展
没谁不会把零星光泽
继续当作漫天的火焰
未来永远是空旷的
山高逃避不了清澈的流云
明天总有更多的追随
枝叶在阳光下无知地散开
死去的冰冷,总是湿润地
想着会有更多意义的
那些岁月
我要怎样总结一生的广阔中
有多少不是闪电的冲突
炽热究竟有多少知觉
可以拍打价值
心中的囯度,最终会不会
也是一场欢乐的坟墓
谁的遗产能让我在尊敬中毫无疑问
谁的眼泪可以终止一切疲惫的前进
甜蜜照旧掠夺成性
荒芜一直神采奕奕
在飞越着教堂

黎明丝毫不曾正确或错误地
取代过什么
不幸依然可以在白昼
拥有各种战胜光明的力量
不要说黑暗的辉煌
尚未彻底全部的显露出来
我已看到了大地甚至空气
不停地在为灾难让路
平衡已再难找到更多的绷带
拒绝于物质上
正顷覆般地蔓延开来
总是离别的宿命在触碰人性深处
总有不愿回头的盲目
仍还沉浸于平庸的战歌
荒诞的气息始终一成不变
我们多少个世纪聚集在海水周围
时间好奇人类封锁中的耐心
时间只能让孤独的我们
在无边无尽的虚妄中
不知末日地继续洋洋自得
远行未必就能找到真理
利益又将唤来
明亮的沉睡

没有遗忘可以告诉来者
你没有习惯,从此
不再将任何沧桑收留
深䆳是如何一种更深刻的名词
会形容出我们多少精致的堕落
我的眼睛在沉闷中破碎了
为你再度相信什么的到来
却能在黑夜重新萌生出
灵魂的火光
听一听那脚步,还能
回荡起哪种信念的象征吧
战士一样需要更优美的舞蹈
来展示飘摇中的决心
来挥舞幻想里
御风而过撕裂的旗帜
我要告诉你千里之外,可能
仍是一片
难逃的昏暗与腐烂的降临
不一定通过战争
就能分配到恶梦
也不一定见到魔鬼
便再也盼望不到
表情冷酷的天使
如果微笑真有必要完成
它内心期望的那么一点儿喜悦
我更想所有的果实就此都能拉开
一段确实成熟的距离
让庄严踏遍人类未来的天空
让一切悲哀的重量
不再重复出现于
所有通俗的平原
并且爱情富有更丰富的使命
并且人与自然,能够
骤然展现
永远和平的共舞

这些都是你必须记住的
生命的往事
也都曾是我们
在所谓流血的创造中
保存在阴影中的胜利的藏品
正像颤抖的美酒
到了身心是多么虚空
而波涛依旧在引诱着远航
遥不可及仍然是
无数个神秘的夜晚
我还是要问候你的勇气
能把生活再度看作是富饶的梦乡
仿佛伤痛从未构成过什么日子
系统的黑暗与问题
尤其向来不曾回荡过心愿
我要祝福单纯是完整的出发
但愿雷鸣和暴风雨
从此是诗意的结晶
人类的队伍纵然还有燃烧
但却再不会是
任何极端与复仇的火炬
星光在空间从未想到过什么征服
身披梦想的又一时代的来者
愿你在平静中能够清晰听到
本质在变成万花的音乐
世界再无不安
惟有神明在照耀我们
辛苦了千万年的家园

    2021.5.14午后于广州南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