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太仓写首诗|阙静修《在金仓湖公园,天上的灵光穿过我的内心》

作者:阙静修 | 来源:中诗网 | 2021-05-08 07:05:31 | 阅读:

  导读:阙静修,网名津生木措。写诗、小说、评论等。作品见于《诗刊》《星星》《奔流》《金山》《参花》《名作欣赏》等,著有文集《白夜独行》。




 
太仓,从金仓湖如梦似幻的画卷中
描绘足够解馋,评说欲语却难
走在木栈道,我的脚步竟也如此轻快
清爽鸟鸣与纯净湖水,成为最好的良药
高悬头顶的蓝天白云,是最美的向导
 
俯下身去,我们难以打捞秦汉时期的冷兵器
刀光剑影远去,伤痕也不会回来
惟有水上花园、芦苇迷宫、艺术家村
还有湿地生态区、湿地体验区,人气朝天
金仓湖美景铺开现代文明的水墨画
线条明晰,画面清峻,结构密实
透过宣纸的堤岸,诗意飞扬,一泻千里
 
在金仓湖,我埋藏已久的想法
在众人面前无法表达
在湖水的幽独中同样归于寂静
唯恐惊扰金仓湖的玄深密码与生命本真
一只白鹤挣脱湖岸飞驰而去
鸟翅划破水面,在风中发出悠长苍劲的回声
 

 
清澈的湖水,每掬一抔都是一次灵魂清洗
在木栈道和草亭下张望的美人
是否来自于唐诗宋词
白鹤是其中的一个动词吗?要飞向哪里
它体内幽深的密码可否把我带走
 
有人在弹奏《高山流水》。想到伯牙已过世多年
一个人精雕细刻的信仰,千年一遇的知音何在
谁能在这飘忽的尘世迎风而立,能多站一会儿
除了琴声,我注定找不到另一种让我
倚世独立的声音,与湖水里深藏的隔世沧桑
 
天上,迎面而来的白鹤,与我瞬间的四目相对
让我想到人生的卑微与不安
白鹤的叫声是前世的隐喻与符咒
我们的灵魂这么粗粝,怎配得上这前世的精灵
怎能不被它精致的灵光打得一败涂地
 

 
在沙滩草坪,我们的每一个脚步,每一眼观看
都是金仓湖应该抵达的信仰与谦卑
看白鹤远去的悠闲与沉静
看太仓人把湖水织成漫天虹彩与无边锦绣
 
我们的爱无处不在,爱人,爱物,爱生活
湖岸的丹桂与杜鹃,爱上了唐诗与宋词
白鹤、天鹅与鹭鸶,爱上了楚辞与汉赋
现代文明融合了旧时光,金仓湖就是一本书
够得上用文字把湖水重新再爱上一次
这碧水铸就的经典,这人生的道场
够得上我们跨过儒道释设定的一道道门槛
 

 
岸上每一片树林,都配得上长河落日
与湖水倒映的弯月
这诗意的照影饱满而汹涌澎湃
这里是唯美的天国,也是飞鸟的故乡
打湿翅膀也要歌唱自由与浪漫
在这里,做你自己,非我,非他
眼前的岛礁,浮云,瀑布,微风的音律
挑衅约定俗成的风景与风情
丹桂树与香樟树,这丰美的食物,把太仓喂大
赤足森林上浮光流照,找到了暖意与福祉
 
干净的水声,把我们从头到脚冲洗得通体清爽
鸟鸣是对美世的赞许,避开伤痛
我反复追问,这湖水、沙滩、绿荫、红花
这烟霞、风铃、鸟鸣、白云
是否也会抵达人心的关切与悲悯,浪漫与畅意
即使在夜深时也能沉静在狭小的呵护里
让今生与来世不再受伤与流泪
 
是否在湖外,另外一些人
也会有小小的幸福在玩味,被储藏
我不敢再有更多的奢想。抬头看浮光朗照
我因看到更多的的绿茵与鸟鸣而愈加沉默与感念
 

 
鸟鸣是太仓人的精神路标。心中有一盏
像丝绸一样的灯,他今生的路一定好走
 
白鹤过境,它的叫声让我的身体轻着
我仿佛置身于世外。像隐士
在世内却有了世外的感觉。大千世界
仿佛总是飘在我的体外。而我的身体轻轻晃动
带动白鹤。更多的夕光与彩云出现在鹤翅上
 
此刻,晚霞斜照,草亭飘逸,游船浮动
金仓湖天生的智性与万种风情
不动声色地打磨着太仓的历史与荣耀
述说着历史的幽深与漫长
让人生多出一份苍厚与神奇
岛礁上,一只白鹤掠过
从白鹤的翅上,我触摸到天上的灵光穿过内心
还有什么负累不能放下,还有什么妄念不能清除
 
风起时碰碎的寂静给我留出一点空隙
制造着不可名状的惊喜。金仓湖
这水墨、汉赋与唐诗宋词做成的人间仙境
让我完成了与自然之神的心灵转换,交融,与妙合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著名诗人海田诗集 《

    军旅诗人海田新作《剑指苍穹》研讨评审会6月16日在京召开。著名诗人、评论家
  • 记一次台风(组诗)

    马兴,原名陈马兴,广东湛江人,金融财务硕士研究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龙华区作
  • 蛙鸣与花朵(组诗)

    马兴,原名陈马兴,广东湛江人,金融财务硕士研究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龙华区作
  • 2021年5月下半月中诗

    论坛精华编辑工作组出品。组长:徐一川,编辑:身后眼前、茂华、顾念、冯歌、琉璃姬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