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中诗头条

不同文明和文化的互鉴与共存——吉狄马加在2021年金砖国家人文交流论坛上的发言

2021-12-03 作者:吉狄马加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书记处书记、中国当代最具代表性的诗人之一。

20211203210049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在今天的世界,特别是在当下人类正在经历着一个被急剧改变的现实面前,来谈论不同文明和文化的互鉴与共存,其意义无疑是极为重要的,除了冠状病毒疫情给不同国家在多个层面交流上所带来的困境之外,我们如何能在不同文明和文化的交流上形成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共识,其重要性从某种意义而言似乎要更为紧迫,也更具有现实性。事实上,在一些国家由于人类面对不同境遇或者说面对同样问题所带来的变化时,已经出现了许多让人警惕和不安的情况,排他主义和民粹主义不仅在现实中暗流涌动,对移民的歧视和暴力也在大幅度增多,网络的虚假信息绑架民意加大了社会不同社会阶层的撕裂,法西斯主义以及一些极端宗教势力对妇女和儿童精神和肉体的控制,尤其让人担心的以不同文明和文化必然会产生冲突的名义,所演化出来的国家和民族间的不合作与对抗的情形实际上已经开始出现,当然这是被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热爱和平,主张对话和交流的人们所坚决反对的,因为从最根本上来讲,这些违反理性并与人类共同利益背道而驰的行为,终将是不会被人类进步世界所接受和支持的,然而这些言行试图挑起的国家和民族间的仇恨和对立,却是我们每一个生活在地球家园的人们不仅仅要从历史和文化层面对其加以批驳,更要紧的是,我们还必须用我们的实际行动来加强和促进不同民族间的沟通和理解,打破人为设置的形形色色的壁垒和障碍。我以为,在这样一个时候举办的金砖国家人文交流论坛,就是一次具体的非常及时的行动,论坛所取得的各项成果也必然会产生极为深远的影响,虽然论坛的主角是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金砖五国,但它所昭示的意义以及对人类共同价值的认知和肯定却完全是世界性的,对此我们完全有足够的理由充满自信。

微信图片_20211203105042

  我们反对并不认同人类间当下的冲突是因为不同文明和文化的差异所产生的,或者说把不同国家之间在多个层面和多个领域存在的问题和矛盾都简单归结于文明和文化的差异,这显然是一个无论从历史的角度还是从现实的角度都无法经得起推敲的伪命题,当然这个伪命题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被一部分人“认可”,这一理论和说法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就是塞缪尔·亨廷顿,其“文明冲突论”将国际间的冲突和博弈归结为各大文明和文化之间的对立,并认为这种异质文明所形成的集团之间的暴力和冲突将是难以调和的。但是历史和现实已经证明,将悠久博大的文明和文化的不同用来牵强的阐释今天人类不同的意识形态主张、不同的社会制度、不同的宗教信仰、不同的文化传统以及复杂多变的国家关系和地缘政治,显然是缺乏合理的历史根源和严密可靠的理论支撑的,至今还存活着的人类不同的伟大文明,之所以在今天还被传承和延续着,那是因为这些文明内部的活力和生长力始终没有出现衰减,如果说伟大的文明都能以一种模式而存在,这完全是因为这一文明的主干始终具有传承、吸纳和兼收并蓄的能力,回顾人类文明漫长的历史,我们不难发现曾经有过的那些“失落的文明”,它们消失的原因有一点可能是最直接的,这就是从整体上看它们不幸沦落为了“孤立的文明”,这种消失的文明并不在少数,而往往留存到今天还具有强大生命力的伟大的文明和文化,我认为除了这一文明不断传承了自身强大的精神基因之外,它一定还具有与不同文明之间相互影响所谓的“互鉴性”,从理论上讲任何文明都有兴衰的过程,也只有那些伟大的文明才可能在其生长、盛衰和发展的过程中,始终使这一文明内在的有机体葆有足够的创造力,可以肯定,这一模式必须是活态的,否则这一文明的前景就将是黯淡的,没有前途的,也就是说真正具有强大生命力的文明和文化,必然也必须与别的文明和文化相互共存,这是文明高度自律性的一种需要,而非机械的决定论,同样,不同文明和文化之间的借鉴和学习,实际上是让自身获得更大发展的弥足珍贵的助推力,东西方文明交流史上许多案例就充分的证明了这一点。金砖五国都是古老的文明和文化古国,在不同的伟大文明和文化的形成发展过程中,都为人类的多元文明和文化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巴西文明中的多样性,使我们看到了一个并非单一文明在起源后所具有的包容能力,尤其是在曾经有过的大洪水之后,其由美洲土著人所创造的文明实际上已经将这片大陆的史前世界与现代文明接续在了一起,巴西文明所展示出的其内在的多元性和丰富性,足以让我们在今天也能感受到它的蓬勃生机和接续的力量。作为基督教两种文明之一的俄罗斯东正教文明,是一种结合式的文明,在吸取外部文明的基础上,构建发展成了具有俄罗斯特色的文明,这一文明自古以来就具有完整性和有机性,这一文明在后来的以普希金、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列夫·托尔斯泰为代表的俄罗斯文化复兴中无疑对世界产生了极为广泛的影响。印度文明最早在恒河流域兴起,作为人类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古印度文明以其独创性、丰富性以及玄奥神奇而著称于世,史诗《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更是让印度的民族圣典在不同的国度和民族间广为传播,在东方两大文明中印度文明与中国文明可堪称为双子星座。中华文明在其形成过程中,其多元一体的特征更是体现在了不同民族的融合和交流的不断深入,并逐渐形成了以儒家文化为主的华夏文明,而所形成的大一统政治观念和忠孝核心价值观,更是促进了这一文明中不同族群的文化认同。南非存续着非洲最古老的文明,非洲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布须曼人,以及后来的班图人都在这里创造了灿烂的文明和独特的文化,20世纪50年代所兴起的“黑人性”文化复兴运动,其最主要的精神和文化来源就是非洲古老的文明和历史,它向世界明确表达了一个政治和文化的诉求,那就是必须承认并尊重非洲文明,当然在这里也包括了南非文明,在世界多元文明现实存在中的独特价值和不可替代性。

  朋友们,也正因为此,当我们回溯人类文明史和文化发展史的时候,更使我们清醒地看到,不同文明与文化的交流和对话从未中断过,而真正的文明和文化在自身的发展过程中,也从来不是孤立存在的,是古老文明和文化所滋养和延续到今天的历史和现实经验告诉了我们,我们一定要把不同文明与文化的交流、对话与互鉴作为我们的一项神圣的使命来加以完成,我们没有理由不为人类的明天和未来承担起我们光荣的任务,今天的世界和人类面临着许多不确定性,甚至在非常的时候还会出现极度危险的时刻,我想这一切都应该通过我们的对话、沟通来加以解决,在不同的领域建立国家间的沟通机制当然是必要的,这样能消除误判并避免做出错误的决策,但是我更认为,我们不同国家的诗人和精神创造者们更应该携起手来,在不同国度和民族的心灵间搭起另一条彩虹,通过被我们不同伟大的文明和文化所孕育过的来自当下的富有创造性的精神成果,成为认识并走近彼此内心的桥梁,从而为促进人类的和平与进步事业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