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诗库》首部诗集《岁月青铜》出版发行

作者:诗刊社 | 来源:诗刊社 | 2021-11-02 | 阅读:

  导读:刘笑伟,1971年出生,河北人,现任《解放军报》文化版主编,系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副会长。

  《新时代诗库》是《诗刊》社选编、中国言实出版社出版的系列丛书,《岁月青铜》是该系列丛书的第一本。著名诗人谢冕在序言中说:展开这本诗集,满本都是雄浑的声音。底色是绿色的,战车、炮筒、将军和士兵,满眼的绿色,仿佛是盛夏时节,雨水丰沛,浇灌那些远山近树,充满生机。

 

微信图片_20211102093749

书名:《岁月青铜》

作者:刘笑伟

定价:58.00元

ISBN:978-7-5171-3901-0

 

内容简介

  本书是著名军旅诗人、《解放军报》文化版主编刘笑伟的新诗集,全书分为四辑,共收入诗人近两年来发表的诗歌77首。这些诗作紧扣强军兴军的重大主题,以精巧的构思、细腻的笔触、灵动的语言、磅礴的气势,展示了铁血军人的家国情怀和侠骨柔肠。诗作既是作者军旅生涯的深情回忆,也是新时代人民军队重整行装再出发的生动写照,震撼心灵,鼓舞人心,具有鲜明的时代感。

 

作者介绍

  刘笑伟,1971年出生,河北人,现任《解放军报》文化版主编,系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副会长。出版有《强军 强军》《家·国:“人民楷模”王继才》等近20部著作,曾获第七、第九届全军文艺新作品奖,第十一届全军文艺优秀作品奖,第八届徐迟报告文学优秀作品奖,被评为首届“中国十佳军旅诗人”。

 

微信图片_20211102134433

 

序言

谢冕

 

  展开这本诗集,满本都是雄浑的声音。底色是绿色的,战车、炮筒、将军和士兵,满眼的绿色,仿佛是盛夏时节,雨水丰沛,浇灌那些远山近树,充满生机。但是目前那绿色是仅仅属于军人的,很壮丽,但未必很鲜亮,有重量,甚至显得沉重,是由于承担,那绿色仿佛蒙着浓厚的沙尘,战争的影子,远远近近。这诗集的开篇之作,便充满了雷电:朱日和,钢铁集结!

  现代战争惊天动地的身影,是我们所不熟悉的。这里是沙漠腹地,深褐色中有绿色的光影在行动。那些诗句都是钢铁的韵律。犹如夏日的篝火,暴雨般锤击,金属浸透迷彩,在晃动的灯光下,响彻我们灵魂的四壁。我们是中国军人,我们形成了绿色的海洋,是枪炮所构造的金属的鸽子,是夏日乐章中最热烈的一个章节,是峭壁上的花朵和黄金。诗人向我们展示的是我们不熟悉的别样风景,一种由坚定和刚健拧成的旋律,呈现的是庄严肃穆的雄浑之美。

  即使是以淡出您审美的角度审视这诗集,它特殊的美感也给我们以震撼。还是诗人的句子神妙,他形容这特殊的风景:这是“热血开在身体外的漫山遍野的红杜鹃”,这是直指苍穹的利剑,这是冲击蓝天的极限飞行。所有这些,对于我们是多么陌生的声音和色彩,它是这样强烈地刺激着我们的神经,以另一套语言和意象演绎着我们熟知的概念,这就是和平和爱情,壮士的威武原本是温柔的。

  我们读过许许多多的诗,那些诗都很优美,也很多情。有家园之美、都市之美、女性之美。每一次集会,每一次讨论,展示在眼前的几乎是全覆盖的甜美和温情。这很好,毕竟生活的主要构成是这样的。但是实话说,读多了有点腻,絮絮叨叨,千人一腔,有点审美疲劳。读者对于诗的期待原本是多面的,需要甜美,也需要不甜美,通体的流畅之后,甚至需要一点艰涩。于是,面对着另一种美的冲击,因为有点陌生,于是几乎就有一点兴奋:它毕竟打开了另一种美感的窗子。

  记得前人有过谈论,那是钟嵘的《诗品》,一本给诗人“评分”的古代诗歌理论经典。它说到诗人张华的写作,给了个低分(好像是下品),理由是,“犹恨其儿女情多,风云气少”。这里提出了两个概念:儿女情,风云气。本来二者是并行不悖的,并没有高低之分。但是,因为涉及对于诗人的评价和定位,这就有差别。对于一个杰出的诗人而言,他可以写儿女情,但他不能少风云气。例如杜甫、苏轼和陆游,甚至李清照或辛弃疾,都是如此。谈到军旅诗,绝不可少的是诗中应有风云之气。军人的诗可以有柔情,但不可没有钢铁的音响和节奏。正是在这点上,我充分肯定刘笑伟的写作。

  因为曾经当过军人,总是怀着亲切感阅读军旅诗。这本《钢铁集结》,除了充盈篇页间的那股激荡人心的英雄气,它基于军旅生活的现场感也十分感人。军队在沙尘中行进,战鹰在海天间翱翔。前进的连队停下脚步,在操场或是在会场,在紧张演练的空隙集结,这个连和那个连开始唱歌竞赛,他们叫“拉歌”。这是军队生活中最通常的场景,但在诗人笔下,这日常的活动,却写得有声有色,不同凡响:声音中的火焰,瞬间光芒万丈,加入钢铁,加入奔腾的想象,青春在奢侈地燃烧。

  你们可能有所不知,此刻精心阅读这诗句的人,大约在整整70年前,曾经是“指挥”拉歌的一个连队中的、一个小小的“文化教员”。队伍英武雄壮,士兵久经沙场,而临阵指挥拉歌的,却是怯生生的刚刚参军的中学生。你们可以想象这个当年的小战士的心情。

  刘笑伟有一支点铁成金的笔,他能够在平凡中写出不平凡。语言是通灵的,但总是出奇制胜,时时现出华彩。再如《拉歌》,他说军人的诗,惊天的韵脚,这还不够,进一步形容:“这歌声中有盐,有黄金”,顿然间,平凡的事物放出了光彩。再如《荷戈行吟》,写军人的一个普通的早晨,诗句:炫目的精灵,刚劲的乐曲,诗人怀抱一万朵鲜花和叶片,阳光照耀着坚硬的骨骼、不屈的精灵。

  体验了军人内心的壮阔之美,我们终于见到了军人的柔情。那是移防之夜,写与妻儿的依依别情:你的目光里含有冰块,不断撞击着我的脸颊,你向我展示孩子的眼睛,这漆黑的夜晚空无一人,只有马蹄声碎。军人笔下,柔情万种也带有金属的节奏。谢谢穿军装的诗人,谢谢你们雄浑的、壮阔的、充满浩然之气的诗篇。

 

微信图片_20211102134433

 

 

《岁月青铜》诗选

 

朱日和:钢铁集结

 

这是战斗的集群在集结,

在辽阔的、深褐的大漠戈壁疾驰,

翻腾起隆隆的雷声。

犹如夏日的篝火,用暴雨般的锤击,

为祖国送去力量和赞美。

 

这是战斗的集群在集结。

金属浸透迷彩,峥嵘写满军旗。

中国革命的果实,在我们思想的丛林

扎下深深的根:长征,依旧每夜

在灯光下进行,延安窑洞的烛火

响彻我们灵魂的四壁。

 

我们是中国军人,

是绿色的海洋,是枪炮所构造的

金属的鸽子,是夏日乐章中

最热烈的一节;是峭壁上的花朵和黄金,

是转折关头升腾的烈焰,

是凤凰涅槃般的浴火重生。

我们守卫着黄河的古老,

守卫辽阔的海洋和天空,

以及敦煌壁画的色彩。

我们热爱的云朵,垂下雨滴

守卫祖国大地上每一粒细微的种子。

 

这是战斗的集群在集结。

电磁的闪电蓄满山冈,

巨舰驶向深蓝。

我们是深山密林内,大漠洞库里,

直指苍穹的利剑,

是冲击蓝天的极限飞行。

是惊涛骇浪里,潜在最深处的

无言的威慑。我们是神舟,是北斗,

是天河,是天宫,是嫦娥,是蛟龙,

是写在每个中国人脸上自豪的微笑。

 

这是战斗的集群在集结。

我们是强军征程上,品味硝烟芬芳的

年轻的脸孔;是迈向世界一流的

热切的渴望;是热血开在身体外的

漫山遍野的红杜鹃。

只要有古老的大地,只要有复兴的梦想,

只要有美丽的人流和耸立的大厦,

我们就会永远用警惕的姿势抗击阴影,

只要有祖国的概念,只要和平与爱情,

我们军人的意义就会永远

在大地上流传,绵绵不绝。

 

 

石头上的边境线

 

一块石头

在营区里静静伫立

上面有一条曲折的线

仿佛岁月的年轮

清晰可辨

别人看不懂它的含义

只有这个边防部队的人

才能读懂

 

这是一条

深深刻进石头里的线

一条承载着朝阳与雪山的线

一条从中可以听到雷霆

看到闪电的线

一条如山川般古老

如大海般年轻的线

 

这条线

隐藏在营区的一角

一块岩石上

深深的印记

让我触目惊心

这是一道我们边防部队

所守卫的曲曲折折的

祖国的边境线

它被第一代守卫者

刻在石头上

一代又一代边防官兵

用手作笔

年年在上面描红

坚硬的石头上

形成了这道深深的印记

 

70年了

这条线从没有收缩过

哪怕是一寸 一毫

 

 

军营观月

 

军营观月,不可忽略

它的前景。铁打的营盘

被一层层汗水浸湿

打磨出凛凛寒光

暴烈的火炮此刻亦变得驯服

炮管略微高抬,指向夜空

一只细小的蟋蟀

触角挑起几缕夜风

将渐渐冷却的炮管

化为绕指柔

 

这还不够。军营观月

你必须加入某种声音

譬如边境线上

界碑拔节向上的声音

松针与苍鹰对峙的声音

野花攻占峭壁上

最后一块领地的厮杀之声

最关键的是,必须加入

热血在脉管里涨潮的声音

心跳化为战鼓

锤击着天宇巨大的鼓面

让星星溅满夜空

 

只有这时,它才会出现

尽管浑圆饱满

也要称之为边关冷月

恰似一枚圆圆的勋章

奖励给戍边人

一地散碎的白银

足够远方的亲人

支付所有美丽的夜色

 

 

隐  藏

 

把一匹蒙古马

隐藏在动词里

是藏不住的

作为风与电的近义词

白纸上掀起一阵阵尘土

落满了我的书房

 

把一匹蒙古马

隐藏在精神里

是藏不住的

吃苦,耐寒,一往无前

这些古老的汉字

垒起金色的圣殿

耸入云霄

让人前来朝拜

 

把一匹蒙古马

隐藏在心脏里

也是藏不住的

红色的血液

可以让万马奔腾

扑通扑通的声音

永无止息,响彻昼夜

这是文字的心跳

敲打着历史苍穹

 

 

营区之晨

 

在阳光急行军到来之前

这里只有雾气,散兵游勇般地

在大地上漫游,似乎并不流连于

安宁扎寨

 

山作为背景,作战地图一样陈列

映衬着棱角分明的营房

似刺刀,内心中饱含着凛凛寒光

 

军号响起的时候,雾气迅速撤退

大山也增加了高度

太阳如诗,充满音乐的力量

汹涌澎湃,弹奏战士的铮铮铁骨

 

新的一天以光速到来

携带着金灿灿的汗滴,硝烟般的咖啡味道

兵法般善变的天气也已抵达

 

 

移防之夜

 

只有今夜,我才感觉身如壁虎。

头倒悬着,紧贴着墙壁一角,

身材矮小,面对你和孩子的爱。

 

你的泪水流成一条青蛇,

一下咬在了我的尾巴上。

我一阵剧痛,尾巴总是要断的——

且让它挣扎一会儿。

 

你的目光里含有冰块,

不断撞击着我的脸颊。

你向我展示孩子的眼睛,

乌黑,透亮——在我手掌中

变成一粒透明的种子。

我把它揣在怀里,

听到心中有七匹金色的小马驹驰过。

是的,金色的小马驹。

这漆黑的夜晚里空无一人,

只有马蹄声碎。

 

亲爱的,我挚爱的团队重塑筋骨,

如今,它扇动强劲的翅膀,

将向更高远的地方飞去,

每一片羽毛都要收藏一阵飓风。

亲爱的,你读过《庄子》,

直上九万里,需要巨大的羽翼,

更需要阔大的天空。

我要振翅高飞,实现更高远的梦,

像鲲鹏,羽毛上刻满雷霆和闪电。

 

失去团队,就如同失去风和天空。

所以,我要走,就在今夜。

亲爱的,我现在就变成一只壁虎,

请你紧紧咬住我的尾巴——

让我剧痛,

也让我重生。

 

 

北  斗

 

天空中

那些细碎的银两

也会熠熠闪光

只不过没有北斗

那种金黄的色彩

 

星星如果承载梦想

就会闪闪发亮

星星如果争一口气

就会上升为北斗

 

仰望北斗

检验一个民族的方向感

星辰,如大海头顶

那一束束白色浪花

折叠起阵阵涛声

东方的心跳,汗水,打磨出光

令这些大星依次闪亮

 

太空真静,导航着我的思绪

如一根针

细密地穿越祖国的万里河山

 

 

星空之下

 

草原的天穹之下

繁星击沉了我的身影

大地上充满荒芜的野草

躺在上面

我忘却了自己的名字

 

黑夜降临

远方的长河融化于落日

我感觉到生命的沉寂

点燃了宿命的孤独

 

让生命在星空下铺展

我的血液化为溪流

我的骨头化为刀剑

如流星般

以片刻的灿烂

给黑暗致命的一击

 

 

石头里的光芒

——写在苏武雕像前

 

把所有的苦难

聚集起来

包括草籽的饥饿

冰雪的寒冷

一只只绵羊的孤独

细细地打磨

 

把所有的信念

聚集起来

包括19年的凝望

每年跨越千里南飞的大雁

越来越光秃的节杖

在手中化为的爱

 

把这些都放入时光

细细打磨

一秒一秒地淘洗

用水冲刷

用一年中最冷的寒风雕刻

用含着眼泪的烈火提炼

千年的滴水穿石

万年的痴心不改

 

石头磨成雕像

手持汉节

站在武功的大地上

撑起整个八百里秦川

 

我真的不敢多看一眼

那石头里的光芒

千年之后

依然刺人双眸

 

 

我的军旅诗

 

阳光猛虎般进击,大地上色彩斑斓。

可见落日照大旗,

可见铁马碾秋风。

我的诗歌追求这样的气象。

即使是夜晚,

也要光如白昼、月照花林。

即使是冬天降临,

也要汗珠滚动、暗香袭来。

 

硝烟是芬芳的。

弹道是唯美的。

夜训的呐喊声高于一切繁星。

我的诗歌里,需要带着枪刺寒光的意象。

血性,阳刚,每一个汉字

都自带着蓬勃的心跳。

 

有战士细微的表情和呼吸。

有钢铁绽放的流泪的格桑花。

有雄性高地上

一只雌性蝴蝶扇动的燥热的黄昏。

有黄河倒映在蓝天上的每一条支流。

有高铁巨舰托举起的每一朵芳香的浪花。

我把在军旅岁月走过的路、吃过的粮,

全部化为体温,化作酒,

折叠出纸上蜿蜒曲折的诗行。

 

 

微信图片_20211102134433

责任编辑: 叶青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2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