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广东省作协副主席、中山市政协主席丘树宏评《大国空村》

2015-07-26 作者:邱树宏 | 来源: | 阅读:
乡愁都去哪儿了?
——从程明盛《大国空村》谈起
丘树宏
  近日偶然得到了程明盛的新书《

 

乡愁都去哪儿了?
——从程明盛《大国空村》谈起
丘树宏


  近日偶然得到了程明盛的新书《大国空村》,一看书名就吸引了我的眼球,再一看扉页的内容简介,心就好像给一把大锤狠狠地撞击了一下,那种疼痛难以形容,那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痛!再翻一翻目录和内容,就有了两个想法,一定要好好读读这本书,一定要好好推介这本书。无论它的写作艺术如何,就它的内容,就作者的担当,就应该而且值得这样做。
  程明盛是中山日报的记者,他利用四年时间的假期,回到自己离开了20多年的家乡湖北孝感程湾进行深入细致的社会调查,创作了这本24万字的《大国空村》,“以作者的家乡为点,以农村城市化为线,生动再现了中国农民诀别式迁徙后的内部瓦解,以及亲酬定律、乡酬定律下的异地重构,为读者呈现了一幅浓缩版的乡村命运图”,留下一个时代的“中国乡愁”。
  “空心村”,是近几年的一个新词儿,指的是那些青壮年都出外进城打工,家里只剩下留守老人、留守儿童的村庄。这样的村庄太多了,它与每年春节的春运,成为全球古往今来最为庞大的互为密切关联的两大社会现象。当然,程明盛所讲的“空村”,并非仅仅只是指“空巢”问题,书中还讲到了出门打工谋生和留守家乡的村民众生相,以折射千万个乡村和亿万个村民的命运。
  本人也是改革开放以来千千万万进城大军的一员,离开那个生我养我的山村已经三十多年了,今天的她,与程明盛的家乡一样,也成了一个“大国空村”。
  我的村庄在粤赣交界的九连山区,我的童年和青年时代,完全是在这里度过的。童年时代,虽然伴随着我成长、让我刻骨铭心的一直都是“贫穷”和“饥饿”这两个词儿,但在同时,“纯朴”和“美丽”这两个词儿,也一直在温暖着我的身心。然而从我的少年时代开始,在贫穷和饥饿的底色下,我的家乡却在一场人们称之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运动中开始发生了变化,纯朴的心态走向“你争我斗”,美丽的生态走向“穷山恶水”。
  改革开放后,我的山村也从血与火的阶级斗争中走了出来,从农村开始的改革,使山村的活力终于得到了舒畅的释放,父老乡亲推翻了压在头上的“饥饿”这座沉重的大山,迈开了致富的步伐。而我,也赶得及成为全公社第一个恢复高考制度后考上大学的大学生,也从这个时候起离开了家乡出外读书、谋生、成家立业。
  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的改革全面转向城市,工业化带动城市化的浪潮铺天盖地,得益于中国第一轮改革开放好处的农民,吃饱了饭后积的精力因为未来方向的不明朗正好找到了出路,于是,古今中外未有过的超大移民潮开始出现,数以千万的农村青壮年波涛汹涌前赴后继地涌向城市,以留守老人、留守儿童为标志的可怕的“空心村”也就无可避免地产生了。
  其实,如果仅仅只限于留下老人和儿童的“空心村”,还不是最可怕的,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千千万万的农村正在消失,著名作家冯骥才说:“2000年全国有360万个古村落,现在的自然村只有200万个左右。”问题的严重性,更在于农村人口的空心,同时伴随着自然生态的空心、社会伦理的空心、传统文化的空心。在我的家乡,虽然大家的生活水平比三十年前好了很多,也有少数人已经致富,过上了小康的日子,但是每当我回到村里,却难以开心和轻松,心头总是沉甸甸的。不见了以往的青山绿水,山变秃了,原来波浪欢快的河流已经盖不过脚踝,村头村尾脏兮兮的,垃圾遍地也无人管;尊老爱幼亲情醇香的味道淡得不能再淡了,乡亲之间心里总是隔着一层膜,甚至陌如路人;几百年的围屋年久失修已经破落不堪,新盖的房子毫无规划可言,更无配套;田地多数丢荒,老人儿童不可能做事,少数留在家里的青壮年游手好闲、无所事事。这一幅幅现代中国农村的“空心图”,多么让人恐怖!
  我知道,在经济发达的地区,农村的情况不会这样糟糕,但生态环境问题、社会伦理问题、传统文化问题一样不同程度地存在。我也希望,全国的农村,也许只是少数地方才是像我家乡的样子。但是看了程明盛这本书,加上平时各个渠道了解到的信息,我知道“大国空村”并非少数。
  人口空心,生态空心,伦理空心,文化空心,已经让我们找不到乡愁。唉,乡愁都去哪儿了?!
  感谢程明盛,感谢《大国空村》:这是一个警示,一个中国乡村重建的警示;这是一个呼吁,一个中国乡村重建的呼吁!
2015.7.24 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