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名家荐读|顾偕荐读丁菡的诗歌

2022-04-25 作者:顾偕 丁菡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丁菡的诗是柔顺而细腻的,可能色彩并不浓厚,更无太多结构因素方面繁复的转换,却因此反倒让内涵与主题均已折射出了平易中认识的生动。
名家荐读

诗歌的多样性历来是诗坛所提倡的。纵然诗歌有时可能不需要太多目的,但所有隐藏的憧憬,起码都得做到一些思想的感性化,而非审俗的追逐。“有时候/交流不一定用得上言语”,“只要最后一程是能走到你心里”,心灵没有怠倦,爱的坚信或多或少就会有“光穿过树林来到海边”的灵魂激荡。这是日常琐碎诗意中最好的真实,作者没花大精力去谋求表现的极致,却因了对生活的恭敬,敞现了一种平静中的快乐,同时也为自己“还是在水里做鱼好/记忆短/一句话忘记了/可解所有愁绪/也包括爱”的价值的进展,迎来了诗性热忱的光辉。深远意识并非人人均可及,情感表白自是也有资质聪慧与否的区分。但凡能以抒情来解决问题,并能于过程中领悟“最恰当的尝试/勇于试错”之类,这就像一种无力的力量“一旦有爱情/即便是一条死鱼/也会在世上有一席之地”了!诗歌不以丰富积累而恣意拔高什么,其实也不失为是种成功和单纯的深刻。丁菡的诗是柔顺而细腻的,可能色彩并不浓厚,更无太多结构因素方面繁复的转换,却因此反倒让内涵与主题均已折射出了平易中认识的生动,让我们不免都要回首想一想“问你是否领受得住/最后这一程/亲密之后的陌生”!看来细腻的诗均是发挥感觉的各种舞台,当然精彩也总会是在最后一幕。

  ——广州市作协副主席  顾偕

丁菡诗歌十首

          情人

(一)
有时候
交流不一定用得上言语
古典的旋律
直译浪漫
咖啡小馆橱窗前
你微微扬起的嘴角
眉宇间的小顽皮
眼眸中藏不住的宠溺
唇齿间的迷恋
指腹的余热
都是感性的吸引
唯独是
似是故意让炙热冷静
约定
想而不见
只能放着

思念泛滥而起
便又周而复始
 
 (二)
白头偕老,少点缘分
挚友一生,对不起那份单纯
对眼的眼神和有趣的灵魂
不过是开启一切的钥匙
步入伊甸园的门户
仅仅依赖着指间的余温
却什么都不能
问你    是否经受得住
最后这一程
亲密之后的陌生
情深错付的冷漠
刻意的礼貌疏离
还有
灵魂深处无声的失去

          致春日记忆

春雨绵绵,适合和你手牵手
游走在大街小巷旧胡同
再不然咧
伶仃也好
独处自省
期待你喜欢更优秀的自己
日子慢慢
思念也漫漫
什么时候
共饮一杯否
再不济
看一部剧 一本书
只要与你
都是甚好的日子
 
        鱼

嘿 还是在水里做鱼好
记忆短
一句忘记了  
可解所有愁绪
也包括爱
只有在水里
才是真实
一呼一吸  
一张一合
生与死的动作
从不需要磨合
这里没有角色、身份
这里不用负责、担当
你,就是你自己
只要在水里活着
从这边游到那边
从水面到水底

       慢慢

重重矛盾
只因为造就
造就一段进入泥土的秘密
它在耐心萌芽
并不着急开花
它要内心升起
高贵施舍世人希望
却让人不禁卑微
有些胁迫灵魂了
无法从这群成年人中得到栖居
它又说
反正没结果
应当好好享受过程
极致的快乐就是无边的痛苦
慢慢  会有东西渗入内核
让我猜猜,能走到哪里
只要最后一程是能走到你心里
远点 晚点,也没关系
 
         先生,我不寻你了
 
望先生的第一眼
不知深渊之邃
步步深陷却不自知
亦不懂自尊自爱
直至善意的提醒
字字诛心 方知失寸
即使岁月不怠
你我也不许白头
人生短短此生别过
时间、新欢
都会是你的解药
这次,我便不寻你了
余生敬余生,尽欢余 !
 
         欢喜

你低头深埋在我长发 颈窝
最接近动脉的地方
我想 你一定知道
粘稠的梦吞吐着欢喜之意
却不动声色
一切都在慢慢改变
每一刻每一秒
思念能蔓延的
你微笑的一瞬间
仿佛酝酿着秘密的森林
光穿过丛林来到海边
那是扬起的裙角
早安、晚安
是蜜糖中的麻雀
危险和窒息
你不后悔
我亦不后退
语言和脸庞
静谧的夜晚
闪过每一字每一句
猫咪藏在包裹里
迷失在爱情的欢喜之地
难以置信的惊喜
没有其他人
我心里的 就是你
 
         试错
 
我热烈地奔赴
跌跌撞撞
偶尔也会
前进或后退
尝试着抓住时间与机会
在最好的年纪做最恰当的事情
最恰当的尝试
勇于试错
没有疲惫
不怕消耗
如果理想让我自信
如果理想让我滋养
不需要海誓山盟
也能坚定照亮前路
徘徊在繁华
试错的年纪
是不断浪费
不要怕被浪费
 
你要如何称呼爱人
当病榻许久
未见阳光
她温柔地给你擦拭身上的污垢
爱的光环在她身上
也在她手上
那一瞬间触碰
如母亲安抚着初生的婴儿
 
就着月光
她就在公交站台前
向你挥手
夸张的肢体搭配纯真的微笑
很是传神
像个讨糖的孩子
 
她又想吻你了
像颗红透诱人的果实
迎上两片柔软
你陌生而神奇
她就是缪斯她就是女神
 
         孩子

我看着别人的诗
而你 却看着我
和我七分相似的脸庞
稚嫩有趣
妈妈
为什么你会喜欢诗
我觉得
你懂的是那么多
我哪里是懂得多
是宝贝的世界太小
小到只看得见妈妈的优点
孩子,生活肆虐
人总要学会温柔待己
诱惑是陷阱
也是成长的催化剂
而妈妈手上的诗
是碎片的光阴
有人拾起
便会有人珍惜
如果你愿意
琴键,会是你的手指
画作,会是你的眼睛
文字,会是你的思想
诗歌,就是你那跳跃的心
 
         片段

大风又起
窗帘拍打在墙面
响声暧昧之极
定是感官出现了问题
过于形象化
改变或者是幻化
也许我还相信
一旦有爱情
即使是一条死鱼
也会在世界上有一席之地
毕竟它也曾涉过净水
也许都是甘愿摧残
听,楼上的音乐又想起了
大片的音律绕着生活飘
却并不落下
 
         交换 

今日阴天
雨水充沛  
一只不务正业的鸟儿
偏爱在树与叶中嬉戏
嗯  这笑声
听起来就是只不正经的
水滴颗颗浸透
鸟声吱吱喳喳
羽毛都被冲洗了,飞不高
也掉不下来
它想喝我手中的咖啡吗
可我想要它的那双翅膀
嘿,换吗?

  丁菡,原名郑丽娜,广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曾任广州市黄埔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广州市黄埔区永和街道文联主席。著有个人文集《你是我的宝》(长江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