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中诗简牍】2022年4月卷(总第119卷)《初恋》

2022-05-10 14:17:39 作者:中诗简牍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在物欲横流的当下,依然有那么一群人爱诗、读诗、写诗、咏诗,且历久弥新,始终保有初恋般的激情,不妨这期就冠名《初恋》吧。

编辑团队:元业、小雪人、老家梦泉、顾念、黎落
本期责任编辑:老家梦泉

 

一.榜单

   【状元卷】
    1.初恋 | 阿色 

   【榜眼卷】
    1.灯  | 水无言
    2.长城 | 北君

  【探花卷】  
    1. 黑铁时代1|何中俊
    2. 那些鸟丨冯金华
    3. 清明 | 李传英
    4. 他的名字丨梁文帅
    5. 中华民国|张维军
    6. 月夜长梦(节选)| 老车灯
    7. 谷雨 | 闻达

  【同题卷】
    1. 葵花田 | 养心兰 
 

二.编辑小记

  在物欲横流的当下,依然有那么一群人爱诗、读诗、写诗、咏诗,且历久弥新,始终保有初恋般的激情,不妨这期就冠名《初恋》吧。
  “初恋”之爱也会有不同的境况,比如读到心仪之作时,如品佳茗,回甘绵长,齿颊生香;读到伪诗劣作时,如吞“异物”,恶心、呕吐、心生不适;也有相互不能理解的时候,发生一些“争吵”。如何才能始终保有初恋般的感觉经久不衰呢?那就要相互提高各自的诗学修养,提升各自的诗写层次。多观、多思、多读、多练、多交流、多品评。这里引用诗家陈先发的一段话供参考:“写作即是区分,是将自己与无限的他者隔离开来的力量。写作者也只有有效地完成了这种区分,他的形象才能明晰起来。如何去完成呢?我觉得最根本的一条,是始终保持对个人生存体验的忠实。每个人的生存及其体验都是唯一性的,也都贮存着极大的丰富性,对它保持忠实,既是一种立场,也是一种基本的方法。”这里提到“对个人生存体验的忠实”非常重要,在你语言、诗巧达到一定层次以后,这一点尤为重要,这也是你诗写成功的不二法门。唯有如此,你的诗写才是有根的,才能抽出自己的绿,开出自己的花,结出自己的果。不多说了,最后祝我们的“初恋”更加纯朴、纯真、纯美,祝我们的“爱情”更加繁茂,开花、飘香、结果……

老家梦泉于2022年5月7日凌晨
 

三.上榜作品

状元卷

初恋
文 | 阿色


风和白沙子
置换了洺河里的流水
这是哪一年的事

老人们 捡柴
把晒干的贝壳装入口袋

圈儿 七子 我们三个人
睡在一起
探探头 
院子里的树叶咬完耳朵

现在都落了

老家梦泉读诗:
  这首看似与“初恋”不搭边,但细读却别有洞天,暗含通幽之径:首段一个设问,将读者拉人遥远的回忆,这里:洺河的流水,风,白沙子都有自己的隐喻;次段是一个过往的实景,唯有丰沛的河水,才有老人们的捡拾;第三段,亦是一个过去的实景,小伙伴们睡在一起,调皮地偷窥院子里悄然发生的“爱情”,并用“院子里的树叶咬完耳朵”加以隐喻。这里隐约显露出作者的心迹,问题是:不是我的“初恋”,是他人“初恋”诱发我对“初恋”的探秘和向往,诗笔够曲折吧?这才是神性的诗写。尾段又回到现实:“现在都落了”,都成了过往,我的初恋并没有直接触及,又似乎触及到了,这就是所谓的不写之写,留下余白,任读者去自由的想象……小诗简,真简;小诗纯,真纯;小诗曲,真曲,以纯朴、直白呈现深潜、奇曲,这才是真正的上乘诗写。


榜眼卷


文|水无言


谁的房间里
还亮着灯
墙上映照出半截影子的苍茫

如果此刻换着蜡烛或煤油灯
再让你童年的手点燃
墙上的影子会不会温暖些
还小声地说着话

星星会不会从窗口那边
探进头来……

小雪人读诗:
  文本非常朴实,以小灯下的一个小剪影为切口,打开不同时空状态下的不同形式的灯,让其在彼此参照中拉伸出情感与空间。其情感的时空摆荡因实场景的小而更具张力。
  从投稿文本上说,作者投了多个版本,比如,将第七行,调整到最后一行。我选此,是因为第七行可以与“温暖”相互渗透,这是细节深入,假如调整到最后,只能说情节生动。这两种虽然只是细微之别,但是,对于十行之内的诗歌来说差别很大。细节深入,可以让读者感受到“真心”,而情节生动,只能让人感受到技巧。
  “真心、用心并耐心(即耐烦)是当下诗人要坚守的三种品质,它们互相映照又互相渗透,是因果也是递进,更是诗人要修炼的内功。(李犁)”有此三心,当下诗歌写作,不同路线都可以通向自己的罗马。


长城
文 | 北君


一根历史的扁担
挑着重重关山,大漠雄风
青石垫肩上刻着谁的姓氏
孟姜女的泪流了千年
坍塌的垛口,湮没多少金戈铁马

八达岭烽火台,此刻暗哑无语
被一抹余晖反复浇筑
如一口沉钟,溢出巨大的宁静

那个拾级而上的人,扛着落日
已从右肩移到了左肩

老家梦泉读诗:
  写长城的诗不少,让人们记住的不多,但北君这首让我记住了。起句一个精彩的比喻(一根历史的扁担),一下就把长城写活了,由扁担延伸出“青石垫肩上刻着谁的姓氏”,进而引出孟姜女的泪水,千年泪流也让“坍塌的垛口,湮没多少金戈铁马”之句的夸张显得顺理成章,进而走进无理而妙的佳境。次段镜头由远及近,切换为中景——八达岭烽火台被余晖反复浇筑,“如一口沉钟,溢出巨大的宁静”,以动写静,让静更加沉静。尾段推进特写,由长城到烽火台到拾级而上的人,最后聚焦到人的左右肩——“扛着落日/已从右肩移到了左肩”,此句太妙了,诙谐、有趣、动感十足,也隐喻着长城由“实际的防御”到“防御的象征”,一首小诗写到这个份上,应该走进自己的历史,也必然走进人们的喜欢。


探花卷

黑铁时代1
文|何中俊


雨一直在下,街树
如此笨重,它似乎托不住自己

栅栏里伸出一双白净的手
把内衣,胸罩,短裤挂在铁链上

非必要不外出。气氛这么融洽
我像一个技艺娴熟的庖丁

把这些年里的鸡零和狗碎
狼心或狗肺,分门别类
换掉我,肉体上的稻草标签

小雪人读诗:
  一个时代涵盖的内容易犯宽泛,但“黑铁时代”的意图精准又不失空间感。文本长镜头捕捉画面,再放大细节,并没有过多缀述,直接调整笔峰直指“我”的变化,“我”是这个时代中的缩影。“黑铁时代”便游走在镜头内外的呼应之间。


那些鸟
文丨冯金华


走在在林子里,一定有许多陌生的眼神注视我
它们在高处,不让我轻易发现

南风起时,叶子晃动。而最清晰的
一定是谨慎的鸣叫

我发现不了它们。我知道它们就在那儿
世界空旷得,到处都是和谐、清亮的语言

它们喜欢的,是我们不具备的
我们拥有的,它们从来就没奢望过

小雪人读诗:
  任何场景都是包含有多种打开用度,而诗人对其某一角度的选择,往往体现作者的观者心,或者说是对缺失的向往与渴望。“它们喜欢的,是我们不具备的”,面对当下世界战争与疫情,我们真得需要“世界空旷得,到处都是和谐、清亮的语言”。
      

清明
文 | 李传英


我们在微雨中等树叶苏醒
柳笛是药引
长的短的音色,分不清谁的脚步声

冷酒是必备之物
可通灵,可怀旧
喝完这杯酒,杏花就开了

指给我看的时候
雨水没有放过一个自山下而来的人
填土或者踏青

老家梦泉读诗:
  一个沉重的题材,却写得非常空灵,宛若一幅幅水墨呈现在读者面前:微雨中柳笛吹奏,“长的短的音色,分不清谁的脚步声”,这是上坟途中;接着是坟前祭典,但不实写,也不全写,就聚焦一个酒字,“可通灵,可怀旧/喝完这杯酒,杏花就开了”,好一个杏花开,诗意爆燃;最后由近及远,由己及人——“指给我看的时候/雨水没有放过一个自山下而来的人/填土或者踏青”。几幅水墨,情景交融,让“清明”栩栩如生地走近我们的哀思,仿佛也在祭典自己的亲人。


他的名字
文丨 梁文帅


他的名字是圆的,扁的,方的
整齐的,随性的,潦草的
常常躺在她化妆包里

他的名字有时候不是一个名字
而是一个影子,一把伞
一把带血的刀具

复原的病人可以挖除坏了的心
却擦不掉一个名字
她在写他的名字
他的名字和当时一样

小雪人读诗:
  文本语言精炼中灵动,在虚实交织中,“在排比的对抗中递进盘旋”,将对他情感的复杂多变表现地淋漓尽致。
  比如,类似“一把伞”的遮蔽保护与“一把带血的刀具”的杀伤力,之间产生的矛盾的情感张力,在文本中有多处体现。


中华民国
文|张维军


有什么可写的呢,无非是
一棵树,在花开的时候
有人来赏

也无非是
在果熟的时候,又有人来
窃取果实

小雪人读诗:
  诗歌是具有哲学性的艺术品。中华民国37年的混乱军阀战争,作者之所以可用花开结果的日常事象来统摄,是因为任何战争都是人的主导,而人总是周而复始地在人性私欲的泥塘中沉浮。


月夜长梦(节选)
文丨老车灯



小提琴越狱
翻越老城区的夏天
一把二胡自墙上走下
提起一盏幽怨的灯
居于深巷中间的
小银匠
刚刚做好一只耳环

小雪人读诗:
  这是长梦的片段。梦是一个人的潜意识,或者是说是意识中的意识。文本精提两种乐器的不同音色的包容与对抗,来隐喻自身的两种精神或者是情感状态。二胡是低沉的,小提琴是低沉中明朗、含蓄又典雅。梦中精神的游戈是一种挣脱(越狱)。耳环的银色是深巷黑色的反衬,也是小提琴音色的呼应,这让作品在两组不同质感的意象中相互衍射与感应,让潜意识化为不可言说又可感知的情境。
  这小片段中的诗写意象与意图,虽然有借用了特朗斯特罗姆的《四月与沉寂》的嫌疑,但是,不可否认,作者重构得相当成功,水乳交融。值得学习。


谷雨
文 | 闻达


种子在土里打了个盹儿
一场春雨把它唤醒

刚刚剃度的小沙弥
披着黄色袈裟破土而出
双手捧着甘露
虔诚跪立

老家梦泉读诗:
  细节切入是一种有效的诗写手法。小切口,放大、聚焦、放飞想象、收于诗意提升的特写。这首小诗就是这样,种子——打盹——春雨唤醒——像小沙弥(想象)——披袈出土(想象)——捧着甘露(特写)——虔诚跪立(诗意提升:感恩“谷雨”)……


同题卷

葵花田
文丨养心兰


我是在一个傍晚看到葵花田的
夕阳收走余晖
一幅冷色调线条画疏朗有致
我还看到勒于悬崖的人近乎执拗的坚守
空空的原野,空空的纸张
因为一枚枚生锈的钢钉
才没有飞起来

老家梦泉读诗:
  一幅空旷、冷艳、逼真的油画:落日收尽余晖,冷色蔓延,勒于悬崖的人还在执拗的坚守,空空的原野,空空的纸张,“因为一枚枚生锈的钢钉(暮色中挺立的葵花)/才没有飞起来”。最后两句可谓是神来之笔,让这首小诗一下走进有篇有句的佳境。


【中诗简牍】2022年5月份征稿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进入
征稿期限:2022年5月1日~2022年5月31日
或投稿至邮箱:zswzsjd@163.com(十行之内,单次投稿限四首,贴邮件正文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