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中诗简牍•星座】003号 卞云飞

2022-04-01 17:16:49 作者:卞云飞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中诗简牍•星座:以“中诗简牍”历年状元榜为依托,向读者展示状元榜作者文本风采。仅此为页页诗心于夜夜诗空上,留下微卷的星迹。本期诗人:卞云飞。
 

中秋月
  
此刻,修行之人捧出灵魂
交还给她。
倘若还有莲花,灵魂依附在上面
一定是氤氲、透白的。

我不敢抬头,她会拐走我瞬间的诗意,
抛给我一生还不了的俗。
我宁愿把目光投向水面,投向一尾不肯回家的鱼儿
在她脸上漾开的晕。

一个粗犷的轮廓,摘下些许泪般轻盈的桂花,
上面沾满诗一样的月光。

(选自【中诗简牍】2013年9月卷(总第18卷))

延伸阅读——


时光煮雨

时间正好,雨在屋檐上跳舞,人在
小伞下前行
我们并不介意雨打在谁的肩上
相比,我们更在意陶笛坊的笛声
落在心里的潮湿

从彩衣街到东关街,从东关街
到皮市街(不,我已为它更名:文青街)
今晚这条小城的中枢神经
是我们用25年离别兑换的
一小段幸福

我们爱自己,所以爱这老街,爱这
老街的灯火,和灯火中的每一滴雨
而雨正在使六月的世界清净下来
并将之缩小成前方的一间咖啡屋

——嗯,那个读《圣经》的店主人
似乎等我们已久


重构
 
需要多大的风雨,才能把
一对北漂的人带回扬州。
需要多大的风雨,才能把
他们脚底的风尘揩净。
 
他们取出灰砖瓦砾,填补肉身。
他们取出椽子、梁柱,还以肋骨、肩膀。
重构与被重构均需一次次
物质到精神的疼痛,裂变。——
 
我看见,青砖墙前被放进月光,
后院豢养风雨。一株粗壮的石榴
好像看它的人,它若被重构,
体内定驻着一个书生。


别碰他

别碰他,请远离他。
他还没完全进化成人类。
他还是它。
别碰他,别被他诱惑、迷惑、蛊惑。
他会在酒后,会在月光下,会趁你不设防时现形。
他有刺,有榴莲坚硬的外壳,莲子
一样的心。
他是狮子,是猿,是烈马,但绝不是那只
死去的羊。
别碰他,千万别碰他。
如果你有妄想,别碰他。
如果你怕伤及心腑,别碰他。
如果你想驯服它,别碰他。
千万别碰他,
因为他还是它。


想起祖父

一个私塾先生、江湖郎中,
用一生,去参悟一和一百,到底谁大。

他穷尽一个世纪为自己修出个完满。
临终前一天,俨然成了一尊佛。

——双目失明、两耳失聪,
像盏枯灯坐在那里。

而那些正在屋外准备孝服的子嗣们,
似乎,与他无关。


唐槐
  ——兼致洛夫


站在它下面
读一首诗,
读树壳里的故事与苍老。
这是我,看见一棵树
与一个人的
两种高度。

在扬州,唐朝
是你从台湾
趟过海峡的苍莽大陆。
在它身旁,你默不作声,
你们像要站成两位
久别重逢的弟兄。

当我扶你攀越树下那道
石栏时, 
真的像从唐朝那边
跨了过来。


我的世界只有一个村子那么大

椭圆的村子,更像一只鸟巢。
从这里,飞出去的一窝窝鸟,每逢春节
便会陆续飞回来。

它们从海峡那边往回飞,
从长江、黄河那边往回飞……腊月那天
我是在一场雪中往回飞。

飞回来,我就领着我的那一窝鸟
在村子里转,告诉它们这里以前是
我的天下,——每条小河、每棵老树,
老树旁消失的打谷场……都藏着
我的故事。

现在,雪愈来愈大,而我的世界
越来越小,就像眼前的村子,——
大爹爹的家、二奶奶的家……一家挨着
一家。

挨着挨着
到西头那片不挨的地方就是祖坟了。
 

延伸阅读 :
作者简介

卞云飞,扬州人。武者形,诗者心。九十年代末开始文学创作。主要以诗歌为主,兼及随笔、评论的写作。在《诗刊》《扬子江诗刊》《飞天》《上海诗人》《天津文学》《星星》《延河》《绿风》《广西文学》等报刊发表大量作品。出版诗集《一瞬间的照彻》《云的翅膀》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