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大海记事:他们,一天

2017-04-15 作者:庞白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中国作协会员、中诗网第二届签约作家庞白(庞华坚)诗歌作品选。

1.开始 
 
躺在过海的客船上,无所事事
于是又想起当年的月亮和涛声
那些不规则的翻腾、低劣的米酒和破旧的船
它们曾把我们送去远方
又把我们从远方
接回来
 
波涛里藏有无数把锋利的刻刀
遥遥航程,它们把时光的声音
原封不动地搬到我们的额头上
现在,那些痕迹
已经成为我们身体的一部分
有时,它们和血液一样流动
一会在额头左边,一会在额头右边
和合着台风的线路
从东海、南海,渤海湾、台湾海峡、北部湾
四面八方,来势汹汹
而最终,无论来自哪个方面
它们都将与我们,擦肩而过
 
客船仍在航行。风从船头吹向船尾
半夜醒来,月亮和涛声
仍然停留在窗外,凝固了一样
只有海面上那些闪烁的鳞光
仍在提醒:一切从未消逝
一切变化都是幻象
潜伏多年,它们似乎只酝酿一件大事——
世界理应蔚蓝
而现在,浊黄仍然太多
 
 
2.听见 
 
云散再生,雾消又起
像我的耳朵,又一次贴在冬季的船舱内壁
往朝北的方向,听了一夜
在海里,我未曾期待过与风雪不期而遇
未曾感受过真正的冬天来临
也不期待盛夏
不梦想一片清凉
我的天地只是船舱里的两平方米
我希望自己能把白天做的梦
牢牢按在舱室一角
安静地过上一夜
 
梦一动不动的时候
会听到船舱外浪花飞溅,有如铁锤
在船底猛敲
呼呼的风声,像箭
从船头射向船尾
那些响箭,把不朽带给空白,把祝福留给海涛
呼啸而过的叹息
将熄灭大海上所有亮光
 
 
3.传说 
 
海盗和那些将士,在传说中远行的时间太久了
以致祭奠的烈火,背叛了燃烧的颜色
以致为爱情远征的身影
早已衣衫褴褛
 
午夜来临的时候,海盗和将士
陆续变回了他们,慢慢从酒里醒来
各自回到床铺继续沉醉
沉醉使他们忘记来路,也忘记归途
 
多年之后,我再也没有碰到过
这帮一起烂醉如泥的兄弟
我不期待他们有谁会沿着原路
返回,不期待再次疯狂
送别那天起,大家都知道
目送世间月亮远去的同时,也是最后一次祝福
转身之后,所有擦肩而过
都是爱情与谎言的方向
 
 
4.台风里 
 
飘起又落下的不可能是记载浪漫的纸片
是咸涩海水里
四处逃亡的平静、温暖、幸福、思念
是越聚越密的离散、分拆、抛弃、苦难、忏悔、颤抖……
 
锚泊此处,已是最后一招
风雨如鞭中
蠢蠢欲动和不安、恐惧、惊叫
算得了什么
抵抗和摧毁
算得了什么
生与死
算得了什么
现在,除了扎稳马步暂时示弱
然后从喋喋不休埋怨到理直气壮对骂
 
陈老轨喝醉了就骂:又算得了什么——
这破天,我操!
 
[注:老轨,船上轮机长的俗称]
 
 
5.有一天,那一天 
 
那一天,浪高三丈,飞过驾驶台
那一天,天光惨白,漫过头顶
经过的所有灯塔,都被吞没了
那一天,晃荡的记忆中
有人喝酒,有人睡觉,也有人在干活,汗流浃背
有人吐,有人哭,也有人四肢发软,瘫痪在甲板上
有人既不胡思乱想,也有人整整骂了一天老天它娘
那一天,船一直进不了锚地
那一天,他们随波逐流……
 
有一天,他们聚集在街边小店喝酒猜拳
有一天,老板娘成了所有人的大姐
大姐低头扒饭,他们敬大姐
大姐侧身奶孩子,他们敬大姐
大姐进厨房端菜去,他们还要敬大姐
 
大姐走出厨房,看到这帮烂醉如泥的兄弟
一个个都像极自己在那场台风中失踪的死鬼老公
 
 
6.灯们 
 
这些光,在前后左右上下里外
在不同时间,以不同的光亮程度
点燃。更多时候,船是静止,灯也平稳亮着
和锚泊时的人一样
不运动,不思考,不做事
只发呆
 
锚泊时,熄灭的是航行灯
航行中,熄灭的是锚泊灯
它们此起彼伏,道不同不相为谋
只有那种美其名日船员的海盗
不管是锚泊还是航行时,眼神都变化不大
他们显然与星相失联多时
只有月到中秋,所有人才会被大潮冲得神智清醒
一个个正常得像疯子一样
眼睛里一律闪烁着罗经暗哑的光亮
做过海的都知道,没有什么比这指北的仪器
这遥指回家方向的刻度
更让人感动和迷茫
 
 
7.翻腾下面有什么 
 
远处,更远处。那弄不清到底是蓝还是白的液体
我不能叫它们水
水流动,或者静止
可透视,而它们不是
它们密不透风
结成一张天罗地网,自头顶笼罩下来
但是,现在我并不关心它们的颜色和状态
我更关心那些翻腾
以及翻腾下面的东西——
沉船。白骨。鱼类。海沟
海藻。尘埃。天外的和远古的
 
如果有一天,大海彻底翻腾
我们这些在海面上折腾的人
在海底,会不会比随便一根白骨
存在得更久
 
 
8.我的水手兄弟 
 
航程中不分晨昏,船上的日子
只分有酒或者无酒
酒就是你的晨昏
当我把头深深埋入双膝
在黑暗中向光明投降时
你的低劣米酒,替我保存了仅剩的一点清醒
 
多年以后,那些土蒸米酒
早化成水,而你又化成什么
肝硬化、胃溃疡、离婚
这些,都要不了你的命
你是在某个时辰,自动退出
N18′30″,E108′35″
我在海图上,第一时间
上述标出坐标,并记下时间:2035
然后在经纬度下写下注释——
ⅹⅹⅹ,失踪
 
 
9.海平面以下 
 
板手、螺丝、黄油、抹布、工作服
散落一地。他们
坐在机舱里抽烟,一支接一支
像溃败后无处可逃的兵士
沉浸在彻底失败后的轻松之中
 
他们在海平面下的机舱里
呆了三天三夜,整整七十二个小时
还有六小时
一场十一级台风将来临
别说他们几个轮机员
就是船长也改变不了台风走向
他只能在海图上标注防台方案,然后干等
 
 
10.鱼往天上飞 
 
它们有翼,它们粉红泛青,成群结队
它们傻瓜一样跃起,向前,向前
然后从波浪上飞过
 
看着这些纵情的鱼,自由狂欢的鱼
一个实习生裹着军大衣
球一样突然滚出驾驶台
趴在舷边护栏上杀猪一样哗哗地哭
老水手梁发明歪着合不拢的嘴
笑着骂:吊,又一个顶不顺
又憋疯一个了
 
 
11.在驾驶楼顶聊天 
 
这样的时候并不多,两个人在驾驶楼顶
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他讲自己的老婆孩子
也讲别人的情人奸夫
讲船上的事,也讲村里的情形
他嘴里的事情似是而非
就像我们含糊不清的日子
 
两个休班的人像两张废纸
摊在驾驶楼顶
他们聊了整整一夜
开始是一问一答
然后各讲各的
叽叽咕咕的声音
和他们模糊的面目一起
全都淹没在黑暗的海风中
每一阵风过,他们的声音就被吹散一次
 
 
12.自白书 
 
有人在上层甲板上走着
有人在机舱甲板上走着
有人在卧室窗户外走着
有人在窗户外的海面上走着
走来走去。当梦停下来的时候
我理解了这个世界的转动,仍然一动不动
它把干净、宽敞、明亮的部份
面向我们,让我们做个幸福的人
而背对我们的黑暗、苍凉和无望
仍然比一片树叶更轻
在海上,游魂一样四处飘荡
 
 
13.沉默的太平斧 
 
它们是瘦的、扁的、凶狠的
没有人陪伴。它们在显眼的地方
像事过境迁的江湖老大
挺着肚子站在街头
或者躺在深夜的老屋子里忍饥挨饿
它们的一生
没有也不需要朋友,起点即是终点
在落寞中度过所有剩下的日子
是它们此生的荣光
 
由衷祝福它们继续落寞的背影
在我们的麻木中安全走远
最后成为某次演习遗弃的道具
咣当一声,顺利被扔进废品收购站
 
 
14.老东西 
 
他坐在自己的影子里,不讲话
整个下午,他的目光
一直盯着船艏桅灯
他的手中,握着一把刀子
这件非洲某国的纪念品
在五个手指间来回往返
看起来比一张纸条还薄,还轻
 
关于水手长老东西,我实在无法评价
快退休的人了
还小孩一样
天天把面部表情弄得唱戏似的
北风呼啸
他更跳皮
整个冬天,只穿一条薄裤足矣
看到大家冷得哆嗦
他不着急,只乐——
穿棉裤?腿夹没得出过汗吗!
 
 
15.你要相信
 
习惯看天,看海
闭目冥想。你要相信
和神仙或者鬼魂一样生活在海上
不是我喜欢的方式
你要相信,巫师关注的
都是我们关心的
巫师不关注的,我们也不关注
我们的目光
都用来观天象而不是看人
在海里,人只可以想象
 
你要相信
在我们这个既坚硬又柔软的世界里
不存在意义、邪恶和英雄
风平浪静时,一切都生机勃勃
我们热爱生活甚于一棵葱热爱泥土
而风浪来临时
我们也会朝死亡的大门
向不可知的深处,使劲晃动手臂
既是示威,也是投降
 
 
16.夜色正浓 
 
何尝不知道夜是黑色的
黑色的对面是光亮,光亮里
是自在行走的人
何尝不知道海水流动
会带走所有时光,像水融入雾
虚无融化真实
 
夜色正浓,船正以最高速度
滑行。大海睡了,苍穹中
那些星辰,或惨白,或淡蓝,都醒着
这个时候,何尝想看到它们
一颗颗,在驾驶室扫瞄仪的显视屏里
闪烁,比白天所有的岛屿
都准确和清晰
 
 
17.想起多年前那些水 
 
满湖的水,满天的水
现在想起来,身前身后,白茫茫一片
想起有船,从天上划过
想起鸥鸟在树丛中惊起
想起我站在船舷边,继续像少年时那样
背过朋友们的欢歌欢语
 
然后,时间退回到2号车厢
检票口,候车室,火车
太极峡谷、大坝、汉江
武当山、襄阳、武汉、长沙、桂林、南宁
然后继续往南,退到海边
再往南
再往南就是白茫茫的沙和白茫茫的水
还有传说中的马六甲海峡
更远处的好望角 
 
 
18.默哀 
 
夜色越来越浓稠时
我走上楼顶
用默哀向天地致敬
然后一鞠躬
再鞠躬,三鞠躬
 
之后,我又来海边
面对宽阔和起伏
弯下了腰
 
当我转身返回闹市
发现生活和原来一样
世界的每一道褶皱
不大也不小
 
我心里于是慢慢有了安慰
知道自己终于可以
像古人那样,坐在光阴里
看别人来来往往了
即使别人不知道
我就坐在他们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