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书入寻常百姓家

——书法家巫水标作品印象

2020-04-06 作者:顾偕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有了写字数十年经验的水标先生,并不因为有了什么书家的称谓名号而就此感到优越和满足。艺无止境的道理像是一直在鞭策他,所以人们总还是见他依旧在勤学苦练,依旧在对各种书体孜孜以求,时不时地埋头于创作的空间。

  初识水标先生是在五年前。其时我有部写浦东的长诗正在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总感书名用印刷体别扭呆板,故有朋友立时索得水标先生手书之苍劲“浦东”二字。因了这份“墨缘”,我便去拜访了这位于开发区远近闻名的书法家,一并对其能为拙著增色致谢。记得那会儿水标先生是在区的总工会做党务方面的负责工作,虽则政务缠身,却依旧是满屋缭绕墨香,扑面四处是纸是书法,顿然让人起敬。以后间或又去拜访,每每到时,见他稍有空暇便披览碑帖,在那神情专注地挥笔习书,全无瞎扯闲聊之样式。

  后来水标先生中年履新,奉调区文联做了专职副主席,如此一来发挥所爱的机会就更多了,专长表现亦便渐渐成形,岁岁成熟起来,及至今日仿佛使自己的书道,迅速有了种别样的美象与异趣。据说广州开发区、萝岗区的大凡领导干部,都爱在办公室或居处挂上一两副巫水标的字,不少人亦都以能求得其字而视为幸事。水标先生自是来者不拒,对于以写字为快乐的他来说,普罗大众的满意,想必已是对他书法最大的肯定和最高的奖赏了。这几年的春节,水标先生几乎又是次次要驱车乡下去挥春的。老农村妇们依次排队候着渴望着春联,但见水标先生弯腰连头都顾不上抬,一路写去委实动人,“文化下乡”之其景其情亦煞是壮观。

  有了写字数十年经验的水标先生,并不因为有了什么书家的称谓名号而就此感到优越和满足。艺无止境的道理像是一直在鞭策他,所以人们总还是见他依旧在勤学苦练,依旧在对各种书体孜孜以求,时不时地埋头于创作的空间。当然这样的劲头,亦均是在他处理完日常工作之后,才得以热忱发挥的。不能说水标先生的书法,已到了采千古遗韵融百家精神的境地了,但在先辈前贤多少碑帖中深受裨益的他,确实在中年之后,亦使自己的书法稍有了个性,不物成规之中终于迈向了独树一格。领略过无数书性与书质的水标先生,无疑开始有了自己的洒落书风:诸如可以将胸怀和风骨契合起来了,可以进入到动静相宜的率性而为了,甚至可以明白到什么叫书为心画了,直至个别的条屏、扇面和册页等现已逐步彰显出书法意象,亦自有一派华美的天地了。

  应当说水标先生的行书和魏碑还是磨砺得较为出色的。因了他的继承和弘扬,因了他的创新和变化,不少结字构架有了新的峻厚层面,在形式感和视觉美感上,由是已呈现了行草的闲散之象,魏碑的遒逸之气,慢慢也已体现出了水标先生多年艺术追求的厚重底蕴,渐次透露出了他那缓而不急、藏而不露之法度严谨的明丽品性。所谓有内涵的书法,实为追求之化境。因此如何做到激情与理性相融这一步,如何可以师古人而不拘成规,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并使创新意识充满强烈超越精神却又同时不乏价值,这就需要书家们在走出章法和笔墨行气间,更为灵动地运用好书法积淀的要素了。而一味地遵循和研习前人的篆古、隶静、楷端,以及行逸和草意,即使抄录得再为逼真,自然亦是无法真正吃透其风规和内运的。惟有独开一面“创”字,艺术成就方可有所较高的张扬。宋代晁补之书法理论早已有云:“法、可以人人而传;而妙,必其胸中之所独得”。

  已有三幅作品荣列中国翰园碑林的水标先生,怎能以智慧于书法上再形成一个自己的坐标和高峰,想来除了继续要在书中秉性外显,仍不妨光大一下自己于行草上的任意恣情,仍不妨让自己擅长的魏碑于劲挺中呈宽博,在开张之中再显超迈。中国的书法由篆而隶,继之由楷而行,变化跌宕,神奇不绝。即使前人的连绵气韵让人高山仰止,但是艺术历来贵在抒发探索之情,水标先生倘有灵感或再有所悟,倒亦更不妨于酣畅挥毫之余,继续毕现个人风貌,承前启后般地亦对书之结构与形态,作一番自己美丽的改革。

  2010年5月13日于广州科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