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中国诗坛四公子抗疫诗选

2020-04-08 16:28:16 作者:诗坛四公子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中国诗坛四公子陆健、程维、雁西、张况抗疫诗选。
 

陆健抗疫诗五首 

陆 健 
 
  我歌颂一个人
                                            
我歌颂一个人。用我老化的声带
用我从记忆深处打捞出来的
感恩音调,我身心久病的身份
 
那个84岁的陌生的老朋友
——17年前,就是他。如此亲切
他诊治武汉的病人就是在拯救我
 
我遇见北上高铁上
那焦灼、渴望着工作的目光
那眼神中不是没有疑虑——
面对敌人,科技的拳头够不够硬?
 
我歌颂那绷紧的嘴巴,深厚的内力
挺着。豁出命去。横竖不能退
那绷紧的弓——向下的嘴角
我想把我仅存的赞美的词都给了他
 
不知道我们人类的手段
这次够不够用啊?以前
我们总是轻信自己的脑袋和幸运
 
我感动于他为死去的同事
所流的泪水。那身躯
也许挡住了一个患者的夭亡
其实他也是在为活着的人哭
无数的心灵为牺牲降了半旗
 
我歌颂84岁的他,却又不得不
让他像士兵一样冲挡在我们前面
我感到我们不是在为难一位院士
而是在欺负一个老人

 2020年2月12日。 
 
  我想象 
 
我想想,将来有一天
疫情退去,人们小心翼翼
脱下一身的冰雪
开始尝试着露出笑脸
 
将来,多久才是将来啊?
 
人们点燃鞭炮,比节日
更欢心的鞭炮,二踢脚
噌地刺破云层挤到天上
 
人们,人们就是我们啊
先别忙着佩戴鲜花,举起酒杯
脸上的泪干了,心里的泪不干
 
这不是一场胜利
这是一次哀悼
 
2020年2月9日。 
 
  每个人
 
每个人的死亡都让我死去一次
每个活着的人都召唤我
重新活过来
 
那病毒从口鼻
从我热爱世界的眼睛里蛮横侵入
洗脑,抓噬我的肉体
 
我的细胞赤手空拳相搏
我抵抗的能量,我的免疫力
尽管由细小到看不见的细胞组成
 
亲近的朋友远远招一招手
陌生人匆匆而过,隔着厚厚的口罩
已把这世上的危情了了会意
 
2020年2月11日。 
 
  小区的一例
 
谁都知道这“一例”意味着什么
 
给保安手上探头似的
体温测试器对准脑门
就像留下这辈子的买路钱
 
一例,虽说疑似。一枚
也许爆炸也许被侥幸拆卸的引擎
大家倒吸口气,这口气到了
肚子里半天还是凉的
 
邻居将家门从里面用胶带封严
 
11号楼朋友电话:猪肉鸡蛋
放你家门外啦。真空包装
——专为你买的。甭客气
我家上周开始,素食主义了
 
这半生,像翻书一样翻过一遍
似乎没做过什么亏心事
不占人便宜,不给领导添乱
路过洗脚房、美发厅等敏感区域
宁肯绕半座城也绕着走
 
也罢,但愿其他人别中这彩头
我要一步步,丈量着距离去医院
我无法将风雪暖热,街道冷寂
 
临出门,他把鞋柜里的鞋子
一双双地重新摆整齐
 
2020年2月14日。 
 
  亲爱的隐形杀手
                                           
我多想看着我的小儿子
像一匹小马稳稳地飞快地
在院子里奔跑。怕他丢了
我像一条老狗喘着气追
 
这些天不行,关他在家里
有时又后怕,把他带来
这乱糟糟的世界上有些后悔
 
病毒凶猛。同时是个特别会
躲猫猫的家伙。按钮、门禁
都属于危险部位。你瞧长得
漂亮的人在街上也藏起她的脸
 
电梯间粘了塑料泡沫,插着牙签
“注意,请业主用它点击触键
之后请丢在旁边的纸杯里。“
他模仿保洁员阿姨的语气
 
他写一会假期作业又想出去
想制止已经不见了人影。回家
他妈妈酒精啊喷雾啊忙乎半天
他又摸上了门把手。站住!
他问,是不是我把双手举起来?
 
会不会染病?天知道,你免疫力强
但是把我们招惹了,同样糟糕
你的病妈抵抗力弱,爸爸老,也是
一碰就往后倒。奥你的作文快给我交
 
儿子正襟危坐写作文,写爸爸
发起怒来比病毒还丑,还可恶
他呆呆地,发愁这一天可怎么过?
看看蜡笔小新又看看窗外。这个
不喜欢读书的孩子居然在怀念学校
 
 2020年2月15日。 
 
(陆健,著名诗人,中国传媒大学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文学著作20部。) 

 
 
程维抗疫诗五首 

程 维
 
  惟有胜利,此外别无他途

活着不易,从来就没有容易的时候
贫穷、饥饿、病毒,有时都是看不见的
它一直潜伏在身边,它比我们,更有耐心
一有懈怠,就乘机入侵,露出狰狞面目
沦陷于病毒的城,都在为生存而战
减少外出,尽量呆在家里,魔鬼就在门外

无惧并不等于勇敢,口罩要戴好
保护了自己就是保护了他人,请勇敢地
保卫自己,每个人都平安了,人类就平安
请以人类的名义,保护好自己,,我再说一遍
请戴上口罩,对人类负责,你无权放纵不羁

活着不易,我们还要面对生活
一点美,足以让人生灿烂,何况此世
还有那么多美妙的事物,令人心怀热爱
而此刻,面对灾难,我们惟有胜利
此外别无他途,请相信我,请读这首诗

2020.1.23.除夕.病毒肆虐,武汉封城时 
 
  天国的神杖
 
神啊,如果你不幸死在人间
我要把你抬上山冈,进行国葬
你是为拯救人间而死
幸存者都会加入哀悼的行列
长城上会鸣砲九响,把你送回天国
神啊,如果你不幸死在人间
那就戳穿了不死之神的谎言
一旦死亡之菌神传神了
会不会引起天国的恐慌
那里不封城,不隔离,恐怕是不行的
如果天神也戴起了口罩
白云就要扯破了,晴空也便无云
飞机也不能从天上经过,飞到高处的鹰
也要测体温,否则不能到空中乱飞
掉到地上又成了头号病鹰
医院也治不了你,神啊,请把它收留
因为鹰是天国的神杖,上帝离不开它
如果你不幸死在人间
请以神的名义死去,我会把你
抬上山冈,埋在山神庙的后院,阿门!
 
2020.3.15. 
 
  宝贝,我爱你--给佩伦

宝贝,封闭的日子是阴冷的
外面是雨,瘟疫催开了冠状花朵
寂寥的长街把城市抽空了
家是最后的掩庇体,隐藏着
小心翼翼的生活,时光是忧郁的
是你给了我们以阳光,二月的
你给了成人以天真,洗涤忧虑,困苦
和枯寂,你让我们找到了最简单的笑
不需要任何理由,使阳光下的哭泣
像玻璃一样闪耀着忧伤,穿过空旷的
街道,从一座城到另一座
像婴孩之声直击人心,宝贝
你根本不知道此时正发生着什么
你真的没有必要知道,这个黑色二月
白口罩与病毒并行,走过它
一切都会好的,你呀呀学语,我教你说
我爱你,我爱生活,我爱这个世界,宝贝

2020.2.23. 
 
  美杜莎之筏 
 
人世何其凶险
到处都有沧海的阴影
你已无处可逃
只有美杜莎之筏
浮在峰口浪尖
就像神遣的渡船
大海藏刀
每一把都能杀人
既便你渡筏逃生
又如何逃得过
风的捕手
疫的暗遣
远处幻想的海岸线
仿佛一重重绳索
把你梱在孤筏上
经受生死之险
我一觉醒来
如同逃出生天
又跌入另一个梦境
 
2020.2.23. 
 
  会好的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尽管人世充斥凶险
日子还是得过,你我还是
要出门买菜购物,还是
得要上班,还得坐地铁
乘公交,步行,还是会遇上
各种各样的人,谁也不知道
谁是无症感染者,那人自己
也不知道,世界就是在未知中
运行的,你我浑然不觉
就过了一天,接下来的日子
照旧过就是了,时刻小心着一些
疫情时期的生活毕竟不同往日
别跟人握手,别近距离
接触,别在人群中暴露面孔
别让病菌找上你,就当是捉迷藏
我们一定不会输的
一切当然会好的,可我们要跟着
一同好起来,把艰难的日子过完
 
2020.4.1 
 
(程维   ,著名诗人、小说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出版文学著作20余部。)
 
 
 
雁西抗疫诗五首 

雁 西
 
 
  再不见面,春天就过去了
 
这个春天有点冷,冷得树也在抖索
冷得花也不想开
我的心也有点冷,冷得心不在焉
什么也不想说
梦中惊醒,你在叫我的名字
我知道了呀
再不播种,田野就荒芜了,再不见面,春天就过去了
再不相爱,时间就消失了
打开门和窗,风吹来,雪化了
阳光出来了,我看见你笑了
 
2020.3.29写于洪江 
 
  立春
   
夜空落下不尽忧伤,春,在海边闷闷不乐
每一个活着的人真的爱世界,爱亲友,爱自己?
为什么要一次次伤害
伤害到无法承受
今夜,大海一定看见了我祈祷的烛光
让死神从海里隐去,带走不安,焦虑和恐惧
这病魔在行凶,在寻找可以带走的人
蝙蝠不能再飞,不再是福临的象征
人呵人,为什么在遭到报应时
才会相信眼泪,才会悔恨不已。天灾人祸其实在人自己
一个星球的失衡与摇晃
给世界的眼晴安上望远镜。每个星球都有
自己的位置和气息,离神如此之近
近到可以听见呼吸
不要丧失阳光,良知和希望。悲悯,是人类的天性
也是爱的意志。
鸟在海边残叫,凄凉的悲哭在发出
信号,也在经历一场与人类同样的命运
既然我们还需要时间,就该给时间
血液,既然我们
深爱过这个世界,就应该对这个
世界好些,再好些
从今天起,春,立在天地间,我们,
立在春天里 
 
  外面下着大雪
 
没有下雪,我却觉得外面下着大雪
故乡,我在海边遥望,原谅我,今年我不回去,这是第一次没有回
父亲,母亲,我想说,只要没忘记,你们便还活着。
我无数次这样安慰自己
在海边,在新家,毫不犹豫将自己隔离
把春节,把日子放回普通的日子
 
没有下雪,我却觉得外面下着大雪
掩埋了黑色森林,掩埋了土地的裂痕
但无法掩埋海水,无法掩埋惊恐的疫情
死亡的消息让一个个活人如临大敌
都在家里,关门,开窗,洗手,消毒
都紧张起来了,都知道了生命的珍贵
完全进入了自己的世界,看书,画画,写作,做饭。
在坚守,在打一场没有
硝烟的战斗,是生死决战。
 
每一个人都开始有了眼泪、挂念和祈祷,心怀着爱
这场雪今夜下完了,春天咳嗽着过来了
在这个春天,我不仅要担心亲人和朋友
我还要担心春天和担心宅在家中的自己
但我坚信:春天就是春天,一定是胜者 
 
春花的葬礼,要求每一个人好好活着
——致菲利普.雅各泰
 
当众人在歌唱,我选择在万籁俱寂的夜晚
在众山之中的洪江,听月亮和星星
的私语
听万物心跳的和弦之声
怎么能熄灯所有的灯,必须留一盏
青蛙踏过青叶之后要回到池塘边的家
飞蛾,为了爱情,承愿死,选择有光的灯
逝去的亲人,还要在清明和七月半,从天堂寻灯回村
在光亮与黑暗中静观生与死的变数
疫情叫醒了无数沉睡的灵魂
还分什么国内和国外
无论你在东,还是在西,都一样
都在一个地球上,都是一家人
还有什么,不,已经没有什么
让我们恐惧和绝望
对,只要经过死,就不怕活着
春花的葬礼,要求每一个人好好活着
 
2020.4.1写于洪江

 
  致韦永泽

你头顶着光亮,在生病的春天
前行,往鸟儿飞离,花朵忧伤的
死神提刀的,所有中国人
心疼而牵挂的武汉
你,我亲爱的兄弟
贵州荔波洪江的韦永泽
一个仁德的医者
你毅然选择奔赴武汉
你站得笔直,轻松地微笑
往日儒雅温和的你,多么像
洪江的细雨
而此刻,你在我眼里
又多么像洪江的山,雄浑而辽阔
分别一刻
妻子和你紧紧的拥抱和泪行
也令我们眼泪不止
为你感动,也为你骄傲
千言万语,归为一句:
永泽兄弟,平安归来! 
 
(雁西,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化管理协会副秘书长,著有诗集10余部。) 
 
 
张况抗疫诗五首 

张 况 

 
  钟南山厘清了人类与病毒的辈分关系
 
是的,我平生只歌唱我认为值得歌唱的人和事
比如庚子新春,钟南山毅然披挂,再次征疫
抡起耄耋重拳,逆向出击
砸中疫情冠状的歪脖子,如同端起辛亥版的汉阳造
瞄准满清签约的屈辱败笔,及其难以蠡测的疯狂病历
扣响黄鹤楼倒叙1800年的沉重扳机
击穿它们鬼影般企图蔓延的命门,然后疾速
为一座900万人口的城市按下暂停键,以封城的名义
给所有嘴巴和鼻子穿上衣服,让双手停摆,双脚敛迹
让14亿人宅家狠命洗手、洗心,用泪滴
浇灌悔意,将病毒紊乱的家族史,逐一封死
拯苍生于倒悬,挽危殆于瞬息
 
是的,此时此刻,我必须为这座令人仰止的高山横笛
用SARS伪装17载之后再次碰翻的那只潘多拉盒
盛装人类口腹中泣血的山珍海味和任性妄为
让鞭炮排挤的硝烟,轰出斑斓七孔,不让它们流血
只许它们流鼻涕,并保持年长的矜持
用长茧的手指,剥离新桃旧符附着的福祉
继而用酒精擦拭节气的慧根,获得某种近似于顿悟的启示
然后翻开《本草纲目》,用李时珍的处方解救病毒妖艳的闺蜜
将廉价的中草药带入新时代,唤醒患者对西医昂贵的单相思
将七孔低调的笛声稀释为凉茶,为妖疫暴涨的脾气泻火
优雅地阐释艾灸、刮痧、拔罐与穴位贴敷的关系
翘着二郎腿,漫不经心的看分子、离子和原子不停地较劲、角力
顺便定义仁者大爱的逻辑,以便在进行下一场交易时
用静默的眼神交流遗传经历。对传统杀价得用拒绝的手势
潲水油和尿酸勾兑的假酒,在崎岖的销路上遭遇客户间歇性失忆
帕金森体的书法,于颤抖中悟出了线条货真价实的跨国界真理
中药与西药共处一室并不乱伦,相反,杂交提高了疗救的品质
我看见婴儿匀称的鼻息,在时间的指尖下启蒙父辈的陋习
七孔流泪,那是春天突如其来的变奏,感染了新冠妖疫
受伤的节令戴上呼吸机,像重症患者的家属
在伤心地掐算死亡的倒计时
 
叛逆的音阶永远是无辜的,它们机灵地跨越千难万险之后
终于在院士的实验室里,找到了一张完整的线性谱系
新生也不是不可能的,只要土地肥沃,阳光充足,水分适宜
并保证暧昧的空气中,随时能散发荷尔蒙亢奋的气息
西方的上帝不是万能的,他没有救死扶伤的本事
因此很难创造神灭病毒的人间奇迹
对于死亡,没有谁比东方的阎王更见犀利
连日来,恼人的指标在逐步下降,如禅宗皈依
所有的人都在焦躁中搓手跺脚,嘴里念念有词
一级响应换届在即,脱口罩降级是迟早的事
拐点还没来到,兴奋为时过早,没有人为你的健康兜底
任何的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埋藏着反弹的歧义
奉劝所有人继续保持安静,继续低调行事
摸石头过河得有板有眼,千万莫要操之过急
 
一曲终了,舒口气,历史由此进入更年期
我看见一座山抱着一颗圆滚滚的朝阳在打盹
假寐或休憩,都可以暂时舒缓压力
呼气: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吸气:华光溢彩,阳春报喜
白鹿青崖,烟岚出岫,远处的万道霞辉
摊开温暖的手势,拽着一个民族的锦绣前程拼命奔驰
良性循环的各种管理机制正在有序生成
令行禁止由此成为必需遵循的崇高体系
我看见一座山如鲲鹏展翅,庇佑中华,吸食九天清气
这座山老骥伏枥壮心不死,心系家国,盘桓不已
即使病毒肆虐,黑云压城,雨脚密集
也没能阻止他手持骨骼之剑,以万夫莫当之勇,刺破云翳
为眼前的水乳大地,绽放无边的旖旎
 
是的,他是院士中的国士,国士中的猛士
他厘清了人类与病毒之间的辈分关系
他属于天空,属于大地,属于蔚蓝,也属于果实
他的绝技,关乎人类顺畅的呼吸
因此,他的命运,注定要与他的人格比翼齐飞
生生不息,永无穷期 
 
  记住李文亮那双天使般的眼睛
 
是的,我平生只哭那些我认为值得一哭的人和事
比如不久前武汉中心医院那位名叫李文亮的眼科医师
忽然从微信同学群中挺身而出,振臂高呼:全体注意!
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病毒,形迹十分可疑
极有流窜作案的可能,必需引起足够的重视
他质疑的哨声,炸响早春的第一声霹雳
逐级撕裂医学分工隔行如隔山的天堑,以殉道者的气质
毅然示警,旨在捡拾某种比疗救更为积极的春消息
 
天不假年实在令人惋惜,他不意竟遭遇了死神设伏的毒计
没能带着雄浑的呼吸,换取英雄的地位与名气
及时纠正一趟死亡列车恐怖的行程、偏执的轨迹
揣着一份比病毒更让人寒心的训诫书,遽然而逝
他渐弱的心电随渐强的哨音消逝,一如春天的股市
揭开跌跌不休的黑色记忆,令人劳神焦思
很遗憾眼科医师比窦娥还冤:他眼瞅着自己的血色手印
覆盖着一条死亡直线,将自己抱薪的遗体
磨成一支利箭,射死世间变味的良心、轻率的认知
他走得如此匆促,如此悄无声息
我没记错的话,他走的那天是阳历二月七日、阴历正月十四
次日上午,我在网络上发现这位眼科医生死后眼睛一直不闭
有人很快从他闪光的名字里找到了一星亮点背后黯然的秘密
眼科医生不闭的双眼,由此幻化成元宵记忆里
高悬于江城上空和人们心中的明月
一颗用来追悼,一颗用来醒世
 
找不到眼泪的人们,忍不住哭泣
他们含泪将春联烫金的字迹
涂改成铺天盖地的黑色悼词
用梦魇般的恐惧,愤然激活海啸般的滔天话题
将许多干净和不干净的灵魂拉出来狠狠冲洗
我觉得所有被淋湿躯壳的人
都该从内心感到汗颜无地
 
是的,像眼科医生这样的好兄弟
我不但要对着他的遗像三鞠躬、好好痛哭一次
我还要以诗歌的名义,为他撰挽联、写悼亡诗
即便知道自己通身都是病句,也要怀抱病毒冠状的真相
借重道义与人性的底线,打磨遗训般令人深思的哲理
惟其如此,才能放下殡仪馆喑哑的轮回,坦然面对生死
顺便寻回“一士殂播火,九州悲抱薪”的痛苦记忆 
 
  做一个冷静的思想者
 
在大灾大难面前
做一个冷静的思想者,做一个
沉着的爱国主义者
比什么都重要
 
有时候,不置一词
就是对祖国和人民最大的爱
就是对历险者和医护人员最大的支持
有时候,不着一字
才能做出世上最大的文章
 
瞎嚷嚷和干着急都是徒劳的
根本帮不上忙,也无济于事
跟瞎起哄添堵添乱
没多大区别
 
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
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尊严
疾病不会低于尘土
灵长类不可能向病毒低头
不惧风险,沉着应对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有时候,沉默才是对潜在敌手
最有力的回击
 
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
相信疗救总比病菌强
相信一个伟大的民族绝不会被一时的困难吓倒
相信生活终将回归美好
 
安静!请保持安静!
定力!请保持足够的定力
请每一个人都努力做好自己
只要你那颗慈悲之心
真的为众生的安危悬着就好
相信时间是最好的魔术师
相信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 
 
  洗心
 
疫情严峻
赶紧洗手吧
祖先们说了,洗手就该用金盆
不过,老夫愈发觉得
最该洗的
是人心 
 
  平静如水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洗手是对无辜之水的另一种亵渎
整天洗手的人,不见得就干净到哪里去
只要心地善良,即便一辈子不洗手
日子,也照样会
平静如水 
 
(张况,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协主席团成员,著有文学作品31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