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中诗论坛半月原创竞赛票选结果公示暨作品展示(第十七期6.1-6.15)

2022-06-24 12:14:22 作者:中诗论坛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第十七期主持人:茂华。本期固定命题:《蛛网》《端午辞》《病毒时代》。从2022年6月1日开始到6月15日截止,共收到有效投稿86首。经两轮投票,最终票选出入选作品12首。

 
第十七期主持人:茂华
第一轮投票:茅屋寒士、茂华、中沙河、葛运江、南国杜鹃、妍冰、顾念、缱绻、水里鱼多、李娃丽、知了天下、吴殿平、夫唯、徐一川、陈湖、木蝴蝶
第二轮投票:徐一川、茂华、夫唯、顾念、乐山船公、冯歌

  为了促进诗歌繁荣,发挥中诗网中诗论坛的职能作用,提升诗歌创作水平,中诗网中诗论坛策划了现代新诗半月同题原创竞赛。第十七期固定命题:《蛛网》《端午辞》《病毒时代》。从2022年6月1日开始到6月15日截止,共收到有效投稿86首。经第一轮投票初选出有效入围作品20首,入围作者及作品如下(按投稿作品汇总顺序):

01.胡有琪:《端午辞》
02.占东海:《端午辞》
03.隐士公:《端午辞》
04.蒲竹黾:《蛛网》
05.孟  萌:《病毒时代》
06.钱智伟:《病毒时代》
07.北  君:《蛛网》
08.北  君:《端午辞》
09.李传英:《蛛网》
10.李传英:《端午辞》
11.长安肆少:《病毒时代》
12.长安肆少:《蛛网》
13.吴殿平:《端午辞》
14.李娃丽:《蛛网》
15.东方风:《蛛网》
16.中沙河:《端午辞》
17.羌无笛:《病毒时代》
18.中沙河:《蛛网》
19.小  建:《蛛网》
20.田丰源:《蛛网》

  再经第二轮投票,最终票选出入选作品12首如下:(作品按票数多少排序,一人有多首则选票数最高的一首)

01.孟  萌:《病毒时代》
02.李传英:《蛛网》
03.北  君:《蛛网》
04.长安肆少:《病毒时代》
05.钱智伟:《病毒时代》
06.小  建:《蛛网》
07.李娃丽:《蛛网》
08.中沙河:《蛛网》
09.田丰源:《蛛网》
10.占东海:《端午辞》
11.吴殿平:《端午辞》
12.羌无笛:《病毒时代》

--------------------------------------------
终选作品展示:

01.病毒时代
文 | 孟  萌


我饮下那杯维生素,戒下晚餐
这是唯一减少脉冲的方式
得以安全的心跳
拾荒老人经过十点钟的广场一角
芹菜开在他手上,健硕而清朗
含混的游隼因嫌弃或者忧惧
历险只是吻别了他草织的帽子
他健康咳声如新竹的箭矢
穿越平原,城郭
鲶鱼焦虑的食物分辩术
我的选择不是他无味寡欢的一生
判决的医师在大声朗读
也只是今夜减量的飞鱼与山魈
因幸运而回应一声痛恸的祈祷


02.蛛网
文 | 李传英


侧身让过风,领地狭窄
只可容纳一点点悲伤

八卦,图腾,占卜
都是赚取口食之欲的伎俩

纫上针,细细密密编织
再细密的针脚
都没有网住即将落下的暮色


03.蛛网
文 | 北  君


我是自投罗网的。你吐的丝
那么轻柔,就像你的话
一次轻轻的触及,就怦然心动
你用丝,一圈圈缠绕,把我俘获
这温柔的陷阱,让我痛苦,更让我沉醉
内心坚硬的东西开始软化
我在你的小黑屋子里
就像特洛伊木马困着的爱人
等着你,打开这爱的牢房
用温柔的舌吻,取出我的泪水


04.病毒时代
文 | 长安肆少


做完第17轮核酸的七舅姥爷还是没能熬过春天
他的坟头,一只蜗牛第193次跌落,又第194次爬起

隔着玻璃罩,里面不止是蜗牛
还有白鼠,蝙蝠,或是世间所能找到的每一条生命
他们的哀嚎挤开黑暗与牢笼,窜上文明的华尔街

黎明。一只猴子在丛林间惊惶奔逃
有人恐惧地看,有人兴奋地笑,有人开始囤积石油与面包
单细胞,多细胞……依约有了灵魂的味道


05.病毒时代
文 | 钱智伟


读丹·布朗文字,好像石匠就藏在我们后背
偷偷雕刻他们的六角芒星和符号,让我们脊梁骨一阵发凉

读S.D.佩雷的书,好像生化危机已经现实版了
丧尸就躲在人们身后,最好的办法赶紧“甩锅”

据考证,珍珠港事件源于一本书
小说《伟大的太平洋战争》


06.蛛网
文 | 小  建


它撒开的网,可以
兜住一切微生物
无色的丝线,悬于墙角

它把阳光切割成
时间的多角形式
晨曦,勾勒出弯曲的弧度
晨风,在它的画里写意

夜色凝重时,一只
蜘蛛。睡在用水切割水的雾床上
为明天,精心设计
一场没有血腥的战场

却网不住早起的炊烟
和血色黎明


07.蛛网
文 | 李娃丽


它们结在高处,或低矮的地方
最主要是无人迹的地方
露重的夜晚和有雨的时候
它们就网住眼泪,网住伤
碰巧被阳光捉到
泪水便闪出七彩绚丽的光
无数日夜长久的等待
总能捕到一些扑棱挣扎的蛾子
大多时候,它们更像逐梦的人
风一吹,便不停
扑腾和质疑

08.蛛网
文 | 中沙河


时间是经,空间是纬,密密麻麻地
织出了人间的悲欢离合,织出了极有规律的
阴差阳错”。那时我们还小,在缝隙间穿行
并不理会,粘如藕丝透明的诱惑

及至长大,开始小心翼翼
避开那些扇形的轮廓。网中漏过春秋
漏过风雨,漏过擦亮星星的尾迹
却对一个人所剩无几的华发,不依不饶

现在,我的一只胳膊和腿,已被它牢牢黏住
所有挣扎和哀嚎成为徒劳。已经过去的
正在进行的、将要来临的,成为格式化程序
我看见光阴这只白蜘蛛,洞开了血盆大口


09.蛛网
文 | 田丰源


当叶子被二月回归的春燕,剪出想要的形状
叶子便纷纷与蛛丝勾连,织上暗器
只要有风吹叶动,蛛丝就会颤抖一下
滚动的露珠沾有灰尘,叶子并不在意
它关心的是树下的黑缸,积蓄的滴数
露珠没有行标或国际,偶尔夹裹着昆虫的
裸尸,自然会吸引更多的鸟
——美味不能独食,一定要分享给更多的羽翼
——正中叶子和蜘蛛的下怀。露珠是我们疲劳的
眼流出的泪,倾泻在手指间发着蓝光的屏上

10.端午辞
文 | 占东海


那个手夹烟头
坐在地头自己身体里的堂哥
默不作声

一畦畦湛蓝色的麦子
站起身走向水塘
汲满麦穗又退回鸟鸣中

我们割完麦子,顺便清掉杂草
和菟丝子。坐在地头
自己墓碑的人默不作声
他把我们删除了


11.端午辞
文 | 吴殿平


其实你
一直都在行走
两千二百余年你把宿命
走成一种仰望

你用丹心修饰巍峨
让高山诠释表情
曳大地为绶带和长衫

有人说你走了
而秋风予以否认
我们总能从云朵和旷野的
脚踝上取下你的身高

谁说你走了
你把五月修改为乳名
我们总能在一些细节上
读取你的名字和气节

我们遵从于内心
常常以菖蒲
和粽子的名义


12.病毒时代
文 | 羌无笛


弗拉基米尔,跟普京一般硬朗
带有贫民传习的抗原体和情绪爆点
千万不要说“山河无恙”
他会开骂,表面却胡子八叉衰给导演看
明知肌体被巨噬能量侵蚀
他还是恭敬独立广场的拥抱表演
即使“国破家亡山河碎”
他天天拼命两个词:战斗!武器!
时至深夜才会想想
克尔
怀念一个女人斗而不破的柔性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