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四平仓库在闪烁(附:后记)

——致电影《八佰》

2020-09-03 14:10:02 作者:程勇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诗人程勇新作,致敬八佰勇士,致敬时代的英雄们。
 
八佰勇士没有去过上海
他们去了,从芦苇里穿过去
一座城市,一间巨大的仓库
横卧在一片废墟上
像一条威风凛凛的巨龙
 
两种力量相互接近
一种来自内部骄傲的骨血
一种来自侵略者的冷酷
他们相遇的地方
你才能从民族的脊梁上发现自己
 
仓库忧伤,它是全城最重的
众多的窗子叠成一扇窗子
墙壁到处是爬行的十字镐
火星四溅,夜的光亮
和树冠的漫游被囚禁在那里
      
窗子对面的租界挤满了灵魂
他们绝望地呐喊:“好样的,
我们为中国军人感到骄傲!”
他们的声音带着光芒飞过
仓库在布满龙鳞的阴影中回响
 
侵略者在进攻,飞机在飞
这间沉重的仓库就是一架
瞄向天空的巨型望远镜
一挺重机枪在屋顶的飞雪中扫射
子弹的残片飞向遥远的星河
 
又一阵安静,静得让人战栗
走留的力量拉锯着心的两端
寒风从一堵洞开的残壁吹进来
墙上的东西像埃及壁画
浮现在一座墓穴上的景致
 
死者,就让他肃然不动
活着的勇士,必须在仓库前
挖掘出一座昂贵至极的公墓
它是关闭的大门,是圣堡
一副“就坚守在这里”的凛然
 
一匹白马独自站在仓库的中央
它很高大,白得像雪
隐喻着喑哑世界的搏斗形象
它说:“我甩掉了骑在我身上的重负
我慢慢重生,要吞吃掉一切野蛮。”
 
于是一群士兵,背着炸药包
背着河山,背着同胞和亲人
在仓库的弹孔中飞翔着降落
轰隆一声,与自己的影子分离
像盛开的樱桃树抚摸着归家的梦
 
从下水道出来的三个断肠人
怀里抱着人间的戏服
刚刚演完生死离合后
灰色的水面出现一个声音:战斗
跳跃的火苗在心中和手里燃烧
 
漆黑的仓库在寒风中一直站立着
一道直接来自强盗妖魔的强光
照亮一盏盏沉重的孤灯
血液在流淌,但面无惧色
这一盏盏孤灯是伟大明亮的记忆
 
那天上海的夜晚,仿佛太长
雪花无声地飘落,冲锋的影子
和奔泄的流水轰响着古老的桥
桥,它是飞掠死亡和跨越的见证
而子弹,则穿过了疼痛的历史 
 
后记:
  在看电影的过程中,有几个感人的场面让我忍不住流泪。我在西藏从军二十余载,虽没上过战场,但对于军人的情感体会是一致的。没有谁想要战争,因为战争要人命。但是,当祖国河山被敌人占领,当同胞受到蹂躏,作为军人,就不仅仅是个体和自然的生命。他代表着更大范围的使命,这个使命便是民族、国家的安危。八佰勇士就是那个时代的英雄,向他们致敬。
  就在我写完此诗之时,印度军队又越过边境,非法侵占我们的领土。美国双航母一直在南海、在台湾海峡觊觎着我们。今天中国的发展面临着极大的挑战。这个挑战有战争的,有经济的,有政治的。历史和现实证明,无论面对多大风雨,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支强大的军队都能够在各种挑战中前进。正如习近平总书记说:“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进步伐。”
  放眼当下整个人类的全部,又以美好未来为旨归,即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量和实践。少数始终抱着霸权野心的国家,必将被历史淘汰出局。我们有足够的自信面对这一天的到来。从这个层面上说,诗人与世界的关系,就是个人与人类整体之间的关系,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关系。
  祝愿祖国!
作者简介

程勇,籍贯贵州仁怀,现居昆明。西藏从军二十余载。作品发表于《学习强国》《解放军报》《散文选刊》《海外文摘》《散文诗》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