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一首奇诡靓丽的诗

——读长安瘦马《地下兵俑》

2022-06-19 20:39:40 作者:书海墨香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书海墨香,本名张立鑫。1971年5月出生于北方富拉尔基。与风雪为伍,诗歌为伴,喜欢慢慢咀嚼陌生而熟悉的人生片段,如同咀嚼恒久相守的诗意芬芳。现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黑龙江省诗词协会会员,齐齐哈尔市作家协会会员。
  与诗作者的相识和与诗的相遇,皆出于偶然。像一堆普通日子里,突然某个反光的时刻。异常耀眼。
  说其人如其诗,既要了然其人,也更要熟悉其诗。而我,是从这样一首奇诡靓丽的诗里,相识了瘦马老师其人。
  这首诗共15节,119行,字面上在书写兵俑,字内里则在写活着,在写敬畏,在写那些状似离我们很远其实又很近的东西。我想,在写一个普通人与历,
  变幻中的错综复杂,包括感念和价值。
  相对于表面上的雕镂,作者更善于接通那些血管,连接那些骨骼。相对于追逐故去尘封已久的梦,作者更善于捕捉现实存在的质地以及历史的划痕。或者也可以这样认定,相对于文字的创作,作者更在乎生命的演绎,一种去简单、去平面化、去空泛滥抒情的长叙述,如同一卷长篇悄然而至于脉络间。它的诗语调,扎实而生动,其节奏直击进血流。
  下面我们来作以逐节赏析:
  
  兵俑目视前方
  兵俑无需抬头。纵然是黑夜
  天上永远也不会有星星了。
  兵俑的脸上漂浮着诡异的笑。他们的王
  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去点燃战火
  兵俑清楚,他们的血不会随浪漫的传说流入史诗。
  王不需要爱情。
  兵俑需要。
  
  诗在开头第一节:宣告了兵俑(活着的)的存在,诗人以出发于超越现实的感知,归于衡量现实本身的尺度。
  从诗中可以看出,既体现其跨越时空的描写,又恰当地点明:兵俑作为人的再正常不过的需求—情感需求。而战乱中,一个普通士兵的情感需求,又何其奢侈!
  作者切入的角度同样既是悬空于历史之上,又发乎于现实本心。诗人以自己内心的真来度化普通兵俑的真。而我们通常会反过来理解,兵俑的真,影响到诗人内心的真。或者二者走向契合。
  
  兵俑站在军阵里想念家中的女人
  想念的长度比手中的长戈要长好多。
  兵俑还没来得及圆房
  就站在军阵里。发髻有些蓬松
  他的妻子没有机会给他梳理头发
  熊熊烈火,把他的头发挽起来
  一个偏右的发髻
  很酷。
  
  这一节:兵俑已不再是概念化的符号或雕塑品,他们每一个都变成或自始至终是一个有血有肉的身躯。他们有妻子,有儿女,有父母,有亲朋…他们的存在,已超越了时间和文字的描述。诗人以细节和特征描写,使兵俑一下成为活生生的存在者这一事实。
  
  王回来了,王的直道下着雨。
  王没有从直道回来。
  王的华彩把直道压扁。王很伤心。
  轩车装饰着一个个臭鱼。王在秦皇岛打渔
  打了一车的臭鱼。和我的车前挂着鱼
  形状有些像。
  兵俑等回来了他们的王。
  兵俑可以回家了。
  
  这一节,作者提到了王,然后又毫不留情地点出了臭鱼。千古一帝的始皇伟业,竟然也逃不开死后尸身沦为与臭鱼为伍的结局,令人唏嘘。而兵俑更想着回家,只是这样一种回家的方式(死后陪葬于他们的王)充满着悲壮色彩。试想一下,便会感同身受于兵俑的遭遇。
  
  兵俑回家了
  兵俑在一口井里被人捞出
  谁也不知道兵俑来自哪个具体村落
  专家正在考证
  客从何来?兵俑真想骂一声
  你们都给我滚。
  兵俑发现自己的嘴灌满黄土
  王车上的臭鱼,搁浅。
  
  对于每一个兵俑的身世,现代人已经难于考证,虽然他们只是一个个雕塑体。可是对于诗人来说,或从另一层面意义上讲,他们又绝对是活生生的人。兵俑更大意义上代指士兵们。
  
  兵俑手中的长戈不见了
  那是南山上的硬木,一根可以燃烧一千年。
  现在他们必须接受
  接受静止状态。在王埋葬之前
  在王埋葬之后。一如既往。
  一些词汇和来往的方言幽灵一样游荡。
  他们没有根
  即便埋在土地里也没有根,兵俑不是种子。
  
  诗作中以此一节进入更高一层面,尤其精彩!抛开了兵俑的现实意义,而借喻到了长戈—南山上的硬木。由诗人亲手打造的意境,一种既属于文字的又夹藏于历史中的生息感,油然而生,且扑面而来。这近似一份古朴厚卓的情感寄托,同样在震彻并敲击着灵魂里的节奏。
  
  一个个幽灵在土地里游荡
  曾经有胆小的子孙见过他们。
  胆小的人要给自己找个神,作为支撑房屋的檩
  幽灵在另一个入口回到人间。
  王的青铜车,华盖斑驳
  王虚弱了。王的阳具像兵俑手中的长戈
  掉到地上
  兵俑冲锋时踩成泥浆。
  
  这一节紧跟上面表述中提过兵俑身世不可查,因此被迫成为孤魂野鬼的他们(兵俑)只能通过另一种存在方式回到人间。也即:被时间淘洗磨砺的方式,呈现在我们现代人面前。
  
  兵俑喜欢吃鱼,吃臭鱼
  昨天我在咸阳。点菜
  就点了一盘。
  臭鱼在临潼,有奇迹出现。
  狼烟在骊山上绵延起伏,像我的诗歌
  起承转合。复活
  兵俑死于意外。兵俑的女人去采摘桑叶。
  遇到了一个不回家的人。
  
  这一节:作者在巧妙地运用碰撞,兵俑和我、古与今的碰撞并予以置换着。意指死去的兵俑在“我”的诗里复活,“我”即兵俑,兵俑即“我”。诗人以此来拉近古今遥远的距离感。
  
  兵俑站在那里,麦子在腹中发芽
  麦子是什么?
  兵俑不会去种麦子了。
  兵俑等回了王
  王累了。王要去温泉洗个澡,
  王从温泉里出来说:
  你们为什么还站在这里
  兵俑惊讶,囧得把手中的长戈扔掉。
  
  这一节,作者提前设定了兵俑的职业,曾经是一个农民。可是农民已经不能种地了!兵俑已成为战争中的棋子,成为王的附属品。这一点足以证明了,兵俑的悲哀之处。也是自古以来,所有沦为武器或工具的百姓的悲哀。
  
  兵俑看见一只兔子,还有
  三只老鼠。老鼠在他的胸膛里建造房屋
  老鼠的粮仓就挂在兵俑的嘴边。
  兵俑闻不到麦香
  兵俑的腿,撞死了那只兔子。
  兵俑在地下,泥土里
  颜色没有丝毫改变
  兵俑看不见自己身上的颜色。
  
  这一节:诗人重新把关注点拉回到现实中来描写兵俑,被埋葬在地下的兵俑,只能成为战争和帝王的殉葬品。对他们来说,生与死早已没有多大差别。他们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追求。
  
  兵俑抓不住任何一只躺在脚下的兔子。
  导游说:这是奇迹。
  王,在挂着臭鱼的车里探出头来
  问:这是到哪了。
  兵俑吐出嘴里的黄土
  异口同声:彩、彩、彩。
  瞬间,那只撞死在兵俑脚下的兔子
  站起来,跑得比兔子还快。
  
  这一节,诗人犹如导演或魔术师一般,再现了奇诡的一幕:时间之轴不间断交错,抑或扭曲。比如第一句是说事实讲道理;第二句直接到导游的解说词;第三句至第六句,又切换到王与兵俑的对白,彼此在探讨时间问题。而第七、八句,又引申出另一层含义:那只现实中被兵俑撞死的兔子,实际上并没有死,而是进入到了另外时空。
  
  兵俑其实一直在静止状态
  只不过重新激活。被喧嚣惊掉手中的长戈
  还有张弓射箭的射手。眼球滚落
  还有马,肋骨清晰可见
  四个蹄子,杳无踪迹。
  指挥系统还在土里。不敢挖掘。
  王的气味,定位,发出信号
  兵俑没有收到。
  
  这一节,诗人又换了全新角度,从考古挖掘的角度上,从现代人目击真相角度,再次塑造了兵俑是活着的,他们之所以保持着静止状态,是未接收到王的指令。
  
  兵俑甲
  兵俑乙
  兵俑丙
  兵俑丁
  都叫一个跑龙套的长安瘦马扮演了。
  长安瘦马一天领了四份儿盒饭。
  无限的荣耀,像一把火
  在土地下燃烧。
  
  这一节,咋看很奇葩!诗人自己也进入到整个叙述的角色里。实际上,这一节相当于一个引子,意在引申出现实世界中兵俑存在的价值。
  
  兵俑的王没有女人
  兵俑有。有个从临潼走出去的后生
  成了大导演。他曾演个电影
  叫《古今大战秦俑情》。
  焚身以火,穿越,寻找他的女人。
  前生和今世都是一个世界
  都只有21克的重量。
  兵俑的魂魄。早已出去找他的女人。
  
  诗人从未忘记兵俑不是符号与雕塑品。意在与现实世界的接洽,并以对比评论的方式,引出自己对兵俑和对历史的估量。
  
  兵俑甲出列,你的新娘等你圆房
  兵俑乙出列,你的妻子正在分娩
  兵俑丙出列,你的父亲正在临终
  兵俑丁出列,你的母亲哭瞎了一双眼睛。
  散了吧
  你们回去吃一碗油泼面
  你们要忘记臭鱼的味道。
  
  这一节,让我想到,即便是现实中依然有兵俑存在的影子,比如一旦战争来临,现实中的士兵,是否同样面临着和兵俑一样的生死选择?
  
  埋葬那些兵俑,给他们二次葬的荣耀
  把战死的尸骨
  带回故乡。给他们唱一首歌
  压住臭鱼的味道。给他们写一首诗
  诗里没有臭鱼的味道。
  兵俑站在土地里,和土地上的人无关
  甚至连一点血脉亲缘都没有
  那该多好。
  
  最后一节,读着读着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此处明明还是兵俑,却感觉他们也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亦如那些死去的捐躯的英雄。他们的故事已根本无从知晓,但他们的悲壮与忧伤令人侧目和揪心!
  我们与诗人站在同一个角度上,无比希望兵俑只是兵俑(雕塑品)而已,无比希望他们与我们现实中的人毫无干系!
  以此结尾,充分表达出诗人对兵俑的敬意,即是如同对那些普通的不知来自何方的士兵与英雄的深切敬意。
  
  纵观全诗,我以为更接近于超现实的诗写作范畴,更接近于内抒情或冷抒情的笔触。一个个活生生的兵俑,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在该诗中得以客观与主观的双重呈现。同时,一场场现实与历史的碰撞,一个个不同时间轴心的交替,在该诗中得以一一呈现。
  这同样是一首穿透灵魂的诗,通过巧妙的构思,以心叩魂;通过一节一节文字的敲击,现实与想象的不断交替,以情感人,潜移默化中震撼人心!

 

地下兵俑


长安瘦马
 
1
 
兵俑目视前方
兵俑无需抬头。纵然是黑夜
天上永远也不会有星星了。
兵俑的脸上悬浮着诡异的笑。他们的王
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去点燃战火
兵俑清楚,他们的血不会随浪漫的传说流入史诗。
王不需要爱情。
兵俑需要。
 
2
 
兵俑站在军阵里想念家中的女人
想念的长度比手中的长戈要长好多。
兵俑还没来得及圆房
就站在军阵里。发髻有些蓬松
他的妻子没有机会给他梳理头发
熊熊烈火,把他的头发挽起来
一个偏右的发髻
很酷。
 
3
 
王回来了,王的直道下着雨。
王没有从直道回来。
王的华彩把直道压扁。王很伤心。
轩车装饰着一个个臭鱼。王在秦皇岛打渔
打了一车的臭鱼。和我的车前挂着鱼
形状有些像。
兵俑等回来了他们的王。
兵俑可以回家了。
 
4
 
兵俑回家了
兵俑在一口井里被人捞出
谁也不知道兵俑来自哪个具体村落
专家正在考证
客从何来?兵俑真想骂一声
你们都给我滚。
兵俑发现自己的嘴灌满黄土
王车上的臭鱼,搁浅。
 
5
 
兵俑手中的长戈不见了
那是南山上的硬木,一根可以燃烧一千年。
现在他们必须
接受静止状态。在王埋葬之前
在王埋葬之后。一如既往。
一些词汇和来往的方言幽灵一样游荡。
他们没有根
即便埋在土地里也没有根,兵俑不是种子。
 
6
 
一个个幽灵在土地里游荡
曾经有胆小的子孙见过他们。
胆小的人要给自己找个神,作为支撑房屋的檩
幽灵从另一个入口回到人间。
王的青铜车,华盖斑驳
王虚弱了。王的阳具像兵俑手中的长戈
掉到地上
兵俑冲锋时踩成泥浆。
 
7
 
兵俑喜欢吃鱼,吃臭鱼
昨天我在咸阳。点菜
就点了一盘。
臭鱼在临潼,有奇迹出现。
狼烟在骊山上绵延起伏,像我的诗歌
起承转合。复活
兵俑死于意外。兵俑的女人去采摘桑叶。
遇到了一个不回家的人。
 
8
 
兵俑站在那里,麦子在腹中发芽
麦子是什么?
兵俑不会去种麦子了。
兵俑等回了王
王累了。王要去温泉洗个澡,
王从温泉里出来说:
你们为什么还站在这里
兵俑惊讶,囧得把手中的长戈扔掉。
 
 
9
 
兵俑看见一只兔子,还有
三只老鼠。老鼠在他的胸膛里建造房屋
老鼠粮仓就挂在兵俑的嘴边。
兵俑闻不到麦香
兵俑的腿,撞死了那只兔子。
兵俑在地下,泥土里
颜色没有丝毫改变
兵俑看不见自己身上的颜色。
 
10
 
兵俑抓不住任何一只躺在脚下的兔子。
导游说:这是奇迹。
王,在挂着臭鱼的车里探出头来
问:这是到哪了。
兵俑吐出嘴里的黄土
异口同声:彩、彩、彩。
瞬间,那只撞死在兵俑脚下的兔子
站起来,跑得比兔子还快。
 
11
 
兵俑其实一直在静止状态
只不过重新激活。被喧嚣惊掉手中的长戈
还有张弓射箭的射手。眼球滚落
还有马,肋骨清晰可见
四个蹄子,杳无踪迹。
指挥系统还在土里。不敢挖掘。
王的气味,定位,发出信号
兵俑没有收到。
 
12
 
兵俑甲
兵俑乙
兵俑丙
兵俑丁
都叫一个跑龙套的长安瘦马扮演了。
长安瘦马一天领了四份儿盒饭。
无限的荣耀,像一把火
在土地下燃烧。
 
13
 
兵俑的王没有女人
兵俑有。有个从临潼走出去的后生
成了大导演。他曾演个电影
叫《古今大战秦俑情》。
焚身以火,穿越,寻找他的女人。
前生和今世都是一个世界
都只有21克的重量。
兵俑的魂魄。早已出去找他的女人。
 
14
 
兵俑甲出列,你的新娘等你圆房
兵俑乙出列,你的妻子正在分娩
兵俑丙出列,你的父亲正在临终
兵俑丁出列,你的母亲哭瞎了一双眼睛。
散了吧
你们回去吃一碗油泼面
你们要忘记臭鱼的味道。
 
15
 
埋葬那些兵俑,给他们二次葬的荣耀
把战死的尸骨
带回故乡。给他们唱一首歌
压住臭鱼的味道。给他们写一首诗
诗里没有臭鱼的味道。
兵俑站在土地里,和土地上的人无关
甚至连一点血脉亲缘都没有
那该多好。
 
长安瘦马2022年5月5日于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