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王长征:《周口店》(组诗)

2017-05-21 作者:王长征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王长征,青年作家。作品见于《人民日报》《星星》《散文选刊》《大河诗歌》等400多家刊物,出版诗文集多部,图书《北京西城老字号传承故事集锦》登上北京地区社科历史类畅销书排行榜。已荣获“《百花园》2015年度最佳作品提名奖”、上海第三届“中国龙文学奖”小说奖 等多个奖项。

王长征正面.jpg

《夜宿周口店》
 
 
清风吹着惬意
空荡荡的双肩包
有备而来
期待被诗歌装满
 
夜宿山下
庭院点缀几颗小星
诗友们眨着眼睛仰望
房檐风车耳边絮语
 
诗人入睡的时候
周口店依旧醒着
鸟鸣在树上生长
一嘟噜一嘟噜
变成黑夜里绚丽的花瓣
 
 
《石片瓦》
 
白云挂在高远蓝天
山坡随意躺着
几座古朴小屋
顶一房玲珑石片瓦
脸上挂着 憨憨的笑
 
每一寸都顺其自然
鳞片一样雅致有序
阳光在屋顶玩过滑梯
雨珠曾尖叫着蹦过迪
未经烧制的天然石片
宛如一首首未经打磨的诗
 
盯着轻松飞过屋顶
飞过石片瓦的蝴蝶
心湖泛起道道涟漪
 
 
《土鸡蛋》
 
四个木格子鸡窝
卧在山坡一块平地
质朴模样似乎历经百年
 
歪歪斜斜的粉笔字
斑驳陆离隐约可见
我为诗友指点三次
他才连声惊呼
“土鸡蛋幺,土鸡蛋——”
多么动听悦耳的语言
 
与山民和谐谈笑
只有没见过世面的母鸡
看到几位诗人靠近  焦躁不安
生怕买走她的孩子
“咯咯哒”嚷个不停
 
《醉石岭》
 
何等随心所欲不拘小节的狂生!
东倒西歪,用最舒服的姿势 醉卧山岭
这哪里是一堆凌乱的石头
分明是一群郁郁不得志
借酒笑消愁的仙人
猛撼着诗人放荡不羁的神经
 
定是历朝历代超凡脱俗的大雅大才大圣
不甘寂寞来这人类祖先诞生之地酣梦
对酒当歌对月舞剑
对着浩浩山脉呐喊
对着华夏五千年文明 擎起一片庄严的静
 
山下举办黄栌花诗会
血管里的诗魂 滚烫沸腾
暗夜里狂饮美酒的诗人
朦胧沉醉之眼皮 扇动壮阔雄风
把酒言欢激情朗诵的时候
巍巍大山隐隐传来神秘的响动
许是诗会
勾起醉石岭圣灵千年雅兴
成千上万个石头幡然醒来
一个个飞上云端
用颤抖宏大的声音回应
不信,请抬头瞩目
不信,你侧耳倾听
 
《周口店猿人遗址博物馆》
 
静穆,古人类的火种
照亮几十万年时空
古世纪瞳孔洞穿天机
炙热我的手心
 
大陆板块的碰撞
使人类的足迹湮灭在世界各地
沉睡了几十万年的祖先
偏偏在二战时期“出世”
难道为了惊醒后人——
多少丰功伟绩都会烟消云散
世界大战在你们面前渺小可怜
你们灵魂超然
留下化石展示生命的秘密
告诫人类不要轻易毁灭自己
 
当证明一切的头盖骨完成使命
又神奇地凭空消失
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不知躲进了哪个角落
等待下一次人类命运转折时“复出”
你们来去自如
神秘的力量变成未解之谜
遗我等俗人不停叩问
 
《石 斧》
 
粗糙笨拙
而又杀气腾腾
上古的兵器
从盘古手中继承
唯有神力的大臂才能挥动
劈开天地混沌
劈开日月星辉
劈向绝望的泪嘶
骇人的刃
被钢铁指钳握着
山河失色
百兽震惶
 
历史将其掩埋在幽深山谷
惊天动地的法力被封存石化
我知道,令人颤抖的石斧
不会永远沉睡
它静静地躺着
肃然而萧杀
迎面扑来的死亡气息
令人惊恐战栗
 
我以万分的小心不与之对视
生怕某句诗成为解封的咒语
但我必须作诗
为我的渺小与卑微
石斧啊!你为何不肯挪动
莫非在等待转世的酋长将你唤醒
 
 
《古人类化石》
 
五月的太阳
叫醒今日慵懒的梦
我来了
忍不住脚步放轻
 
一排排雕像沉默不语
古人类形象展馆定格
忧郁的眼睛看着拘谨的游客
健硕的臂膊张开
打开通往生命延续的大门
 
白天他们安静地等待
满足一切好奇的人
宽大的额头里
藏着幽默与狡黠
我想每当夜深人静
博物馆里的人猿像
定会走下陈列台 聚在一起
窃窃私语
 
《姥姥家》
 
夜晚,小桥被浓雾包裹
淙淙流水从脚下穿过
没有月亮的晚上
一团团湿漉漉的灯影
给高大孤独的树镀金
雾气缠绕的房屋上
星星是逃不掉的
没有游人打扰的时刻
真是静到姥姥家了!
 
注:姥姥家,是周口店一处文化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