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春华秋实并辉煌

――姚文仓同志新作《赠友人》赏析

2011-10-25 作者:檀歌 | 来源:中国诗歌网 | 阅读:
  赠友人(姚文仓)
深秋风劲菊花香,古稀耄耋头顶霜。
朝霞夕阳皆无限,春华秋实并辉煌。
观天观地观日月,伴书伴

  赠友人姚文仓
深秋风劲菊花香,古稀耄耋头顶霜。
朝霞夕阳皆无限,春华秋实并辉煌。
观天观地观日月,伴书伴友伴儿郎。
故人相逢一杯酒,笑看黄河与长江。

  辛卯春二月,我读到了姚文仓同志的这首新作《赠友人》。这首诗是文仓同志去年秋天写给一位多年未曾见面的老同学的。同学少年,几十年后兰州重逢,抚今追昔,感慨人生,情之所至,提笔成诗。
  这是一首秋日咏怀之作。品读再三,感到全诗意境壮美,气势流畅,情真意笃,凝重豪放。真似一坛陈年老酒,香醇浓郁,耐人回味,极具感染力。是表达作者步入老年后豁达大观、志存高远、积极向上情怀的一首好诗。试析如下:
  深秋风劲菊花香,古稀耄耋头顶霜。全诗开篇即点出,在秋高气爽,菊花飘香的季节,我与故友重逢。此时我们都已进入满头华发的古稀耄耋之年。古稀:七十岁,耄耋:八、九十岁,泛指年老。诗句以自然流畅的笔调,看似在不经意之中、实则独具匠心地描绘出一幅浓重宜人的深秋画面和主人公健硕爽朗的精神风貌,极见功力。秋菊傲霜、秋菊香凝,以菊喻人,并不罕见。但因“秋深风劲”,则更显寒香袭远;虽“古稀耄耋”,却甘头顶青霜。如把一二两句上下对照,“深秋风劲”与“古稀耄耋”相对,则反衬出人虽年老,却如疾风劲草,老而弥坚;“菊花香”与“头顶霜”相对,则互为反衬,一语双关,既映衬出秋菊傲霜,卓而不群的高贵品格,又映衬出人如霜菊,霜重而香浓的豪气,可谓暗喻巧妙,落笔不凡。
  菊,是历代人们喜爱和吟咏的对象,咏菊诗篇不可胜数。在古典诗词中直接写“菊香”的诗句就有很多:如,屈原有“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汉刘彻有“兰有秀兮菊有芳”;唐王绩有“山菊秋自香”;李世民有“风劲摇残香”;刘禹锡有“素萼迎寒秀,金英带露香”;徐铉有“细丽披金彩,氛氲散远馨”等。其中,虽有不少脍炙人口的名篇佳句,为后世传诵,但多为就物咏物或表达孤芳自赏、个人之喜怒哀乐,真正吟咏人老志坚、积极向上豪迈情怀的,就笔者所见不是很多。而姚诗此二句前后呼应,把“菊香”与“皓首”直接联系起来,取得“菊人合一”的凄美效果,应当说在艺术表现上是确有独到之处的。
  朝霞夕阳皆无限,春华秋实并辉煌。如果说诗的开头为全诗开创了一个美的意境,气氛上作了渲染和铺垫,这里诗人则打开了心扉,敞露了胸怀,为我们展现了一个无限美好、无比崇高的思想境界。大气恢弘地表达了主人公永不言老的年轻心态和充满革命乐观主义的人生观和世界观。2003年7月,作者在京与友人相聚时,曾有“骥老志犹在,何虑白发生”的慨叹(见中国作家出版社版《姚文仓诗集》)。今日之吟咏,既与当年一脉相承,又体现了作者对自然、对社会、对人生规律认识的新的升华。“朝霞”和“夕阳”都无限美好,她们互为因果,互相转换;“春华”和“秋实”一样美丽辉煌,同样互为因果,互相转换,生机无限。这就一扫前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哀惋之情和悲凉情怀,且孕含着深刻哲理。作者哲学造诣颇深,将深刻哲理寓于艺术化之中,亦是这首诗的一个鲜明特色,也是诗人的人生感悟。从一定意义上说,春是为了秋,花是为了果,秋实比春华更重要。人生也是这样。青春固然是黄金岁月,充实自强的老年也很有意义。我国已进入老年社会,老同志是宝贵财富而不是包袱。尊老爱老,应成为新时代的新风尚。此二句诗对仗工稳,音韵铿锵,意蕴高远,超凡脱俗,富有创意。句中“皆”、“并”二字,点石成金,表现力很强。是咏怀诗中难得的佳句。
  观天观地观日月,伴书伴友伴儿郎。紧接上句,作者的思绪从美好的联想中十分自然地回到自己现实的退休生活。这种生活是放松的、惬意的、快乐的、有趣的、丰富而有意义的。绝不是无所事事的消磨时光,更无半点无端的烦恼和牢骚。一切都是这样的顺理成章、这样的和谐怡然。作者以“三观”、“三伴”连珠炮似的节奏,如数家珍般地把这种退休生活栩栩如生地展现在人们面前。充实而知足、舒畅而欢乐的心情跃然纸上。你看,我从繁忙的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了,但学习研究没有停止,每日环视着日月经天,江河纬地,关注着国家和世界大事,革命热情无丝毫退减;读书、会友、陪伴儿孙,享受着天伦之乐和改革开放带来的幸福生活。诗人出身农村,少年离家,求学、入党,大学执教,后长期在省党政机关工作,并曾担任较高领导职务,一生勤劳,恪尽职守,甘于奉献,具有坚定的理想信念、高尚情操、广泛情趣和人文关怀。“三观”、“三伴”正是作者本人丰富的退休生活、平和心态的绝妙概括和生动写照。
  故人相逢一杯酒,笑看黄河与长江。诗的最后两句,在故人相逢、对饮畅谈亲切气氛的描绘中,把视野从开始关注的“秋菊傲霜”的一点上,推向了更高、更广阔的境地。中国自古就有以酒待客、以酒会友和泛酒赏菊的传统。但以“酒”为题的诗所表达的内容和情感则不尽相同。卢照邻“他乡共酌金花酒,万里同悲鸿雁天”,写的是离别他乡的思念和悲怆;郑“十岁此辰同醉友,登高各处已三年”,写的是饮酒而无知交之憾;黄庭坚“且乐尊前见在,休思走马章台”、“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莫放酒杯干”,写的是对酒同醉、不醉不休的及时行乐。这些诗多抒发的是个人的消极情绪,无什么积极意义。宋人韩天吉的“菊花端的为君开”,“且尽丰年酒一杯”,倒是表达了某种对生活的乐观和向往;清曹雪芹《红楼梦》中的“冷饮秋色诗千首,醉酹寒香酒一杯”也只是对“秋色”、“寒香”的吟唱和醉酹,不过文人之气。
  这是时代的局限。
  不揣冒昧:俱往矣!本诗中诗人在兰州黄河之滨与老朋友相聚的“一杯酒”,在举杯共饮中,目光却是落在了“笑看”波涛滚滚的黄河与长江上。我理解,其寓意有二:一是我们的祖国在党的英明领导下,正走在奔向全面小康的民族复兴的大道上,如黄河长江之水一往无前,势不可挡,诗人为此感到振奋;二是作为一个曾长期担任领导职务的省级干部,他始终关注着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看到我们的国家今天政通人和,后继有人,犹如黄河长江后浪推前浪,更感到欣慰。诗人在八年前曾有“况有接班人,旭日正东升”的诗句,也正与此意相合。
  显然,《赠友人》这首秋日抒怀之作,与过去某些同类作品根本不同。诗人所抒发的不是简单的个人的喜怒哀乐,而是把自己的命运同党、国家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了一起。而这才是全诗格调高昂、底气十足,读来令人愉悦感奋,给人以美的享受的根本原因所在,这是诗的诗魂。

                      2011年5月于兰州


 (本文作者檀歌(笔名),实名檀景顺,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原党委书记、总行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