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散文诗选》我的心满是你的笑(十二首)

2020-06-11 作者:苏小白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旅美作家、诗人苏小白诗歌作品选。
我的心满是你的笑
 
浓云在头顶翻滚,雷声从很远的世外传来
闪电猩红的视线照亮你的秀发,我爱的小梅
风吹动你的衣裙,象轻拂起荷叶
你洁白的腿如出水莲藕。梅,我站在你面前
惊呆得默无一言——
我之心的醉杯已溢满了你的芬芳
你美丽的婷立着,身后是一株盘虬的葡萄树
老朽的枝条,爆着几片鲜叶。一只翠鸟
从云中飞出,栖在枝头,仿佛羞涩的花朵
我不敢用肉眼看你   梅,你的低语涓涓
我宛如回到了阔别的家园——
山溪浅唱,白鹿轻蹄;暮色,渐渐沉落
一只白鹤旋旋飞下
你是不是我久久怀念的表妹——
一生也挥不掉的伤情,背靠着桂树
月亮如一团薄薄的白雾从枝间升起
我爱的小梅,雷声已断,闪电已逝
你的眼睛里泛出两颗小小的银星。 白露
很静的睡在蕊里,你很静的溢出了笑,梅
我的心满是你的笑。站在你面前,我默无一言
 
 
走在通往你家的路上
 
我不知这样是对或是错
我只低着头走在通往你家的路上
阳光纤细的站满山坡,细长的水渠里
流淌着动听的歌谣。三三两两的农人
荷着铁锨走过来,走过去
五月的麦田,弥漫着清香;布谷鸟,间或传来几折叫声
牛儿在桐荫下卧着反刍
 
我不知这样是对或是错
我只低着头走在通往你家的路上
你的木屋,傍依着一小片树林;溪水,从门前红杏下流过
三只山羊安静地等待黄昏;羊的眼睛里充满了安祥的眼神
小鸡嬉闹在篱旁
 
我不知道自已为什么停下脚步
我只依靠着柳树出神的怀想——
三月的黄昏
你手提着水桶,身后跟着一群白鹅
有的边走边低头觅食,有的引吭高歌
你用左手撩了撩额前的碎发。月亮,从高高的柳梢升起
我横在牛背上,晚归;笛声,惊动你的鹅群
你嗔怒的猛然看我一眼
我吹笛的手,不自觉抖动一下。月色,温柔的溢满寨子
——
我不知道自已为什么想起这个黄昏
“吱呀”一声柴门响,我悄悄的躲在柳后
 
 
颖安寨
 
四月的夜晚
月色,滤过那一树槐花,撒满坡前
你坐在青石条上纳鞋底儿。一只花狗,转来转去
两只白鹅,走到水边;星光,不知觉潜进河里了
你的手,微微一颤,眼睛里含满泪水
 
正午颖安寨,空、静。
通往大河的小土路上,你一个人走着
路两旁的油菜花,猎猎的开。
天空高远。一行鹁鸪,从这边飞到那边
你来到芦苇坡,风和油菜花的清香
弥漫河岸。流水,银子一样闪光
伢子哥突然从柳林里探出头,喊你
鸭子们成群的游过河去;三只山羊啃着青草
你背过身,一声不吭,脸颊泛出羞红
 
然而,昔年八月的一个侵早
鸡叫过三遍。星光和霜花,落满羊肠山径
伢子哥跟着山外的人走了……
 
你轻轻放下鞋底儿,站起身
你一声浅哭,把头埋向槐树
月色清寒,水色清寒。
 
 
放牧归来
 
允我随手摘下你栅边的绿叶吧
我要将它珍藏在心间,亲亲的姐呀
放牧归来,你怎么不认得我了
打开你的栅栏,打开吧,夜色已晚
亲亲的姐,放牧归来,你怎么就不认得我了
 
白白的月亮,已升起在屋脊
黄鸟栖在枯枝上,像一团菊色的梦
我牵着的牛犊已倦,它低垂着头,眼睛里
茹满薄薄的不舍。姐,你为什么流露出陌生的神色呢
依着栅栏,亲亲的姐,你为什么摇摇头,说我走错了路呢
 
湖水,身旁酣眠;柳树,披头散发
一群鸭子,卧在星光里。油灯光,从你半掩的柴门跑出来
姐,你为什么任由花狗狂吠呢?
我已无力再对你说些什么,只有眼泪不由地堕落
一声牛哞,我只好牵着自已的伙伴,满心苦楚的走开——
 
 
高粱地
 
细密的高粱地,像燃起来遍野绿色的火焰
熊熊的,迎风更狂
秋的天,高高 远远。一只大鸟,在风中飞
你们紧紧的抱在一起接吻
太阳,在你们相触的鼻尖,上升、上升
你们拥吻着倒下,像两株缠绕一起的高粱
发热的泥土的香味,渗透你们的生命
你们身上滚动的露珠,闪着太阳的金光
不知多时,风住了。月亮,象一个偷偷
下河洗澡的村姑,裸着洁白身体,爬上岸来
高粱地,静静的。偶尔,叶子间滑下几瓣晶莹的星星
你们轻轻躺在一起。只有秋虫,躲在你们头发的深处
顾自啁啾
 
 
发现
 
在秋天的玉米地,我发现了你
你挎着一只竹篮儿,面含笑的掰着棒子
密密的汗珠结满红润的额头。太阳,滚动在你的乌发上
 
在清晓的水塘边,我发现了你
你怀揣着一只木盆,面含笑的走向青石
一群白鹅,张开翅膀叫着,扑腾在塘中
你抬眼望了望前方。圆圆的晨曦,滚动在你的睫毛上
 
小梅
我肩着木犁走在露珠的小路,穿过一片柿子林,我发现了你
你的茅屋在一株大榆树的身后,遥遥看见我,你便打开篱笆
我的心,装满温柔的愉悦。小梅,你为什么羞涩的躲在树后
你为什么低着眸,细细的辫自已的辫子?
小梅,你为什么偷偷往这边张望?——
我也羞怯得不敢往前走,我不情愿的拐道弯儿
唉!我不自觉的忘掉耕作了,小梅
 
 
水滨
 
我来水滨,我放下长剑,哭泣
一只鸟,在广阔的天空流浪,灰云似瓦
河流是谁的手臂,温柔伸来。雪白的芦花,纷纷扬扬
 
大道遥遥
远方,奔跑着几匹饥饿的野狼
 
我蹲在岩石边哭泣。泪水,溅湿长剑的寒光
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这样伤心
 
我握起长剑,念着秋天的诗句
大步迈向前方
 
 
夜来
 
夜来,我走出家门
细风缕缕的吹,街灯微微的红
月亮,戴着一顶乳白小帽,蹲在楼顶——
谁家杨柳如烟
 
冷清清的小路,只我一个人走
好像走在深秋的森林,又好像走在神秘的古堡
小路两旁的法国梧桐,鬼似的,张牙舞爪——
是对谁的思念让我满怀温柔
 
当我走到那个岔口,我再也不敢住前走
你的小楼精致得躲在路的尽头,琴声渺渺
我的心突突狂跳(抬眼看一下的勇气也没有了)
走到那个岔口,我再也不敢往前走
 
每一次站在你面前
我都低头盯着脚尖,手不知放在哪好
月亮,太明亮了,我不知道逃到哪去——
是你温柔的鼻息将我悄悄拴住
 
 
穿黑色紧身裙的女子
 
太阳,像一只白气球,飘荡在油菜花的上空
两只硕大的蝴蝶,停在路边的草枝上
一条细细的小路通向远方。远方,被一片淡淡的
云烟断着,美丽得如同遗忘的前世
你,袭一身黑色的紧身裙,慢慢走着
洁白的皮肤闪着温柔的光,一双眼睛,多情又忧郁
 
你为什么一个人走在田间小路
白云美丽得如同羽毛,天空像碧兰的宝石
采一枝野花,你别在胸前
你轻柔的说了声什么?袭黑裙的女子
你挺挺的双乳,如一对娇美的鸽子,羞涩欲飞
 
这是一条蜿蜒的小路
某个傍晚,你撕心裂肺的走过这条小路
你突然蹲下身,捂着脸哭。尽情的哭。袭黑裙的女子
你拾起一块乳白的石子,你无力的站起身——
“这又是谁遗弃的孩子呢?”
你的双眼弥漫出一层薄薄的郁悒
穿黑色紧身裙的女子
 
 
村庄
 
清早,嫩嫩的曙色
晃动着叶上的白露珠
两只小鹿草地上奔跑
 
纤细的小溪,自由地扭动着软软的腰肢
正如温柔的你,昨夜在我怀中撒娇 小梅
你用你细密的温柔织住了我的心
永远的作你甜蜜的囚犯,小梅
除了劳动,我已不再向往一切——
回家的路上,快乐如蓬勃的鲜草
唇边还留有你清芬的吻痕
小梅,我忍不住满心的微笑了
 
村庄,远在一片桐树林的身后
树林中已升起浓浓的白白的炊烟,听得见鸡鸣犬吠
小梅,我满心愉悦的加快脚步
我真想快一些加入到劳动中
 
 
哭嫁
 
火红的日头,翻动在麦田的边缘
一只喜鹊,晕晕的飞。鞭炮,噼噼啪啪炸响
锁呐声声。迎亲的队伍近了,硝烟,挤满热闹的槐叶间
 
你头上插满红花,冷坐镜前
眼睛里隐含着一片怅然
你为什么独坐着,一声不响
 
花轿,已逼近你的篱墙;柴门,已被打开
村童笑着的脸挤满窗棂
你站起身,凄然的望了一下窗外——
你看见大山哥卷着裤腿,站在土墙边,两眼闪满痛苦
 
催轿的声音响起,锁呐阵阵银亮
你走出这家门,你一声哭,泪水,浸湿纱巾
 
老人们乐呵呵笑裂了嘴;年轻的媳妇
聚在一起议论着什么;姑娘们羞红着脸偷望
 
你上轿的刹那急遽的闪过来一瞥——
大山哥双手抓进士墙,指甲缝裂出血红
你的花轿在笑闹中走远
 
火红的日头,升上树腰;一只喜鹊
飞上半空,打个旋儿,落进远远的林梢
天空静穆。一瓣杏花,象一巾手帕在风中飘坠
 
大山飞跑到河边,腿上划满血道
木犁,斜插在泥土;黄牛,眼里茹满泪痕
大山猛把头扎进河里 
鹅群,在水面上嬉戏
大山忍不住一声叹
芦苇,纷纷摇摇头;太阳,默默移向西
 
 
白色的小马
 
骑着一匹白色的小马,趁着黄昏
我来到你的家门。
月亮还没有走出,风从枝梢抖下来,细细的流
突然一阵犬吠,肩锄的归人带来一片清凉的荷香
淡淡的,若有若无。
望着你的柴门紧闭
我抚着马背叹息,两只麻雀掠过屋脊
为什么你的柴门紧闭呢?
我溺入了苦涩的回忆——
 
大太阳下是玉米林的绿波
你袭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走在田间小路
风和白云扭缠在一起,像那些日子你摆脱不掉他的纠缠
你小小的脚步淹没在风中
十七岁的柔情欲滴,你走在初日的路上,那年的风一直很狂
你突然一阵惊叫——十七岁的花朵,被掐灭在道旁!
汗淋淋跑来的我,正看见你美丽的上升
用一把尖刀,我试图追上你轻盈的飞翔
         
月亮走来,身后跟着散花的女子
我不知道该怎样才能牵住白马,带你一路奔回
你家的门前已长出株柳树。前世的你——
为什么柴门紧闭呢?我不过刚刚晚你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