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故乡吟(组诗)

2017-10-05 作者:刘跃儒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诗人刘跃儒作品选。

  回故乡
 
我把诗歌从城里带回
在老家的溪水里
认认真真地洗
然后把拆开的文字
用柳条穿成
一串活蹦乱跳的鱼
 
山坡上的梨
看我的表情很好奇
我不由站在路上
与它们对视了好一会
因为那圆圆的绿皮梨呀
让我突然想起
三十年前的一双眼晴
那是经常痴痴看我的你
 
身边的地面
猛地传出声息
我一看  原来是
一堆挖出的红薯
光着身子没穿衣
那神情就像某个小孩
走累了想让大人背
甜入血液的乡情呀
禁不住让我高声唱了一句
故乡的一切
一时沉醉在我的歌声里
 
 
  老 屋
 
老屋很老
老得就像一位
老态龙钟的老人
我站在它面前时
它正蜷缩着打瞌睡
见我回来想迎接一下
却站了几次也没能起身
 
老屋年轻的时候
我正年轻
虽然带着一帮儿女
生活都很难经营
都仍然苦中作乐
歪坐在它的怀里写诗
写小说写散文
因为那时我和老屋一样
都很精神
但迫于生计
只能把老屋随便一扔
让它孤孤单单地守在这里
风吹日晒雨淋
二十多年未闻未问啊
如今墙裂顶塌  千疮百孔
身斜将倾
 
但老屋不仅没责怪
反而关切地问
你回来了
我低声说回来了
头发咋全白了呀
都这么大年纪了应该白了
我笑着说  鼻子却突然酸得不行
他们都还好吧
大妹子结婚了吗
我没敢出声
因为我怕一开口
就会泣不成声
 
需要你时求你庇护
无需你时从不关心
人世间的事怎不令人寒心
老屋啊  在你面前
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
你不用站起来  真的
我真的不配你起身相迎
 
 
  
 
一抹牵挂在梦中轻拂
那是童年路上的伴陪
是少年走出大山
求学时的鼓励
是中年田间地头劳作时的
一种安慰啊
 
不会错
因为这种感觉太熟悉
你不仅希望冷却
我被酒精烧焦的身子
更期望我醒来
亲口回答你一些问题
 
是不是等不及
你只好不停地拍响窗叶催
我睁开今夜
只属于故乡的双眼
首先就发现了窗前的月光
是你带给我最好的礼
 
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
我的亲人呀
那就让我告诉你    
我带出去的一屋子人
这些年一个都没丢弃
他们只是由于太忙
这次才没和我一起回
你这才高高兴兴地去歇息
 
 
  情 歌
 
那是男女心里
流淌的蜂蜜
它汇入桃花烂漫的汛期
无需河床的牵引
也可以准确地流入
十七八岁的年纪
 
姑娘在溪边浣洗
扬起的洗衣棒
把真爱指挥
小伙在溪中捕鱼
一网撒去
活蹦乱跳的惊喜
似热烈而又快乐的旋律
 
延续千年的传奇
一唱一个准的欣然相许
在田边在地头在水渠
随时准备起飞
然后把大山里的爱情
紧紧维系
 
如今
这种承载男女心事的
运输方式    
虽然被手机代替
但曾经的纯洁与坚贞
却一直被风
深藏在大山的皱褶里
 
 
  枫  叶
 
像仙女身着红衫
双手兴奋地
挥舞着红手绢
你是每个人的初恋呀
今天我们把诺言
再次兑现在
红灿灿的枫树前
 
曾作为信物
珍藏在爱的书里面
也当作美酒
约定在友谊的餐桌边
父母在村口送别时
还成为人生路上
最励志的箴言
 
明知道山盟
很难像春天的紫燕
友情的风筝
也会在半空中突然断线
大山的子孙走出去
不一定都回归大山
但你却仍然
把漫山遍野的期盼
染红了岁岁年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