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苏小白:夏雨之夜

2019-07-28 21:00:46 作者:苏小白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苏小白,七十年代生人,出生于河南禹州,祖籍北京。先后于河南文学院、鲁迅文学院、北京大学学习,曾师从茅盾文学奖获得者李佩甫先生和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先生,曾在《人民日报》《诗歌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作品500余篇(首);先后出版诗集、散文集、小说集、研红文集共十余部。现居美国洛杉矶,为典籍出版社特邀总策划师。
夏雨之夜


洛杉矶

一夜薄梦,遽然惊醒
揭起帘纱
串串美人眼泪
蛋青底天幕
滴下。冬青树,乌栅栏与草
透出一股忧伤  我且闭了垂帘,
穿衣走出。木屋檐下垂落根根雨线
女人青丝,
自家女人底青丝  在我眼前  拨撒

我伫一忽儿,推门出去

天云黯灰 天雨如注
高高棕榈树,经过高潮底窈窕女子
怎样痉孪与柔情
土地酥软 骨骼酥软
落基山  隐在雨丝后边
隐在一层白云或一层黑云底后院
一拱一拱 发青背脊,兀现
仿佛帘幕后    努力做爱底汉子
呻吟汉子。雨住了,一行鸟
迎亲路边雀跃不已底童子
叽叽喳喳   跑去跑来
太阳,新娘一样
彩云底华辇  摇摇出来——

雨中洛杉矶  淫邪放荡
雨后洛杉矶,光华温情

2011/1/2,于圣盖博。


1、国事

兵荒马乱底月色 
将回首底眼神 颓树与渐偃底硝烟 
隔成一册发黄底典籍 
其间窈窕淑女或采菱
或织布或捣衣或吹箫,满地笑语  
十里荷香
打仗是男人们底事  是北方底事
小江南,在越底后院  在吴底帷幕
风花雪月

在春色下逃亡 那匹小战马被麦粟绊倒
跌破底落日穿过村庄  
丁丁底伐木声
在先秦隐士 在春秋大义里 变成幽凉
男人洗澡,隔壁底女人 撑灯走出
中原大地,一道黄河沈稳底越过油菜花香 

北方底胡人秋场点兵 
号角寒城
一钩镰月将最后一抹雁声从天际割去,铁骑袭来
帝京底高城被一封书信震得摇晃不住 
胆战底瘦金体  流传下去

墨香 扇风 一代代遮掩美人底盈盈笑面
才子底调笑声,吟哦声,在八角亭  
曲水流觞
一只蝴蝶从苍黄底窗棂破镜而出  
女人赤裸
夏夜赤裸。丰硕底乳房 
一边奶着草原 一边奶着小岛
远行底人,哭着走了

2012-6-24,洛杉矶


2、烽火,在暮春燃起

烽火,在暮春燃起
大地上
千军万马,流云飘过
一股浓黑底烟散尽  
几点村庄,遗落在历史书上  
变得荒凉
祖父的家书里透出一轮月明  
老宅底垂花门内
玉兰花开  白鹤打盹
 
篱墙下
蝈蝈已牵着秋天的衣裙低哭 
玉蜀黍  芝麻,都携起家眷
在官道边翘首。一声断雁
将埋伏在林子那边的月明招惹来  
矮风,寡妇一样
穿着白衣 

府邸底蒋先生与窖洞底毛先生
隔空下棋   落子不悔  
民国三十八年 
二人收起棋盘
海峡两岸 爸爸喊着爸爸
爸爸就变老了
一生底流浪都为找寻当年温存

2012-6-25洛杉矶


3、暗示

手指探到水
鸟,逆风飞。
Wonder到Wonderful
没人发觉

月亮跟芦苇做爱
流水跟河床做爱

2012-7-2,洛杉矶


4、幽会

雨底纤指  戳一下荷
便害臊底兀自舔舔舌头缩身下去
鹤腿间底清溏掩一掩绰约底笑意
又幽深底不吱声
揭开枝叶透出媚眼
那一缝儿惹火底胭红
陡然招得来自篱后的山溪
忐忑呻吟起来
袭一身米黄裙的橱灯  悄悄裸露玉乳
脂粉气和着肉色底呢喃
one by one
透帘扑来

6/2/2013,磨砚山庐


1、这个午后

这个午后,遂让我想起
你的嘴角  深情的眸子
你在电话那厢
抽泣又笑起

这个午后,北方的雪
还在落着
落在草原
落在马背  落在你瘦削双肩

铁木真的铁骑
汹涌南下  这个午后
战火与锋镝映照的史册
一页一页掀去

大漠孤烟  风吹草低
你从马背上跃下

这个午后
雄鹰展翅的蓝天,沿着河水
溯流而上

2016/5/21,磨砚斋。


2、红胭脂

暮春,西客站
上演一场艳俗的别离。一辆计程车
驮起哭泣底黄昏远去
华灯,袈裟一样黄
雨点,佛珠一样亮

(噫,地铁有抵达西三旗的呀!)

即刻念罢一千渡怕也着魔道  满街的窗户
皆泪水纵横了。他一个出家未是出家人
春天寄来最后一封红笺被晚风夺去
陕西巷底嬉闹声匿进夜色
寂寥的铛铛车,碾过灯影与水洼中的笑脸
旧朝公子早已沦落成一名穷学生
斜挎电脑包  一骑单车
不忍踏过故家的府邸

(啊,北京!)

时光的红胭脂早已堕落嫩白的面颊
再相见的雨燕咋飞呀飞,飞不过蕉叶楼头
不愿执手,只温婉浅笑,道声珍重
理一理鬓发,她望那边棕榈树下走

(哎,豪门一入深似海!)

2016/9/29,磨砚斋。


3、晚雪

那年的第一场雪
从旧相片飘落。手执玫瑰为谁
光阴蔌蔌遮掩今早的流盼
注意到了么
向晚底风  跟著早亦是街边灯火
一丝一缕
皆要在来回的路上  咯出血红

踩著那一声低低呻吟
你小小心脏
悸动了吧,唐朝底浪子偷渡边境
小小底国
小小美人  忧愁,宛若风中流动的香气
漫天情话终究是没来及听么  铺张成
昨晚盛大的雪事
三万里夜路
黎明时分,你疲倦底抵达帝京
我落地洛城
大时空是间流丽的客栈
廊外,一枝枝啼鸟
交流著走错的路径

2016/10/14,磨砚斋。


4、花缝里的女子

春天,你袭著小小的裙开放
悒郁底心还染就那一点羞红么
未曾抵达的
马蹄
在鹧鸪驮远的山后   寂寞踏着

一只择水而居的鹭鸶
一只林间逃婚的小鹿
一只喝醉酒离开宴席的蜜蜂
一只夜晚不想回家的萤虫
这一切,都没有那一个浪子孤单

寂寞踏着
三月底雨水解去青崖胸前之蝴蝶结,林中
养了一冬天病的小溪睁开眼睛
在疏罗虫鸣  在时光遮掩的山后
马蹄
末曾抵达

宫城外底女子
透过花缝朝这厢打望,多少年
春风不解的容颜呵。
听到那一声子归了么
抬手折花,低手理裙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脖颈飞红

2016/10/15,磨砚斋。


5、海边美妇



此刻,我亦忌妒轻挽发丝的那风
印满身影底潋滟,还有走过之轻尘
我要是那一根自拍杆该多好
被纤手轻握。心里头满是她的温柔
一双眼盛着轻愁

一双眼读着轻愁
(她不会知道的)我早已是帝王
没有人能像我拥有这世间的珍宝,她的声音  身影
除此之外,即便两手空空
我也尊贵无比



多想牵着她,就像风牵着云
海鸥牵着
海鸥   在海边奔跑,忘掉小小的秋天
太阳,很美底在浪花边舞蹈
浪花,很美底在岸堤边逍遥
(这一群白鹤,是从前世赶来的么?)
大海的睫毛跳动着眉月
多像谁张望的明眸  坐著小船
秀秀气气来到
再不要尘世烦恼



莫要忘了
旧相片之外,乃寂寥孤城
那一个新来病酒的书生
灯前床头  一遍遍
一声声
询问归程

2016/10/15,磨砚斋。



6、夏雨之夜

点起典籍中的火
一把一把
耀亮厚重的城门
城门不开  门釘狰狞

这是一个雨夜

三千年汛期抬着
谁的棺椁
安葬一个美丽的谎言

(白鸽飞尽。)
遍地兵甲和猩红的黎明
弥漫而出……

2017/7/19


7、午后

雪落在有烟囱的屋顶
落在新对联和榆树之间
落在谁的张望里
这是多年前的
今天
我透过窗户,看见
加州的阳光落在邻家的房坡
多像昔年厚厚的积雪

2018/2/21


8、过客

雎鸠,在林子外
一声歇过一声叫著  素颜的日头来过
正午,又害臊底走去。
小河露出一河的笑纹
小山的影子,悄悄拉长
长到覆落那所房子

房子外的栅栏一直没有
关上么
跟着野菊花一起来过的那人,一直没走

一年惟有秋天,那人的白马
才在砧声中拴住。没有人见过的那个人
来年马蹄过去的桥边
梅花白  桃花红

那人不曾停下

哎——
一直等到雁字题画门外黄昏
满沟的苇子都熬白头发

2018/8/21


9、眉月

隔著花枝窥眉月,一阵娇羞紧
呀,眉月那厢立着那个人

那是昔年二月早,一枝青杏小
陌上的年少翘头望 楼上帘已卷  帘后人正懒
小谢家的堂前燕飞斜日暮
一罥画眉月侧侧歪歪在小城门的东南

或许惦不起,一骑白衫在雁啼下
比路还远,比云还淡。遥遥奔来穿过覆霜的角门
窗前最凉的萧声将马系住。来回跫音颤栗窄窄巷子
一阶的落花,满颊含泪; 一阶的月色,也因着相思折磨
面庞黄蜡蜡的了……

呀,眉月那厢立着那个人
一阵娇羞紧 才下楼的小品
隔着花枝,一眼一眼装着窥眉月

2018/8/22


10、那晚

一段流云是谁的腰肢,发梢扑扫著
苇风就那异样底吹  出走的月,仅是一瞥
就软倒溪床  扶也扶不起  化成漫谷的白气
跟着吹笛的年少  满头菊花

哦,人间八月。昔年走丢的小兽
丛林中扬起脖子 倒入湖中悸人的面影 隔著浴室之镜
或一扇叠翠的屏,向晚回来的人
向晚回来的人背过泪眼

满头插花的小溪,吹起悠扬的笛子
——呀,那一晚  每年秋来,都悠然而至

2018/8/23


11、游子

那个在晚霞家作客,喝醉的
颓然倒进丛林的贵族
扶城之西南墙俟一小会儿
漫天垂翼之peacock,驮他离去
穿著连衣裙的月
小蛮腰的月,七朵玉兰花簇拥著
撩开宫帏

这是一场盛大的ceremony
海鸥纷纷站满前排
巨大的游轮也被一群一群赶来的浪抛进暮霭
一颗金星
旋即高高跟上  像遥遥挂起的灯笼

——这一切,对他这个荡子竟也不关
连夜来,他迎著微微起伏的风浪
顾自瞭望
一个方向

2018/8/24


12、蟋蟀

一痕城墙隐去谁水湿的眸子
隐不去
那年,每晚的秋月
因相思而憔悴恁忍
索居的驿站
蟋蟀,是月色最凉薄的部分

多年浪子,浪迹多年的英俊年少呵
一总在侧侧斜斜寺塔的影下
风来饮酒  雁去吹箫
年年岁岁尽度著
云朵,惯是窗外初年最难拭去的
泪影
再转身,已见到鬓上白霜

人老去时候
忽然知道 为难情之刹那
径难为一生的念记
生就这辈子恩仇

(客栈的晚秋哦,是佐愁的好肴。)

2018/8/25


13、空山沙弥

燕子呢喃寺檐下  晚云倚斜佛塔
春天,这么个色彩斑斓的小豹
一头冒冒失失闯进空山

接踵而至的这么一个香客,将往事捻成
一柱香
在佛案前燃起
敲木鱼的小沙弥紧闭起双眼 秋月夜的衣裙
染上九枝菊香   秋月夜的眼神
一只远飞的鹤影在回望之林梢
跌落
莫非是云下大燕子领著来?芳草的脚步
将一座空山踩得震天介响
数起一百零八颗佛珠,也难遁肉身了,且
唱个诺,单掌竖起

——
小沙弥,今夜在我内心里一总是要逃去
……

2018/8/26


14、秋晚

在篱笆   和雪山之间
是明月走过的小径。当菊花伸出素手约住西风
当路人从镇里饮酒回来,迎面就碰上

月亮见到归人,像梅花鹿见到猎手
像花溪遇到瀑布  像一只白鹤遇着晚起的炊烟
少妇遇到不熟悉的马匹
悄悄躲进林后

而此时,我亦顾不得
我早亦是一字雁群里最末的那一只,嘎嘎叫著
(想在风雪来临之前)
赶回家。——呵,秋晚!

2018/8/30


15、如果子归未来

回望时,篱边那一株素衣的菊花
可是童年向我招手的邻家小姑?秋月的镜中
她背过身辫起小辫。当我转身离开,她扶在墙边张望

一只大雁斜飞过来,可是她自童年派来的么?
走到今夜,我早亦满心疲惫。西风牵著雏菊,一路追来
脸庞滚动晶莹的泪颗
大雁朝我啼叫,又头向明月
为甚么?我无言以对

溪流搂住丛林浅浅睡去  一片云,睡在湖水深处
不愿被吵醒。

我已踩著云影想要向星星借宿

明年花开漫野的时候,如果子归未来,请你再赶过来叫醒我
好么?

2018/8/31


16、回忆那年秋晚

秋晚,哪是谁回脸缓慢走过
树丛、炊烟、草垛,谁的脸以满月的光泽
缓慢走过

趟过河她就要换作黑衣
呵,她的黑衣  以七星点缀
一行大雁抬著,始终托起垂下的衣袂

(她是在那年秋天,跟著秋天远去
这世上自兹再添一位诗人去吟诗了)

——年来秋晚
房前屋后的菊花,是吟者拭不去的泪水

2018/9/1


17、老妇人



仄身走过烟囱和教堂之间的
暮色,由一弯细月跟你的忧伤组成
细月之上
倒悬著晚清那年的门帘

你就站在瓶形门后
瓶形门后边是盛大的晚宴
这一年晚宴以繁星争宠不欢而散
铁蹄踏响人皮做的战鼓
火焰,跟着人群四散

你提起衣裙旋身上马



黎明,在海水中浸泡。
七只白鸥,将太阳的尸体打捞
遗落在沙滩的白袜子
是那一年移民潮最后退去的浪花

你的脸,像秋空
俯视著这一切,包括洛基山皑皑的白雪


——以后,每一扇独守空房的夜窗
都会有灯下查经的剪影
跟当年闺阁外的梅花
花下的白鹤一样  楚楚动人



你的子孙,已与德国后裔结婚
当吃起奶酪,或黄油面包之时
老妇人的眼睛眯成风雪夜最凄迷的那一盏街头路灯
灯下一位英格兰底流浪汉
拨动琴弦

老妇人叹息一声:“当初他也是
不容易的!——”

风暴,卷著如狼嗷的明月
一齐吹向  吹响山坡上那一株白玉兰
掉落满地痉挛的声音……

2018/9/2


18、无题

当青绸上剌好最肥的那朵牡丹,当白鹭
飞还深山中不为人知的湖面,才出浴的女子
靠在床头,哦  这一切都是春天的夜空
安静地在山襟前演出

当女子穿起碎花连衣裙,当溪流
路过一杆杆街灯,一张巨大如伞之荷叶上滚动著露珠
呵,这一切都是那年山坡
倾斜的夏之夜空,凄美 宁静

当一匹青风系上几楼菊香,当花石子
轻掷进碧绿的河流,七颗星辰被黄昏煮得露出骨头
秋晚呀秋晚,比家园的古井还要幽凉

一声怒吼的雪后,一年所有日子都白搭进去了
房檐下的冰  望见远远回来的游子
冬天的每一个晴日
都流下眼泪

2018/9/3


19、秋晚

依偎树林中好久
夕阳,在一声鸟叫之后
别过脸去
哦,大雁匆匆背叛的秋晚
一路窈窕走来的溪流
遇见石桥
眼神幽怨

此处天空,多像故乡青青的水田
一枚一枚精致细小的稻花
凉风中摇曳

谁的衣袂,一痕雪山掩映着鹤影
依依离去曾经茁壮的枯枝
斜飞过明月

2018/9/4


20、龙泉寺之夜

月亮,总是脱光衣服走进寺院
那些个夜晚,小和尚木鱼敲得有些零乱

佛案上的蜡烛是红的
苹果是红的
前边的功德箱也柒成红的,微张着嘴唇

小和尚合掌走出,脚步轻快

风吹著落叶往两边去    苍山负雪
山前的星子们,在万丈深渊里泅渡
好像
油锅里爆出的水花

2018/9/5


21、北方的冬天

雪覆盖的房檐下面
一对依偎的小鸟,从巢中分开
弯腰跑出灶屋的炊烟
熏得冰凌开始流泪

北方农舍中的男人
在冬天扫雪  女人做饭的间隙
掀开温暖胸脯
奶养小儿

一只鸟,中了阳光之箭
跌落下来,刚落地的刹那
小圆眼睛一抡
多像雪地里撒欢的少年

门外边的大山  不紧不慢
仍在下雪
大山外边的北方  仍在下雪
不紧不慢

2018/9/5


22、 书生的桃花源

从家门,到山门
是从暮春到深秋的距离
一路上
下著小雨

侧侧歪歪的小巷走著卖花的姑娘
旧时书生没撑油布伞,拐过大槐树
一匹马,郁郁行在官道。雨
忽然停住
夹柳间的夕阳
将书生和马的影子  在水洼里
拉得很长

走出东城十里外的地方
便是桃花源哦

(其实,走下官道便是桃花源了。)

一丛竹竿遮掩著稀疏的残阳
和尘世
书生在他的桃花源里饮酒  做诗
装着看不见外边的
一切

2018/9/8


23、南山菊花


随著溪流,拐入秋天
炊烟、高粱和笨拙的黄牛
织进那匹月色里
打开家园

走过的路,汛期一样泛滥
四月一样匆忙
我是那只有意搁浅下来的驳船
没有人知道
我内心的重量

我还是他早年衣袖上的菊香
那个下霜的早晨
先生扫罢院子一去就不回来了

留下我。还有夕阳下的南山
一只久违的鹤早翩翩归来
桌上的酒已凉
坠进去两枚松针安静的倒影

亲人,请你们不要为我悲伤
在我远远离去的地方

2018/9/9


24、小村夜

那夜,秋风是桥下最凉的流水
一个人,吹著口哨走下河坡

那夜,月亮是莲田最圆的荷叶
一个人,怯怯走来

那夜的麦秸垛呵是寒风中最温暖的茅屋
两个人依偎著。——遥遥村子里传来灯火
在冰面上闪烁

2018/10/4


25、伊甸峡谷

五月,太阳从雪顶披散下来
森林、谷地与溪流
都浸上一层寒冷的光亮
我独自走在湿漉漉的石子小径。
两边的草都擎起明亮的真珠
一直通向伊甸峡谷的深处
鸟飞过的时候
风吹了一阵枝头,就偃旗息鼓
戈壁滩的湿气往这边扑
那端,分明传出溪流的轻鼾
一道深碧的影子时隐时现
突然,我看到一双眼睛朝我窥探
密叶遮挡住,有些羞怯,又有些惊憷
好像忘记很久的
被我伤害过,又含情的双目。
我不好意思与她对视,俯下身去
装着去弹沾在裤角上的泥土。
不知是被这声音或这样的姿势吓着了
那双眼睛陡然转开。迅速逃掉
——原来是一只母鹿,身后还跟着
一大一小两只小鹿。远处
一对接吻的情侣瞬间分开
张慌地四下张望,然后垂下头去走各自的路。
我很懊悔
那一个不必要的举动
让眼前的这一切  发生变数

2018/10/21



26、罗斯山

每一个傍晚,月亮
都要从那一道山梁拱出  或偏南
或偏北 总与人们相望 庭园起风
隔著河、铁路桥和空置的集装箱
山,努出脊背的样子
又被瞬即赶来的夜色遮住
多么悲伤。其实,这只是我
刹那的感觉
对于另外路人来讲
——比如,山脚下那对并肩前行
的情侣
此刻他们停下来
自由自在,拥抱亲吻对方
——
虽然,不远处是大片墓园
里边居住著老人、孩子,男男女女

2018/11/5


27、夜晚

铜制的月亮,钉在漆黑底
夜晚。下边,是白色的鸥鸟与涛声
没有人愿意路过
所有人都要经过,然后更换样子
和名字

今天,我坐在火旁  远远望着
一群鸟飞进去,
一片树叶齐刷刷长出
一个婴孩走出很远了,将要诞生的时候
突然回头,问了一声,湖边的水葱枯没
当然没有人回答。接着,就听到他哇哇的哭声
从此,他将忘记这个夜晚之前所有的
日子

我坐在这个夜晚的对面
不想再与这个世界争吵

2018/11/6


28、雪花,落下的时候

雪花,落下的时候
我正往家赶。炊烟,在雪花背后
瓦屋,在炊烟下边
母亲已走出柴院

那一年,母亲说
你要到雪山的外边,外边有春天
我就沿著雪花走来的方向
翻过门口的山梁
离开雪的世界  色彩斑斓
异常肮脏

我知道,我不是一只
世人喜欢的大雁  跟随季节
变换立场

我亦飞过许多地方,都是像一只
乌鸦
向人们报告我看见过的悲伤

这年,冬天又一次临近
我的母亲已走出柴院
她的白发,跟崖上的茅草一样凌乱
风很大,倏忽停下
故乡的瓦屋
在弯曲的炊烟下边
炊烟,在盛大的雪花背后

2018/11/7


29、娜娜

从旧信纸上,逃出来
这一轮月明 脸庞还搽有旧年的小桃红
在湖畔迟疑。孰料
这早已是洛杉矶的秋晚
三只簑衣鹤,相互看一眼
前后飞起

天色,依旧是年少
那年,楝叶扑蔌  隔著篱墙
边哭边张望娜娜的脸庞
娜娜,你是惟一
你是镇上从外乡来的惟一女孩。大眼晴
比那些秋夜里的风灯
还要明亮

那些年的风灯,是寨子里的温暖
大雪都扑不熄。风离开寨子的时候
娜娜出门 一去不返
娜娜趟过大河  娜娜趟过大河那一天
树林里落雪
比黑夜还厚

娜娜,十八岁那年
从大城邮寄回小镇一片夜晚
含著月亮和泪颗
——
此处,这黄昏
还同黄昏对面读信的那人,多么迫切
被邮寄回没有地址的月夜
冬天的窗台

2018/11/19


30、雨,下过之后

雨,下过之后
山顶那朵白云
安祥,疲倦 像分娩过的山羊

小羊在山下牧场的风中张望
眼神里的忧伤
连清亮的河水都洗不去

隔岸马匹,迎风奔跑
撞碎的阳光
和风声,四处迸溅

马蹄,缓慢落下
小草好奇地仰面观望

2018/12/3


31、雪夜

大雪临别的那晚,月芽
是桥边最瘦的那朵梅花

石桥,和桥边水电站皆穿起
时令最惹眼的白貂皮草  月光
倾下来   微微有些醉态
不忍一窥的面色泛起羞红

溪流,待不及亦顾自拨起银筝
小松林的宫殿里  七八只鸟雀
跳起圆舞,复又一个跟着一个
歇息去
遥遥的山村悄悄揭开厚厚的盖头
露出一丝酡红的灯盏
寂寂的 久久的——
哎,雪夜那一个远行的人
迟迟未还

2019/1/3


32、村戏

日头临幸过的山村
冬天傍晚的山村  微微有些疲倦

从山后,一路赶来的月亮
一路领着咿咿呀呀的戏班子  迤逦赶到
村头  陡然亢奋起来

绕着村头团团转的,不止是村童
还有溪水  溪水上晚归的白鹅  岸边的萤火

(不一时皆静默了) 戏台上的青衣
甩一下水袖  溪水,就冲远缥缈岁月
童年里的小伙伴  一个挨着一个  蹲在戏台子下边
望过去,像簇拥在瓜棚边一群青涩的西瓜

一支浆,一个白胡子老汉  在戏台上比比划划
喇叭里吹过来狂风巨浪  然而,一个年轻媳妇子
怀抱着孩子,在灯光,和唏嘘声中  在前边从容走过
又从容走来  终于一把将弓下身子躲藏的男人提溜出来

媳妇子的笑容,跟着汉子的尖叫  皆被一带
粗朴的风掠去  一直掠到小溪上  化作一片螺纹

春天,就这样一夜一夜踩着戏台边的柳条
嫩嫩底走来

2019/1/4


33、《看海》

月芽,踩着悬崖上的松枝到云那边去
松枝下的海水  和海边的我  固执地守着
这迷朦的尘世

过往岁月里的苦涩和悲凉
都深隐内心  每一阵风浪,
最终都会酿成面容上的一抹微笑
示意给
每一晚路经此处的人

2019/1/5


34、《看雪》

深冬雪花走来的声音
是故乡
最轻的跫音
这一群素花小袄的女子
多么自在  多么单纯
多像我最知足的乡下表妹呵——
哪怕得到一点点温暖
都会被感动得   眼泪盈盈

2019/1/6


34、看湖

秋天,跟草木站在湖边
然而并非草木之人

只要你轻轻路过
心里都是你的身影

2019/1/7


35、无题

春风与小镇的每一场暖昧
白雪都要坐在山顶流泪

其实,白雪从未到过这个镇子
一直没有。哪怕是她最该出现的季节

北山上白雪晶亮的眼泪
一串一串坠入谷底
哎,一如那些青梅竹马的日子
飘飘缈缈
总会流过小镇之枕前……

2019/3/6


36、童年的鸠鸣



屋檐下的炊烟,被麦田遮掩
那个名叫阿黄的小狗  跑过来又回到母亲身边
委屈的小河离开水库要赶很远的路
鸠鸣,是那年送我最远的野花



绿皮小火车喷著白烟,从山边转来
雨水,亦流下最后一行泪拧身走远
小松树一个个扭去哭青的双脸
鸠鸣,是那年跟我最远的云霞



大城的窗外每晚都趴著揉得红肿的月芽
洒水车碾过秋天不眠的街道,勒着红领巾的太阳
岗上值勤
我从哭湿的信纸里爬起
鸠鸣,是童年即即不去的牵挂

201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