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王长征的诗:妈妈,我要回家(组诗)

2017-11-26 02:10:50 作者:王长征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王长征的这组诗在新浪微博发出以后,短短一天阅读量高达数百万,不过由于某些词过于敏感删除了原诗。经过一番修改重新发出,这一事件引起广大人民热切关注。评论家李犁说:“如果面对这样的大是大非视而不见,诗人还只顾忙着装腔作势,文化界还有什么希望?”。幸运的是,诗人并没有远离。(马文秀注)
作者简介:王长征,诗人,作家,评论家。安徽省阜阳市人,作品见于《人民日报》《中国作家》《北方作家》《中国国土资源报》《黄河文学》《星星》,美国《新大陆诗刊》《台湾好报》等400余家报刊,出版个人文集五部。已荣获“第二届中国长诗奖”、“《奔流》桂冠诗人奖”等多个荣誉。)
 

妈妈,我要回家(组诗)
 
 
妈妈,我要回家
可我只能在心里说
因为我怕招来更多的惩罚
妈妈,我想哭
哭声也只能憋回肚里
因为没人替我擦去脸上的泪水
 
 
白白的“奶片”好甜
亮亮的针好尖
“小黑屋”有可怕的魔鬼
脱光了我的花衣裳
我看到光溜溜的“叔叔爷爷”
一次次让同班的小朋友直流眼泪
 
有小朋友“生病”
“屁股疼”得咬牙
还有小朋友被“医生”检查身体
晕倒在冰凉的地上
 
妈妈,我要回家
回到自己温暖的房间
抱着我淘气的布娃娃
做个乖巧的小孩
 
妈妈,我要回家
我很冷,站在冬天的风中
我会好好听话
因为老师说
“我有一个长长的望远镜
可以看到你家里——”
 
妈妈呀,我要回家
你的宝宝好怕
但她不会哭闹
因为你告诉我
好孩子从小就要坚强
 
三种颜色

为何红黄蓝突然变成了黑
因为恶魔游荡在人间
为何善良总被丑恶刺穿
因为淫邪的地狱比天空还大
为何每个人都睁着红肿的眼睛
因为他们对光明仍抱有一丝渴望
为何我的诗这样短
因为愤怒不该那么长

活着

太阳一头滚进夜里
折翼的小天使
被毒蛇啮伤
我们愤怒的牙齿
被魔鬼敲碎
颤抖的双唇
被锋利的针用线缝严
我们的眼睛被遮羞布蒙上
耳朵被塞实棉花
喉咙里翻出的血沫
生生咽下
解廌和獬豸的良心
被比硫酸厉害的东西腐蚀
全都装聋作哑

有人告诉我们
活着就好
我们就这样活着
苟且羞辱地活着
卑微无助地活着
活着——

小溪汇成咆哮的江河
顺着大堤一路怒吼
我匍匐大地
长歌当哭
“救救孩子! 救救孩子!”
 
(注:解廌和獬豸,神话中的上古神兽,代表公平正义。明代御史官服上有獬豸的图案)
 
良心啊,你疼不疼

昨夜
风把良心吹落一地
亿万江河跳动的脉搏
为之汹涌激荡

当冰冷的针
刺入无助的身体
当罪恶的手
折断稚嫩的翅膀
当媒体噤去不和谐杂音
当权贵把人民当成玩偶
温顺的兔子
被逼成发疯的狼
请摸一摸自己的心
是肉长的还是铁铸的

当信仰崩塌的时候
春天必将寒冬埋葬

某种回应

三种颜色
撞击五脏六腑
嫖客染指孩童
揭开夜幕一角
娱乐至死的繁华
令每位公民
感到羞耻冰凉颤栗

一次次按下
又一次次站起
愤怒如火的情绪
拧成一股柔韧的绳索
从地狱到人间
从人间到天堂
人神共愤
 
让冰冷的心温热点吧!
请摸抚自己的胸
想,还是不想

决不

决不准某些人把我们当做不明真相的群众
决不许不堪一击的谎言麻痹我们的神经
我们的灵魂太渴望自由安宁
绝不愿再忍受寻常生活的无聊乐趣
决不让娱乐至死的堕落盘据空虚的大脑

如果不能团结起来
任由魔鬼肆虐我们的同胞
我们只能永远做没有脊梁的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