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爷走了,我们也仅仅是过客

作者:非公子 | 来源:中诗网 | 2021-01-25 09:52:40 | 阅读:

  导读:想想我已不再年轻,几十年以后我也终将离去,或许这个村子也将不复存在,一切都将过去,尘归尘土归土,我们只是一个过客!

  妈妈打电话告诉我说二大爷走了。我呆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离开我们了,小时候的一幕幕顺间出现在了我的脑海,小时候时候的成长一半在二大爷家,一半在姥姥家,爸爸12岁奶奶就走了,二大爷比爸爸大六岁,大爷比爸爸大10岁,奶奶走那一年二大爷和二娘结婚,爷爷被分给大娘照顾,爸爸便分给二娘照顾,嫂嫂如娘,那时候家里都穷,能吃饱饭都是好的了,所以爸爸和妈妈结婚就是真正的裸婚了,从记忆起,白天都很少见到爸爸妈妈在家,晚上睡的时候爸妈在地里还没回来,早上醒的时候他们早已下地干活,很小的时候我就学会了烧稀饭,和面,擀面条,蒸馒头,但做的饭说不上好吃,二大爷家就在我家隔壁,二大爷在城里是工人,家里条件会好些,每次吃饭最喜欢往二大爷家的灶火跑,那里的饭菜都比我家的好吃,堂姐对我也可好,有好吃的总是会给我留点,印象最深的是姐姐的饼干盒子,姐姐总趴门那喊我,我跑过去的时候便把一颗饼干给我掰半个,姐姐还给我画画,扎小辫,再大一点姐姐学了裁剪便给我剪衣服,有了弟弟后我就经常带着弟弟在二大爷家玩,弟弟很皮实,都爱逗他,二大爷从城里回来也总会给我们带好吃的,但是得让弟弟蹦着喊他,还要声音响亮,或者喊了给钱,那时候都是一毛,两毛,但那时候都是童年的快乐,想着的时候不由的泪眼婆娑,俗话养育之恩大于天,不知不觉我们长大了他们却老了,前年我包了辆大巴组织家里的老一辈去开封旅游,在车上给他们分了组,各自照顾好自己的队员不要掉队,每个人都发了我的电话号码,万一掉队打我电话,二大爷年龄最大,他怕自己掉队,总是跑在最前面,那一次旅行纪律出奇的好,回来的路上,跑了一天怕他们累,谁知道个个斗志昂扬,精神的不得了,我便让他们挨个表演节目,会啥唱啥,大家真开心呀,我把全程录了光盘每人一份,这些父辈亲人们或许有的一辈子也只旅游了一次,这次也成了我带二大爷唯一出去的一次。这几年二大爷得了老年健忘,啥都不记得了,姐姐在家侍奉了几年,去年更加健忘,大哥把二大爷接回了老家照顾,走的时候大哥二哥都在,二哥喂着饭的时候,二大爷走了,走之前一直哭着喊大伯和姑姑,大伯在新疆,去年带爸妈去看了看他,身体硬朗,陪我们玩也是跑在前面,姐姐说现在每天走几公里,姑姑身体不好也一直在床上。

  回到老家,家里年轻人已很少,原来小时候的年轻人很多都已经六七十岁了,想想我已不再年轻,几十年以后我也终将离去,或许这个村子也将不复存在,一切都将过去,尘归尘土归土,我们只是一个过客!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