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中国诗人 > 庄家银

从《在人间(短诗选)》说庄家银诗歌创作之突破

2020-12-15 18:38:50 作者:梁兵(广东)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梁兵,笔名秋高鹿鸣、大象。茂名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山大学汉语言文学毕业。二O一六年开始文学创作,有三十集电视连续剧本一部,长篇小说两部,中篇小说一部,短篇小说丶散文丶诗歌一批。短篇小说《群山回响》收入作家出版社出版的2018中国作家网精品文选《大地上的灯盏》一书,《咖啡老头》《马进山的同学聚会》获爱花城花魁奖和榜首奖。现从事影视行业。
  诗歌同质化的现象困死了很多诗人。如何突围出来绝尘而去,清醒着的诗人,无不作着朝思暮想。
   诗人庄家银到底经历了多少个这样的日月,我不研究,也不准备去作研究,我感兴趣的是,目前,庄家银走了出来,且有渐行渐远之势。
   庄家银是怎样走出来的,我想,他在他的诗歌创作里,他寻找到了他的突破口,尽力用了“奇”“绝”“狠”三大招来突围的。
   我们来看看庄家银最近写下的一组诗歌,并作这样的一些剖析。
   先看其中的《父亲之诗》
   
   父亲是含着泥土出世的
   所以他注定当了一辈子农民

   “含着泥土出世”,这是一个奇特的诗句了。稍作用心,便发觉这诗句还表明了父亲的一上辈也是农民。
   结合下一句“注定当了一辈子农民”
,明确地交代了父亲出世后的社会环境与家庭环境,而这样的环境,父亲一辈子没法逃离出来。
   这两句诗,以奇特的“含着泥土出世”,收藏着丰富的内容。
   接下来,庄家银的诗句更加奇特。

   父亲的一生
   都是在把土地节令农事
   进行着一场最佳的组合

   奇特吧,三句明明白白的话,高度概括和描写了父亲的一生。
    “把土地节令农事/进行一场最佳的组合”写出了父亲的勤劳用心和智慧,也表达出作者对父亲的无限赞许与敬重。

    最后的一次离去
    父亲
    去大山当了巡视员

   读到这里,我真想大声说:庄家银的诗与诗句,以奇特令我折服。
   庄家银写父亲的诗,令人耳目一新!
   再看庄家银的《母亲之诗》

  母亲喊了我一生/喊我乳名/喊我上学/喊我回家/喊我食饭/喊我争气/喊我好好做人/母亲喊我的声音/如一条河流/在我的生命哗哗流淌/后来/已听不到母亲喊我/只有四季的风/夜夜在我的窗前喊我

   庄家银抓住了母亲对他一辈的喊,让满满的母爱喊在了我们的面前。谁不让母亲这样喊过,然而,没有谁写下这样滂沱的母爱。已听不到母亲喊我,只有四季的风夜夜在我的窗前喊我。这是风在喊么?是诗人的思念在喊。这首诗,前面的句子是平淡无奇的,多少个喊也是平常,聪明的庄家银,以四季的风夜夜在窗前喊我,这就让前面的平淡变得不平淡起来了。风在“喊”我这个“喊”字,包含了母亲一生的母爱,也包含着庄家银对母亲的无尽思念。奇特的构思奇特的诗句,用一个喊字统领,奇特而动容!
   在这两首诗里,我们已初步领略了庄家银诗歌里的奇,好,接下来我们继续探访庄家银诗歌艺术里更奇特更奇妙的东西。
   父亲说
   扁担是农人的脊梁
   扁担在
   家就不倒
     《扁担》

   生活
   架起了一个大熔炉

   有的人
   淬火成钢
   
   有的人
   被炸成了油条
     《熔炉》

   生活的理想
   就是
   把自己拆下来
   重新组装
   把自己
   捏成自己最喜欢的样子
     《生活》
   
   一把向上的梯子
   难上
   也难下

   风大一点
   就可以听到
   生命晃动的声音
     《中年》

   白昼,黑夜
   像二把刀
   深入我们的躯体
   娴熟地把我分解

   天空上
   仿佛有一群秃鹫
   对我虎视眈眈
     《生命之殇》

   这些诗篇里,庄家银以他丰富的人生体验,严肃的思考,穷尽心思地提取了生动准确的意象来书写他的诗篇,让诗篇获得了大山般磅礴的力量。
   这些诗,都取材于自普通的生活,来自对普通生活的体验,我们大多数人都已熟视无睹了,却偏偏给庄家银生化出如此新颖诗来了。
   提取不同于常人的意象,以不同的角度入诗,诗篇便有了与众不同的支撑。正是这种支撑,让庄家银突围出来,让人看到了他的身影。
   在庄家银这些让人认可有效的诗篇里,我们还发现,庄家银还极力把诗歌往绝处去写。
   他的《中年》就是写绝了。人到中年,是不是在一把梯子上?上,已耗尽力气了,下吧,有老有小,他们的眼睛注视着自己,不允许下来。庄家银捕捉到了这个意象,让它入诗,这就产生了一种冲刷人心的力量。
    “风大一点/就可以听到/生命晃动的声音”。
  绝了,一个中年人(由其是中年男人)的处境,不由分说地被他带到了这样的一个窘境之中,握住的手,冷汗似乎早已出来。
   《扁担》《熔炉》《生活》《生命之殇》等诗篇,都可看到庄家银在这方面的努力。
   接着看庄家银的诗:

    《丑石》
   我不丑
   只是
   苦笑一下而已

    《命运》
   命运
   张开了大口

   我只相信
   它是个草食动物

    《蚂蚁》
   蚂蚁
   我最担心你
   你那幼小的腿
   一旦弄断
   有谁
   可以帮你
   换上假肢

     《乌龟》
   一缩再缩
   缩成无头
   缩到天下无敌

   如果大家
   都一缩了事
   世界不但太平
   而且死一般寂静

   这样的诗篇,构思是奇特的,写下的诗句也是奇特的。庄家银除了让他的诗发生奇特外,似乎还要将他的诗往绝处写,往狠里写。
   一首短短的《蚂蚁》,就充分说明了庄家银在这方面所用的力气。
   蚂蚁是一种让人仼意蹂躏,随意踩踏的动物,是一群弱势群体。庄家银取蚂蚁这一形象入诗,喻示着我们生活中的弱势群体,然后,让他那博大的心流出洪流般的设问与关注:
  你那幼小的腿
  一旦弄断
  有谁
  可以帮你
  换上假肢
  
   同情之心,怜悯之心与博大之心,统统跃然纸上。

   庄家银这组《在人间》的其它的篇章里,处处都有着这样的着力点,这是庄家银取得诗艺突破之所在。
   因为他深知,诗人要有所突破,就必须要花大力气去寻找突破口,突破口找到了,就得绝绝的狠狠的给予攻击。
   现在看来,庄家银找对了突破口,所花的绝绝的狠狠的力气,也见到了成效,在他的这组《在人间》(庄家银短诗选)的诗篇里,呈现了相当感人的艺术力。
   庄家银的诗歌,在现代诗的国度里,它顽强地探出头来,接受阳光,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我看到了一个矫健的身影,远远地脱离了那个熙熙攘攘的方阵。
   这矫健的身影便是庄家银!

      2020.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