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中国诗人 > 葛诗谦

荆楚亮魂 (组诗)

2022-01-26 作者:葛诗谦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报告文学作家、诗人葛诗谦作品选。
三镇,怀剑的人

怀剑者,何惧天缺
一越千年为苍生乃决
一一题记


堪伟岸,诠释了风范的新典
且雄武,诚可谓铆起的铁韵

在荆楚在武汉在三镇
一个腾龙引凤的身影
契入我的思想、梦和灵肉
契入我的笔管和精神

不是线装书曲倦的情节
也不是刻写了《离骚》的竹牍
就这样有血有脉的他走向我
仰天长笑兮,删节左右因循

我看到,那个人怀剑了
如天空怀着日月,逸
如大地怀着江河,真
如怀着青山只能做为剑佩
一一强遒
一一劲韧
袖芊轻扬,轩抚马鬣牛眠
衣袂飘飘飘动万骏行云

行走。走不了身子先走心
不一定妆扮鲜衣怒马
邀上千年的那个崔颢
听黄鹤楼回游的鹤翅之声兮
顺便把李白沒题的那首诗添上
让天下汉诗和小学课本
且不要死记硬背什么
白云千载空悠悠的遗韵

不怯人烟寥落暮天愁
不悲萧萧青青剑冢
独对斜阳卫水流
鱼肠湛卢,龙瘗重泉
好一个胆剑一一还魂

豪气万丈,那个怀剑的人
罡气逼人,那个怀剑的人
穿行晴川阁穿行归元寺
穿行楚汉腹地穿行潇湘宛委
横-笛便引月舒月圆月晕
汲精华而韧,醒纯利而浚

把平凡演绎成非凡
将神圣交赋给平民
功成不必在我
全凭众志成城
灾难之战,帅必亲临
躬民叩众,俯首问鼎
那个腾龙引凤的身影,在行走
那个怀剑的人,在行走
惊蛰之后且看雨润苍茵

梦幔之中,我看到
那个怀剑的人行囊简单
是个忘我的人,是个从容的人
是个徒步的人
是个脚下生风的人
一双朴素的的鞋子
踏在哪,都能虬下深根

衣袂飘飘,身披芒刺和积雪
骨铁铮铮,层叠太阳的光鳞
亮发因风速而倒背
目不邪视,一节一节
捭阖四方,掣纵九衢
笔直的含意充满坚毅和坚忍

血,是滚烫的
魂,是飘展的
不嗜杀伐的剑还能叫剑吗
刃口,绝不放过恣肆的冠菌
要杀伐且不生杀机
要剿灭且不屑屠淫
清醒和执着笑对来风
大辙在手,毫不紊厘不乱
方则方尔,尺不比寸

敢对乾坤,铸新史
笑对时空,对杯饮
一煞千年来去也
麾下亿万旌旗奋
怀剑,亶赋
亮剑,惊神
借得三月,莫迟到
信手拈来全是爱
挥手放大
一个


梦,亦中国梦
情,抒人民情
怀剑的那个人
就是这中国的世纪惊喜
那个怀剑的人
既是这人民的至高崇信
剑指处,沁血有红梅
花开如簇簇簇坚贞
剑指处,珞樱欲缤纷
花笑如灵醒伊为众人

梦悠悠,情款款
那个怀剑的人
如华夏怀着世界,博
如文明怀着古今,信
如怀着五岳只能做为剑雕
兰幽佩雅,予心讶焉
玉琢款带,絲缕涤尘
飘展恒远的苍生和民意
飘逸等衡的日月和星辰
一一截削
一一悬豪
征袍爽爽爽切悲度无痕

三月,豆蔻梢头的初苞
三月,母腹深藏的初孕
不容刺破哪怕是丁点的缺口
不容挥霍,不容亵读
更不容舔食罪恶的呜咽

锋 脊 从 锷 腊
青吕 径路 长铗
不能削铁如泥的剑还有剑魂吗
不能象长江一样滚啸的还叫剑吗
怀剑的人
那个怀剑的人
在三镇做出震撼的回答
沉浸沉思沉着沉淀
哪堪沉淤历史哪堪日月沉沦

击刺可穿甲,横竖挑乾坤
一串谵语被寒光戳穿
一则谶语被寒光戳穿
地心之血冲破结痂偾张
佐证一个民族的强大和基因

瑟缩的不再瑟缩
荒寂的不再荒寂
脚步,印章般走向史诗
在荊楚在武汉在三镇
那个怀剑的人
徒步丈量着四宇
龙衮九章,但挚一领
以无可置疑的膂力
伟岸的擎起伟大的民魂

不是线装书曲倦的情节
也不是刻写了《国殇》的竹牍
就是这样有血有脉的走向我
掣天长笑兮,删节左右因循

我看到,那个人怀剑了
一个腾龙引凤的巨影
契入我的思想,梦和灵肉
契入我的笔管和精神

甚尚德,苍穹翱翔兮乘清风
堪伟岸,天阙朝歌兮垂问君

2020年3月10日通宵
于北京安慧北里

荆楚,犹见屈原

日月忽其不淹兮
春与秋其代序
一一屈原《离骚》

庚子春头,新“冠”来袭
荆楚大地,甚嚣障雾
两江阴涌,噩耗绕梁
三镇如泣,悲歌如诉
秦时明月不复见
楚韵离骚犹在耳
箫剑刃血,海棠叹春怒

一阅过千年,且看竹牍
大溪丶屈岭熠熠照天烛
乘飘幔的橘香和橘魂
一袭雄烈峽峽,贯通今古
在全民战“疫”的阵前
在新时代战“敌"的锐部
哦,那位挺颈致远
那位柄剑长啸,立直脊梁
襟怀敞向民生,奋鏖瞪目
不惧来风的那个身影
真真切切,切切真真是你
衣袂飘飘兮秋兰为佩
一一忧国济民的三闾大夫

新“冠"泼儿,休得狂虐
莫管《九章》还是《天问》
决不允恣意将生灵炭涂
借我的艾香,来二月
薰薰然,却疾煞毒
借我的弟子,成劲旅
威威然,菌孽剔除
申椒兰桂一一驱瞒昧
蕙草兰芷一一却谎芜
灾患,不是怨悱的理由
碑额不裂,民意自突兀

楚河,清清如许
楚魂,悠悠如故
长江兮汉界
朔望月,新历法
光阴流淌不堪污浊往复
谁说天空飘下的是泪
时间,从半块冰中醒来
肉尸可腐而精神不死
援驰和援助却非救赎
三镇飞雪,自天外
雪润三镇,逾屠苏
漫漫都是体贴和安慰
纷纷都是守侯和呵护

是的,我屈原来了
是屈原且不是古奥的三闾
是战士绝不是悲悯的大夫
逆行一一行大义之义
向死一一择慨然之慨
泪洒一颗,也要涌作长江源头
血抛一滴,亦能澎湃不朽大度
毒孽的本体,注定会被剿灭
本体外的菌疫,亦当缔无
利剑若修德,韬光赖养晦
庚子一一202O
2020一一庚子
试吟大中国怒啸的词赋

眼泪是咸的,孩子别怕
噩梦是短的,母亲别哭
庸懒一定会押上审判台
贪婪一定会钉上耻辱柱
欺瞒一定会挂上曝光板
逃逸一定会写上罚魂单
长城,佇望武汉城
黄河,便引长江水
喜玛拉雅的峰头在眺望
剪裁彷惶,删节孤独
春天,该来的时候注定会来
历史,绝不会制造任何无辜

祭日,不堪霉蚀
死亡,岂容亵渎
哪怕真的就是遍体鳞伤
英雄的城市和英雄的人民
也一定会在春天,康复
惊蛰,让扼江而居变得纯粹
风景在前不用提前拐弯
车水马龙,勿言封禁
大鼎铭金,风流尽数

君可见一一
珞珈山前鸟鸣啼
黄鹤楼上鹤翔舞
两江又唱泣如歌
三镇绽放花满树
一桥如虹分南北
九省通衢始宏途

君不见一一
梅花,靓丽的代言
樱花,浮紫云如簇
桃花,盛开且含笑
兰花,抱竹未孤独
满城都是护士花
满城都是护士花啊
白衣白甲白铠白巾
白色的素洁和素美
俨然擢取白色的肃穆


君不见一一
放鹰台,大翅亮羽
盘龙城,虬髯尽舞
晴川阁,绿岚致远
龟山寺,司寿百图
《招魂》安得乘云去
《远游》不羁且凭足
一茶便解天下忧
一壶能煮三镇香
鄂安国安,国安世安
小康大势,势如破竹

日月忽其不淹兮
春与秋其代序
尽管豆蒄梢头春来晚
哪堪屈子问天问地问楚
忠魂呵!还有几分期许
朝天阙一一天缺我补
三月,穹庐星星点灯
三月,大地悄然复苏
军民团结如一人
试看天下谁能敌
今鉴古,古为今
时空转换惊世俗
一部中国庚子战“疫”观止
新时代,新《楚辞》
听!且听东方神洲一一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合唱
激荡世界,演绎此起彼伏

2020年3月5日 凌晨
北 京

三 镇 邂 逅 雷 打 雪
          一一庚子春叹

当是庚子须晴日
三镇邂逅雷打雪

封城,绝不是封爱
闪电,拨斩了云谲
撕裂了瞒昧的阴郁
一声惊雷,炸响
激荡着,翻滚着
纷扬起如絮的素蝶
晴雪呵!晴雪
楚河汉街,萧疏抚慰
长江大桥,轻和绰约

是"鼎"重还是德轻
是德轻还是"鼎“重 
唯品唯德唯才唯用
众心向国,镌大公
删除诸多的繁文缛节
三楚怀着三镇
三镇拥着三楚
将一则完整的覆秦故事
饱墨淡描,着力
推岀了萌哒的续写
龟山塔的座标很清晰
恸彻彻的东湖呵
言何在上,何言在下
谜?谜底己经昭然
勿论暗涌艾怨谓之悲恤

一枪首义的武汉
就这么被晴雪染白思绪
九省通衢的中枢
就这样被雪霁润泽衰穴
震屏、爆屏
死屏丶亮屏
灾情中的红梅呵
傲物风雪的红梅呵
扬起笑颜,伸展精神
一丛丛,一树树
哪堪在颓废中无辜萎谢

当是庚子须晴日
三镇邂逅雷打雪

初心,不能丢
除妖,待大倢
纷扬的都是纯粹夙愿
正义和勇敢
不会枉然蜕变成苟且
峰岚上的树
远壑里的花
或谓思考或为佇望
感觉,不再麻木
良知不会被诡魅蒙尘 
贪婪,敷衍和庸懒
亦不会再无端诟病
晴雪照魂,霁雪涤心
那些淋淋种种的脏魂
亟待施以切肤之削

归来去兮的侯鸟们
拐个弯儿
就能进入风景
翅膀上伏载阳光的慰贴
怜冷还有昨夜的颤抖
无须再去过份的诅咒了
在请朗中徘徊,浪费直觉
大捷未报,歌阙在
诗意和斑斓
鹦鹉以之于燕雀
不再会轻易给训戒吓跑
恍惚间丢失的方向
條然回归,矗直碑碣

庚子,趋向与大势
不昰叵测能够简单预言
2020一一2020
一瓢舀起两江水
杯茶三镇香的这个地方
"冠状“病毒是乘虚而入的
“官状"毒菌的层级铲锄
必当为某种贯性启迪
启迪更多的理性和思考
启迪更多的裁策和制约

当是庚子须晴日
三镇邂逅雷打雪

昨天的故事里
站不出今天的英雄
今天的细节中
伟挺起高山和俊杰
那个吹哨人无辜的倒了
诚如一一抱薪者
倒在一线之隔的冷凝
那个被网念的人倒了
分明是一一挑灯人
倒在光光即至的临界
但,雷电毕竟来了
但,晴雪毕竟来了
无视短视的放肆
弱视近视或者恣肆
焉能患生寅夜的猖獗

时间在流,不要说
生活停在屋里没走
挖不断的,是路
隔不断的,是情
呼吸和呼吸不会秒变成仇
母亲和儿子
丈夫和妻子
菜刀和菜板
勺子和锅沿……
远安近危,生死场
大爱无疆,度无劫

冰凌花,梅岭霜
勿忘我未忘
门,被粗鄙堵了
熏风和整馨香却依然游走
不是所有的脚步全然被禁
足音,不是恐怖
口罩,不是道具
自己听自己心跳
自己听自己心音
人性呵文明
绝不允许权欲和贪婪放纵
悔辱操守,沾污自觉

当是庚子须晴日
三镇邂逅雷打雪

善与美,何必刻意的躲闪
彼此屏息变不成标语的硬壳
用不着借机威肋和教唆
防控有度,怖恐本身是次孽
是的,如果有满眼春色
谁还愿意带着惊诧出逃
诚然,如果是樱洛浮紫
如果真的是樱洛浮紫
谁情愿轻易选择向死的绝决
多么经典的黄鹤楼
多么唯美的珞珈山呵
经典和美奂不会被季节隐喻
弯弓不会绷不紧
委心难断数莫邪
梦歌扰在,魂安在
莫叹冤屈,哭咒阙

加缪说:
灾难和死亡叠加
人心就硬了……
异国,他乡尔
泱泱大楚,诗国圣地
除却那些“柳叶刀“上的论文
除却那些“一问三不知“ 偎亵
斗士之魂,今安在
天问,问天
岂任狂野如流,恣意
岂任疯喷形异,喋血
应勇说:
不要让真相
还没穿上鞋子
谎言便跑遍了世界……
莫问丧钟为谁鸣
奈何桥上叹奈何
肤之疼,心之痛
疼煞中华每个人
痛煞家国悲情切

一将无能旗染秽
庸者施庸苍生怯
天缺一角,有女娲
戒雪硬翅,天不缺
别再拿忠魂替补丁了
断肠黑白祭英烈
古琴台,古曲新弹
晴川阁,晴邀四季
鹦鹉洲,萋碧吟哦……
诗乎、歌乎
骚乎、辞乎
三镇呵!三镇
一则中国的庚子疫记
醒世醒人,当绝费解

当是庚子须晴日
三镇邂逅雷打雪

2020年2月18、19日通宵
北京 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