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焰汩汩---海南州女诗人三重奏》

作者: | 来源:中诗网 | 2020-08-14 | 阅读:

  导读:《光焰汩汩---海南州女诗人三重奏》是青海省海南州三名青年女诗人合著的诗歌集,由孔顺茜、卓玛才让、沈海娥合著,最近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光焰汩汩---海南州女诗人三重奏》是青海省海南州三名青年女诗人合著的诗歌集,由孔顺茜、卓玛才让、沈海娥合著,最近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她们从事不同岗位的工作,都是业余时间开展文学创作,是海南诗歌创作当中的佼佼者、三朵花,三重奏。她们诗作表达的情感真挚、热烈、干净、内敛,语言文字上也具有一定的爆发力,诗集以青年性、探索性、先锋性,时代性集结青春诗歌方阵。
 
 凝固在时光里的温暖五首
 
                          孔顺茜
 
于苍白处
 
人类又一次为鲁莽的自己买单
强大的躯壳
在微生物的肆虐下,奄奄一息
看不见的力量是强势的
病毒用惊人的速度肆虐,吞噬
 
呼吸困难的瞬间
食物链的顶端陷入沉思
意外并非偶然
也许这只是一次示威或者警告
 
厮杀无处不在
索性活下来的这次
一定是大自然把高举的拳头,轻轻放下
 
 
爷爷的手机
 
爷爷的手机内存很小
但是他能记住家人的号码
爷爷的世界也很小
只能容下自己的儿女
 
我们的通话内容固定
天冷加衣,稳驾慢行,早点回家
重复的日子里关爱并未锐减
每天的阳光会从相同的角度撒下温暖
就像在固定的时间里手机总会响起
屏幕上亮着的不止是熟悉的数字
还有那份凝固在时光里的温暖
 
 

 
皎洁在窗外流淌
就像讲故事的妇人
总会把自己的喜好加入虚构的情节
 
这是一个停电的夜晚
我期待的望向窗外
幻想阳光的解救
不料
一片皎洁扑灭了所有的不安

 
磁器口古镇
 
古镇从一个巷子口开始
沿着山城崎岖的路
温柔的巴蜀大地怀着慷慨的情绪
像一口沸腾的火锅
 
雨滴打落在青石板的边边角角
温柔的浸润着来往的心事
我们站在刚好可以看到杜鹃花的窗台
 
纷扰之中同样安放着静谧
走出古镇的街道
记忆丰满
人群在古镇里,熙攘
 
  
季末物语
 
又一次欣赏秋天
虽然有很多个颜色
始终无法用缤纷绚丽形容
也许是要步入天寒地冻
这个季节总有很多悲凉的元素
 
瓜熟蒂落本该是一个功德圆满的画面
无奈总是和生离死别纠缠
大地上的生命在这个季节不断回归
渐行渐远的是时光的缝隙里那股雀跃的力量
  
作者简介: 孔顺茜,1993年生于青海共和,2015年7月毕业于兰州财经大学,自2011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有诗歌散文作品刊发在《青海湖》《青海日报》《江南诗》《诗歌月刊》《延河诗歌特刊》《文学港》《西海都市报》等,诗歌作品入选《青年诗歌年鉴(2015)》《红衣白马的女子们》《208中国新诗日历》等诗歌选集。系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青海省作协会员,海南州作协会员。 
 
 
我追着霞光翻山越岭 (三首)
 
                         卓玛才让
 
 秋末·最后的归宿
 
我拥有着无边的病床一样的
无边的爱
把时间和情感都葬在这病床一样的爱里
从此  连梦里不认识的那个人
我也向往着去爱
可在贫瘠的岁月里
爱都饥饿得只剩下一句我爱你
这我爱你   已经承载不了远古的那一份份沉重的爱了
也没有足够深沉去淹没旺盛的季节——
我的爱在退去色彩的秋末愈加旺盛
却不敢呼唤梦外背负道德的你
 
我不知道天被谁黑
我也不知道太阳也被谁逼着出来
那些不喜欢白天的人们
那些太喜欢白天的人们
他们会是冤家
他们也会是恋人
可是他们永远不知道
他们是我用餐叉吃着的那小盘坚果
原谅我喜欢着他们  也讨厌着他们
 
我努力留下脚印
我努力留下深刻的微笑
现在我在被窝捡起断了的念珠
像漫天的星星
像落在秋叶的露珠
像身体上留下的吻痕
像悔恨时流下的泪珠
像病痛时发出的呻吟
像    一百零八个你
我的脚印和微笑
不在遥远的那帮谈笑风生的人群中
也不在住在我心里默念世间万物的你的心里
我丢失的不仅仅是
一张脸和一个身躯
我丢失的   是自以为是的傲慢
虽然是一个庸俗的傲慢
 
那么  秋末  我唯一旺盛的季节
让我在无边的荒野搭建千万个深洞
住进那群来投奔的野狼
让他们从此繁荣
守护我这颗傲慢的心
 
 
 去城里修车的父亲
                    
父亲把苦难与糌粑在嘴里搅匀后咽下
父亲早已没有草原和马匹
父亲也不再抽着烟草喝着烈酒(浓茶)
现在父亲像爱马那样爱着他的农作机械
今天他要开着脱轮的小货车去西宁维修
父亲说   这是小事
不必费钱用车拉
在父亲的眼里  
所有的苦难都是随风的云烟
我问父亲是否缺钱
父亲乐呵呵地回答
家里是个小金库  钱多着呢
 
我们四姐妹
垫着父亲六十岁的憨厚与疼爱
我们四姐妹
在父亲肥沃的胸膛播种和收割属于自己的谷物
今天  我们四姐妹
把自己铺在父亲货车的轮下
让父亲走完这五百里路呢?
 
  
 回家
                      
桌上的杯子不小心被碰倒了
里面所有的水都溢出来
我在想
刚刚卡在喉咙的言语
 
我说   母亲
我已经把自己化做一块地了
在一旁低着头默默深思的父亲
笑呵呵地说   不想种地了
我看见
父亲脸上的皱纹里   深藏着
我的   苦与乐
 
我在炕头
吃着爸爸最喜欢吃的辣椒酱
任泪水淹没整个老屋
让努力挤出的笑容
破碎在心底
 
黄昏   正在垒砌一个
缄默的围城
佛龛上轻轻摇曳的酥油灯
却温暖了所有回归的心
 
作者简介:卓玛才让(TSO)、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海南州作家协会会员。先后《诗歌月刊》《民族文学》《章恰尔》《西藏文艺》《达赛尔》《岗尖梅朵》《海南文学》等文学期刊上发表了多种体裁的文学作品。已出版诗集《心灵旅程》和文集《阿妈的厨房》。
 
被风吹倒的思念(五首)
                          
 沈海娥 
 
红叶
 
漫不经心
流连忘返
竟对一片红叶钟情
走近看你的面色
仿若是被自然粉饰了的美人
从高山翩翩落下
又如同仙子的绝舞
缥缈 轻盈
奇妙而又惊艳
冷风不是你的对手
阳光是你天然的嫁衣
天高 路远
需跋涉到达
你坚守内心
纯净的是如同天空一样的蓝
就爱你
如同烈火的性情
因为你表达了最忠贞的爱情
 
 
礼赞群山
 
阳光纯净
晚风轻柔
白云弥漫
远处的群山巍然屹立
庄严又肃穆
苍远又挺拔
在日暮归途中如同疾走的骏马
以开疆拓土的力量劈面飞来
直入云霄
在孤云落日的余晖下
又如亭亭玉立的少女
愈发温柔恬静
即便是被冬雪覆盖
依旧交织着傲骨气息
你岿然不动
却是朴素而又盛大的辽阔
轻轻一触便感知无穷的力量
山高水长 情深隽永
悉数细碎的光阴
不敢就这样走远了
 
 
山头的野杏花
 
今晨
就在深入松巴村的小道上
我与一棵棵杏树素面相逢
欣喜中互相失语
面对面只是欢然一笑
她那粉红的小脸被一股清香裹挟
就连我深情的呼吸都带有她的体香
我身披温暖的彩衣,行走在小村街头
无言中
我不断地揉搓着春的宁静
一不小心
也就搓伤了杏树的小指
 
就在这个季节
那些萌动在土壤里的故事
也带着风的柔情和阳光的温暖
一路构成了一道亮丽的闹春图
而一棵棵杏树却在村道院落的一角
揭开所有的纽扣
让我们在她的体香中走成了一朵彩云
 
杏花开满山村 杏花爱恋山村
在阳光下张扬着自身的轻柔和瑰丽
在清风中摇落着自身的清雅和芬芳
就这样
在春天里献出自身的完美之后
带着生命的叹息慢慢跌入我们的眼帘
扑向大地后又默默孕育起新的生命
此刻
我与杏花的深情告白
也在内心落满了无尽的感怀
 

  深蓝色的故乡
 
于是
一滴滴眼泪滑落
汇入那条叫做故乡的河流
时光瞬息万变
山川为之动容
一夜间
你被诸神赐予力量
一眼清泉滚滚而出
 
沸腾的水溢满了草原
千万匹骏马奔腾而过
远嫁的姑娘含着春风
云在高喊
你在低语
对!就是那条青色的海
一半是蓝
另一半也是蓝
正如故乡的模样
头顶是一片深蓝
 
一种生长的爱
 
然后
那个蛮荒之地
一夜间变幻成了野花烂漫
野草疯长的广阔原野
于是那个山野里的孩子长大了
正如有一种生长的爱
可以看得见高矮
听得见生长的声音
 
思绪真的是一匹脱缰的野马
只要在荒野
便以洪荒之力挣脱束缚
正如有一种声音
在身体里蓦然生长
听得见自由和欢愉
听得见百鸟争鸣
 
时间很慢
光影很长
行走在山间
那些昨日同说的梦语
如同那颗生长的古怪柳
枝叶繁茂
如同那条生长的河流
生生不息
就这样安静的生长
以最静默的方式
 
作者简介:沈海娥,藏族,生于青海共和,毕业于青海大学,系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青海省作协会员。有诗歌作品编入圣洁海南文学丛书,作品散见于《中国文学》《文学港》《诗歌月刊》《青海湖》《大河诗刊》《西部诗报》《鄞州文学》等省内外文学刊物。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彭鸣诗集《前世的荷香

    女诗人彭鸣是一个温婉、纯净的女子,但她在跟抑郁抗争的过程中,却犹如凤凰涅槃一
  • 【名家荐读】顾偕荐读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著名诗人、评论家顾偕荐读。
  • 珠海举办《海的珍珠,珍

    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主任丘树宏大型史诗《海的珍珠,珍珠的海》献礼中国经济
  • 资阳表情

    著名诗人、《草堂诗刊》主编梁平参加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资阳诗歌作品选。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