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沙克:《乌多姆赛细节》(组诗)

2019-05-17 作者:沙克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一级作家,当代诗人,文艺评论家。60后生于皖南,现居江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写作范围包括诗歌、散文随笔、小说及文艺批评。资深媒体人,文学编辑者。现在某文艺机构从事创研。高校兼职教授。

与佛共享……
 
晒佛节的佛出了佛门。众生簇拥
手捧金菊,蝴蝶在翻飞,无人机悬停
总理、省长和县民跟着佛走
晒太阳,许愿……
湄公河分流到山脚
淌过勐拉寺,沐浴佛身
 
蝴蝶飞向省城县城
佛回到庙堂,逐一收下众愿
释放淡然菊香
 
街头泼水如雨
扭动腰肢的小姑娘小伙子嬉笑成麻花
布施食物的女人一溜蹲在路边
听阵阵的鼓声佛乐
传进身体,凝结成关键词
 
祥和,淡欲,快乐
人与佛被无人机的镜头拍下来
共享一世的滋味
2019、04、14
 
 
勐边即景
 
雨季来临之前,吊脚木屋们
站在椰子树下站得轻松
深景里的峰峦交叠着热带雨林
山泉淌下来,洗濯它们的小腿和脚趾
瞳孔里的凉意压住虚热
 
一只椰子落在草做的屋顶上
一只落在铁板的屋顶上
另外一只落在陶瓦的屋顶上
滚,全都滚到积聚山泉的池塘里……
 
定睛后的实际情况是
只有一只老挝勐边的青绿椰子
从省略号的后面
落下来,碰到锅状的卫星天线
它落下来,着水后浮沉两下不见了
稍后又浮到水面上
漾起村景的微波微澜
 
没有风
汽车从门前驶过
吊脚木屋颤如电视机里的梵音
2019、04、15
 
游热带丛林
 
高高的竹梢弯成篷顶
蹚溪流,过山涧
 
遇到直直的木香树
像修长的武僧,未及打招呼
又遇到长着宽大尾翼的异形老者
是几百岁的槭树老爷吗
没敢打招呼,他腰上寄生着蛇状植物
侧身,绕过它往上攀走
 
攀上巨石平台
一瓢瀑布溅落到胸襟
 
异香袭来。头顶碰到栗子?
碰到蜜蜂……脖子麻痛
小心地拨出蜇刺
手和臂又被蚊虫叮咬
我想说,我和丛林不结私怨
 
峰峦环绕的克木人草舍
门洞敞开,注视着一畦稻田
葱油油长得好看还没抽穗
树下的小姐姐背着光屁股的小弟弟
摘一只榴莲破开来吃……
葱油油的秧苗根,吮吸溪流
 
……丛林的骨架舒然
长着几百年上千年的筋肉
衍生着身世之疤: 那是透出心来的情商
2019、04、16

橡胶树的牺牲之美
 
十岁八岁初长成
流血,每天流
 
橡胶树有些像……
去掉黑眼晴的桦树
没有悬挂树皮的桉树
缺少那层霜白的不够光滑的杨树
可是它们不流血
 
橡胶树流血
慢流,快流,越流越多……
老了以后又慢流
滴血,洇血——
耗尽身体里的积蓄而枯萎
 
乌多姆赛的橡胶树林
站位在几百米海拨的山坡
流着白色的血
以牺牲之美
替代金三角的罂粟之艳之毒
 
橡胶树的牺牲之美
给安详的梦境填充着弹性

  2019.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