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我们都在掌中活命(组诗)

2022-01-26 09:27:54 作者:胡水根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胡水根,网名卜子托塔,笔名湖拮。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诗潮》《绿风》《中国诗人》《同胞文学》(韩国)《世界日报》(菲律宾)《先驱报》(新西兰)《新报》(美国)等报刊,入选多种诗歌选本。出版诗集《光阴深处一根骨头在奔跑》《向阳花开》《沧浪海昏》(长篇叙事诗,合著)。获奖若干。

◎◎小暑
 
我总看到天空在哭泣
那么高调做事的人,怎
舍得一头谪仙,一头屁民
八杆子打来的亲戚
只要方丈披个袈裟就完全可以
可他总想把两个眼睛拉平
从黄昏进去到黎明出来
才知道夜不是倒来倒去就能洗净
它们还需要雨
把热气压下去,把
冷气盘出去
这样民间就多了故事
天上就多了心事
 
 
◎◎鸦
 
衔起睫毛,光尽是黑线
乌云在额头捉闪
不敢谢顶。高叫属于河,属于
商铺,属于
一只握着樟树的手。我
伏在枝上,有水花溅下来
几片叶子翻了下经
就按住了月
(夜,刚好
半)
 
◎◎大暑之(一)
 
开完这湖开那湖
泥土上的宝盒,一念
就掉进山谷,一下镰就开出一道缝
没有人留意鸟声,它站着的树
睡着了
我抱着石头,一次也没能砸中
那天空最重的部分
 
◎◎蝉
 
若是还有路过,我愿还是人间
让这天地夹生之所
只听一声,借
 
 
◎◎我们都在掌中活命之三
 
我只是把纹路拉了拉,那些水
就站立了起来,向几片叶子摸了去
一条鱼讲述了一条鱼被忽略的白
讲述了花朵里红色的慈悲,和
一滴露水在荒尖上的隐世
那双疲惫的眼神曾经幻想过天堂的模样
有紫色的袍者说着生命的和解
说着钟声与路的关系
这些被推开的频率里有惊慌的小树
有一把清晨的尽头,它含着的桥
成为其中最迷幻的一节,以至于会让人
忘记背走无罪,忘记这掌中纹路还在
你追我赶。边缘没有尸骨
只有一层层绿,偏好于深邃
偏好于踪迹全无。一个涟漪释放了我和我们
而它们纠结在指腹,化身为螺
 
 
◎◎大雨
 
我们念叨大雨
念到风显身,云显身
念到一片叶子驮万只蚂蚁
来我们撒过尿的地方
看一池殿宇是否还熠熠生辉
是否还害着一场我们已经害过的一场病
 
咳嗽了。这样的日子
还欠我两个雷,一个阳雷
一个阴雷。一个不声不响
一个满脸杀机
 
 
◎◎是这样的
 
我羡慕于野
当巨大的喷枪将草籽与泥土射向坡面时
水泥涂层与它们形成钓、饵关系
这精致的伸进同手机里的舞蹈一样有夸张
和卖弄的成份
目光是鸟雀的,它们从一棵树里涌出来时
几栋建筑物将面子从西南移向西北
幕光有自己的咒语,比如发酵虚伪
膨胀猥琐和残缺卑鄙
他从手里掏出一切事物,盖在叶子上
坡面开始摆设,用铁丝网相互献媚
把痴呆、僵化设为结点。有人开始适居
有人坐在风和水上等一些善念投票
而我,把那冒出来的一点点绿
写成杂记,看淡水和咸水
向一条河蔓延。它们打造的台阶
一步一步走向涟漪中心
云在不停地落
不停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