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90后诗歌大展:李旻

2017-11-30 10:50:41 作者:李旻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李旻,女,时而清新时而逗逼的90后一枚。散文、诗歌作品散见于网络公众号及地方性报刊,有诗歌入选《2016中国拾佳诗歌精选》年度选本。
李旻.jpg
 
 
 
谷雨
 
你踏着绿浪而来
脚步依然轻盈
不知庭院里的桃花
又开过了几许
 
云水与天际相遇
麦苗在田间旖旎
你融入春天的芬芳
优渥了一季又一季的暖意
 
漫天都是你的身影
牡丹吐蕊  杜鹃夜啼
将满溢的馨香
涤荡流转的光阴
 
青砖黛瓦的屋顶
还藏着湿漉漉的晨曦
用一味温婉
静描成多彩的写意
 
山间的新茶
还未端坐着细细品
你就在季节变迁中悄然离去
留给我满怀晶莹
 
 
花开的午后
 
走进花开的午后
拥抱一段清浅的时光
听每一朵花儿的情事
羞红盛夏的骄阳
寻一隅恬静,煮一壶馨香
带着美丽的心情
将这份浪漫细细品尝
 
走进花开的午后
在花海中虚度时光
折一朵鲜艳,捻一片嫣红
用最浓郁的色彩
为你写下华丽的词章
一句句,一行行
都是我心底热烈的渴望
 
走进花开的午后
恨不能把此刻、装进背囊
送给梦里寂寥的雨巷
站在八月的眉间
我们追风、逐云
牵手许下一生的诺言
让这个午后,爱意绵长
 
走进花开的午后
你,就在身旁
多年以后,即使花瓣被时间的列车碾碎
即使消散了这一地的芬芳
只要你还在,我们还在
幸福依旧像这个花开的午后
明媚绽放
 
 
一株干涸的植物
 
焚烧吧!
熊熊烈火
在黑暗中
把许许多多向日葵和麦田
还有你自己
烧成旋转的星河
 
困惑、痛苦、悲伤、解脱
不停缠绕
耳朵形同虚设
听不见野兽的嘶鸣
和心底的诚实
却被失望灌满
 
吞下这瓶烈酒
想抓住的
只剩几缕残烟
再用一颗子弹把火焰熄灭
也不知天亮了没有
他们都没有醒来
 
有人开始贩卖你
和你的过去
只要价钱合理
你手中的植物
再也长不出这熊熊烈火之势
根,腐烂在地里
 
焚烧的尘烟
颠簸了几个世纪
从一座城奔向另一座城
你躺在故乡的黑土地上
一只眼睛藏着色彩
一只眼睛直视生命
 
 
黄昏
 
就在刚刚
在晨昏线的节点
月亮亲吻了太阳的脸颊
 
他高傲的像个国王
拖着金丝的衣边
慢慢地,走过山野
 
那余留的,如丝带般柔和的光
却出卖了他
脸红成一片
 
 
阳光下的舞者
 
你看到了吗?
在金黄色的大地上
她如同优雅的天鹅
 
流动的身形恣意伸展
她的唇被染上琥珀色
眼里镶进一整片枫林
 
此刻,她与自然融合
那一抹轻笑
让秋意,四处漫开
 
 
秋雨
 
太阳戴起了帽子
云在天空里打着漩
风直愣愣的闯进门,把我桌上的书本吹翻
像个咿呀学语的孩子
在念着只有自己才听得懂的字句
我起身把门关上
他又顽皮地将门重重推开
然后开心地四处乱窜,直到
那一片珠帘被截断
一些敲在瓦片上
好听得像蝴蝶在琴弦上跳舞
一些跑到林子里
挠的小树直痒痒,哗啦啦的笑不停
一些躲进大海中
去和珍珠比美
然后,秋季开始露出笑容
 
 
追梦者
 
去吧,去那荆棘之上
那些血痕,以及所有风干的泪水,它们
飞啊飞,长成了五彩的翅膀
 
冬季的风已经吹过高墙
还有谁,吸着鼻子,等着
猎物,钻进破洞的铁丝网
 
在可憎的面目前,选择遗忘
将头颅立起,注视着
从未被玷污的,那片月光
 
 
诗评:
       什么是好的诗歌?
       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追问,或者说这是一个无法统一答案的追问。如果有人用同样的问题来问我。我想,我将给出的答案是:沉静和深厚。
       无遗,李旻的这组诗歌是沉静的。它们“爬行在一行行诗词里”“像星星闪烁着可爱”“将满溢的馨香∕涤荡流转的光阴”;它们“依旧像这个花开的午后∕明媚绽放”“一只眼睛藏着色彩∕一只眼睛直视生命”“拖着金丝的衣边∕慢慢地,走过山野”;它们“与自然融合∕那一抹轻笑∕让秋意,四处漫开”“去和珍珠比美∕然后,秋季开始露出笑容”“将头颅立起,注视着∕从未被玷污的,那片月光”……
       然而,于这组诗歌而言,不够深厚也是显性的。当然这并不是问题。读李旻的诗歌,会首先想到“初心未泯”一词,她像个孩子一样动用多种感官,她的触须很多、也足够敏锐,透着对生活的热爱。只要热爱并继续热爱,只要敏锐并表达敏锐,消解以上问题也只是时间问题。
 
      祝福李旻,就像她在自己的诗歌《追梦者》里说的那样——“去吧,去那荆棘之上∕那些血痕,以及所有风干的泪水,它们∕飞啊飞,长成了五彩的翅膀”。
        ——关北
 
创作谈:
       记得我刚开始接触诗歌是在高一的时候,第一次读到戴望舒的《雨巷》,就被那种朦胧又深幽的意境给打动了。后来我开始尝试自己写诗,说是写诗,但其实更偏向是于写一种心情。那些痛苦的、甜蜜的、干涸的、丰盈的,都源自于我的内心深处。
       我认为诗歌不仅仅反映我们的现实世界,同时也在构建另一个假想的世界。就像梦想与现实,既对立又统一。诗人则要用自己独特的视角去感受,去找寻,然后选择最恰当的表达方式,让自己跳跃的思维和片段式的想象变得鲜活,最终成为一首诗。
       现在很多人对诗歌感到不屑,认为诗是无用之物,我不赞成这种观点。我觉得,恰恰是因为现世的浮躁,我们的生活才更需要诗歌,需要我们放慢脚步,静下心来,细细品味生活中的点滴,寻找灵魂深处的静谧,与混沌和解,与自己和解,这也是我写诗的愿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