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中国诗人 > 梅边弄笛

禹州,禹州

2016-06-22 作者:梅边弄笛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梅边弄笛,原名李俊杰,男性,60后,河南省禹州市人,83年入伍,99年转业,现为法官。有诗文散见于《诗刊》《绿风》《爱人》《奔流》 《解放军报》《前线报《诗中国》《天涯诗刊等报刊杂志。

2e818294a4c27d1e695c1a601ed5ad6edcc4385e.jpg

 

四月,春光再次抵达

具茨山上,梨花已落,蔷薇正香

低处的稗草比往年更加疯狂

勤劳的人正在石头上

用线条和符号表达自己的向往

 

那个姓公孙名轩辕的年轻人

表情冷漠,总喜欢低头沉思,抬头仰望

这块他生长的土地显然无法让他抵达逍遥的时空

九里山上的巨石阵更给他无限的联想

 

也许,穿越时空的隧道已经关闭

开启的钥匙也沉入了涧底

他只能带领族人以血肉相拼

那一天,蚩尤落败,血染长河

 

而他的脚步却未停止

向西  向西

 

 

大把的时光更多充满了水分

几千年有时不过一瞬

那些凝聚成金的日子总是想方设法留在世上

让我们觉得易逝的生命还会有另一种方式留存

 

聂政兄妹的血肉筑起的亭台

无非情义二字

但它让棠隶之花有了春的温度

有了酒的香醇

 

吕不韦把权力当作生意来做

他的财富未见泽被后人

张良谋划了大汉天下

最终还是丢下权杖归隐山林

 

晁错的头颅

成为撬动历史杠杆的支点

剑光一闪

也不过半页史记

 

吴道当风,不知风吹向了哪里

画里画外,遗落多少叹息

褚遂良的笔,把汉字的美推到又一个顶峰

只是冷落了客居的诗人卢照邻

寂寞中,他只有投身颍水

了却肉体的疼痛

如今,具茨山下

墓冢高大,芳草萋萋

 

好在孙思邈将满山的花草变成了济世的良药

让这片古老的土地在草尖慢慢升起

风吹过,四海之内

呼喊着禹州这个名字

 

 

一条河可以洗净一个人的耳朵

却无法治愈大享诸侯留下的隐疾

一座高台和它的影子被无限放大

并随着清澈的河水渗入大地的血脉

 

我是喝颍河水长大的

我的体内也藏着不可治愈的病痛

行走在这片高贵的大地上,我把自己的心放在了云端

浮华之上

潺潺的流水,婉转的鸟鸣

都被忽略

 

但我必须让自己沉下来

在颍河桥上坐定

所有的繁华匆匆飘过

翻开《南华经》卷,让春风重新吹进心胸

 

 

从大享诸侯的钧台走下来

帝住的城池便叫都

阳翟,在清清的颍河边上

从此播下了一些小小的高贵

 

时间烟尘太过迷离

流水也会冲淡大禹的帝业

一座都城的沦落和颓废

有时也和那不愿舍弃的孤傲有关

 

站在聂政台上看

禹州八景,没入夕阳里的一缕烟火

颍河在张良洞前停顿了一下

稍稍留住了些王气

 

脱去宫殿的色彩,街头

弥漫着济世的药香

孙思邈种下的一些种子

今天仍泛着青绿

滋润着风干的梦想

 

颍河被拦腰三次

两岸的楼房也越长越高

满街的钧瓷,试图越过大宋的辉煌

 

东环路已经成为了城市的中心街道

不断被拆除的新房

不仅见证了一个城市浮躁

也见证了一个时代的欲望膨胀

 

那座最漂亮的扇形宫殿

叫政府大楼

它前边的花园叫开放的人民广场

一些打着黑白横幅的人群

经常在此表达自己的梦想

 

但,这些都不影响宝马奔驰

带头拥塞道路

盛夏暴雨之中美丽的东城新区

成为壮观的海洋

 

马踏飞燕是一个新的城标

载着我爱恨交加故乡正在飞翔

但请不要带我走远

一个办不起护照的农民

需要在自己的土地上安享缓慢的

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