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雁鸣触动心的钝痛

——方严诗集《山水诗笺》读后

2021-08-16 作者:周占林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读方严的诗,我从他的忧伤中看到了诗人的惬意,从他对爱情的淡定中也看到他内心那淡淡的不安,但所有的一切,都无法掩盖他诗歌的才情,每一个词语在他的叙述中,都激情四射。

  接到好友王爱红电话,问有没有时间给一位诗人的诗写一段话。恰逢疫情,居家带孙,就一口应承下来。打开诗人方严的诗歌文档,尚不知作者究竟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本想要一下作者简介,但想了想,既然要读他的诗歌,暂且不用管他是谁了,就让我到其诗歌作品中去找一找作者吧。

  看到《贵安樱花》,我一下子就被这首诗吸引了。“相机里保存的樱花/为忘记旋律的词曲醒着/等待试探我温度的手/唤醒,却又害怕,又有难以言状的狂喜”。因为日常工作关系,对于当下诗歌的阅读,早已觉得身心疲惫,失去了最难能可贵的激动和亢奋。而方严的第一首诗,就让我的血脉开始贲张。语言的精炼,意象的奇巧,仿佛是一个美少年在我的眼前走动,他面对樱花,想到的是心爱之人,那种爱像“贵安樱花”,“霞光万丈”而且是一首百读不厌的长诗,思念之深,就连天上的云也变做不断加厚的日记,写满了隐藏在作者内心深处的情。

  当然,做为一个老编辑,不会因为一首诗而失去自己的判断,尽管内心对这个诗人有了好感,但还想看看是不是仅仅只能给我一个暂时的惊喜。于是,我慢慢地开始进入方严的诗里,从他的《凯里的街道》《我们一起去看梨花》,沿着他的诗句,我小心翼翼地探寻着一个诗人的独白。渐渐地,忘却了我的初衷,只管欣赏诗人带给我的诗意愉悦和快感,看他《与阿妹信步黔东南》,阿妹之美,是镌刻在作者灵魂里的文字,历时愈久,感悟愈深,于是,“红着脸”便在他的诗中多次跳跃而来。“傍晚,穿过满山割不断的花事/一镜湖水缄默不语,藏着最灿烂的一朵/比云雾的故乡还好看/与巴拉河互为波涛,掀起我心中的海啸/我小声呼唤,喊她,我要从她倔强的眼/看到锦鸡起舞”,诗人没有用词语去堆彻纷繁的意象,仅简简单单地自言自语,就让读者深入其境,人物置换而不自知,为“她”而情动,为“她”而意陷。

  慢慢地,我觉得作者是一位小诗人,一个清纯的小男孩,他仿佛腼腆地站在我的面前,慢声细语地诵读着他的诗。从高铁,到青藏,从一座山,到苗乡人,我看到作者故乡的油菜花都是一脸的笑容在“守望、歌唱故乡”。

  这么多年来,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为出生在这个美丽的国家而自豪。于是,我的笔下,山水诗也占居了重要的位置。因此,在阅读这一本以山水为主题的诗集,心里便倍感温馨,有一种为同道中人的莫名亲切。我常常用一句话自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写万行诗。” 也想在此把这句话送给方严,一个原本素不相识、毫不了解的诗人。让我们在世间美景行走之间,用诗歌之美来表述一个游子对大自然山水的挚爱。“和着雨声唱支歌/让每一声都融进夜的雨丝/那是倾诉不尽的思/是追随不缀的情/被歌声润过的雨珠/随你的脚奔走/都化成思念的水/燃烧着爱的情绪疯长/交织成魔,忙乱地穿梭于我的梦境/把你一遍又一遍地呼唤”(《雨中歌》),一切风雨,皆不能阻挡我们行走的脚步。

  读方严的诗,我从他的忧伤中看到了诗人的惬意,从他对爱情的淡定中也看到他内心那淡淡的不安,但所有的一切,都无法掩盖他诗歌的才情,每一个词语在他的叙述中,都激情四射。诗人的自述虽急且缓,因此,在他的诗中到处都有婉约之美,爱意之深。他让所有的文字都活了过来,每一个词语仿佛都是一个小小的生命,有一种动感之美充斥其中。同时,在阅读之时,不会因为诗人之思而左右诗之走向,他的表述一直在诗人的可控之中。把内心的想说出来,且无多余疯长的枝叶,给人一种恬淡之美,那种自然与清爽让阅读变得更加快乐。所以,他的诗像一幅幅画,有疏有密,且留白之处余音可期。

  尽管不知道诗人是何模样,但从他的诗句行间,我们已经是好友了,那种熟悉之感让人无法忘记。这样也好,时不时能读到他的诗歌,且不管他是男是女,只从他的诗里欣赏山水之美,诗意之情。“雁鸣触动心的钝痛”,方严之诗带给我阅读之快乐。

  2021年8月16日匆匆于京北听风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