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我在凝视一只鹰的飞翔

2017-12-11 作者:张玉太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张玉太,笔名张帆。河北元氏人。中共党员。1965年毕业于北京电视大学中文系。曾做过工会干部和会计。1995年任作家出版社编辑,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秘书长,北京大学中日诗歌比较研究会顾问。1956年开始发表作品。200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作品主要是诗歌、评论、编辑手记。曾为200多位诗人、老作家担任责任编辑。著有《张玉太短诗选》、《却疑春色在邻家—张玉太诗文存稿》、《我为诗人做嫁衣》。责编的文集有《贺敬之文集》、《她还活着—臧克家纪念集》、《翟

001nNIoPzy703qUJS2z0f&690

  不久前的一个晚上,蒙古族诗人布日古德打来电话,说有两件事,并说两件事有因果关系!我问啥事,他说,一是告诉你一个小秘密,二是让我为他即将出版的诗集《鹰》写个序言。我好奇地问他何为因果?他说,那个小秘密就是,那一次你们来肇东采风写诗,你写的那首《美人痣》,读稿会上,有市领导参加,他说,诗都不错,但我更喜欢这首《美人痣》,写出了肇东的真实美,不是那种一首诗适用于好多城市。这种表扬你的话,你未听见,就是一个秘密。我说我未听说有领导赞扬,只听说,那首诗放上了肇东的政府官方网页。布日古德说,他喜欢我的诗,还说他知道我曾为著名诗人朱子奇、黄亚洲、李发模等人写过序,并为诗人张不代的长篇小说《草莽》一书写了编后随想一文,被《求是》杂志采用。所以希望我能为他写个序。这就是因果关系。他又说,他很佩服我奇妙的联想,怎么一下子把黑龙江比为一位贵妇人,而把肇东比为贵妇脸上的美人痣呢!是不是人们常说的诗人的灵感如电光石火,瞬间突现呢?我说,我也说不清楚,我只知道当你热爱并执着地追求一件事物,你的脑海里就会不时地出现种种幻觉和幻想,有时自已也想不到会冒出什么奇妙的思路!

  放下布日古德的电话,我就想,他所说的那个肇东市领导的话也许是真的,但不管怎样,我不会过于在意它,——人家或许是一种客套和鼓励呢。他姑妄言之,我姑妄听之吧。至于布日古德热切地嘱我为他的诗集《鹰》作序,我自然是愿施援手,欣然允诺。
  布日古德原名包玉峰,黑龙江省肇东市诗人,常用名为张黎明,使用过雨虹、雨鸿、黎明等笔名。布日古德,蒙语即是“鹰”。蒙族人崇尚雄鹰。雄鹰,这是一个浪漫而激扬的精神图腾,它已融化于蒙古汉子的血液里。布日古德也不例外,他的性情中隐隐地透出鹰的影子。他的诗中更是对鹰不惜笔墨,热情吟唱。在我的心目中,布日古德就是一只飞翔于诗坛的雄鹰,那翅膀很是矫健,那高度也令人赞叹。我自从与他相识,视野中就一直有他的影子,可以说,我在时时凝视这只高高飞翔的北国之鹰!
  他果然实力非凡,不负所望。如今,他已是多家文艺社团会员,除诗歌而外,也创作散文及歌词,还是一名不错的记者和文案策划人。其作品发表于全国各地报刊,现已出版诗集《苦楚》、《鹰》两部,代表作品为《长征三部曲》、《黄河三部曲》、《红海滩》。
  我与布日古德其实颇有“诗缘”。那“诗缘”即起始于风光迷人的东北小城——肇东。记得那是一次类似于“兰亭邀约”般的诗人聚会。东道主肇东市政府盛情招引,那片黑土地极度诱惑,促使我们这些诗人从四面八方赶赴黑龙江“三肇”之一的肇东。在肇东的日子里,我被主人的豪爽、热情,也被那片热土、那方风情,深深地迷住了。情感激荡之余,不由得信笔写下一首发自心底的诗《肇东好一颗诱人的美人痣》。在诗里,我任由着感情的河流放纵地流淌,将对肇东的赞美与热爱,尽情宣泄笔端。我写道:
  乘着秋风多情的翅膀
  我从京城翩然飞来
  肇东我来寻找诗神缪斯
  请告诉我她在何方
  肇东呵你在我的想象里
  应该是苍凉悲壮
  缺少绿色缺少花红
  缺少南国那淡淡的幽香
  可我错了错了啊
  你竟然有青海湛蓝的湖水
  你竟然有云南透亮的白云
  你竟然有西藏神秘的佛光
  肇东你悠久的历史
  使我真切地感受到
  金元明清古风的荡漾
  肇东你时尚你现代
  你竟然有“伊利”的乳牛
  放牧在自己的青青原野
  你竟然有“华录”的旋律
  回荡在自己的晴空之上
  在千鹤岛在湿地公园
  我看到成群结队的仙鹤们
  悠闲地踱着方步那气度
  真是鹤立鸡群仪态万方
  我想起了你——肇东
  也傲然跻身于“国县百强”
  我们在绿梦湖上荡舟
  山光水色扑面而来
  叫诗人们怎能不癫狂
  他们或欢呼或赞叹或默想
  指点江山诗兴飞扬
  肇东你有一个很豪爽很善饮的家伙
  他把诗把酒把友情和爱
  勾兑在一杯里让人
  畅饮品味口角生香
  他就像一个浓缩了的肇东呀
  我将你视为肇东胸脯上的一枚徽章
  啊肇东
  你是北方的一只不羁的雄鹰
  你是祖国的一座丰满的粮仓
  你是塞外的一处精致的盆景
  你在我眼中呵是生长诗歌的故乡
  假如把黑龙江比喻为一个贵妇
  你——肇东就是贵妇脸庞上
  一颗惹人瞩目的美人痣
  那么妩媚妖娆撩拨我的情肠……
  我在此全篇引述,实在是因为对那次的肇东之行感触至深,无法忘怀。
  与布日古德就是在那次肇东之行中结识的。那一次,布日古德留下的诗篇是《五彩肇东》,发表于《国家诗歌地理》,继而荣获《诗刊》2016年天河杯全国诗歌征文二等奖。在肇东的三天采风中,我看到布日古德对家乡的热爱,对诗歌的完美追求,他谈起诗来,表情生动,话语直率,很有诗人情怀。
  带着友情的温度,我在闲暇之余慢慢地翻阅他的诗,同时也是在欣赏。
  我欣赏他热爱家乡,热爱北大荒,热爱内蒙古辽阔无边的大草原。他的诗绝少有小情小调,总是充溢着正能量。他的诗又很讲求技巧,读起来富有韵律感和节奏感。他有着诗人的天赋。
  你看,他在诗里以沉醉的乡情歌吟肇东的五彩斑斓。
  那是父亲的天空
  那是雄鹰的苍穹
  那是上帝为父亲胆量调出的底色
  一切都在酒里
  一切都在风中
  涝洲松花江边的湖蓝
  八里城上空的翡翠蓝
  昌五老县城的寂静蓝
  所有的蓝
  都让你心旷神怡
  ——《蓝》
  肇东的蓝,蓝得那么醉人。
  肇东的绿
  总是泡在酒杯里
  像冰凌花一样
  醉了也知道南方和北方
  ——《绿》
  肇东的绿,同样令人一醉不醒。
  一碗酒端起来
  举过头顶
  天黑了的时候
  哪一把铜钥匙
  能打开乡愁的锁
  ——《黄昏》
  仿佛那乡愁,唯有酒来浇灌,方能茂盛生长。酒,已然成为诗人不可或缺的道具。
  一个小船装满苇花的地方
  一个小船装满野鸭蛋的地方
  ……
  奶奶在我的襁褓里
  放上一只鹤翎
  希望长大后我会飞出哈拉乌苏
  有了鹤翎
  我就属于芦苇荡和蓝天
  ——《哈拉乌苏,我真实的故乡》
  诗人的故乡哈拉乌苏在哪里,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那是他生命的起源处,是他精神的归宿地,爱的栖息地,也是他诗的根脉所系。
  饮马河洗过父亲的脊背
  饮马河洗过我的脚丫
  饮马河洗过二丫的长发
  饮马河洗过小村的童话
  ——《小兴安岭》
  饮马河,无疑是诗人的故乡河,他的诗句,应该是饮马河所启蒙、所哺育、所喂养的。那是他灵感的不竭源泉。
  大兴安岭啊——
  诺敏河是你一路的相思
  额尔古纳、达赉湖、卓尔河、雅鲁河、漠河、塔河的松涛
  是你的交响乐团、是你的马头琴、是你的云雀、你的风铃
  ——《绿色的天堂》
  你看他笔下深情吟诵的草原之河,此时此刻都成为了有情之物,我们能感觉到,整个大兴安岭似乎成了一曲宏大的多声部绿色交响乐。
  诗人对他家乡的那片草原无比热爱,也因它独特的美丽、它苍茫的历史,无比为它自豪和骄傲,这成了他诗中屡屡呈现且常写常新的意象。听听诗人的心声吧:
  我的家在草原上
  草原——
  我的祖宗是成吉思汗、忽必烈
  我是天上的鹰、地上的马
  我是布日古德、巴特尔
  我是草原上一把草、草滩上的一片花、瀚海里的一把沙
  ——《记住我的家》
  诗人的生命已经与这片大草原融为一体,已经成了这块土地上的“一把草”、“一片花”、“一把沙”,那么,他有什么理由不把飞扬而神圣的诗情献给这片大草原呢?
  到呼伦贝尔
  长生天给你一片无限的蔚蓝
  到呼伦贝尔
  辽阔的土地给你一个多彩的家园
  到呼伦贝尔
  敖包是你心底一座圣灵的神山
  ——《回到呼伦贝尔》
  就像藏民对雄伟的喜马拉雅雪山和庄严的布达拉宫一样,诗人对浩瀚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同样心怀虔诚与圣洁,那里天的蓝,那里草的绿,那里雪的白,那里温暖的敖包,那里的一切一切,仿佛就是他心灵永恒的归依。由这里,我们仿佛探寻到了诗人的精神根脉,再由此去解读他的诗,即可破译其诗中埋藏的情感“密码”,从而便可以与诗人的心灵息息相通。
  我读他的诗,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飞翔,他在诗中,就像一只鹰,在高远的蓝天下、辽阔的原野上,疾速而自由地飞翔。而且,一边飞翔,一边鸣唱。他歌唱大地、蓝天、草野、繁花,歌唱乡情、亲情、友情、爱情,从大自然到人世间,他的歌声无所不至,且具有很强的穿透力和感染力。
  诗人是一个贴近泥土像红高粱父亲一样的人
  诗人是高山,永远峻峭巍峨
  诗人不是神经病
  真正的诗人,在泥土里
  真正的诗人,在百姓中
  真正的诗人,吃五谷杂粮
  真正的诗人,心里没有雾霾
  ——《写给诗人的诗》
  读了这几句,就能理解布日古德的诗何以如此写得轻盈而自由,如此接地气,如此充满正能量。原来,他的脚跟,一直站立在大地上,站立在泥土里,站立在百姓中。我赞同他诗中的观点,“真正的诗人”,一定是“贴近泥土”的,一定是“吃五谷杂粮”的。他诗的根须深深扎在那片土地上,所以总是充满着激情与热力。我个人很是欣赏他的诗:既飘忽灵动,又贴近生活,接地气。当然,他的诗还有上升的空间,比如叙述时稍嫌琐细与拖沓,但这却不碍诗情的传达,无妨于他成为一个好的歌者。依我看,他在诗歌创作方面的潜质,未可限量。我由衷地期待读到他更好的诗篇。
  最后,我要说,如果肇东是黑龙江脸庞上的美人痣,那么肇东诗人就是黑龙江诗群的佼佼者。祝福你,才情款款的布日古德!祝福你,美丽迷人的肇东!
  今后,在诗歌的道路上,愿与布日古德共勉!是为序。
 
  2017年1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