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太空中的1814400秒

――为3月8日马航MH370客机失联者而作

2014-04-03 作者:陆健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海洋摇动 巨大 哭泣的身躯
肾脏 又一根 尖刺 疼痛
浮泛的金色碎片 阳光 舱门关闭
画板上的玫瑰 成了海葵
心灵中 葳蕤花朵 被置换为
遗照 天空 美丽弧线 盲区
云彩 无应答 239人
集体对大地沉

海洋摇动  巨大  哭泣的身躯

肾脏  又一根  尖刺  疼痛

浮泛的金色碎片  阳光  舱门关闭

画板上的玫瑰  成了海葵

心灵中  葳蕤花朵  被置换为

遗照

 

天空  美丽弧线  盲区

云彩  无应答  239人

集体对大地沉默  机场指挥塔

孤独无助  疑虑丛生

北京医院的少女护士  走廊上

停顿  脚步  脸煞白  抱着

自己一样抱紧了手术包

 

产房里  一只没来及盖紧瓶塞

的奶瓶掉落  粉碎在地

养老院的庭院  一副老花镜

再也看不清  降压药的说明书

运动场  一位铅球手

举不起铅球  把自己投了出去

 

飞翔的躯体  一只白皙的手

一个

发往亲朋的消失不见的邮件

 

一只白鸽  突然变成

撕扯羽毛的暴怒鹰準

一具钢铁的骷髅

 

在  MH370  的视域里

普京  正饮着克里米亚  这杯美酒

季莫申科强军意识的拐杖

把地板砸得咚咚响

平度县  纵火杀人案  力量

不对等的博弈  穆斯林姐妹会的

女子逐渐  “走上政治前台”

母乳  血腥的味道  激素

基因的变奏  安培—— 稍稍

安静了一点  东张西望

斯诺登躲在莫斯科  不时

向白宫  放几声冷枪

 

与此   同样能成为

一次  国家间大战的理由

这架波音777

比射精的星星  还快

坠入大海  而不知情的

周立波  舌尖仍在火焰上舞蹈

 

一座电脑  里的飞行模拟  平台

他的婚姻

像波涛翻滚的印度洋

传闻  扎哈里的爱情缺少一个怀抱

沙阿楠市富人区  别墅的

遮光板  打开又推上  遮掩的

是卧室还是政治

 

AAIB应急反应  Inmarsat摸索底牌

还有些  军用卫星

做着只有他们自己  才明白

的事情  飞行器  此时  密集的光束

对准宇宙怀里

——地球  这只烫手山芋

 

二十多国  心怀异志的驱逐舰 登陆舰

井冈山号  雪龙号  和起了各种

好听名字的  舰艇  军机

探索仪  拖曳式声波定位仪

搜寻  拍照  辨认

吉隆坡太子世贸中心  降下的半旗

蒙住  舌头打卷的马航官员

 

从马六甲海峡  到

泰国湾  到安达曼群岛

卡尔尼科巴群岛

到珀斯的风  南印度洋的漩涡

早先区域  现在区域

“怒吼的南纬40度”

探索灯照射  光电取证系统

多普勒效应理论

新闻大厅的胸腔  被窃走的心脏

嗫嚅的鼻音  唇齿  浮泛泡沫

 

飞机画出的弧度  抡出的胳膊

打了谁的耳光

飞机折返的勾拳  击碎了

脆弱的道义  失联的亲属

 

五内俱焚  痛不欲生

丽都饭店  像医院的候诊室

血液断流  昏厥

担架上  似乎萦绕着

——引擎轰鸣

青春的身体  几周内

长出老年的头颅

爱欲  冷冻  春天飘零

 

阴谋不说话  知道真相的死者

语言  我们没翻译过

善良的心愿一再地  被嘲弄

事件  跟在被动语态的身后

开始喑哑

 

也许 贼亮的目光 早盯上了它

把它的残骸摁紧在水底

一只鹤  被罪恶拔光羽毛

一辆疯跑的列车  出轨

刹车失灵

 

发言人 领结  打成死结

高空中  大神  垂下头颅

冒犯  分次批发  海鸥被称作

疑似漂浮物  海鸥的名誉权

也被侵蚀

 

信息  拎起人们的左耳  同时

准备好

下次拎起人们  右耳

信息嘴里  掉出鲜花也掉出毒蛇

镁光灯下 发亮的前额

弱国首领  麦克风  捧着强者

指尖  或鞋尖  背书

 

机身断裂  如屋顶遭受强拆的声音

被打湿  飓风倾巢而下

惊恐  从囟门直贯而出

伸向氧气罩的手  伸向

母亲胸襟的手  放在《圣经》

上的手  抓住了

一把海水  粘滑

 

字缝中溢出的泪  最小的乘客  婴儿

天使  前一秒钟  还在笑

执拗的笑  没能把

成人世界的痴顽  打败

父母生涯中短暂的寄存者

死者的目光  枝条

迸出绿芽  出其不意  拧成春天

最后一丝栁哨

——那春天是没有仇恨的

 

可是难道  人类的神经只会

一而再  再而三地恶意发杈

人类只能用  更大的  牺牲

去祭奠牺牲

 

轨迹  那诡异的线条   窜出

人们的想象力

罪恶  饕餮能量  知识

被用错地方  的知识  渺小的知识

 

蓝眼睛般蓝  海面

比  黑眼镜更绝望  水底

肺中  最后一点氧气  留给鱼儿吧

海底情侣  断颈鸳鸯

身躯致命地搂抱着

黑匣子  声渐微弱  也许

它能知道地球还剩多少燃油

 

对冲  磨损  气流  高空四万英尺

陡然下降  像堕落的自然引力

——我们的宿命  心肺压力

意识空白  预谋  瞬间崩溃

法航  韩航的先例

国家  安全的定义  危险的概念——

一边谨慎翼翼  呼吸短促  一边

食欲增加  两眼绿光

个体存亡  龌龊交易

“在我之后哪怕它洪水滔天”

 

盘旋  呼叫  讨价还价  锱铢必较

239条性命  一盘菜  屠夫与厨师

饮料和鸡奸  搅拌  飞机和心机

那收入腹中——不再垂下的起落架

 

铁器时代  奎师那预言过  人的

五官  像五匹马一起驰驱

蹄铁托举的肉欲

嗅觉灵敏  灵魂贪婪

消化力强  攫取的指爪

那些生者  比逝者死得更快

 

话筒  电源  现代名词

古老的话语  射向利益靶心的箭

无耻的修辞  思想

假如  遥控器  在别人掌中

 

中国人  法国人  保罗。策兰的同乡

美国人  马来西亚人  印尼人

经过幼发拉底河  洗濯的

包头巾的人  来自十七个族群

他们  相互打量  他们  在

最后生命中成为

同一个祖国的人

 

用手帕擦拭泪水的人

用袖口揩去泪水的人

任凭  泪水横流的人

眼睛 红肿着遥望  努力记住

临死之时  面前最后一张脸孔

的人  那祈祷的人  我们

在悲伤中全成为亲人

 

239支蜡烛  点燃  239种

不同的音色

为地球人祈祷  男声  女声  童声

坚强的  恐惧的  平静的  绝望的

也有个别——无奈的

急促的  悠长的  几乎同一刻

就像我们爱他们一样

他们同情  祝福我们

 

“那所有带翅膀的

都会离天堂更近

那所有用脚走路的

都会离天堂更近”

 

那自由呼吸的人是幸福的啊

那在海面上赤脚打鱼的人

也是幸福的

甚至  那百病缠身的人

无论总统  乞丐  只要有善良的心智

只要有粗淡的饮食

——这祈祷  从未有过的真切

触摸我们耳膜

 

21个日夜  1814400次秒针  走动

光芒已经行进了5443亿多公里

 

它不停缠绕地球  无数周匝

无数  七彩的丝线

闪耀眼前  如琴弦

弹奏着圣乐般的曲调  平和康乐

却也有  裂帛之声

 

2013年3月29日凌晨于北京